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伊雪 > 《有秘密の爱恋》
返回书目

《有秘密の爱恋》

第二章

作者:伊雪

「原来你住这里?」

印振戊大门一开,凤杏雨马上跟着踏入,一副回到自己家的模样。

「不行啊?」印振戊白他一眼,住这里犯法了吗?好象很惊讶他住在这种高级公寓,是一件不可能的事似的。

凤杏雨环顾四周,缓缓开口:「我听人家说你都住在医院的消毒室内。」

「是哪个白痴说的?」开玩笑!住那种地方能活吗?虽然他真的有一点喜欢那里的消毒水味道。

但有那种传闻传出未免太可笑了吧?难不成他在香港赤龙组的风评就是这样的怪人?

印振戊长叹一口气后便使劲将身后的行李箱拖入,「你行李箱装的是什么东西?这么重!」

怪了!前几天不是说行李只带一些随身衣物吗?怎么会重成这样?

只见凤杏雨半瞇着美眸,不怀好意的笑了下,「嘿嘿!听了可不要吓一跳!」他接过行李箱,俐落的将它打开。

印振戊瞪着打开的行李箱,不可置信的张大了口。

「这……这是……」

「H&kMP5Sd系列冲锋枪,看,我全都有喔!都带来了。」凤杏雨喜孜孜的拿起其中一把MP5Sd2冲锋枪,「瞧,多帅!」

「你居然偷渡这些枪枝进www.ysb88.com?」印振戊气到快昏倒,「你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就通过海 关检查?」

没道理!他就这么大大方方的把这一系列枪枝放进行李箱,少说也有十来把的枪和数百发的子弹,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就通过海 关?那www.ysb88.com的海 关部门真该好好检讨!

放下MP5Sd2,凤杏雨改拿起Calic0950冲锋枪甩了甩,「就这样顶住海 关的背,不就得了?」

「你威胁……咳!」因为太激动,印振戊被口水呛到猛咳不已,整张俊秀的脸孔也越变越红。

凤杏雨瞧见这种情况吓了一跳,马上丢下枪,上前拍拍即振戊的背。

「没事吧?小戊,你没事吧?要不要我去倒水?」凤杏雨担忧的开口,却被印振戊拍开那只纤细的手。

他缓缓调整呼吸,大力吸一口气,「你怎么敢做这么危险的事?要是一不小心被捉到怎么办?」

凤杏雨到底有没有大脑?居然敢对www.ysb88.com海 关威胁?随便在那种地方拿出枪枝?那他怎么还可以完好如初的站在他面前?不可能,怎么想都觉得有点奇怪!

殊不知外表像一个漂亮美丽女人的家伙,居然还露出一副天真无邪的眼光望着他,用着甜美得不得了的音调说话。

「什么?什么危险的事?我有做什么危险到会被捉的事吗?」

「偷渡违规携带枪枝、闯海 关,这两项还不够危险?还不够被捉去关吗?」天啊!拿把枪来射杀他算了,这家伙居然敢在他面前装无辜?

「也许我是真的不该把枪枝偷渡进www.ysb88.com,但我没真的威胁海 关。」凤杏雨扬下眉,一副趾高气昂的模样,「我是正正当当进来的。」

「怎么个正当法?」做错事还敢这么高傲的说自己没做错?他倒要听听这小子是用什么高招把这堆违规的枪械偷带进www.ysb88.com的。

「www.ysb88.com的海 关又不严,我的行李箱外壳看似普通,但内在其实用了一层象牙模型膏,通过海 关检查轻而易举。」

骗人!哪有这么简单的?印振戊用着不信的眼光直直地看着凤杏雨,「象牙粉不便宜!你还用这么多来做行李箱的内壳?」

「走私对赤龙组而言就像吃饭一样简单,象牙这种东西靠走私就很便宜。」凤杏雨整理着行李箱,好象那是天经地义的事。

这时,印振戊好想拿起一旁的绳子,将眼前这个背对着他的家伙绑成龟壳花,然后在他的背上贴上卷标,注明这是香港黑道赤龙组组头的孩子之一,再丢到警局门口去。

不过他如果真的这么做,那他肯定会被捉去灌水泥、绑铅块,然后再被丢进www.ysb88.com海峡沉入海底吧!

凤杏雨的爸爸是出了名的可怕,他的哥哥们也都是名震香港黑道界的菁英,要论及头脑的邪恶构造,他印振戊可能十辈子加起来都不够看。

「你今天就先住这里,明天给我找其它地方祝」印振戊打消绑他的念头,拍拍衣裤站起身。

「咦?要我搬出去吗?」凤杏雨皱紧眉头,「可是我爸说可以住你这边。」

「我没答应。」和他同居?开玩笑!他不希望到时被警察临检,还在他屋子里检查出海洛因、古柯碱之类的东西。

面对印振戊的无情,凤杏雨仍旧睁着水汪汪的大眼望着他,「可是印爸爸和印妈妈都答应了……」

「啥?」他有没有听错?这小子竟然在住进来前就四处打好关系?

突然,电话铃声响起,印振戊收回显些飞掉的魂魄,怒瞪他一眼,「不管如何,反正你明天都要给我搬出去!」

随后他皱了下眉,接起电话8喂,哪位?」

(振戊啊!小雨到你那边了吧?楼上第二间房间妈已经帮你整理好了,那是要给小雨住的,改天跟他一起回家吧!我们好久没看到可爱的小雨了。)

「妈……」

(啊!厨房的菜要焦了,妈不说了,要好好照顾小雨哦!拜拜!)

「我……」我咧圈圈叉叉。

印振戊吞下想说出口的话,电话那头已传出无言的茫音,他再说什么又有什么用?

回头一望,那死家伙居然状似无辜可怜的收拾着行李,老实说,他那副德行让印振戊看来更火大,但……

「呜……小戊赶人家走……」

「别收了。」印振戊一把抢走那一大箱装满枪械的行李,「我妈已经整理好你要住的房间,我带你上去。」

「你要收留我?」凤杏雨瞪大水汪汪的杏眼,故作感激状的抬头。

但印振戊却早已抬着他那箱沉重的行李上了楼,不回头看他,「再不过来我就赶你出门!」

「啊,别这样嘛!」凤杏雨一听马上抹掉泪水,飞也似地跟在印振戊后头走上楼。

***

「洗澡间在这边,厕所在那边,衣橱、床、柜子、梳妆台都有,就这样,还有问题吗?」印振戊不耐烦的随便介绍一下这间房间的摆设,而后回头睨了凤杏雨一眼,「没问题吧?那我走了,你自便。」

「啊,等一下!」凤杏雨一把拉住印振戊的手。

力道之大让他皱眉回头,讽刺的道:「在机场时我就知道你一定是在骗人。」

什么搬不动行李箱?根本就是故意想博取他人同情的诡计。

哼!早知道就不要那么好心的帮他搬装满违规物品的行李箱!

「做什么?」语气之中充满着不耐烦的感觉,印振戊毫不客气的甩开凤杏雨的手。

「你不跟我一起睡?」

「鬼才要跟你一起睡!」真是胡扯、乱七八糟!他可是非女不睡的!跟他?哼!套句以前所听到的那首「为了十万块」的歌词对白——死也别想!

「我不够漂亮吗?」凤杏雨将茶色发丝拨到胸前,在床上做了个抚媚的动作。

「嗯……」印振戊一手抱腰、一手撑着下颚认真的打量凤杏雨,「除了胸部以外,其余倒是很完美。」

不置可否,凤杏雨真像一个完美又漂亮的女人,但……

「那你讨厌我吗?」凤否雨睁着水亮眸子望着他,转了下身,换了另一个优雅的动作。

「不。」印振戊闭上鹰眼,微叹一口气,「我只是觉得你很麻烦。」

「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跟我一起睡?」凤杏雨无视他后面的补述,擅自解释:「你既然不讨厌我,我也长得不丑,那非美不睡的你,也可以跟我一起睡呀!」

印振戊皱着眉,听起来怪有道理的,但还是不行8我是非女不睡,而不是非美不睡!」

「我长得可是比外面的女人漂亮多了。」凤杏雨不悦的反驳。

「没错,可你是男的!」印振戊不甘示弱的大吼。

没错!眼前这位穿著套装的漂亮女人,其实是个不折不扣的大男孩!

「太失礼了!小戊。」凤杏雨缓缓坐起身,相当泄气的整理秀发,不再看印振戊,「枉费我为了你变得这么像女人……」

「你……杏雨!」印振戊震惊的向前,坐上床铺一脸忧愁的看着凤杏雨,「你不会真的跑去泰国变性吧?」

「白痴才去变性!」凤否雨一个旋身便坐上了印振戊的大腿,他得意的吐吐舌,「我凤杏雨可不想花冤枉钱去做那种无意义的事。」

「杏雨,你!」

「嘿嘿!」凤杏雨邪邪一笑,贴近印振戊,「女人的身体有方便之处,男人也有呀……」

凤杏雨窝在即振戊身上,并不打算做踰矩的行为,也不打算从印振戊身上退开,就这样像只猫般在他身上磨蹭。

「我好想你,小戊!」

好怀念以前的一切,好想念小时候跟你在一起的感觉,只是这都已变成我单方面的……

心中那份苦涩是凤杏雨绝对说不出口的情感。

但这种不经意流露出的感情,其实印振戊早已察觉。

怀中传来的温暖突然让印振戊叹了口气。

「败给你了!」印振戊猛然将原本推阻的手抽回放在脑后,任由凤杏雨趴在自己身上厮磨。

「咦?」凤杏雨不解的望着印振戊。

印振戊移开视线。「我说,今晚就跟你一起睡吧!」

「真的?」凤杏雨高兴的撑起身,但手肘顶着的地方却让印振戊痛苦的申吟出声,「啊!对不起。」

白了凤杏雨一眼,印振戊抚抚方才被当作桌子的胸膛,「既然我都答应了,那麻烦你让开行吗?」

「不能反悔喔!」

「是!那可以再麻烦你一件事吗?」印振戊坐起身,无奈的开口:「去洗澡行不行?换掉你那一身女装。」

不过是一句相当平凡的话,却让凤杏雨双手抚上脸颊,故作清纯的尖叫。

「呀!讨厌,好暧昧的话喔!真像是宾馆里常会遇到的情况……」

「我要走了!」

「啊?不要啦……对不起嘛!」凤杏雨马上变脸转身抓住印振戊的裤管,一双美丽的眸子充满着令人心痛的泪水,「我不再随便乱说话,不要走!」

看着凤杏雨那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印振戊大叹一口气,「我觉得你可以去演戏了。」

变脸变得这么快,人又长得漂亮,不去演戏实在太糟蹋这种天分了。

但凤杏雨可不这么想。

只见他俏皮的吐吐舌,听话的步入浴室,「我才不去没有小戊在的地方。」

这段像是告白的话让待在房门边的印振戊摇摇头,轻吐一口气,嘴角勾起了连他自己也不明白的温柔浅笑。

***

一直要在一起喔!小雨!

嗯,要一直在一起,小雨会很听话的跟小戊在一起!

就这样说定啰!那我们长大后就结婚吧!

猛然惊醒,印振戊睁开双眼深呼吸。

方才……梦里所出现的是自己和凤杏雨小时候的声音?

「不会吧?」印振戊吃惊的皱紧眉头,难不成这段可笑的婚姻游戏,其实是他自己小时候求来的?

「嗯,好啊!小雨要当小戊的老婆……」

身旁传来的呢喃让印振戊缓缓回头,枕边睡着的是他那长得非常漂亮的儿时玩伴。

他曾经很喜欢凤杏雨,不过那是在幼儿园那段不明事理的时候。

模糊的记忆就只记得……那时跟着父亲到香港居住了一段时间,在幼儿园认识了坐在他旁边,长得像洋娃娃一般可爱的凤杏雨。

那个时候的凤杏雨实在是长得太可爱了,直到要分开的时候他好象还是不知道他的真实性别,因此才会与他做了那种约定。

可是凤家的人却把约定当真,还跟原本就是好友的父母亲提出订婚这种可笑的仪式,于是年幼的他们在那个时候就成了幼齿的未婚夫妻。

但那些都是年幼不懂事时所说出口的话,现在……

从凤杏雨和他家人的行事风格看来,印振戊不但无法感受到真实,只认为他们都是以一副看热闹的心态在耍他,因此,他极力反对这门不可能会实现的婚事。

反正两个大男人本来就不可能结婚。

「你应该不是认真的吧?」

印振戊轻拍上凤杏雨的头,抚摸着他的发,而后,轻叹了一声,再缓缓起身步出房门。

在步出寝室之前,印振戊回头望了他一眼。

「嗯……小雨要跟小戊在一起,永远……」

由凤杏雨的梦呓听来,他也跟他做了同一个梦吗?那个儿时的约定……那只是儿时未经大脑思考所说出的戏言罢了!没有人会当真吧?

印振戊微微一笑,轻轻合上房门,心中仍旧这么认为。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