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伊雪 > 《有秘密の爱恋》
返回书目

《有秘密の爱恋》

第三章

作者:伊雪

清晨的鸟叫声传入室内,刺眼的光线射向熟睡中的凤杏雨。

「嗯……」揉着惺松睡眼,环顾四周,凤杏雨才突然想起他已经住进印振戊的家中。

缓缓坐起身,望了身旁的床位一眼。

没人,再摸摸隔壁的床位,由棉被没有温度的感觉看来,印振戊起床有一段时间了。

凤杏雨大大的打了个呵欠,起身步出房间,「小戊!」

凤杏雨走下楼,在刺眼阳光的照射下,他瞧见一个身影坐在光亮之处,优雅的喝着咖啡、翻阅报章杂志。

「给我洗脸、换完衣服整理一下仪容后再下来!」

这段听似冷酷但却又带点温馨的话让凤杏雨感到安心不少,他微微一笑,仍旧相当可爱的揉了下眼。

「我们一起洗澡好不好?」

「凤杏雨!你是要逼我扁你,好让你清醒一点吗?」

真是太得寸进尺了!昨天去国际机场接机、帮他搬行李,又提供房间让他住,到最后甚至陪他睡了一晚,现在他竟然还希望一起洗澡?这是打哪儿来的不要脸家伙?

接收到印振戊传来的雷射死光线,凤杏雨耸了下肩,故作轻松地道:「开开玩笑嘛!何必当真呢?」

「你说的哪句话不是真的去实行?」开玩笑?可惜印振戊都当凤杏雨所说出口的戏言会成真!

但关于儿时的约定……就有点像是开玩笑了!男人对男人?唔,不堪想象!

若有所思的胡乱翻阅完报章杂志,印振戊再拿起咖啡品尝。

每天早晨,他都是过得这般优闲。

「小戊,看!我二哥买给我的新衣。」

这个令印振戊有点恼火的声音自旁边传来,令他不耐的回头,却瞧见了令他喷咖啡的景象。

「噗!咳……你……咳、咳!」

「啊!你怎么又来了?喝东西要小心一点。」凤杏雨趋前去拍拍印振戊的背,如同昨天,再次被印振戊拍开那只纤细手臂。

「咳……我这完美的喉咙不被你搞坏才怪。」

三不五时就弄出让他可能弄坏喉咙的事情,他那性感十足的嗓音若没有变成恐龙嘶吼的声音,真的就是奇迹了。

他一把揪起身边装无辜的凤杏雨,狠狠的瞪着他,「你这身衣服是怎么一回事?你说这是你二哥买给你的?」

这一身粉红蕾丝洋装?印振戊睁大眼睛把凤杏雨从头到脚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没错!他眼睛没花,这是一套女装!

「不好看吗?」凤杏雨狐疑的问,他在家都是这样穿的,难道这身粉红不适合他?

听了凤杏雨的话印振戊再看了一下,说真的,这身装扮竟然相当适合他。

「好看是好看……但你可是男的,你哥怎么会……」

「你口口声声说我是男的,但在我家,可没有人这么说。」凤杏雨挪开揪着他衣服的大手,拍拍膝盖上的荷叶裙边。「很遗憾,我的哥哥们和我爸从没把我当男生看。」

「一直被当成女生?」印振戊不敢相信的瞪大双眼。

只见凤杏雨玩弄着自己的头发,毫不在乎地说:「对啊!难道你以前有看过我穿男装吗?」

「这么说来……」印振戊偏头想了想,印象中的凤杏雨小时候都是穿著各式各样可爱的小洋装。

「他们什么女性用品都帮我买了,就只差没真的连女生的护理用品都买。」

「我看不下去了!」印振戊打断凤杏雨的话,「你是男生,怎么可以穿女装?难道你不会想要反抗吗?」

凤杏雨被印振戊突然的大吼吓了一大跳,「我……我自己也不讨厌嘛!」

「不象话!」印振戊忿忿不平的站起身,拉起凤杏雨,「反正今天是星期天不上课,我就趁今天来帮你纠正你的恶习。」

「咦?」不懂!印振戊所说的话,凤杏雨听得雾煞煞。

「跟我到街上去买衣服,我要你习惯穿男装!」

***

星期日的市区,是一个礼拜以来人潮最多的时刻。

走在街头,潇洒英挺的印振戊和可人的凤杏雨走在一起,自然而然的成了众人注目的焦点。

印振戊一身帅劲黑衣打扮,一头在学校老是扎起的黑发在此时则随意以五指梳理,一双鹰眼用太阳眼镜隔开,增添一丝冷酷的感觉。

站在旁边的凤杏雨则是一改在国际机场时的叛逆造型,将茶色长发可爱的扎成两条马尾,一身哈日的打扮更突显他的俏皮,脚底虽穿著略高的厚底鞋,但还是差了印振戊半颗头以上。

「你就非得穿这样吗?」印振戊撇撇嘴,不太爽的对着挽着自己手臂还笑得一副贼贼模样的家伙开口。

「你这句话从一开始就请到现在,讲不腻吗?」凤杏雨好笑的望了他一眼,再收回视线望向自己穿的鞋,「真看不惯我穿矮子乐?」

「矮子乐?」这句话让印振戊满头雾水!矮子乐?这是哪一国的语言?

「就是厚底鞋!日本辣妹都是这么叫这种鞋子。」凤杏雨抬起一只脚,好让印振戊看清自己脚上那双二、二千元台币的日本进口厚底鞋。

睨了他脚上的鞋一眼,印振戊不屑的开口:「我管他什么矮子乐不乐的,你又没多矮。」

一百六十七公分,哪里矮了?就正常女生的身高来说,这是相当完美的高度,不对!凤杏雨可是男人,这高度稍嫌矮了点。

「可是跟你搭配就要穿这种鞋嘛!」凤杏雨将纤手向上一伸,身子靠向前比了比,与有一百八十五公分高的印振戊相较起来,还差了半颗头的高度,「这种差距接吻很适合……啊!痛!」

前段话的语音还未停歇,印振戊便一拳K上凤杏雨的头。

「欠揍!」

「好痛喔!」凤杏雨放开印振戊,摸着自己的头蹲了下来,「小戊,你干嘛打我?」

「打你又怎样?我还想多打你几下,谁教你要说那种话。」

恶人先告状!明明就是凤杏雨先说出那些会令他火大的话,因而才逼他打他,这下子反倒对他发起怒来了。

看着印振戊那一双大手又再次举高,凤杏雨害怕的蹲下啜泣,「呜……小戊真凶。」

「喂,你是男的耶!怎么老是想用哭来解决问题?」一手拉起凤杏雨,印振戊主动拍去沾在凤杏雨裙边的沙尘。

虽然不知道凤杏雨到底是真哭还是假哭,但在大马路上这么做,任谁都会误以为是他在欺侮「她」——一个被大家当成是女生的男生。

头一抬,凤杏雨抹去眼泪,「人家以为你会真的打我嘛!」

在看到凤杏雨的泪水时,印振戊心里突然感到一阵刺痛。

「我又不会真的打下去。」印振戊擦去凤杏雨的泪水,小声低喃。随即,他收回手边温柔的动作,故意忽略心中升起的小小刺痛感,拉着凤杏雨往他熟悉的商店走去。

还有点不了解方才印振戊的作为代表何种意义,凤杏雨也不愿再去多想。

就当是他突然反常吧!

两人都在心中这么解释。

***

一间原本相当平常的男仕高级服饰店内突然挤满了女性顾客。

「这件拿去。」

一位身材修长挺拔的俊美男子拿起一件价码四位数的名牌衣服递给旁边一位可爱的女孩。

这个男子,就是使这间原本门可罗雀的高级服饰店突然间变得门庭若市的主要原因。

聚集在服饰店的女性客人,有九成以上都是跟在这位宛若明星般耀眼的男子背后来的,而稀少的男性顾客,有十成都是因为男子旁边那位美丽女子而来。

「这件和这件,还有这件也不错……顺便连这几件也试试看好了。」

「喂,小戊!这未免太多了吧?」还要挑?拜托!印振戊没看到瘦弱的他快撑不住了吗?

凤杏雨抓着险些掉落的衣服,扯着快飞掉的衬衫,肩头披着有点重量的牛仔裤和西裤,脖子缠着数十条高贵的皮带和领带,一脸不高兴。

「多?这些衣服还没有你的女装多。」

印振戊将凤杏雨手上的衣物轻而易举的抱起,「你十八年来都没穿过男装,为了矫正你这种恶习,当然得多化一点时间、金钱和体力。」

他空出一只手将凤杏雨拉往更衣间,「先试这几件看看。」

「咦?」

「咦什么咦?快换!」印振戊不耐烦的皱眉怒瞪了凤杏雨一眼。

「换就换!凶什么?」凤杏雨努努嘴,随便拿了一件衣服后便步入更衣间。

片刻后,他走了出来。

噗!不看还好,一看不得了!

只见印振戊捂着嘴,显些要骂出口的脏话,直直盯着换好男装出来的凤杏雨。

从没看过这么不适合穿男装的男生!

这是印振戊脑海中唯一窜过的想法。

***

印振戊打消原本打算要帮凤杏雨买男装的念头,既然当事人不适合穿男装,帮他买再多也没用。

况且他何必好心的为他设想这么多?

「你该不会运制服也都是穿女生的吧?」

回到家后,印振戊翻找着凤杏雨的衣柜、行李,找了老半天,别说是男性用品,就连一件裤装也没有,这太女性化了吧?

情况真有这么严重吗?

但不能否认的,印振戊对凤杏雨穿著的「关心」,让凤杏雨稍感窝心。

凤杏雨坐在印振戊身旁,跟着忙碌的一起翻箱倒柜,但感觉却一点也不认真。

听到印振戊的问话,凤否雨笑着点头承认,「可是我这次要念的是男校!」他补述,好象相当了不起。

男校?喔,那就好!他还以为凤杏雨要跟他一起念南星学园。咦?不对!

为什么读的是男校,穿的却是女学生制服?

「我本来是打算要跟你念同一间学校,但我爸说你那间学校太过正派不好,所以把我弄到那间私立男子高中。」

「哪间?」有哪一间学校会收杳港黑社会老大的儿子?而且还是有女装癖的怪胎?

凤杏雨想了想,击下掌,「私立牙耳亚心男子高中!很长的校名。」

「牙耳亚心?」这是什么怪名字?等一下!这不是那间……

印振戊想到什么似的拿起纸跟笔写下「牙耳亚心」四字。

「那间学校的校名是这四个字?」

凤杏雨点点头,鼓掌拍手表示自己对印振戊的崇拜。

印振戊无力的叹口气,「全www.ysb88.com唯一只收坏学生、不收普通学生的私立男子高中。」

「什么?」不懂印振戊在说些什么,凤杏雨仍旧张着漂亮的水瞳望着他。

「我说这不是一间普通的学校!这么恶心的名字一看就知道是什么意思了吧?」印振戊将写了字的纸递给他,「牙耳亚心,这四个字合起来就是『邪恶』两个字,很浅显易懂。」

一听印振戊的解说,凤杏雨才恍然大悟,「喔……原来是这样。」

看着凤杏雨那一副白痴样,印振戊不禁又叹息摇摇头,「不过也有人说那是一间白痴、不良少年们才会去读的学校。」

连全东恩那个无敌白痴大金刚都不去念那里了,这家伙竟跑去念哪间学校?难道他比全东恩那猩猩还笨?

凤杏雨笑了笑,眼中闪烁着不明的光辉,「既然是邪恶的学校,那么我就可以正大光明的带枪去这间学校现了吧?」

「不可以!」还以为他要说什么,没想到他竟然说出这么扯的话!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