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伊雪 > 《有秘密の爱恋》
返回书目

《有秘密の爱恋》

第四章

作者:伊雪

星期一的早晨,虽然艳阳高照、和风徐徐,但阻止不了全世界人类的通病产生,一种让人不想上课、不愿工作的勃—星期一怠惰症候群。

但南星学园与这种症状无缘。

学生、教师们都朝气蓬勃的上课,这是因为南星特别的帝王制度所致,而这种教育方式更是讽刺着www.ysb88.com那种要不得的填鸭式教育方法。

一辆BM!-R1150RT重型机车就这幺嚣张的驶入校园内,但奇的是,捍卫着校园和平的南星警备卫队却连出动阻拦的意愿也没有。

随着机车引擎声而起的是轰隆震耳的女性高分贝尖叫声。

原因无它,因为会骑着这幺高贵的机车闯入校园耍帅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南星五天王之一的黑王子——印振戊。

正如他的外号:黑王子,他大部分的穿著打扮,总是一身黑,但偶尔也会穿著其它炫丽得不象话的衣服。

无视学校 规定,黑王子印振戊穿著一身火红衬衫及黑度裤,戴着阿曼尼墨镜,全身上下只有外套是学校的。

将车子停放在停车场后,周围的女孩便一拥而上,将印振戊团团围祝

「讨厌啦!王子昨天怎幺拒绝人家?」

「就是说啊!我们可是期待了好久……」

两位女孩一同向印振戊诉苦,埋怨昨天印振戊放她们鸽子。

拿下墨镜,印振戊呈现出完美的俊脸,一脸歉意,「抱歉!我昨天临时有事,改天再陪你们好不好?」

他低头吻了那两位女孩脸颊各一下,引起其它女孩的欣羡,纷纷要求印振戊也吻她们。

但聚集在停车场的女孩大约有二十人以上,要吻到什幺时候?

「小戊——」

一个声音突然窜入他们之间,紧接着,在他们头顶上空出现了一架直升机。

在即振戊听来,窜入他们之间的声音甜美的宛如可以救赎他脱离苦海的天籁,但当他一看到那个身影时,立即有另一种麻烦降临的感觉。

「小戊!」凤杏雨一手抓着直升机垂放下来的绳索,一手拿着扩音器,「小戊,我来你们学校参观啰!」

参观?开着直升机来?一定有问题!

「谁理你!」印振戊头一甩,揽着女孩们打算往咖啡广场的方向前去。

就在此时,直升机上出现了另外一个男人用着军用扩音器喊着。

「印振戊,我把我妹放在你们操场上,放下后二哥会自一算到三,如果到时你还未出现,我就马上叫大哥准备弹药让四弟偷渡来台,然后炸了这间学校。」

***

南星学园第二操场上停了一架直升机,如果说这架直升机其实是在黑市标价硬抢来的,不知道相信的人会有多少。

直升机旁站着一个美少女,身边跟着两个看似保镖的高大俊挺男人。

「一!」一个身着西装的男子高声大喊,声音之大几乎压过直升机螺旋桨的噪音。

旁边穿著绿与黑相间陆军战服的男子望了下表,看向远方。

「二!」男子再喊一声,眉头开始拧紧。

「三!」

「等一下!等一下!」印振戊气喘吁吁的跑来,挡住想上机请求支持的三哥凤桂央,「我到了!桂央哥、松筠哥,不用联络桃尹哥和檀林哥了!」

「哇,我就知道小戊会来!」凤杏雨一把抱住印振戊。

而印振戊很难得的任由凤杏雨缠住身子,无奈的小声开口:「我不出面,难不成要让我当千古罪人?」

开玩笑!他相当了解凤家人说到做到的性格,况且性格冷酷的老二凤桂央跟有点残忍的老二凤松筠的个性他更是清楚。

既然他们都开口扬言要炸学校,想必在外等候联络的老大凤桃尹和负责偷渡的老四凤檀林,一定早就准备好数百万吨的塑料炸药也不一定。

「很好,那我们就把妹妹交给你啦!」

没有问候,也没有多余的时间闲聊,凤桂央和凤松筠就这样一同回到直升机里,快速的把直升机开离学校。

冷酷加上残忍会等于什幺?多话的都没来,来的却都是不容许开玩笑的哥哥,看来这作为军师的凤杏雨才是棋高一着的高人。

没有了直升机的噪音和阴影遮蔽之后,南星学园又恢复到以往的和平。

「你不上课来这里做什幺?」印振戊沉着声音睨了凤杏雨一眼,却不阻止他继续放肆的抱着他。

「我想问你,你晚餐想吃什幺?」凤杏雨甜笑,那笑容宛若蜂蜜一般香醇。

「你来我学校就只为了问这个问题?」

昏倒!眼前这小子刚刚说了什幺?大费周章的请出他那四位菁英哥哥,用直升机载他过来放话说要作他学校,就只是为了那可笑至极的理由?

「凤杏雨!你要把我的学生生涯搞得一团乱才甘心吗?」印振戊受不了的叹了几口气,好似人生没了希望一般,对凤杏雨他是连生气也懒得生气了。

印振戊这种消极的作法让凤杏雨有意见。

「小戊!叹气不好!老一辈的人不是常说,每叹一口气就是在减少自己的幸福,为了你我的未来,你就别再哀声叹气了。」

呵、呵!跟你在一起,我就会忍不住想多叹几口气。

印振戊忍不住在心中吶喊,但却没对他说出口。

「况且你的学生生涯原本就不平凡。」

凤杏雨接着要说出口的话让印振戊直觉闪过一丝不妙。

「哪有一个平凡的十八岁学生会在知名的医院里当密医?而且还是替香港黑社会……」

「你给我住嘴!」

印振戊捂住凤杏雨的唇,俊脸跟着凑向前,示意他不准再说下去。

「呜能书吗?」被捂住嘴巴,凤杏雨只能从印振戊指缝中说出含糊不清的话。

「没错!不能说!」

狠狠的瞪着凤杏雨,印振戊实在害怕他一松手,眼前这家伙又大嘴巴的说出那个秘密。

连高中都还没毕业的学生竟然已经在某大医院执刀?这种事情要是传出去,那家医院不立刻被勒令关闭才怪!

「这女人跟王子是什幺关系?」

突然出现的声音插入印振戊与凤杏雨之间,让印振戊放开凤杏雨。

「呃……他并不是……」

「凶什幺?我可是小戊的未婚妻!」

吐血!这小子又……

***

怎幺觉得平静生活离他越来越远了呢?

记得前一个礼拜,他印振戊还流连花丛之间,怡然自得、逍遥自在、快乐得不得了。如今,听到凤杏雨方才又不加考虑的说出不该说的话,让印振戊觉得自己快接近地狱。

瞧他从机场带了什幺人回来?看看他让谁住进了家里?

瘟神啊!眼前这外表可爱得不得了的家伙一定是个大瘟神!

「什幺?妳是王子的未婚妻?」女孩们惊讶的将凤杏雨从头到脚看了一遍,再从脚到头巡了一遍,而后一同大笑。

「哈哈哈!什幺未婚妻,胸部那幺小!」

「从刚才到现在都只看到你缠着王子,也没看到他有啥反应,这样还敢说是王子的未婚妻?」

「就是说嘛!没身材,空有一张漂亮脸蛋有什幺用?当花瓶好看啊?」

「唔……」被逼得无话可说,凤杏雨头一次尝到女性兵团唇枪舌剑的厉害,说真的,这些话还真不是普通的狠毒。

当然,印振戊也感同身受。

但他并不想介入其中,不想当着女同学的面前替他们之间的暧昧关系多作解释,当然也不愿意护着凤杏雨。

毕竟他还是疼女人的,至于对身为男性的凤杏雨,他只能放他在女人圈里自生自灭。

「说啊!妳有哪一点可以配得上我们王子?」

「我……就凭我跟小戊是自小一起长大。」凤杏雨仍不死心的回嘴,丝毫不退缩。

「呵呵!人家说青梅竹马之间的感情就宛如兄妹,王子一定把妳当作妹妹在看待,要不怎幺会跟我们在一起?」

「咦?」

「妳还不知道吗?我们学校的女生可都是黑王子印振戊的女朋友喔!这样说来我们每一个人也都有未婚妻的资格!因为……」

怎幺又有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对于刚刚那个女孩说出口的话,印振戊感觉到好象有另一种危险要来临。

「因为我们都跟王子接吻过!」

轰隆一声!印振戊只觉得有股如地狱火焰般炙热的气息自身边蔓延开来。

「小戊……这是真的吗?」一个字一个字自凤杏雨性感的丰唇送出,代表着他心底那道危险与安全之间的防线已快崩裂。

「我……」印振戊苦笑,正思考着应该如何回答才不会让事情更糟。

殊不知,女生在醋桶打翻之时,是没有什幺危机意识的。

「什幺?妳没有跟王子接过吻吗?哈哈!还自称是王子的未婚妻!」

天啊!谁来让她们闭嘴?

夹在女人和凤杏雨之中,印振戊已经快要受不了了,早知如此,他刚才就应该要赶快带一方离开才对,可是,他又该带哪一方离开?

「你们可真屌!」

身旁传出不常听见的香港话,一瞬间,印振戊也听到凤杏雨怀中特殊的金属声,抬眼向他望去,隐隐约约的,他看到凤杏雨快要拿出他藏在身上的枪。

那个色泽……那个型态……握柄处的星星标志……是黑星!黑市中最容易买到的枪枝,而且凤杏雨身上的黑星还加上灭音器。

不对!他怎幺还在想着那枝手枪的型号?他现在应该要想办法阻止凤杏雨发火才对!但他该怎幺做呢?

「啊!杏雨,我带你参观学校好不好?」

「不要!」狠狠的两个字,代表着凤杏雨已经怒火中烧,料想如果这时突然来个大洪水,可能也无法浇熄他心中那把妒火。

「可恶!你竟然都跟这群丑女接吻……」越想越气,该死的!全都喂她们吃一颗子弹算了。

凤杏雨的这番低喃传入了印振戊的耳中,眼角一瞥,竟瞄到令他感到不可思议的画面。

凤杏雨漂亮的眼睛几乎快要溢出泪水。

突然脑海一片空白,心中又传出一阵熟悉的刺痛感……

「小雨,看我的手。」

印振戊右手往凤否雨面前一挥、往上一抬,就让凤杏雨也跟着他的手势抬头,但下一瞬间,他完全呆祝

印振戊竟然在众人面前亲了凤杏雨!

***

医学科三年级印振戊因严重破坏校内秩序,以停学一周作为处分。

真没志气!印振戊忍不住咒骂自己。

怎幺会在那个时候因为看到凤杏雨的泪而低头吻他呢?

他记得自己再怎幺饥渴,也不会将脑筋动到男人身上,那这次的行为又该如何解释?

是因为凤杏雨的外表太像女人,而导致他将他误认为女生?

这幺想来……凤杏雨的唇感觉起来比女孩子还要柔软、香甜一点,就如同散发着诱人香味的软糖般甜腻。那他的舌,该不会尝起来就像棉花糖般轻触即化吧?

等一下!他现在是在想什幺?他想到哪里去了?

印振戊摇摇头,将脑海中的遐想全都拋开。

那段吻凤杏雨时的记忆竟然像是全世界最好只剩下他们两人就好的感觉……

他再次为自己的想法感到寒心。

呃……反正不管怎幺说,那种方法确实让凤杏雨瞬间灭了心中怒火,免去一场可怕的火并事件,所以其它的就别想太多!对,别想太多!

可是因为凤杏雨的任性作为,而让自己被勒令停学这件事,就一直让印振戊咽不下那口气。

又不是他叫那家伙来的!再说,若要论及严重破坏校 规,那南星帝斩卓青也一定是第一人选,为什幺学校就从未罚 过他?

真是偏心!

想归想、埋怨归埋怨,印振戊还是慢条斯理的站起身,从客厅移进房内开始挑选衣服。

突然有种不想待在家里的感觉,整个家安安静静的,好象变得比以往还要大,以前并不会有这种感觉产生,怎幺现在却突然觉得这间屋子很冷清?

寂寞的感觉充斥着四周,总感觉到一丝丝的遗憾,好似某个人没在这里会感到很遗憾……

反正在家闲着也是闲着,既然如此,倒不如出外走走,散散心也好,说不定还会遇到漂亮的女人也不一定。

主意一打定,印振戊刻意忽略方才那份诡异的感觉,装扮完后便出门逛街。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