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伊雪 > 《有秘密の爱恋》
返回书目

《有秘密の爱恋》

第五章

作者:伊雪

印振戊感到奇怪,为什么自己的脚会不听使唤地走到私立牙耳亚心男子高中?难道这里有什么特别的吸引力?

站在私立牙耳亚心男子高中校门口前,印振戊着实为自己的行为感到不可思议。

望向眼前这间高中,比想象中还要干净的校门口外缠绕着紫藤枝蔓,从入口处往内一望,可看到一片华丽的玫瑰花园。

感觉有点诡异,为什么传闻中的邪恶学校会是这副德行?

玫瑰、蔷薇、紫藤、百合、郁金香开满地,与其说这是男子学校,倒不如说是女子高中要来得贴切一点。

皱紧眉头,印振戊提起勇气踏入这间名不副实的邪恶男子高中。

刚走没几步,他便瞧见一个熟悉的身影。

在一群身着男学生制服的学生之中,有个特殊抢眼的女学生。

她绑着可爱的两条小辫子,脸上戴着无度数的眼镜,看来就是一副斯文乖宝宝的模样。

「喂!新转来的,你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

「就是啊!转学第一天就翘课,第二天来上课还穿著女学生制服,你还真够屌!」

一位男学生推了推凤杏雨,将他推入另一个男生的怀中,而接住他的男生却又将他推向另一边,而另一边的男生又把他推往另一头,就这样,凤杏雨像个美式足球一般被人推来送去。

被推得有点头晕的凤杏雨好不容易站定脚,将自己的身子固定住不动。

「我们不能做好朋友吗?」凤杏雨天真的问。

这话却引起男学生们一阵嘻笑。

「好呀!如果你肯当场让我们鉴定你是男是女,那就没问题。」大男孩笑笑的使了个眼色,旁边的男生便有默契的架住凤杏雨。

「你们想做什么?」

「做什么?当然是脱光你的衣服,让我们鉴定你是男生还是女生!」青年邪邪一笑,一手缓缓勾起凤杏雨的裙子。

「你们想对他做什么?」

随着低沉嗓音,便拳也跟着挥出,应声便一个倒地。

***

愤怒的感觉直冲脑门,尚未厘清原因为何的时候,身体便早一步行动了。

印振戊撂倒面前想对凤杏雨无礼的人后,没两三下又打倒架住凤杏雨的那些人。

黑王子印振戊不是只挂名好看而已,能当上南星五天王,自然具备了坚强与过人的实力。

邪恶学校就是邪恶学校,虽然校门口光鲜亮丽,宛若干净的女子学院,但内在却依旧腐败不堪。

「小戊?你怎么会来?」凤杏雨不可置信的张大双眼,吃惊得望着站在眼前这位护着他的男子。

「我不能来吗?」白了凤杏雨一眼,印振戊出言讽刺。

他都能到他学校去大闹一番了,怎么他就不能来他的学校?

不过说也奇怪,他怎么现在会反射性的站在凤杏雨面前让着他?而且这种场面还有点熟悉。

「这种事以前有发生过吗?」

印振戊皱紧眉头,眼睛朝天望了下。

总觉得好象快要想起某件事,但又想不出……

「有啊!」凤杏雨微微一笑,打断印振戊紊乱的思考,一手拉着自己的发辫绕呀绕。「幼儿园时隔壁的胖阿宝老爱捉弄我,每次都是你这样护着我!」

隔壁的胖阿宝?

嗯……这么说来还真是有点模糊的印象。

「每次你保护我的样子都好帅喔!就好象是真的王子一样,而我就是那个白雪公主。」

「这家伙随你们处置,抱歉!就当我没来过。」印振戊头冒青筋的将凤杏雨移到面前,推给那些人后,忽然地转身想走。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提回亿就好,何必连当时的心情也一并说出来?居然还用白雪公主比喻自己?真是神经!

「啊,别走嘛!我不说就是了。」

凤杏雨身子一转,活像只八爪章鱼般黏上印振戊的手臂,一副打死他也别想叫他放开的模样。

「放手,去跟你的那些死朋友玩。」

「不放!我有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要问。」

「不听!」印振戊相当干脆的反驳,一双鹰眼打从一开始就没跟他对望过。

瞧见印振戊这样冷酷的拒绝,凤杏雨更是不甘示弱的巴着他使性子。

「你一定得要听。」

「不听!」

「听!」

「说不听就不听,你以为我是那么容易妥协的男人吗?」

真是的!他要跟他这样耗到什么时候?以为这样很好玩吗?

见到强硬的作法没有用,凤杏雨只好改用哀兵政策,瞇着半迷蒙的眼瞳,他用着甜腻到不行的声音轻轻诉说。

「听啦……小戊……」

「撒娇也没用,我的心向来只接受女人撒娇。」

又是相当狠的拒绝方式,将凤杏雨可怜兮兮的祈求眼光用十层厚纲筋水泥隔开。

印振戊感觉到那问题一定是非常严重的问题,所以绝对不能在大庭广众之下让他说出口。

印振戊的危机意识亮起红灯,尝过上次在南星时凤杏雨与女子兵团大战的后果之后,他可不希望在这里又发生第二次惨绝人寰的悲剧。

当然,印振戊所指的是自己。

看着你来我往,谁也不让谁的争吵,牙耳亚心的学生可不满了。

「喂喂喂!你们这是在做什么?小俩口吵架吵到我们学校来了?」那位之前最先被印振戊击倒的男学生缓缓站起身,抚着自己脸上瘀青的地方怒道。

他的话传入印振戊和凤杏雨耳中,马上让他们做出极端不同的两种反应。

「谁跟他是小俩口了?」

恶!拜托!他可是个男人,要说这种话也得看看对象是谁再说出口吧!

「哎呀!小戊,外人都这么觉得了,你又何必害羞?」凤杏雨继续死黏着印振戊,一双纤纤玉手紧抱着他的腰。

真是香蕉你的芭乐,早知道会这样,他印振戊就绝对不救他!

亏他还特地一马当先的挡在他面前想替他解决麻烦,唉,真是悔不当初!刚才没事干嘛肝火上扬,然后行动力又比脑子动得快的跑上前去搭救他?

印振戊叹了口气,因为这突然发生的一切,尽在不言中……

「喂!你们把我们当隐形人了吗?」男学生大声咆哮。

他们作梦也没想到眼前这两个人,竟会因为自己的一句呛声而继续他们的争执,完全忽视他的存在。

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虽然心态处境各不相同,但印振戊和男学生都同时在心中这么想。

半晌,印振戊发现那些人将他们团团围住,封死能逃的出口。

这是相当危急的状况,但一直抱住他的凤杏雨却还是一副不当一回事的模样,依旧面露轻松笑容的搂着他。

「你这家伙抱够了没?注意一下周围情况好不好?」真是快气死他了!他是瞎了眼睛还是神经大条?

「你们就别再装亲热了!」男同学忿忿的道。

他的话却引来印振戊一记白眼。

「你是哪只眼睛看到我们亲热了?」低沉的嗓音带出一丝冰冷,刷的一声,印振戊手中忽然出现三支手术刀,「拳头对战我不是很在行,但切割人肉……我倒是常常做。」

话声结束后随即冰冷一笑,印振戊的话让在场的学生纷纷打寒颤。

「你……你以为我们这么容易受骗吗?告诉你,我……我们才不相信!」

「哦……」印振戊故意拉长尾音,再邪邪笑道:「那就来试试看吧!」印振戊又自另一手拿出三支手术刀,下一刻,他将右手的刀子全数射出。

三道银光划破空气,冰冷的刀射入男学生的脚边、肩旁、头顶三处,但很可惜,都仅差一公分就正中目标。

「哇!杀人啦!」

学生们一瞬间全被吓得鸟兽散,不留一人。

片刻沉静之后,整个校舍后面只留下印振戊和凤杏雨,其它人已不见踪影。

「你还要抱我抱到什么时候?」印振戊涌起一阵无力感,懒得再反抗任性的凤杏雨,只好任由他紧抱着他。

「永远。」

「你神经啊?这样我怎么上厕所、吃饭、睡觉、洗澡?」印振戊突然有精神的一手死命推阻凤杏雨的头,另一手使力的抓着凤杏雨的手臂,拼命想把他从他身上拉开。

虽然再怎么看,印振戊的动作都很粗蛮有力,但还是对凤杏雨无效。

「啊!那些是小事嘛,我帮你就好。」

凤杏雨嘿嘿的笑几声,继续在印振戊身上磨蹭,搞得他心慌意乱、手足无措,心跳因为凤杏雨的触碰而加快速度。

虽然,他还是把这种突然涌现的感觉当成是对凤杏雨的作为起反感所致。

他是当真的吗?不会吧,神啊!请现在立刻马上传神力给他,让他扳开这只八爪章鱼吧!

印振戊在心中苦苦哀求上帝的垂怜,但神明还是没听到印振戊的祈求,而让凤杏雨继续黏着他不放。

***

瘟神!他一定是被瘟神缠身,看来真该找一天去寺庙里求几张神符回家张贴。

回家的路上,印振戊看到自己影子的身旁还黏着另一个娇小身影,乍看之下还真以为自己的身边黏着个非人的东西。

「小戊!你真的常常切割人肉吗?」

哈哈!那玩意儿说话了,看来这个死黏着他不放的东西肯定还在修行阶段,准备成为真正的小恶魔。

「废话!」印振戊无力的回答,「拿着手术刀的医生能做什么?不就是动手术、切割人体吗?」

他虽然不是正统的医生,但好歹也是私立印龙医院里著名的密医。

自十五岁初次拿刀子动手术到现在,虽然并没有像真正的医生天天都得动刀子,但也处理了医院内不少重大的手术,所以说出常常切割人体这种话该不过火吧!

印振戊扯扯自己快被拉破的衬衫,睨了凤杏雨一眼。

虽然他平常都是切割着半死不活的病人,但现在……他倒是很想直接拿手术刀割断那一直巴着他不放的手。

凤杏雨从刚才到现在一直抱着他的腰不放,难道凤杏雨真打算这样一直抱着他吗?

喔!不!虽然他清楚了解凤家人的个性,也了解凤杏雨总爱把玩笑话当真,但没理由就这样真的永远搂着他吧?

难道他不知道这样很难走路吗?

「小戊,你都把手术刀藏在哪里?要不刚刚你怎么像个魔术师一样就把刀子变出来?」

凤杏雨用着很甜美的声音说着天真的话,好象不明自自己做的事让别人深感困扰。

叹口气,印振戊刷的一声又自右手变出三把手术刀。

「我把刀子藏在我袖口特制的手术刀专用袋里,这样够清楚了吗?」

真是没想到向来威风凛凛的他,竟会有一副穷途未路失忆人的模样。

从没料到一向在女人堆里无往不利的他,竟会被一个有女装癖的男人搞得七荤八素、万分疲 惫。

打从前几天去机场把凤杏雨接回家中后,就一直发生着他无法控制的事。

难道他印振戊就真的对他没辙,拿他没办法吗?

再叹一声,印振戊不禁哀怨的仰望天空。

没有人给他回答,连神明也没给他一点提示。

蓝蓝的天有着白白的云在飘浮,奇了!怎么这种普通又优闲的景象越看越令人感伤?

印振戊移回目光望了身边继续黏着他的凤杏雨一眼,再移回眼光望向无边无际的蔚蓝天空。

猛然惊觉,自由怎么突然离他好远!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