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伊雪 > 《有秘密の爱恋》
返回书目

《有秘密の爱恋》

第六章

作者:伊雪

「丑八怪!丑八怪!哇!好臭、好臭!」

「呜……」

「死胖宝!你想对小雨做什么?」

「呜……小戊……好痛喔!」

「臭胖子!快放手,要不然我就打死你!」

「哇!好可怕喔!羞羞脸,从www.ysb88.com来的印振戊喜欢丑入怪凤杏雨,印振戊喜欢凤杏雨!哈哈哈……」

唔……想到可恨的事,他记起那个胖阿宝的事了。

餐桌之上,印振戊突然目露凶光的抬头。

凤杏雨说的那个胖胖阿宝,原来指的就是幼儿园时最爱欺侮他们的小胖子男孩。

那个时候真像是时下流行的漫画情节,那群长相丑陋的小孩最爱成群结队欺侮相貌好看的同学,而长得像天使般可爱的凤杏雨便自然而然的成了他们最主要的攻击目标。

当然,只要凤杏雨一被欺侮,一马当先去抢救的一定是那时迷他迷得不得了的印振戊。

「可恶……」印振戊狠狠的切块日本进口的松阪牛肉囫囵吞了下去。

眼前这个纤瘦的人怎么会是个男人?看他在厨房跑进跑出的,身穿可爱又亮丽的Kitty猫粉红小围裙,围裙之中又穿了迷你超短裤。唉!他总算看到一件裤装了,但那种裤子有穿跟没穿都一样嘛!

虽然凤杏雨的腿可与莫文蔚相比,但他可是男的!那种裤子无法穿出去现吧?

「你在看什么?」总算把厨房内他替印振戊做的晚餐全数端出,凤杏雨跟着印振戊的视线环顾了下四周。

「你在做什么?」印振戊反问,移开方才一直望着凤杏雨下半身的视线。

「你现在吃的是什么?」凤杏雨再反问,一手扠着腰,一手放下最后一盘餐点。

顿时无言,印振戊突然意识到凤否雨的问题暗喻着什么。

吃什么?当然是吃晚饭啊,但他现在吃的是谁做的?没道理这些餐点会自动出现吧?

「王子,你搬出家来住后吃的是什么?」凤杏雨十指交叠于面前,一屁股坐在印振戊身旁的椅子上,语气之中,听得出酸意十足。

这个时候如果坦承那就表示自己输了,不行!他印振戊已经败得够惨了,不能再输下去。

「吃饭啊!不是面就是饭,偶尔上餐馆吃些法国料理、日式料理、意大利料理、香港料理、泰国料理,要不然,就是吃吃麦当劳、肯德基、二十一世纪、加州炸鸡,有时也会到五星级饭店吃套餐、到夜市吃消夜,就这样,很平常的过了这几年。」

嗯,很好,没有漏洞,完美的快速回答。

「我看你是吃女人吧?振戊。」

晤……全身鸡皮疙瘩掉满地,听惯了凤杏雨叫他小戊这两个字,这会儿反倒对他叫他振戊这两个字有意见。

「别叫我的名字。」忘了反驳先前凤杏雨的讥讽,印振戊先提出他的不满。

「为什么不能叫?」凤杏雨单纯的被印振戊转移注意力。

印振戊再切一块肉,但不放自己盘里,反而放到凤杏雨盘中,「我的名字是给女人、父母、朋友、认识我的人叫的,不是给你叫的。」

「哪有这样?」凤否雨叉子一叉,将方才印振戊切给他的肉块一嘴含入,不满的再出声:「为什么只有我不能叫你振戊?」

「不准你说出那两个字。」他夹了块鸡腿放到凤杏雨的碗中,又来了颗卤蛋给他。「吃!」印振戊命令道,一双鹰眼还是不看他。

「先告诉我为什么?」

呜……眼泪都快掉出来了,好难过喔!为什么全世界的人都可以叫他的名字,而独独自己不可以?

问他为什么?印振戊也很想知道为什么自己这么不爽凤杏雨直呼他的名字,为什么就是对他叫他那两个字起了这么大的反感。

看着印振戊皱眉又抿嘴的模样,得不到他回答的凤杏雨更是感到愤怒,直接拍桌离开,转身入房。

突然,餐桌上一片安静,沉闷的空气逼得印振戊望向背对他进房的身影,莫名的痛突然轻刺了下印振戊的心。

移回视线的印振戊注意到桌上的晚餐。

红烧狮子头、蕃茄炒蛋、烤牛排、蔬菜沙拉、红烧鳗……全都是他从以前到现在都喜欢吃的菜色,很少会有人一次帮他煮这么多种,莫非这些都是凤杏雨做的?

突然响起的电话声惊醒印振戊,一接电话,那头立刻传来活力充沛的母亲声音。

(振戊!我传授给小两的手艺好不好?听小雨说他今天要做给你吃,你们现在在吃了吗?怎样?小雨的手艺应该不错吧?)

「他什么时候学的?」

记得从机场把他接回来住到现在,他还未离开过他的视线超过半天,也不见他说要去找他妈妈,那是什么时候去跟妈妈学烹饪的手艺?

(什么时候?嗯……妈记得是前年他放暑假的时候,整整两个月的时间。)

「前年暑假?整整两个月?」

(是啊!他都没跟你说吗?那时候他可是一直住在妈这边,直说明年就要跟你住在一起,所以想要多了解你喜欢吃什么,现在他也住进去了,他的手艺妈敢保证,一定美味十足,好了,不多说了!你爸在催人,改天记得带小雨回来,再见!)

电话挂断传来一阵一阵的茫音。

为了他吗?前年暑假他整日泡在不同的女孩子家玩乐时,凤杏雨却从香港到www.ysb88.com来学做菜?

抬头望向桌上那些餐点,他拿起筷子各夹了一口品尝。

好吃,每一种都有职业水准,也尝得出每一道菜他都是用心在做。

这么想来,凤杏雨打从十年前分离后就一直这么无悔的付出,而他好象没有做多大的响应。

将视线放回凤杏雨方才坐的位置,他的盘子、碗中都各有数道菜,那是他方才夹给他吃的,为什么自己会反射性的想要对他好?

是内疚?还是同情?抑或是……

不解,唯一可以确认的一件事,那就是他极度不喜欢凤杏雨叫他的名字。

这让印振戊很纳闷,他叫他小戊这种恶心巴拉的名字时他不反对,却在他叫出振戊这名字时起反感,认识他的人都这么叫他,但他却没有感到不适?为何只有凤杏雨这么叫他时他会感到讨厌?

拧眉想了想,脑海突然窜出另一幕场景。

那是他在跟其它女生约会时所发生的事。

那些女生跟他在一起的时候,总是会想要跟他更亲密一点的叫他小戊,但那时他总会突然对那女生很冷淡。

对啊!从以前到现在,他一向最讨厌别人叫他小戊,全世界好象只有一个人可以这么叫他……

***

叩叩——

印振戊站在门口轻敲凤杏雨的房门。

「杏雨……」

「闭嘴!不准你叫我的名字,」

房门内传出呜咽声,反常的怒斥印振戊。

被凤杏雨的吼叫声吓了一跳,印振戊缩回准备敲门的手,倒拿出钥匙插入钥匙孔,「我进去啰!小两。」

「走开!谁准你进来了?」凤杏雨怒火大发的拿起枕头就是一扔,砰的一声击上正要被打开的门。

「对不起!杏雨……」印振戊吁了一口气,缓缓开门,从门缝中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趴在床上啜泣。

「呜……你走开!不要叫我的名字,不要靠近我!」凤杏雨将快要碰到他肩头的大手拨开,一手探入床底拿出一把枪扬了扬。「你给我滚!呜……为什么不能叫你的名字?我连你的朋友都当不成……」

越想越伤心,他来www.ysb88.com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当印振戊的情人、新娘,怎么今日一听,原来他凤杏雨在印振戊心中连个朋友的地位也不如。

「你误会了……」

「误会什么?」凤杏雨头一转,回身朝印振戊开一枪,仅差五公分的掠过印振戊的发,「反正我连那个认识你的人也当不成……呜呜……」

凤杏雨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堆奇怪的话,然后又自顾自的趴回床上哭号,枪枝一扔,便朝印振戊飞去。

「你真的误会了。」啪一声,印振戊流利的接下枪,走向凤杏雨,在他床边坐了下来,轻轻拍着凤杏雨的头,「我好象只准许你叫我小戊。」

「咦?」印振戊的话让凤杏雨抬起头,瞪大眼。

印振戊有点不好意思地移开视线,搔搔鼻,「我好象还没允许过任何人叫我小戊,就只有你可以叫……」

「为什么?」

「为什么……这我哪知道?总之,你应该要感到荣幸才对!」印振戊想赶快将这话题结束,「啊!对了,今天的晚餐很好吃,我们继续回客厅吃饭好不好?」

凤杏雨瞇着眼睛望着印振戊,看他一副谦卑的模样,只好大叹一口气,抹掉脸上的泪,抢走印振戊手中的枪。

「好。」

这个字刚说出口,印振戊顿时感到心中大石卸下,轻松不少。

但是凤杏雨又好死不死的想到之前他最先问的那个问题。

「对了!刚刚我在忙的时候,你一直在看什么?」

「啊!今天播的漂流教室是最后一集了,不看不行!不看不行!」印振戊硬生生的转移视线,移动身子,故意忽略凤杏雨的问题走出房间。

开玩笑!他可是了解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要他当着凤杏雨的面说,我在看你的下半身这句话吗?他可不想把自己往火坑里推,这一说出口的后果他可清楚得很。

反正到时候一定会被凤杏雨误以对他有和他上床的意思。

不行!为了自己的贞操着想,向来视服务女人为生命意义的印振戊,绝对不泄漏方才凤杏雨所问的答案。

凤杏雨的毅力也非一般人所能抵挡,只见他恢复精神的黏着印振戊,巴在他身上拼命想套出他的话。

「喂!小戊!告诉人家嘛!你刚刚到底是在看什么?」

「没有!我那时只是在发呆而已,没有在看什么。」

抵死不说!唯有这次,撕裂他印振戊的嘴,也绝对不把答案说出口!

***

一个星期的处罚很快就过了。

没有什么真实感,也没有什么反省,只知道这一个礼拜的时间像酷刑,因为在家中得无时无刻提防小瘟神凤杏雨所带来的麻烦。

今早,印振戊特地早起将凤杏雨的房门多加一个锁反锁住,然后愉悦的驾着自己那台BM!-R1150RT重型机车骑往学校上学去。

一个礼拜的时间,就足以让印振戊险些忘记他还是个学生的事实。

正当印振戊快乐的骑着车子进入南星学园校门口时,突然窜出数十个南星警备卫队挡住去路。

这群突然出现的人让印振戊立即煞住车,车子发出刺耳的声音响遍学校。

「搞什么?想被我撞死吗?」印振戊怒咆,将差点滑倒的车子扶正。

做什么?搞迎接也没必要这么声势浩大吧?三人一排、十人成一面,集合了三十个南星警备卫队来迎接他这个被停学一周,然后又光荣复学的黑王子吗?

「撞死?哈哈哈哈……我南星帝的南星警备卫队可没弱到会被你的车给撞死!」

声音一出,训练有素的南星警备卫队马上一分为二,让出一条路。

就好象是某大人物到临一般,南星警备卫队全数右手抬至胸口处平摆,低头表示遵从。

呃,令人感到火大的麻烦来了!

印振戊翻了翻白眼,发动摩托车,想绕路而走,却被眼尖的南星警备卫队拦祝

「想走?」靳卓青自中央道路走出,双手扠腰,高傲的模样让人一看就觉得敬畏,「走去哪?」

「停车。」好笑!要不然能去哪?骑着摩托车上厕所不成?

「真是没艺术的回答,亏你还是南星五天王的黑王子!」靳卓青一手摆上胸前,一脸感叹的摇摇头。

哇咧……回话还分艺术不艺术?这倒是头一次听到。

「靳卓青,如果你只是无聊地想找人打发时间,那我劝你去找白痴猩猩全东恩或者是武术痴古骏崴还来得明智一点,找我麻烦?不必了!我只会让你觉得更无聊。」

家里已经有个瘟神常常找他麻烦,难道他连在学校也得应付这个大麻烦?

拜托,饶了他吧!他只想过平静的学校生活,读读书、跟女生谈谈校园爱情,就这么简单而已,难道有那么难实现吗?

素有恶魔之称的靳卓青又岂是这么容易打发掉的人?只见他呵呵笑了几声,走到印振戊面前。

「放心!找别人麻烦时,我向来不会让自己无聊。」

「神经!你自己去找自己的麻烦吧!」印振戊在靳卓青的手快要放到他肩头时身子一闪、车子一动,想再绕往另外一个地方,但还是被挡下来。

「逃避并不是好方法。」靳卓青双手抱胸,一副邪恶样让人看了就想扁。

「真是烦毙了!」

怎么最近每个人都想找他麻烦?他到底是招谁惹谁了?

难道是因为前一阵子骑车撞到黑猫时,没拜拜去霉运吗?还是最近初一、十五没向祖先上香?

或者最近都没去教堂作礼拜的缘故?

不管怎么样,对于任性妄为的靳卓青,印振戊已经有点想抓狂的倾向。

旋动钥匙,熄了引擎,印振戊踢下车杆将宝贝车子固定住后下车。

「你想玩是吧?」印振戊转身跨步向前,「我就陪你玩好了!」

反正靳卓青专整五天王为乐是众所皆知的事,既然其它四天王都不能避免了,那他又何必躲这种麻烦?与其被迫着打,倒不如反身扑向前,来个同归于尽,起码让他不死也重伤。

见印振戊一副豁出去的模样,靳卓青露出邪笑。

「终于肯娱乐我了?」

他的激将法果然有效,哈哈!

眼前这个天王还是跟其它天王一样,轻易的就掉入他的陷阱中,嗯……那他也该开始实行他这一个礼拜所订画的节目了。

靳卓青若有所思的抚抚下颚,突然朝天弹了下指。

(校园广播时间,由本副会长秋穗谚来讲解本次游戏内容。)

好象一切都是内定好的一般,校园内响起熟悉的广播声。

(本次游戏有点危险,没有基本运动神经的人,为确保生命安全,请勿参加。)

听到这里,印振戊不禁皱起眉。有危险性?还要顾虑生命安全?拜托!这家伙是想玩什么把戏?

(照旧,五天王强制参加,不参加者,为下一次南星帝与南星学生们娱乐的目标,五天王如果想让自己的校园生活过得平淡,请携伴参加。)

啥?还得携伴参加?

这到底是什么游戏?印振戊越听越胡涂。

「唔……」虽然觉得没必要去理会靳卓青的游戏,却又不想被当成下一次牺牲的目标。

得找同伴……要他这个花花公子跟男人配成一对是不太可能的事情,但对于有数百名女友的印振戊而言,要从中选出一位优秀的女友更是难眩

就在印振戊举棋不定之际,他的脑海突然闪过一道身影。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