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伊雪 > 《有秘密の爱恋》
返回书目

《有秘密の爱恋》

第七章

作者:伊雪

醒来后,凤杏雨便跟往常一样想替心爱的印振戊准备美味可口的早餐,但手才刚放到门把上,便发现到事情的不对劲。

今天几号了?印象中……今天好象是印振戊解禁返校上课的日子,那……

凤杏雨转动把手,发现门把是开了,但门还是推不开。

「咦?怎么会这样?」凤杏雨推着门,房门依旧推不动,向前往门缝一看,一个大大的锁不知何时被安装在门前。

「喂!小戊,开门!」

凤杏雨大力的敲着门呼喊,但屋内依然安静无声,无人响应。

看来会将他反锁在房内的人也只有一个,那就是现在已经跑去上课的印振戊。

「可恶!该死的小戊!」放弃敲门喊叫,凤杏雨闷闷的走回床边,「这是你逼我的。」

有机关的床被一把掀开,里面不小的空间中随即呈现出数十枝大口径狙击枪,每一枝的火力都堪称世界顶级。

选定一把具有非常大威力的点三三八麦格农,凤杏雨毫不费力的将它抬起并瞄准门把。

凤杏雨扳机一扣,霎时,巨声一响……

***

「小戊!」下了车后,凤杏雨怒气冲冲的往印振戊方向走去。

靠!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印振戊心里有些震惊,但绝不表现在外,他明明就是用厂商特别推荐的关动物专用大镇,紧紧将他的房门锁住,怎么才经过二十多分钟,他就追到学校来了?

「小戊,你太过分了!你怎么可以把我反锁在房间里面?我又不是猛兽!」

就某种层面来说,凤杏雨的的确确像是一只发情中的狮子。

印振戊忍不住在心中这么想。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一起床就出门上学,根本没经过你房前。」印振戊高傲的抬起下巴,一副什么事情都与他无关的表情。

「真的没替我上大锁?」凤杏雨倚上前,瞇着大眼盯着印振戊瞧。

他凤杏雨笨虽笨,但可没笨到被爱冲昏头,什么事情都可以这么随便就被唬 过。

印振戊被凤杏雨看得有些心虚,一双鹰眼仍旧不敢看向凤杏雨,「没有就是没有,少诬赖人!」

「没有做的话,为何不敢看我?」凤杏雨扳正印振戊的脸,让他面对着他,「你知道我是怎么出来的吗?」他一手掀开大衣。

印振戊随即望见他腰间上的麦格农狙击枪。

甜甜一笑,凤杏雨难得的猛瞪他一眼,「告诉你,我轰了你家客房的门。」

「你……」

我的天呀!那把枪是打哪儿来的?他的行李箱不是只装MP5Sd系列吗?什么时候多出这把麦格农?

「别惊讶,这只是我偷渡过来的数十把狙击枪之一,回家我再给你看我床底下的宝贝。」语末还特意加重音,扳住印振戊脸颊的手也顿时加大力道,迫使印振戊与他四眼相对。

一对原本相当漂亮的大眼在怒火大发时,竟闪着令人震慑的光芒……

有股被雷打到的感觉,在与凤杏雨四眼相对后,印振戊才猛然想起,他眼前的这个美人,其实是个跟他一样大的青年。

「喂喂喂!我如果不出声,你们是不是当我不存在?」靳卓青出声打断印振戊与凤杏雨之间的火热视线,不满的双手抱胸,「到底参不参加游戏?没配对可是不准进入。」

***

「呵,没想到你也会参加。」印振戊冷嘲热讽地睨了身旁的古骏崴一眼。

「开玩笑,谁想成为下一个牺牲者。」古骏崴也不甘示弱的瞪了回去,「五天王被强迫参加,看来连全东恩这笨蛋也拉进来了。」

「喂!别有事没事你一句笨蛋,他一句白痴的!当我真的是智障吗?」全东恩不满的朝印振戊和古骏崴怒吼。

「怎么样都好,我只想赶快回家。」站在全东恩身旁的巫闇帆突然开口,让大家有点震惊。

全东恩的身边站着巫闇帆,巫闇帆的身边站着全东恩,他们两人都没带同伴,该不会他们要组成一队吧?

「不错喔!有个驯兽师在。」一直让向久棠靠着的冉翃麟开口,却引起全东恩一瞪。

「说我?那你怎么不说说站在自恋狂印振戊身边的那个女人?」

古骏崴随着全东恩的目光望去,印振戊身边果然站着一个矮他半颗头的女人。

「说得也是,向来最疼女人的你居然也会狠心地让这样一个漂亮的女孩卷进来,看来你下了决心。」

「呃……他不是……」

该怎么说?要直接跟他们说凤杏雨是男生吗?不行!他印振戊黑王子的名声怎么可以因为他的性别而惨遭破坏?不成,他死也不能说出口。

「讨厌,我可是小戊的未婚妻喔!」

「喔——未婚妻!」

三个声音,出自不同人的嘴,很有默契的同时拉长音。

「既然是未婚夫妻的身分,那就别再到处花心了。」冉翃麟移动了下,让向久棠靠得更舒服。

「要你们管!」狠狠瞪了他们一眼,印振戊不爽的甩开凤杏雨像章鱼般黏人的手。

「哈哈,还害羞。」平常总是一副什么他都最在行的模样,现在总算抓住他的弱点,全东恩岂可能让这种好机会白白溜走,抓紧时机,他加紧揶揄印振戊。

「全东恩,你这只猩猩想早点死是不是?」印振戊额头冒出青筋,嘴角微微扬了扬。

想打架是吧?他就如他所愿好了!刷一声,印振戊的右手随即出现三把手术刀。

瞧见已亮出刀子的印振戊,全东恩更是摩拳擦掌,蠢蠢欲动,「来啊!谁怕谁?反正你这娘娘腔的家伙也没什么好怕的。」

「娘娘腔?你说的是站在古骏崴身旁的那个吧?」

「喂!说我可以,但是不要污辱苍昀浪!」

「怎样?你也想参一脚是不是?」

「欠揍!」

半晌。整个被称之为此次游戏场所的操场,在一瞬间变成有决斗气息的西部沙漠。

「喂——一人一条带子,这次是两人一组的两人三脚游戏……」

砰的一声,猛然出现的枪声吓了众人一跳。

群众往出现枪声的正中央望去,一枝麦格农狙击枪率先印入众人眼中,再来便是一个笑容灿烂的美「少女」。

「不要吵架,好不好?」

凤杏雨笑得异常甜美,好似一朵绽开的花。

「哎呀!战火开始了?我还没发给参加的人带子,还没说出游戏规则,也还没公布奖品……」靳卓青拿着带子略带感叹的道,引起旁边两位青年注意。

「会长……这不是重点吧!」有点想哭,站在靳卓青身边的甄羽纬和芮凯祈无奈的开口。

「凤杏雨!你又……」我的妈呀!上苍、老天、佛祖、耶稣基督啊!请好心的丢个人下来杀死他算了。

印振戊抚着发疼的太阳穴,咬牙切齿的吐山话:「你想害死我啊?」

唉!千金难买早知道,早知道……早知道就把他那些枪弹全部没收,让凤杏雨一点火力也没有。

这场靳卓青最期待的游戏……想当然耳,游戏还没开始就出现枪枝,这种事情一旦传出去,校誉不被毁掉才怪。

所以这场游戏不得已被校方勒令停止。

***

医学科三年级的印振戊因再次严重破坏校内秩序,以停学两周作为处分。

他又再次被勒令停学了!一切只因为凤杏雨拿出枪的关系。

停学一周复学不到一天的时间又再次被勒令停学,有谁比他更厉害的呢?

呵呵!他印振戊全优的纪录恐怕会被凤杏雨破坏光吧!

「你生气了?小戊?」凤否雨像只挨骂的小狗一般,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直盯着印振戊。

不想看到凤杏雨的脸,印振戊头一甩,「没错,生气极了!」

看着印振戊一副不理他的模样,凤杏雨有点不知所措的玩弄着手指,「别气嘛……我道歉就是……」

「不必,不奢望你的道歉。」印振戊冷酷的拒绝,让凤杏雨顿了下。

「你也把我反锁在房里,这下扯平啦!」

「扯平?我不知道你的出发点是什么,但就是不可以在大众面前动枪,这里是www.ysb88.com,可不是香港赤龙组。」

被骂得无法反驳,凤杏雨只好低着头不语。

叹口气,印振戊喝口咖啡,「你什么时候走?」

这几个字一出口,凤杏雨立刻抬起头,一脸慌乱的抓住印振戊的衣袖,「你要赶我走?」

「不是赶你走,而是希望你回去孝顺你爸爸。」

「那还不是一样!」凤杏雨有点惊慌失措的拉紧印振戊的衣服,「不要,别赶我走。」

拉开一直巴着自己的手,印振戊拧紧眉头,「我说了,我不是要赶你走……」

「呜……对不起啦……小戊。」

凤杏雨难过停开始掉泪,让印振戊吓了一跳。

他并没有要让凤杏雨哭,只是想吓吓他,好让他反省一下。

唉!他又惹他哭了!上次不准他叫他名字时,凤杏雨哭了一次,这次的玩笑却又让他再哭一次。明明以前他一哭,第一个跑上前去保护、安慰他的人就是自己,怎么长大后却老是惹他掉眼泪?

「对不起,别哭了。」

印振戊心疼的抹去他的泪水,对于他的落泪感到心痛。

「对不起,小戊……」听不清楚印振戊的道歉,凤杏雨仍旧哭着向印振戊道歉。

看见凤杏雨哭成那样,印振戊越看越不忍心,忍不住地,他低头吻去他脸颊上滚落的泪水。

「对不起,小雨。」亲吻着一直落泪的脸颊,印振戊轻轻呢喃:「别跟我道歉,小雨,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Sorry。」

「呜……」

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凤杏雨又开始嚎啕大哭,这一哭,又让印振戊更加不知所措。

「别哭啊!你这样哭,哭得我心都碎了。」印振戊压下凤杏雨的头,让他倚靠着自己的胸膛,「乖!说说看你想要什么?我能做的就做。」

已经有点像是在照顾小孩的语气,印振戊疼惜的拍拍凤杏雨的背,下意识的将他搂得更紧。

虽然不满意印振戊那种照顾小孩的语气,但窝在心上人的怀中还挺舒服的,稍微恢复心情的凤杏雨开始想撒野了。

假装继续难过的抖动身子,凤杏雨缓缓抬起头,右手揉揉依旧水亮的眼。

「你说的呢!我想要什么就有什么。」

呃……有种不好的预感,但说出口的话就如同泼出去的水,收也收不回来。

「没错,但前提是要我能做得到的……」

「放心,你一定做得到。」凤杏雨有精神的坐起身,两手勾上印振戊的颈,甜甜一笑,「陪我睡觉,这要求不过分吧?」

睡觉?嗯……是不怎么过分的要求。

「可以。」印振戊点头,答应了他,「如果只是陪你睡觉,那倒没问题。」

反正之前也陪他睡过一次了,这次一起睡也无妨,况且他的内心……是挺乐意执行这个要求的。

望着印振戊若有所思的模样,凤杏雨悄悄倚上前,亲吻了下他的脸颊。

「小雨,你……」

「晚安吻啊!你不习惯?」凤杏雨睁着无辜的水亮眼眸,斜着头看着一脸惊慌失措的印振戊。

他在香港都跟哥哥们、父母亲这么做,难道www.ysb88.com没有这种习惯?

「呃……不……只是上次你没对我这么做,这次却突然……」

印振戊觉得心里好象有种坚持被毁坏的感觉,又好象有股暖流在心中流过。

被吻也不是第一次,他印振戊以前就习经被数百位女生吻过脸颊,甚至与不同的女生接吻过,但这种感觉倒是第一次尝到。

暖暖的,又有点酸溜,心中那份难以形容的骚动,突然让自己感到好陌生。

「啊!对喔!上次我没对你做晚安吻,那我补回来好了。」说完,凤杏雨便扑向印振戊,想再次亲吻印振戊的脸,但却被印振戊快一步阻止。

「唔……小戊,别害羞嘛!亲一下又不会少一块肉。」

「不行,离我还一点。」

印振戊推开凤杏雨,但凤杏雨却像只八爪章鱼般死黏着他不放,就算一只手被拉开,另一只手也绝对会继续死缠着他的身子。

眼前这个家伙怎么这么像一块陈年的牛皮糖?拉开那边黏这边,好不容易扒开了这边,另一边又黏了过来。

凤杏雨是不清楚他这样黏人很令他困扰吗?

况且他现在因为凤杏雨的一个吻而……

「咦?怪怪的,我怎么好象坐到了什么东西……」屁股边好象有样凸起物,明明方才他坐在印振戊身上时,没有感觉到什么,怎么现在突然出现了异样感?

这让凤杏雨好奇的低头,想看在他与印振戊之间的凸起物是什么?

「啊!小雨,别看!」印振戊一手摀住凤杏雨的眼,对于那个东西……他可不想让他看到。

真是羞死人了!要是真的让凤杏雨看到那还得了?

没想到一向只对女人有反应的他,竟会被凤杏雨的一个吻而激起情欲?不,不可能!一定是生理机能出了什么差错,一定是这样!

使力想扳开那碍眼的大手,凤杏雨还是相当好奇,「为什么不能看?」

有什么东西见不得人吗?那他更想看了!

突然觉得凤杏雨的力量越来越大,一双手就快要遮不住他的眼。

对了!凤杏雨的臂力可是大得惊人。

怎么办?难不成真要让凤杏雨明了他腹下的那个凸起物是什么吗?不行!

惊慌之中,凤杏雨挣脱了束缚,瞪大双眼想看清楚那样东西,突然,印振戊再次伸出双手捧起他的脸蛋往上抬,紧接着……他低头吻住了他。

约莫过五分钟,双方都快要窒息时他才缓缓放开手,但不等凤杏雨开口说话,印振戊又再次吻住他的唇,伸舌探入对方口中探索……

就先这样一直吻到凤杏雨忘记原本他想做的事情吧!

印振戊一直在心中暗暗打算,反正他一直觉得凤杏雨的吻尝起来颇令人喜欢的,且带着甜蜜感,而对于向来喜欢吃甜的他……当然就得藉此好好品尝个够。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