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伊雪 > 《有秘密の爱恋》
返回书目

《有秘密の爱恋》

第八章

作者:伊雪

印振戊动完手术后便步出医院,走到停车场往自己的爱车方向步去。

今天接到凤杏雨的电话,说要来医院探班,听到这消息,印振戊直觉事情好象没有那么简单。

心中一直有股重物压着的感觉,只要一想到凤杏雨要来,他就无心再多留在医院一分钟,因为怕凤杏雨一来,会跟在学校的结果一样,带来一些不必要的灾难。

走到停车场的途中,身后突然出现凤杏雨的四位菁英哥哥。

「你今天怎么没去上课?」凤桃尹率先开口引起印振戊注意。

顿下脚步,印振戊叹口气,「还不是你们宝贝『妹妹』害的,他在我的学校开枪,我被罚停学二周。」

他并不讶异凤家四位大少怎么会突然出现,反正这种事情早就习以为常。

想想前一次是因为凤家大少们开飞机来学校呛声而被停学一周,这一次是凤杏雨开枪,让他复学不到几小时又再次被罚停学两周。 哈!怎么每次凤家人桶出的楼子就得要他印振戊来补?

「哈哈哈,小雨还真厉害。」

「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他拿的可是麦格农耶!」印振戊有点头疼地睨了凤檀林一眼。

「照你这么说,那如果是拿黑星就可以到处闹着玩啰?」凤松筠帮凤檀林答腔,冷酷讽刺的意味居多。

「我不是这个意思……」快晕倒了,难道他们听不懂他的意思吗?

一见印振戊一副头疼样,凤桃尹更是大笑,突然像想到什么似的开口:「喔,那小妹臂力还挺够的,下次偷渡他家农炮来好了。」

真是白讲了!印振戊怎么会忘记他们凤家是罪恶的一族,邪恶的一方——黑道世家呢?

「各位大哥怎么今天突然有空跑来医院?」生病吗?不会吧?每个都壮得像头牛似的,看不出生病的迹象。

凤坛林耸耸肩,一副没什么大不了的样子,「我们这次来是要你好好小心医院的事。」

「医院?」

「没错,香港那边隶属于我们的医院都被恶意破坏,高明的医生们又相继受伤,这事让我们有点怀疑……」

「有人恶意跟赤龙组作对,所以破坏赤龙组的医疗场所。」印振戊接着凤桃男的话下定论。

「没错,我们要说的就是这个。」凤松筠拍两下掌表示佩服,但让人听来却有一丝讽刺的意味,虽然印振戊知道那是他的本性。

「注意一点,你的医术在赤龙组是最有名的,我们虽然知会伯父、伯母了,但你自己还是得小心周遭的一切。」凤桃尹拍拍即振戊的肩,一脸担忧。

一旁的凤檀林也拍上印振戊的背,大声地道:「虽然我们觉得他们应该不会远渡到www.ysb88.com来找赤龙组的麻烦,但凡事还是得小心一点。」

「为了小雨,你要有这样的自觉。」凤桂央两手抱胸,在一旁点头附和。

为了小雨?是说要有随时赴死的自觉吗?

印振戊抚抚冒起鸡皮疙瘩的手臂。

这个小动作,尽收凤桃尹的眼里,就好象看清印振戊在想什么,他替凤桂央补述:「是要你有保重自己的自觉,毕竟我们都不想看到小雨伤心难过。」

印振戊点点头,其实他也不想看到小雨伤心,因为小雨的眼泪真的很让人心痛。

印振戊浅浅一笑,「我知道,那应该没事了吧?既然这样,我要走了。」见四位哥哥好象没事要说,他转回身,将钥匙插入机车钥匙孔准备发动车子。

殊不知才刚旋转钥匙,这身后的四个人又有话想说。

「对了!振戊……」

「还有事吗?各位大哥……」

印振戊才刚转回头看他们,发动的机车却突然熄火,下一秒,在印振戊走离车子一步时,背后突然有道火光闪现,随即传入众人耳中的便是震耳欲聋的刺耳爆炸声。

不到几秒,印振戊感到背部传来一阵剧痛,紧接着而来的便是一片漆黑……

***

「快!快准备血液输血!」

「通知医师准备动手术,有空闲的都过来帮忙!」

医院内的护士、医师匆匆忙忙的进入手术室。

在亮起红灯的手术室外,凤桃尹等四人在外等候。

没想到才刚要印振戊注意突发事件,这让人措手不及的意外却提早发生。

要不是他们突然想到有话要交代而叫住他,否则后果不堪想象。

「我想应该是斗炎组的人下的手。」凤桃尹倚在墙边缓缓开口。

「我也是这么认为。」凤桂央表示认同。

「斗炎组?被我们并吞的那个小帮派?」凤檀林不敢相信的张大口,「不会吧?那帮派的老大不是说要效忠我们吗?」

凤松筠冷哼一声,冷冷地开口:「不满我们的作为,所以就叛变。」

「喔,那他们还真有种。」凤檀林咬牙切齿的摩拳擦掌,嘴角微微上扬,「要是振戊有个万一,我就要他们吃不完兜着走。」

「别忘了算我们一份!」凤松筠与凤桃尹一同开口,一旁的凤桂央也点头赞成。

对他们而言,印振戊可是他们宝贝「妹妹」凤杏雨的亲密未婚夫,他们为了凤杏雨想保护他都来不及了,那些不知死活的家伙竟然害他受重伤?

这笔帐一定得连本带利加倍讨回,要不他们赤龙组在香港黑道界的面子要往哪儿摆?

「动香港赤龙组也就算了,还动到www.ysb88.com来,真是不想活了!」凤檀林恶狠狠的击下掌,「大哥!我们还要忍吗?老爸虽然说随他们去搞没关系,可是这次他们可是让咱们重要的妹婿受了重伤。」

「我也认为不要再恕下去,大哥。」凤桂央轻挑了下眉,附和凤檀林的话。

「大哥,我们干脆准备一下,杀过去吧!反正只是小小的斗炎组,光我们四个人去解决都还嫌太麻烦。」

「二哥说的没错,那种货色我一个人就够了。」藏在家里的枪枝大炮还很多,那个小帮派又没多少人,一人送一颗子弹就可以毁掉那个小组织。

「先不要急,先看看振戊的情况如何再说。」凤桃尹沉稳的道。

***

手术室的灯转换成绿灯。

医师一走出来,凤家四少便拥上去询问。

「医生,振戊的情况怎么样?还好吧?」

医生叹口气,脱下口罩,「少爷体内的爆破碎片虽然已经全部取出,但可能还是有危险。」

「把碎片都取出了,怎么还会有危险?」凤檀林紧张的大吼,随即被凤松筠制止。

顿了下,医师再开口解释:「机车爆破之际铁块是高温的,我们发现有一块铁块被射在脊椎附近,伤害了部分神经,至于会不会有无生命危险,今晚是关键时期。」

听完医生的解说后手术室外一片寂静,凤檀林等三人只能无言的皱眉对望,而后再一同望向凤桃尹。

「报复吧!」难得生气的凤桃尹挑下眉,「我会打电话跟老爸报备,相信他会赞同我们这么做。」

「就等你这句话!」

「但这件事先别跟小雨说。」凤桃尹打断凤檀林的话。

「没错,说不得!」凤桂央附和地道。

虽然明知瞒不住凤杏雨,但他们还是希望他不要那么早知道,因为一旦让他知道印振戊身受重伤性命垂危,就算有再多的纲筋水泥墙也无法阻止他的复仇行动。

但情况会真的如他们所愿吗?不可能!因为凤杏雨已经站在他们身后许久……

***

好久好久以前的事,那个时候,大家都还好协…

小小的身影站在夕阳下,旁边有个小小的护花使者。

「是男的也没关系,小戊说好要保护小雨,就一定会保护。」小男孩用着认真又笃定的目光看着旁边长得非常可爱、穿著女装的小男孩。

「我是男的喔。」女装小男孩用着稚气十足又可爱得不得了的声音小声地说。

「没关系,我喜欢的是小雨,是男是女都没关系。」小护花使者瞇着眼说,开朗的笑容让女装小男孩看了很喜欢。

「真的吗?」长得像向日葵般可爱的小男孩睁着漂亮的大眼晴望着他的护花使者。

小男孩点点头,牵起像向日葵般可爱的小男孩的小手,「真的,骗人的是小狗。」

「嗯,骗人的是小狗!」

小男孩的话逗得他笑出声,绽放微笑的小男孩,变得更加可爱动人。

看在小男孩眼中,像花精灵般可爱的小男孩,让他更加喜欢。

「一直要在一起喔!小雨。」

「嗯,要一直在一起,小雨会很听话的跟小戊在一起。」

听到对方的承诺,小男孩笑笑的伸出手,「就这样说走啰!那我们长大后就结婚吧!」

像小花的小男孩望了对方的手一眼,歪着头睁着大眼看着他,片刻,他露出笑容伸出小指与小男孩打勾勾。

「好啊!小雨要当小戊的老婆,然后……」

然后……小雨和小戊就可以永远在一起!

好久好久,在香港的那个时候,在那段年幼的日子……

小男孩和像女孩的小男孩,在夕阳之下做过这种约定。

***

有种世界都崩毁掉的感觉。

不清楚耳中所听到的究竟是事实还是假话,凤杏雨在心中努力祈祷着哥哥们所说的话不是真的。

透过冰冷玻璃窗,他所看到的是令人触目惊心的画面,输血管、氧气管全插在那个他所熟悉的身影上。

这就是现实吗?真实的令人感到好虚假。

「小雨,小雨……清醒点!」

凤桃尹心疼的拍拍凤杏雨的脸颊,旁边其它三人也轻声呼唤着他的名字,无奈仍旧唤不回凤杏雨那已飘飞的神智。

过了许久,他们的呼唤才起了点效果。

凤杏雨缓缓推开关心他的哥哥们,起身走往玻璃窗边望着印振戊。

「什么嘛!」凤杏雨低喃着,一手抚上玻璃窗,「干嘛把他隔离?」说到这里,他的泪已经止不住的滑落。

「小雨……」

本想安慰凤杏雨,但却反被他的作为吓了一跳。

猛然地,凤杏雨竟然握拳重击玻璃窗,「小戊才不是重病患者,他才不会那么脆弱,不准隔离他!」他疯狂地敲着玻璃窗,歇斯底里的模样让凤家四兄弟纷纷上前架住他。

「冷静点!小雨!」

「我不要!放开!我不要他离我那么远。」

「小雨。」凤桂央与凤松筠一同皱着眉出声,虽然让凤杏雨停止暴动,但却瞧见让他们感到更吃惊的一幕。

只见凤杏雨任由凤桃尹架住双手,身子却无力的跪下,一双水瞳蒙上了浓重的水雾。

凤杏雨哭得像水做的娃娃一般,泪水不停的流……让看到的人都觉得心疼。

「哥……不要让小戊被隔离好不好?我不要跟他离那么远……」凤杏雨哀求着,让在场的人更加心痛。

他好怕……在香港跟印振戊分离后就一直好害怕。

他宁愿印振戊一直凶他,每次写信给印振戊,他的回复总是冷酷的话也没关系,起码让他知道他还记得他。

因为他好害怕印振戊会忘了他。

这种距离让他没来由地感到心慌,就算只隔了一面玻璃墙,然而摸不着印振戊的感觉一直让凤否雨相当不自在。

他不要印振戊离他那么远,他不要有个冰冷的玻璃隔在他们之间,近十年的分离已经够了,那种寂寞他尝够了,他不要再这么痛苦下去。

半晌,凤杏雨又再次哽咽的开口:「约定好了……我们说要永远在一起……」

这段话就像是说给印振戊听的一般,如一股暖流穿过冰冷的玻璃窗,飘进了印振戊耳中……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