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伊雪 > 《有秘密の爱恋》
返回书目

《有秘密の爱恋》

第九章

作者:伊雪

要一直在一起喔……约定好了……

嗯,约定!我们要一直在一起……

「唔……嗯……」

背部的疼痛让印振戊从梦境回到现实,缓缓睁开眼的那一瞬间,却看到数十对眼睛一直盯着他瞧。

「拜托!要吓人也不是这样吓的吧?」印振戊喘口气,抬手揉揉自己的太阳穴。

「这里痛吗?这里痛吗?小戊?」凤杏雨抢先替印振戊揉捏太阳穴,一脸担忧的看着他,「太好了,幸好你清醒了。」

说着说着凤杏雨便滴下眼泪,瞧得印振戊有点心疼……但又人烦。

拿开凤杏雨的手,印振戊拍拍他的头。

「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印振戊这种温柔的对待让在场的人全吓了一跳,定格不动。

「妈啦!振戊坏掉了!」

「我的天呀!赶快叫医生来检查看看他脑袋有没有问题。」

「祖先碍…原谅我没看好振戊这孩子,才会让他脑袋出问题。」

「喂!麻烦将医院里最好的医生请过来!」

「嘿,Stop!你们……」印振戊有点火大的吼了声,「够了!什么我的脑袋有问题……」依他这个正常人看来,眼前的这群人才是脑袋有问题。

印振戊瞄到身旁一副被吓呆的凤杏雨。

「拜托,你也太夸张了吧!」

「呜……不要啦……」

「又怎么了?」可别哪壶不开提哪壶,他印振戊可不想再听到那些会令他火大的话。

「人家的小戊没那么温柔啦……」

「要不然你是要我凶你,你才会快乐吗?」

靠!他快要疯掉了,之前对他坏,他就老是抱怨自己不够温柔,现在对他好,他又嫌他太客气?到底要他怎样做他才会感到快乐?

这一动怒便牵动身上无数个伤,痛得印振戊说不出话,只能狠狠的瞪着他身边这群像在看戏的人。

妈的!被气到都忘了自己还是个伤患。

***

「医院之中请保持安静!」在印振戊的单人房外贴着这样的标语。

印振戊病房内堆满了无数的花束与礼物,乍看之下,有点像小型的礼品花店。

学校的女生不知道用什么方法得知了印振戊重伤的消息,所以这一整房的花束礼物,就是印振戊的迷姐、迷妹们一同送来的东西。

被停学的两个礼拜,顺理成章的成了印振戊的休息养身周。

喀的一声,门被打开,还险些因为塞满地的礼物而打不开。

「哇,我的妈啊!这么多礼物、花束?是哪个明星住进我们医院?」

听到来者的声音,印振戊合上书本朝门口望去。

「妈,怎么今天是你来?」

「怎么?你老妈子我不能来啊?」印母一手扠腰,点一下儿子的鼻尖,暧昧的道:「还是你希望小雨来?」

「谁……谁希望他来啊!」啐!又不是被虐狂,他干嘛希望凤杏雨来荼毒他?但……他要是真的不来……那……

瞇着眼望了印振戊一眼,瞧他那副坐立难安的模样,居然还嘴硬说不希望凤杏雨来?骗谁!

「是吗?我们还以为你每天都很期待跟小雨单独相处,所以都不敢来探望。」

「我们?」有种不好的预感,那个「我们」指的好象是复数。

印母摊开手掌,一个一个的数给儿子听,「我啦,你爸爸啦,小雨的爸爸、小雨的大哥、小雨的二哥、小雨的三哥、小雨的四哥、还有接送的老王……」

「等一下!」印振戊打断母亲的话,「妳就不能简单扼要、简洁有力的说吗?」

小雨的爸爸、大哥、三哥、三哥、四哥不都可以用「小雨的家人」这五个字带过?还要这样分开来说?多此一举嘛!

「简单扼要?你老妈子我很久没跟你好好谈谈了,想多说点话给你听啊!」

「谢谢,那请问亲爱的母亲大人,为什么今天妳会来?」前几天都是凤杏雨来骚扰他,不是切水果喂他吃,就是帮他按摩马杀鸡,有时还更扯的抢过护士准备给他方便用的尿壶,说要帮他方便。

就好象是不准其它人靠近他一般,有凤杏雨在的那几天,没有一个人会自告奋勇的到他病房,因为一进入,就会看到拿着枪吓人的凤杏雨。

「我还以为他会一直陪我到我出院……」

「谁?」印振戊的自言自语虽然小声,但还是传到了印母的耳中。

被拉回现实的印振戊震了下,猛然回神摇头。

「没有,我什么也没说。」

「说不希望那个人来,其实心中还是有点遗憾吧?小戊。」印母边整理房内的礼物边说着。

「妈,别叫我小戊。」不否认她所说的话,印振戊只在意她最后吐出的那两个字,那是他跟凤杏雨约好,只给他叫的称呼,当然做母亲的也不能例外。

「你还是跟以前一样,不准别人叫你小戊,只准小雨叫。」

跟以前一样?没错,这段话他一点也无法反驳,因为「小戊」这两字特别,所以他也只允许特别的人叫。

「因为他是特别的……」

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忘记了以前的约定,躲进女人堆中?

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便极力反对以前他所坚持的事?

他是在知道凤杏雨是男生后才跟他做约定的,小时候的坚持,长大就会变质吗?

还记得看到某本医学心理书中所写的「同性恋」一词时,心中突然涌出一阵恐惧,看不到几页,他就不敢再看下去。

在怕什么?那时的他并不明白,也没勇气去了解原因。

「妈。」印振戊将头发拨至脑后,望了他那忙来忙去的老妈一眼,「你可以帮我拿以前我不看的那本心理学吗?」

他的话让印母愣了下,随后,她又展现温柔的笑容,「有些事情,并非书中描述的那么简单,坦然地面对不是更好?」

「就是因为要让心情坦荡,所以才想把我没看完的医学书籍看完。」看完后,也许就可以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害怕了。

微笑了下,她点头,打开房门。

「我这就去拿来给你。」

望着母亲的身影离开白色病房,印振戊突然失落的叹了一口气。

没有凤杏雨在的房间……竟然会让他感觉空虚?

习惯凤杏雨在旁边闹他、习惯凤杏雨讲话无厘头、习惯凤杏雨黏着他不放的感觉、习惯凤杏雨用他那双可爱的大眼望着他……

「妈的!」印振戊半拧剑眉,一脸糗样。

也不过才半天不见,他满脑子竟都是凤杏雨的身影?

「习惯……还真是不得了……」他太习惯有凤否雨在旁边吵闹的日子,凤杏雨一不在,他反而全身开始觉得不对劲。

窗外的风缓缓吹送入房,房内的花香却掩盖不住另一股清香。

那是杏花的香味,有时甜得让人受不了,有时又让人不自觉露出轻松的笑,在满是其它异花香味的空气中,就只有杏花的味道淡淡地飘在即振戊周遭。

那个时候出现的声音是他吧……只有凤杏雨才会说那句话,那个儿时的约定。

哟定好了要一直在一起……

他从没有跟任何人提过,他在昏迷的时候所做的梦。

在恍惚的雪白梦境中,他就是凭着凤杏雨的声音和那句话而找到方向。

他离不开他,打从小时候的约定起,他印振戊就不想让凤杏雨离开他,而表面上总是对凤杏雨冷言冷语,也许只是单纯的害怕自己会失去他吧!

被拋弃不如拋弃人,印振戊那时的想法是如此,如今看到了凤杏雨,那令人感到椎心之痛的泪水之后,他才惊觉……

他已经伤他伤得够重了。

因为太过保护自己而伤害了原本最不想伤害的人,够了!他不想再看到凤杏雨那会令他难过的泪水,因此,是该表现出自己感情的时候了。

***

香港赤龙组

火药味十足的赤龙组地下室,一个身材瘦弱的人影正在挑选枪枝,一旁还跟着四位黑道菁英。

「虽然我在小戊家中的兵力,就足够我轰掉那个不成材的小帮派,但我不想让他们这么简单就被我毁掉。」

凤杏雨挑起一把市面上最精准的狙击枪。

一改女装打扮,怒火中烧的凤杏雨身上所穿的是一身全黑的紧身衣外加一件全黑风衣,一头长发编成长辫。全黑风衣就是一件大型的防弹衣,里头装了不少火药,黑皮鞋底还特别装有特殊武器。

对于瘦弱的凤杏雨而言,这些行头也许重得不象话,但对力气颇大的他而言,却可以轻而易举的把玩这些装备。

「你要自己去吗?我陪你去好了。」

凤檀林非常担忧,却被凤杏雨瞪了一眼。

「我自己去就绰绰有余,不准你们插手!」

「真凶,那我陪你去如何?」

一旁传来的声音让凤杏雨更不满的回头破口大骂:「我都说我要自己去了……啊!小戊!你怎么到香港来了?」

一瞧见印振戊就站在他的面前,凤杏雨马上扔掉枪枝,一把抱住他。

「哇!你的伤好了吗?来看我啊?真感动!」

印振戊微微使力推开一直在他身上磨蹭的凤杏雨,露出一笑,「是啊!碎片都取出了,检查后也确定神经没问题,已经休养两个礼拜,够我恢复一半以上的伤势,但被你这么用力一抱,还真是吃不消。」

「啊,对不起!」

一听到印振戊的哀号,凤杏雨马上松开手臂。

「没关系。」微微一笑,在凤杏雨退离他身边后,他才注意到凤杏雨身上的穿著,「唷,没想到你穿这样还挺帅的嘛!」

「嘿嘿!这还是头一次有人说我很帅……」平常总是一堆人夸他可爱、漂亮,这对男孩子的称赞用语,头一次听还真有点不好意思。

「听说你要独自一人去摧毁那个组织?」印振戊两手抱胸,一脸温和的看着凤杏雨。

「咦?」

「那我也可以去吗?」印振戊开口问,一双鹰眼一反往常的直直盯着凤杏雨。

移开那紧盯着自己的目光,凤杏雨为难的撇过头,「不可以。」

只有三个字,说出口却困难重重。

「怕我会成为你的负担吗?」

凤杏雨无语,一双好看的柳眉紧紧皱着,突然,熟悉的大手捧起他一直低头不语的脸,让他望着他。

「小雨,说好我要保护你,我就一定会保护你,以前是,现在也是,你懂我的意思吗?」

熟悉的语句再次传入耳中,那是儿时的约定之一,而他总算听到印振戊再次将它说出口,忍不住心中情绪翻腾,凤杏雨睁着水汪汪的大眼,泪早已滑出眼眶。

「怎么……你怎么又哭了?」印振戊伸手拭去他的泪水,低头轻吻他的脸颊,「怎么这几天你都那么喜欢哭?」

「我又……我又不是故意的。」凤杏雨微微笑了笑,吐吐舌,收回眼泪反吻印振戊的脸,「说好要一直在一起喔!」

「违反约定的人是小狗!」印振戊勾起凤杏雨的小指,故作可爱的接下话。

顿了下,凤杏雨破涕为笑,勾上印振戊的小指,大拇指印上对方拇指,「好,破坏约定的是小狗。」

一旁像是在看戏的四个哥哥假装感动地鼓掌,引起他们的注意。

「你们好象很容易忽略别人的存在耶!」凤松筠挑了下眉,不爽地故意讽刺印振戊。

「哎呀,有什么好计较的?都是一家人了。」凤檀林大剌剌的笑了笑,双手更是用力鼓掌。

「感动的相会戏码演完了,该换报仇了吧?」凤桃尹一手拿起另外一件特制全黑防弹大衣扔给印振戊。

一手接下凤桃尹扔过来的大衣,一手稍微推离想黏过来的凤杏雨,「今天就要去了吗?」

「嗯!要什么枪?」

凤桂央打开私藏的柜子,里头全是枪械。

皱眉望了下,印振戊苦笑地摇头,「枪枝我用不惯,我还是使用我的工具好了。」

印振戊拿出一个黑盒,一打开,数百把磨得晶亮的手术刀立即印入所有人眼中。「对方应该没有多少人,我也没必要全带……」

看着印振戊全神贯注地在自己袖口、腰间、脚边加装手术刀专用皮带子的模样,凤杏雨忍不住钦佩的一把抱住他。

「哇,小戊最帅了!」

「痛痛痛!你这家伙给我放手!想害我脊椎断成两截也别用这种方法。」

撤回前言,也许他们两人还是要保持一点距离比较安全。

***

「呵呵呵!该死的无名小卒,我要你们为伤害小戊的罪行付出代价!」

「哼!一群没品味的家伙,我要你们为炸掉我心爱的车子这件事而感到后悔。」

两个黑色身影站在反叛组织门前,一身傲骨让旁人感到敬畏。

现在是午夜时刻,黄色的月亮正高挂天空。

蓦地吹起一阵风,远处传来野狗的吠叫。

「走啰!小雨。」高大黑衣男子邪笑着现出闪着银光的刀子。

旁边青年手持92式手枪,肩扛8s式冲锋枪,浅浅一笑,「嗯,走吧!小戊。」

冷风继续吹拂,野狗继续猛吠,香港的夜晚……永远也没有平静的时候。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