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伊雪 > 《有秘密の爱恋》
返回书目

《有秘密の爱恋》

第十章

作者:伊雪

「我回来了。」

印振戊一开门,便向屋内喊了声,随即,凤杏雨穿著围裙从里头跑出来。

只见他学日本太太恭谨的跪在即振戊面前,拿出室内拖鞋摆在前面,弯腰行礼,微微一笑。

「欢迎回来」

看到这里,印振戊简直已经快气到没力。

「你也玩够了吧?别再装了行不行?」再跟他这样闹下去,那他肯定会忘记自己是个学生的事实。

印振戊穿上拖鞋,扯下自己的领带。

凤杏雨一见,马上趋向前帮忙他脱下外套、拿起书包、领带,随后在印振戊大喘一口气坐下沙发时,他马上端出一杯茶给他。

「够了喔!」印振戊接过茶水后睨了他一眼,「你这样做简直就像是我太太嘛!」

「你唠叨的模样也很像我老公啊!」语句尾端可以听出浓浓的爱意。

凤杏雨的回答让刚喝下茶的印振戊喷了出来。

「噗!咳!我……咳咳!咳咳咳……」我早晚会被你克死!

印振戊想讲出后半段的话,但因为被茶水呛得太难过,只能猛咳敲桌表示自己的不满。

「小心啊!都老大不小了,喝水还会被呛到,非要人照顾不可……」

「咳咳!谁……咳咳咳!谁要……」我咧圈圈叉叉,谁要照顾谁啊?原本快要恢复的印振戊又再次因为激动而呛到,想讲出口的话顿时叉只能以咳嗽声悔恨的带过。

这种情况让凤杏雨看了好担心,他怜惜地拍拍即振戊的背,期望这样能为他减轻痛苦,但嘴巴所说的话可就有点背道而驰。

「小戊,你再这样咳下去,我们夜间生活会很不美满喔!」

凤杏雨的话让印振戊头顶再次冒出青筋。

去他的!想在语言上占他便宜?门都没有!

他呵呵笑了两声,反身压止凤杏雨,「你真的清楚什么叫作夜生活吗?」印振戊半瞇着眼,充满邪笑的将他压止沙发边,「需不需要我实际做给你看啊?」说完,他一手拉开凤杏雨的上衣,毫无预警的低头便是一啃。

「啊!痛……」

「呵呵!现在喊痛太早了吧?」

印振戊顺势舔上凤杏雨的唇,不怀好意的笑声让凤杏雨听了背脊发凉,他开始抗议。

「走开!小戊,警告你别对我乱来喔……」

「喔!对你乱来什么?」这种事不是他最期待的吗?怎么反而害臊起来了?

不理会凤杏雨的抗议挣扎,印振戊仍旧自顾自的脱起凤杏雨的衣服,而且脱得不亦乐乎,脱到就只剩下一件底裤,就在这时——枪声一响!

印振戊停下手边让他感到快乐的动作,高举双手,「冷……冷静点,小雨。」

晃晃手中的枪,凤杏雨一把抢回所有被脱掉的衣服怒道:「你现在这样子很像野兽耶!」

看着凤杏雨慌乱的穿衣模样,印振戊不禁得意的扬起嘴角,「那就当我是大野狼吧!孝红、帽。」

「去死啦!」

随着话落,出现的又是骇人的一响。

***

洗完澡,印振戊打开门的那一瞬间,感觉到有股寒意袭来。

「你在做什么?」印振戊望着背对着他,不知道在玩些什么的凤杏雨。

从方才进去洗澡前就看到他捧着一个盒子笑嘻嘻的走进他房间,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现在他洗完澡出来,却又瞧见他好象在玩着不知名的东西……

「有什么好玩的?哇!你手中拿的是什么?」一看到凤杏雨手中的东西,印振戊马上吃惊的跳开。

晃晃手中的玩意儿,凤杏雨一脸天真的回头,「我也不知道,看说明书……好象按这个按钮……瞧,会震动!」凤杏雨笑了笑,换按另一个钮,他手中的东西马上旋转扭动,追得凤杏雨笑得快喘不过气来。

「哇哈哈哈!你看,小戊,这东西好有趣喔!我快笑死了。」

粉红色的,还滑不溜丢的一根柱状条物,若他印振戊没记错,那应该是……某种情趣商品。

「谁给你这种东西的?」印振戊一把抢过那个东西,将它塞入盒中。

歪头想了想,凤杏雨摇摇头,「一个不认识的中年人。」

「陌生人的东西就别乱拿!」我的天呀!是哪个变态家伙给的?还把这么恶心的东西给凤杏雨?天啊!该不会这东西是别人用过的吧?

印振戊望了自己的手一眼,嗅了嗅,眼尖的瞧见凤杏雨正要伸手拿饼干吃。

「等一下!」印振戊一把将凤杏雨的双手拦住,「洗手,先洗完手再吃。」

「咦?为什么?我又没乱拿脏东西……」凤杏雨睁着水亮的大眼直盯着印振戊,不解他为什么突然要阻止他。

拖着凤杏雨步入浴室,印振戊皱起眉,「你刚才拿的东西就是不干净的东西。」

打开水龙头,印振戊细心的为凤否雨抹上肥皂,轻轻搓揉。

虽然感到舒服,但凤杏雨还是不懂印振戊所说的「不干净的东西」是指什么。

「刚刚那东西是什么?不干净指的又是什么?」

就像是问题颇多的小孩,凤杏雨的问题让印振戊感到头痛。

「你不会觉得刚刚那个东西很像你身上的某个地方吗?」普通人没那么笨,笨到连那个东西一看到都还不知道是什么吧?更何况是个男孩。

「我身上哪有那种怪东西?」凤杏雨感到好笑,刚刚那玩意儿会抖动又会旋转,他身上哪有那种又粗、又长的东西?

没得救了!套句孔子说的话,孺子不可教也,朽木不可雕他!

印振戊无力的将凤杏雨手中的泡沫冲掉后,摇摇头,叹口气,怪只能怪他的家人没教好他,把他当成女孩子养大。

「你上个厕所吧!」印振戊想开导眼前这单「蠢」的生物。

「咦?」怪了,他不想上厕所啊!怎么印振戊会突然叫他上厕所?

「要我帮你吗?」印振戊邪邪一笑,双手不安分的移往凤杏雨的裙子里。

凤杏雨吓了一跳的跳开印振戊身旁,拉紧自己的衣裙怒瞪着他,「我……我自己来,你转过身去!」

真是危险,没想到接受他感情后的印振戊竟然是这般可怕!

三不五时就会变身成大野狼来攻击他,不行!他凤杏雨可还没做好心理准备,说什么也不能让眼前这男人轻易的得逞。

「转身?都是男生有什么好害臊的?」印振戊一副打死他也不让开的模样,让凤杏雨有点恼羞成怒。

「你转过去啦!我还没在男生面前上过厕所……」尽管自己是个男生,但老实说……他一向只在女生厕所上,还没踏进去过所谓的男生厕所。

「喔!好,不看就不看。」印振戊乖乖的转过身背对着他,「上的时候低头看一下,看看那玩意儿有没有像你身上的某个部位。」

这段话才刚说出口,凤杏雨便注意到印振戊所说的「那玩意儿」指的是什么了。

顿时,惨叫声贯穿印振戊双耳,紧接着背部就被一个东西撞击抱祝

不必回头,用膝盖想也知道那抱着他发出惨叫声的主人是谁。

「喂!有没有洗手?」印振戊想拿开那一直抱着他的手,转过身,却瞧见凤杏雨已泪流满面地紧抱着他不放。

「喂!太夸张了吧?这样就被吓哭了?」拜托,那是你自己身上的东西!有什么好怕的?

「呜……好脏喔!怎……怎么会有人把那种东西给我?那是真的吗?还会动,摸起来也软软的,那东西不会是从其它人身上切下来的吧?」凤杏雨已经有点接近歇斯底里,他紧抓着印振戊的衣襬,疑惑的问,泪水不停的流。

这帖药对凤杏雨而言,也许是下得太猛了一点。

印振戊暗自悔恨,轻拍自己怀中哭泣的身影,温柔的在他耳边低语:「放心!那是假的,不会有人恶劣到把真的给你。」

有点好笑,真亏凤杏雨能将那假东西联想成真的,有谁会把真的给别人?

「假的?那干嘛给我假的?」

「不然你想要真的吗?」印振戊揶揄着他,爱怜地拨开他被汗水濡湿的发。

「我……我才不想要真的那种东西。」恶!想来就恶心,怎么会有人把那部位做成假的送人?真是神经病!

「不喜欢对吧?」印振戊捧起他的脸,如蜻蜒点水般轻吻他的唇,温柔地看着他,「那下次就别乱拿不认识的叔叔、伯伯们的东西,听清楚了吗?」

「嗯……」很糗的低下头,凤杏雨略拧柳眉。

没想到活了十八年,他还是常常 被人这么告诫。

「小雨,抬头看我。」印振戊抬起他的脸,轻轻吻住他的唇,「别想别的,看着我。」

凤杏雨听话的抬头望着印振戊,望到他双眼中的自己。

「我会给你你想要的,所以不必要再向别人索拳…」

轻缓的,随着语音,印振戊将爱怜的话语探入凤杏雨的唇中,舔吮着他羞涩的柔软,轻触他贝齿中敏感的根部,迫使他发出那一直令他着迷的甜美声音。

宛若订下契约之前的交换仪式般,印振戊吞下凤杏雨的呢喃申吟,传送出自身的怜爱与疼惜。

***

一大早,印振戊才刚到达学校不过几个小时,又马上被通知回家。

站在公寓大门前,却瞧见一大堆人进进出出,一副喜气洋洋的模样,见到他,又马上跟他握手贺喜。

怪!印振戊在心中突然有股冲动不想踏入家里。

「啊!新郎回来了,各位亲家,新郎回来了!」母亲一见到他使夸张的大喊。

她的话让印振戊皱起眉,回头四处张望。

「妈!新郎是谁?今天有人要结婚吗?」怪了!别人结婚何必跑到他家里来?是哪个家伙胆敢反客为主?

印振戊的问话,让印母笑了笑,一副暧昧的模样让人看了不舒服。

「你在说什么?今天是你们结婚的大喜之日!」

「结婚?跟谁?」印振戊心中不好的预感涌上,母亲怎么笑得这么贼?

果然不出印振戊所料,他的母亲大人道出了那令人喷饭的名字,「你啊!就你跟小雨的结婚典礼啊!」

「喂!新郎倌怎么还在门口发呆?不赶快进来换衣服?想让新娘等多久?」

凤威龙在客厅含笑喊了声,迫使印振戊朝内看去,瞧见里头除了忙进忙出的设计师、化妆师外,还有一个熟悉的身影穿著新娘服。

「小戊!你看,我这身新娘服怎么样?好看吧?是哥哥们送我的呢!」凤杏雨愉快的站起身,拉起裙襬跑向印振戊,一不小心绊到过长的婚纱裙。

「小心!」印振戊一把抱住直往他扑过来的身子,让凤杏雨免于跌倒。

也许,这是一个非常普通又俗气的场景,但却足以让全场群众吹口哨、欢呼声连连。

有点受不了这种场面,印振戊扶正凤杏雨后拍拍他的衣袖,随即转身。

「就当我没回来,再见!」

「啊!小戊……」凤杏雨拉住想走的印振戊,装出泪眼婆鲨的可怜模样望着他,「说好长大要结婚的……」

「是啊!振戊,昨天是小雨十八岁生日,你忘记了对吧?」凤檀林不爽的两手扠腰。

一旁的凤松筠也跟着说:「可怜的小雨,十八岁生日竟独自一人度过,喜欢的人不陪在身边,好可怜喔!」

「咦?昨天是你生日?」印振戊真的一点也不知道,他一直以为……凤杏雨已经十八岁了。

「你们的约定是长大就结婚,长大的定义……我们就设定在满十八岁的时候,昨天小雨生日一过,你们都满十八岁,是该结婚的时候了。」凤桃尹在印振戊身边解释,指指黄历上的日期,「今日宜婚嫁,年十八,现在是结婚最好的时辰。」

「呃……等一下。」

「今天是美式婚礼,礼堂已经订好了,想退也来不及。」凤桂央冷冷地道,冰冷的表情不见一丝温柔。

「我……」

「小戊,你讨厌我吗?」凤杏雨依旧睁着漂亮眼瞳望着他,「如果讨厌的话就不要举行了。」

「我怎么会讨厌!」

顿时,闹烘烘的家里突然因为印振戊的话而变得安静无声。

凤杏雨双眼直勾勾的望着印振戊,而印振戊也望着凤杏雨,两人之间除了暧昧,容不下其它空气存在。

印振戊宣告投降,他叹口气,高举双手,「我认了,我去换衣服。」

「耶!」凤杏雨高兴得跳起来抱着印振戊亲了亲,「我最喜欢小戊了!好喜欢你喔!」

面对像个孩子般可爱的凤杏雨,印振戊也只能再大叹一口气,双手抱紧怀中身着礼服的他,充满爱意地在他脸颊印上一吻,轻敲他额头,微微一笑。

「我也最爱你,小雨。」

只是……爱不爱的问题,目前似乎比结婚这件事还不重要吧?毕竟两个男人要如何结婚呢?

***

雪白的礼堂内站着身着白色新郎服的印振戊。

对于自己要跟另一个男人结婚的事实,他还是有点不太能接受,但坦白说,自己也有那么一点小期待。

先前已见过穿著新娘服的凤杏雨,直觉他真是可爱得紧,让人好想好好疼怜一番。

结婚啊!既然父母亲跟当事人都不反对,周围的人也不反感,那只有他反对也没有用,况且这种事又有什么好反对的?

跟凤杏雨结婚,嗯……这事好象也不错,而且禁忌的夜生活总算可以真枪实弹的展开……

哼!这次他印振戊可是赌上男性的尊严,说什么也绝对不会再让小雨轻易地逃脱掉。

想归想,不过凤杏雨居然迟了这么久还未到达结婚礼堂,不会是哪根筋不对,学人家当落跑新娘吧?

「不好了!」礼堂大门被一群黑衣人打开,那是凤威龙派给凤杏雨当保镖的人,「协…小姐她……她爬上一架直升机去了!」

「什么!?」所有人全都震惊的站起身,而印振戊更是二话不说地奔了出去。

外头果然有架直升机在上空盘旋,乍看之下,有点眼熟。

「直升机……」凤松筠瞪大眼睛,不敢相信的道:「谁开的?」那架飞机可是他们凤家人专属的直升机,是哪个不知死活的家伙开的?

「轰下它!」凤桂央冷冷的道,却被印振戊阻止。

「等等,小雨还在上面!」

天啊!这家伙还要搞出什么花样来?他已经答应他要结婚了,难道他就不会安分地做他的「新娘」吗?

「歇—戊——」飞机底下垂下一条绳索,一个穿著新娘礼服的人一手拿着扩音器,一手拉着绳索,危险程度让陆上的人看了替他捏一把冷汗。

「小雨,危险啊!」

「啊!别放手,丢掉扩音器,两只手一起抓住绳子!」

「我的天!我要晕了……」

「小戊,我有话要说。」飞机上的那个人不顾底下人的担心,自顾自的说:「你有在听吗?小戊!」

「怎样都好,你快给我下来!」印振戊愤怒的大吼,一脸担忧。

真是的!他都不会选时机看状况吗?今天的风特别大,要是一个不小心,他一失手……不行、不行!他不能往坏的方面想,冷静!冷静下来!

印振戊努力的想调整好自己紊乱的心思,无奈凤杏雨接下来所说的话却让他更火冒三丈。

「结婚典礼延后吧!」

「你在说什么蠢话?立刻给我下来!」逼他结婚的人是他,现在居然还跟他说要延后?那他精心策划的那些「游戏」该怎么处理?妈的,这小子欠打!

飞机下的绳索一晃,底下的人也跟着揪紧心,凤杏雨的每一个动作都让他们心脏几乎快停止跳动了。

然而凤杏雨本人却还是拿着扩音器继续说:「之前都是我追你,那如果现在我希望换你追我……你会不会答应?」

这段告白,让印振戊及其它人愣了一下。

「快呀!振戊,快点答应啊!」印母推推他,其它人也赞同的附和。

但印振戊却双手抱胸,半瞇鹰眼。

「我答应的话你会下来吗?」如果他说会下来,那他一定先抓他来搥一顿。

只见直升机底下的白色身影爬上机内,探出头来对印振戊挥手,紧接着,凤杏雨说出了令印振戊震惊的话。

「小戊,拜拜!」

随着话落,直升机也跟着飞离教堂上空,留下印振戊吃惊地瞪大双眼,不敢相信的呆愣在原地,这……究竟发生了什么天大的事?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