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蓝蜻 > 《冤家怨偶》
返回书目

《冤家怨偶》

第一章

作者:蓝蜻

单勉勉气得发晕,气得胃痛,气得很想上吐下泻。

如果这世界上真有所谓的隔世仇,那么无疑的她跟叶维绝对是上辈子积了太多恩恩怨怨,这辈子来还的,不过不晓得是她还叶维还是叶维还她便是了。

就像这天,她提出的案子又再一次被叶维反驳回去,而且还是毫不留情的、尖苛的批评到一无是处,单勉勉想了两个晚上的心血结晶就轻易的完蛋大吉,她气得当着叶维的面把那份企划书摔进垃圾桶,一甩头便往外走。

“勉勉……别生气嘛!中午我请你吃饭好不好?”邻座的同事王明成觊觎单勉勉的美色很久了,见美人儿生气当然心有不忍,马上趋前讨好示意。

“去你的,再等一百年吧!”单勉勉看都不看他,随手拿起一份资料夹便往他脸上拍过去,顿时发出“啪”的好大一声响,众人看见无不窃笑连连。

就在这时,单勉勉的左上方突地传来一句有点嘲讽意味的话。“人家也是怕你肚子饿啊!干么不领情呢?我可没这种机会。”

单勉勉很忍耐的闭了闭眼睛,在心中默念了一二三后,才慢条斯理的开口。“对啊!因为某人居心不良、其貌不扬啊!”其貌不扬,这话一出,企划部里的人都差点没把口水喷出来,蔡维长那样叫其貌不扬的话,那他们公司的男人大概都可一头撞死算了……

叶维倒不怎么在意。“那某人又该怎么说?至少人家看到我长得丑,很自动的就会趋吉避凶,哪像有种人美则美矣,实际上……啧啧……”接下来的话他也不说,干脆转向王明成问道:“你吃过几根钉子了?三、四打有没有?”

单勉勉这下真的忍不住了,站起来便发疯。“他吃钉子干你屁事!你不管闲事会死啊!”

王明成忙打圆常“哎哎——你们千万不要为了我而吵架啊!”

“谁为了你吵架!”几乎是同时,叶维和单勉勉一同回头大声喝道,然后他们又惊讶的互看对方一眼,随即撇过头,各自冷哼一声!

这时课里的一位方大姐见笑话也闹够了,便咳了两声,推推眼镜站出来打圆场

“好啦!你们有完没完?要大家拿你们俩的发尔配饭吃啊?嗟!”

“我才不跟他一般见识!”单勉勉抢先说道。

孰知叶维也只是嘿嘿冷笑,等到她讲完了才慢条斯理的回答:“水准不同嘛!见识当然有深浅之分啊,你说是不是啊?大姐?”

这话一讲完,那个方大姐马上倒抽了口气,哇咧,替你找台阶下你还死赖在台上!你不怕单勉勉喷火,大家可都怕死她爆炸呢!

果然这位大姐的深知谋虑是对了,因为单勉勉囤压已久的怒气终于爆发了出来,她狠狠瞪了叶维一眼,气冲冲的抓起皮包便跑出办公室。

“哇噻!好大的脾气!”叶维还满不在乎的在她背后吹了声口哨。

“还不都是你害的!”方大姐忍不住伸出食指来戳了戮叶维的头。“拜托你长点脑袋好不好?勉勉人不坏,你干么老爱火上加油,唯恐天下不乱?”

叶维一耸肩,双手摊了摊。“唉!我也很无奈啊!我又不是被虐狂,被她没事就‘白痴、烂人、鸡蛋里挑骨头的变态狂’左一句右一句骂来骂去,骂得我耳朵都快长茧了那!”

“会吗?,我怎么看你乐在其中、乐此不疲、还津津乐道咧!”方大姐冷哼一声,鬼才不知道他每次一挑衅成功时脸上那份得意洋洋的神情。

“嘿嘿!我有吗?”叶维摸摸自己的脸,有点坏坏地笑道。

“没有吗?小心最后乐极生悲!”方大姐一声冷哼,把他甩在一旁,这两个人的闲事她管多了,实在有够烦,天地良心保证,她下次绝不再瞠这趟浑水!

叶维还是一脸笑嘻嘻,双手环胸,自言自语。“大姐真是部活的成语字典耶!”



***



单勉勉数不清是第几次被叶维气得胸肺欲炸了,她恨恨地坐上自己的小绵羊,一路骑往市区里一家常去的小餐馆,为了怕没人陪,她还打了通电话给好友蓝夏生,在电话里“恐吓”着她,要是还顾念一点朋友情义的话,就算滚也要滚出来。

猛飙车到那里,单勉勉便看见一台熟悉的白色轿车停在餐馆前面,一个长相斯文,形容优雅的男子正搀扶着夏生下车——

“褚东云!”有钱有闲就是不一样啊!居然还可以在上班时间送老婆走东奔西的。

褚东云听见她的声音,回过头来,露出一笑。“好久不见,勉勉。”

“好久不见,我都快忘了你了。”单勉勉哈啦两句,将车停放好便绕过头去看夏生。“耶?你的肚子?”怎么好像吞了个炸弹,隆起来了那!

夏生脸上浮现一笑,她不答却面向丈夫。

“你该回去了吧?”

“嗯,不过不能待太久,两个小时后来接你?”褚东云探问,孰料单勉勉一听,马上挥了挥手。

“不用不用!不用耽误你老婆那么时间啦!我午休只到一点半,顶多借你老婆一个小时。”

“那好。”褚东云看看腕表。“我到附近逛逛,待会儿先送你回家以后再到公司。”

“嗯!”夏生点点头,褚东云细心的为她拨了拨头发,又附在她耳边说了几句话,才向勉勉点了个头,上车离开。

车才刚走,单勉勉就一副有点受不了的模样。

“不过是借你一个小时,瞧你们一副舍不得彼此的模样,我好像变成罪人似的。”

蓝夏生闻言一笑。“你胡说什么?他只是叫我不要喝咖啡,对小朋友不好。”

“哎呀!对对对,孕妇不要站太久,我们快进去吧!”单勉勉神经大倏条归大条,总还有那么一、两根稍微细一点的,外头太阳那么大,万一热着准妈妈她可就吃不完兜着走了。

两人在沙发上落座后,夏生便问道:“怎么了?这么急着找我?平常你不都是大忙人一个吗?”

“忙?!我是无头苍蝇,瞎撞啦!”她大叹口气,整个人非常不优雅的瘫在沙发上。“你要是知道,当你辛辛苦苦花了几天时间做出来的东西,被别人当成无用的垃圾,你就晓得什么叫欲哭无泪,了无生趣了!”

“你会了无生趣?我不信。”蓝夏生一脸笑意盈盈,现在的她有了褚东云的陪伴与照顾,显得更加娇美而清丽,其实若不看她的肚子,实在是看不出来她即将当妈妈了。

“呵呵……”单勉勉干笑两声。“万一你费了一个下午做出来的晚饭褚东云说不好吃,你大概就能了解我一半的苦涩吧?”

“不会啊,我做的饭很好吃。”蓝夏生眨着水灵的双眼,也不知道是老实还是自夸。“东云一向都这么说。”

“哇咧!真被你打败。”单勉勉真是无奈。“看你这样我也有点想嫁人了,有人疼,把你捧在掌心上的感觉很不赖吧!”

蓝夏生听完她的话却噗哧一笑。“我看你只是想找个把你当成女王的人好供你驱策吧!”十几年的老朋友,勉勉那点心思她还摸不透吗?

单勉勉哈哈—笑。“生我者老娘、知我者夏生也!”

夏生也笑了,勉勉的脾气一向是来得快、去得也快,她可不是爱记仇的人,只是一提到那个工作上的搭档,她就火冒三丈,也许是因为勉勉对自己的能力太有信心吧!所以一遇到阻碍自然就会有点急躁,不过通常她对已决定的事情还是很有接受度与容忍度的,因此她跟办公室的同仁相处得都很融洽。

“不谈那个了啦!好不容易出来吃顿饭,还叫我想起那个鸡蛋里挑骨头的变态,实有损健康,今天我请客,你就尽量的吃、吃、吃吧!”单勉勉阿沙力的从服务生手中抄走菜单,摊在夏生面前,夏生的脸不免显得有点泛红。

“我又不是母猪,什么尽量吃嘛!”她小小声的抱怨。

“咦?孕妇不就要一人吃两人补吗?单勉勉抬杠的兴致来了。“万一我没把你喂撑,怎么对得起你老公啊!”

“他才不管这个呢!”夏生看着菜单,不想跟勉勉没完没了下去。

“唉唉唉,此言差矣!他不管这个管哪个?他不把心放在你身上放在谁身上?你这句话有问题唷!”单勉勉调侃她。

“你这么旁敲侧击的问东问西也没用嘛!不如自己去谈场恋爱了解一下个中甘苦啊!”她干脆反将一军,将烫手山芋丢回勉勉怀里。

“哎哎哎——你不知道我的名字啊!单勉勉,就是免了、免了的意思,看你跟褚东云爱得乱七八糟,还没赚够钱的我才不想去膛这浑水。”单勉勉话声甫落,便见服务生送了前菜上来,一见是自己不爱吃的沙拉,便一手推给她,一手还不忘指指她的肚子。“吃掉,我的干女儿想吃了。”

夏生无可奈何的看着勉勉苦笑了笑,真是拿她没办法。



***



单勉勉吃饱喝足回到公司时已超过午休时间。

她帅气的将包包往后肩一甩,大步大步的跨进办公室内,却突然遭到阻挡。

“慢着。”

单勉勉伸出手指挖了挖耳朵,充耳不闻。

叶维眼见她就要走过自己身前,忍不住又挑衅地开口:“这位小姐,能不能请你稍微停顿一下你尊贵的双脚,且听小人,斗胆,荐言?”

单勉勉的嘴嫌恶地撇了一撇,煞住了脚步。“这位先生国小没毕业吗?破音字也不会念,是尊师没教好还是你记性差?我看不能怪你老师唷!因为人有过错都要先反求诸己嘛!”

叶维听她这么说,心底真有点气,不过表面上还是不动声色,单勉勉见他顿了一下还不答话,索性便说这:“你没事?没事就不要学拦门狗,很不可爱的。”

“拦门狗!”叶维指着自己,不可置信地问。“我是拦门狗?!”一百八十五公

分的拦门狗?!

“哈!”单勉勉很夸张的干笑一声。“怎样?全天下大概找不出这么?!高高在上的栏门狗吧,有没有很骄傲?”

“骄傲个屁!”叶维终于忍不住骂人了。“有谁被骂拦门狗还会骄傲的?!”

“有蔼—”单勉勉变本加厉,玩文字游戏她最在行。“就是当你称赞一只拦门狗‘高高在上’的时候!”

如果叶维会喷火,此刻单勉勉也许早已被烧成灰了,不过当他看见对方嘴边那抹胜利的笑颜之后,叶维却马上收敛起了怒气。

不能动气,不能动气蔼—动了气就是中了计!他叶维可没这么笨,要是真被单勉勉激怒了,那这一回合他岂不就屈居下风?!一想到单勉勉那副得意洋洋的嘴脸,不知怎地叶维便感到有点不舒服。

“言归正传,我不是来找你抬杠的。”

单勉勉闻言嗤之以鼻,不是找她抬杠干么还一脸欠揍的模样?“不是就好,我的时间很宝贵,不容许闲杂人等浪费。”她挥挥手,从叶维身边走了过去。

叶维脸色微变,这回败下阵来的好像变成他了?不行,怎么可以输给单勉勉?总而言之他要小心应对,很小心、很小心的,就像避免踩到陷阱一样。

咳了两声,他缓声说道:“你知不知道下半年度有个预算很高的案子——”

单勉勉想也不想。“废话,我当然知……”最后一个字还没出口,她突然愕住,“等等!你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该不会……”聪明的坏处在于,你总会预先一步把事情猜测到最坏的地方去,而且好死不死的还会说中个七八成,单勉勉一面看着叶维,心底忽然不好的预兆。

“没错。”叶维当然知道单勉勉指的是什么,也不等她挑明了说便直接点了点头,霎时换来她一声很失美女形象的哀嚎。

“天哪!这什么世界!”单勉勉抱着头低吼,然后狠狠瞪了叶维一眼,脚下停也不停的便直往课长办公室奔去。

叶维没想到她的反应那么激烈,正想追上去的时候,忽然听到方大姐的声音。

“怎么了?她怎一副火烧屁股的模样!”

叶维闻言只好停下脚步。“还不就是下半年度那件案子的事。”

方大姐了解的点点头。“原来,难怪她会受不了。”她点点头,颇能感受单勉勉失常的原因。

叶维听她这么说,便拉下了脸。“大姐,你说这什么话,有点伤人那!”他又不笨,当然听得出来方大姐意欲何指。

“唷?某人不是皮厚比之城墙犹过之而无不及,原来还会被伤到啊!”她啧啧有声的。

叶维越听脸色越差,不想跟她再扯下去,干脆直接往课长办公室走去。

结果他才一打开门,便听到单勉勉的……嗯……不知如何形容,咆哮也似的声音?!

“不干不干不干!”单勉勉气得两颊红红,这该扁的臭老头儿怎么就不明白她的决心?0我要跟他共事,好的被嫌坏,坏的又嫌到烂,烂的又嫌到臭,我有独自完成一个企划的能力,为什么还要跟别人一起合作?!除非您是看我不起,才要我去沾别人的光还洋洋得意!”

李课长这下真是一个头两个大,他本来就很看重单勉勉,当然不只是因为她的企划长才,而是她做事的俐落与干练,绝对有办法做到事半功倍的效果,而叶维其他的方面不说,除了在开会时的一针见血外,更是不可多得的广告人才。李课长想破脑袋就是搞不懂,这两个这么优秀的人才,为什么无法擦撞出智慧的火花,反而像仇人一样相见分外眼红。单勉勉性子本来就是这样也不值得奇怪,但当一向斯文的叶维也卯上她时,那就真是跌破众人眼镜了,好国民好公民的形象完全粉碎,只剩下一张不输给单勉勉的辣嘴,恐怖恐怖,难不成真是一山不容二虎?

而中途杀进来的叶维,听到勉勉的吼叫,不由得嘿嘿冷笑了两声,单勉勉闻声回头,这才看到那个让她火冒三丈的灵长类。

“你笑什么?!不会想要告诉我,你很喜欢这种安排、这种组合吧?”她眯起美丽的双眼,危险地问道。

叶维撇嘴一笑,他改变主意了。“有何不可?!”

单勉勉差点没脚下一滑,摔到地上去,这怎么可能0那你刚刚干么跟我说?!你不就是不想跟我一组才告诉我的吗?”

“嘿!我有说我不喜欢跟你一组?!有说吗?!”叶维可恶的说道。“我只是好心的提醒你,并且祝我们能合作愉快而已。”

单勉勉闻言,不由得咬牙又切齿。“胡说八道,你除了像个恶婆婆一样嫌、嫌、嫌外还会干么?!”

“别再吵了,这个案子是客户指定要你们两人一个小组负责的,你们就接下来做吧,别再跟我说什么换人不换人的事了,把我搞得一个头两个大有什么好处?”李课长挥了挥手,横竖他是不管了,只等着看成果,谁叫单勉勉一副誓死不从的烈女模样,他再不拿点课长的派头出来,恐怕真的会被闹得没完没了。

“课长……”单勉勉还想发作,却同时听见另一人的声音——

“是,课长。”叶维从头到尾没开口,就在此时竟故作纯良的乖乖答允了勉勉避之唯恐不及的差事,单勉勉瞧见他胜利的眼光,好强的心涌上了不平,额首一昂,她也豁出去了。

“好!做就做,我就不相信你可以把我怎么样!”她不服输的撇起了嘴角。

单勉勉何许人也,岂容被叶维小看?!



***



挑战似乎比想像中的还要艰辛。

叶维并不是真的只有嘴上说说,他是个挑剔的伙伴、难缠的对手,不停地对提出意见的勉勉做一针见血的攻击并提出近乎完美又无懈可击的备案;当然勉勉亦不甘示弱,常常加班到深夜只为了找出反驳他论调的资料。叶维吃惊之余,也不禁感到惺惺相惜,不过想归想,他在口头上还是丝毫不容情的,仿佛这个案子已成为他们互竞角力的舞台,并非是一件单纯的工作而已。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若要论谁才是这场战争中的赢家,想必是李课长和那个委托案子的客户两人受益匪浅。

只是惨了叶维与单勉勉,这几天他们过的几乎是以办公室为家的生活,夜夜加班加班再加班,连斗嘴的力气都没有了,勉勉是没力地躺在椅子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打着瞌睡,叶维则是松了领带,一手支住额头,一手还在揉着僵化的脖子,他们两人昨晚都没睡,全都是为了将那个企划案做个完美的结束。如今事情一旦结束,两人全身的关节好像都在顷刻间松脱,连走路都懒,李课长好心的放他们两天假,却没料到这两人根本脚都软了,走都走不出办公室。

方大姐好心的帮叶维端来他最爱的黑咖啡。“嗯!慰劳你的。”

孰料叶维闻到香浓馥郁的咖啡香,反而胃袋一翻,干呕两声,赶紧推开杯子。

“谢谢你,方大姐,不过我从昨天下午开始就没吃东西,现在看到咖啡实在喝不下去。”

“哎!那怎么办?方大姐摇了摇头,看向已呈恍惚状态的勉勉。“你们未免太拼了吧?又不是很赶着要,干么急着把案子交出去?多押几天也可以嘛!”

“嗯,这是一种冲劲。”叶维随着方大姐的视线望向沙发上的勉勉,看来她睡得不好,眉头一直皱着,但奇怪的是勉勉虽然在睡,依旧散发着一种朝气,仿佛只是暂时闭上眼,随时随地都会醒大的备战模样令叶维嘴角不由自主的一撇。

“冲劲?大姐没注意到叶维的表情,只是问道。“我看你们这两个人唯一相同的地方只有一个——都是工作狂。”她慎重的下了注解,却换来叶维的哈哈大笑。

“对!也许我真的是工作狂唷!”他笑道。“就好像在跑下坡路段一样,一旦开始跑,中途想停下来是件很困难的事,而且脚也会因为不平衡的身体状态变得酸痛,可是我还是想一口气冲下去,不到终点停不下来。”

方大姐听着这颇有哲理的话,眉眼一抬。“嘿!这就是年轻吧?”

“年轻?”叶维一愣,继而哈哈大笑。“我都快三十了。”他站起身来走向歪倒在沙发上的勉勉,用手拽了拽她。“哈罗!起床了……”

勉勉皱皱眉头,小手一甩。“别吵!”

“你叫她干么,让她好好休息吧!”方大姐以为叶维又要找勉勉抬杠,于是劝阻道,但叶维不理,依旧摇晃着单勉勉,一直到她心不甘情不愿的醒来才停止。

“你没事干啊!”单勉勉揉揉眼睛骂道,刚睡醒的她,眼底除了一些些疲 惫,并没半点惺忪。“本姑娘睡一下也不行是不是?!”

“不是不是。”叶维竟出奇的和气。“我只是想请我的伙伴一同出去吃顿饭,慰劳一下这几天来以来的辛苦。”

“吃饭?辛苦?”单勉勉有点狐疑的望了对方一眼,他会这么好心?

“不了。”她终于回答道。“跟你去吃饭我可能会把饭菜都喷出来。”

这什么话?!无视于方大姐在一旁的忍笑模样,叶维十分有耐性地说:“民以食为天,更何况咱们两个从昨晚开始都没进食了,你不会肚子饿吗?就当赏我个脸,一块去吃顿午饭怎样?随你要吃什么,我请。”

这可叫人有点心动了。勉勉望着一脸诚恳模样的叶维,加上想到那个诱人的提议,随她挑耶!她虽然不是什么贪吃鬼,不过饿了那么久,如果还要吃什么普通的外送便当的话,她大概会反胃至死口巴?

心念一转,她豁然笑开。“你说的唷,你请就你请!”她可不准备带皮包,要坑他坑个够!最好……嘿嘿……让他因破产而留在那儿扫地洗厕所。

叶维见到她美丽而毫无心防的笑靥,竟有一刹那失神。“呃……好。”

方大姐看出端倪,撞了撞他肩膀。“干么回答得支支吾吾的?不甘愿了?”

“不甘愿?”单勉勉重复问道,灵灵大眼睁得浑圆。

“没……没有啦!”制住心头一丝些微的骚动,叶维转过身回座位去拿东西。

“走吧,否则待会儿午休时刻会有很多人。”

要说勉勉心细,其实也不然,否则她应该就会观察出叶维有那么一点不对劲。不过原谅她吧!她满腹的饿虫已攀爬到脑袋瓜去了,叫她保持正常思考,实在有点困难。

“要死了!天气那么热你车停那么远,有病啊!”单勉勉一边用手当扇子猛挥,一边抱怨道,公司大楼没有停车场,所以只要一到上班时间,开车的人简直是一位难求。

“你以为我愿意啊!”叶维也皱起眉头,两人一找到车子便迫不及待的钻人车内,单勉勉也马上很自动的扭开冷气对准自己。

“啊!好凉……”她满足的叹息了一声。

“喂喂喂!别忘了分我一点。”叶维顺手扳过一格冷气口,说道:“想去哪里吃?”

“有冷气的地方。”单勉勉毫不考虑地答道,大气这么热,要她汗流浃背的坐在外头吃饭,她肯定会被烤成“人干”。

叶维一笑。“有冷气的地方就好了?其他什么都不管?”

“都不管啦!”单勉勉挥了挥手,觉得叶维很烦。“吃什么还不都一样?”热!热!热!热死了!她哪有心情管吃下肚子的是啥东西。

叶维转头看了勉勉一眼,她髻曲的长发略嫌凌乱的披散在肩上,流泻成一个美丽的弧度,她的脸庞则因方才的烈阳炙烤而染上一层簿薄粉红,看起来竟是异常的美丽。

他一怔,惊觉自己竟会如此失态。

“啊!我想到了!去吃清粥小菜好了,现在有很多那种连锁店,连冷气都有那!”迟钝如单勉勉,丁点儿也没察觉到叶维的视线,只是迳自想着美食与叫人舒适的冷气房,一决定好要吃什么后,她的精神好像全都来了。“喂!你说清粥小菜怎么样?!”她转过头,明亮的双眸盯着叶维。

“呃……呃……好啊!”询问似的对上了单勉勉的视线,叶维心下突然有些慌了。

“你讲话怎么怪怪的?”

“有吗?”叶维打着哈哈。

“没有吗?”单勉勉回过头,坐正身子,懒得理他,但却在看到挡风玻璃外的景象时失控大叫:“蔼—”

叶维听见她的声音,浑身一颤,忙回过头,竟然发现他们前方是一辆急驶而过的公车,距离那么近,根本没有闪躲的可能!

“你眼睛摆哪里啊!”单勉勉大吼一句,越过身便要去转方向盘。叶维也乱了,他叫:“别动,你坐好!”

“都要死了我还坐好干么,等投胎啊!”单勉勉还要抓方向盘,叶维便顺着她的手势将方向盘往下一拉,车子顿时转了个方向,竟直直向公车车尾撞去——

单勉勉和叶维不由自主的大叫一声,接下来过于猛烈的冲击力则使他们两人失去了意识……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