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艾玟 > 《疼我好不好?》
返回书目

《疼我好不好?》

第一章

作者:艾玟

夏阳被阻隔在罗马帘之外,只让白亮的余光从窗边透泄进来。

五十坪左右的办公室,以粉白粉蓝为装潢主轴,突显出整个空间的明亮度,除了总经理室和会议室独立成两个小房间,其它的地方皆呈现开放式,只以低矮的屏风做出区格,让整体的空间有更大更宽广的清爽明亮效果。

“各位同事,麻烦请站起来一下。”

午休刚过,万大富爽朗的声音就像是超分贝的噪音,让原本还在浑浑噩噩中的人都彻底清醒过来。

在这间不大的广告公司里,连同万大富这位总经理在内只有十五名员工,去除三名外出洽谈广告合约的业务员、四名支持广告外景拍摄工作的工程人员、两名去模特儿经纪公司挑选美女的企宣,以及三名去拍摄平面广告的多媒体人员。没错,整个达文广告公司,现在只剩两名员工在公司里尽忠职守,一位就是会计兼出纳的蓝月,另一位就是负责总务行政兼跑腿打杂的何姿吟。

一个人当两个人用,年终就多领雨个月。这是万大富千年不变的名言。

蓝月和何姿吟坐在相邻的隔壁,两个女人互看了一眼,不明白大头目在大声嚷叫什么,只好听话的站起来。

万大富这才发现只剩小猫两只,而且还是最漂亮的那两只在公司。

“就只剩你们两个?”

蓝月和何姿吟点点头。

“大头目,没有人去洗手间,也没有人去茶水间。”何姿吟好心的多加这句话。

万大富站在自己的办公室门口,对美女们招招手,“那你们进来,我介绍新来的总监给你们认识。”

这会,万大富降低音量,又高又壮的体格先闪进自己的办公室。

“总监?有没有搞错?公司才十几个人,需要总监这么大的官吗?”何姿吟对着蓝月小声的咬耳朵。

“去看看就知道了。”蓝月浅笑,率先走进万大富的办公室,何姿吟才跟在后头进去。

万大富的办公室里有一整面的落地窗,此时窗帘被拉起,一位身穿T恤牛仔裤,脚穿球鞋的男人正看向窗外。

“承杰,给你介绍同事。”

面窗的男人听到万大富的声音这才转过身来。

蓝月一看清楚这男人的样子,双眼霎时睁得很大,动都不能动,整个人就像是被点了穴道般的呆愣祝

“她是何姿吟,负责总务行政,是公司的大美女。”万大富用右手比着何姿吟。

“你好,我是孟承杰。”他绅士般的伸出手,外加一个齿不露白的浅笑。

何姿吟立刻被孟承杰好看的外表给电住了,从背后看,她还以为他是不修边幅的男人,没想到这男人的正面犹如一尊希腊雕像,麦牙般的肤色、浓黑的剑眉、深邃的眼神,他有股狂野的男人味。

“你好!”何姿吟的心脏跳到了喉咙口,伸出纤纤玉手与孟承杰相握。

万大富又将右手比向蓝月。“她是蓝月,是公司的财务大臣,要花任何钱都得经过她同意,是本公司的小美女。”

蓝月的身材娇小玲珑、短发俏丽,何姿吟则是修长高挑、长发飘逸,她们两人就是万大富嘴中的大小美女。

孟承杰的眼神盯在蓝月的脸上,挑起的眉峰有股微微的讶异。

“你好。”他照例伸出自己的右手,眼神却专注的探索她的瓜子脸,这女人好面熟,莫非曾在哪见过她吗?

蓝月镇定自己,努力将唇角往两边拉高,露出一个淡到不能再淡的微笑。

“你好,欢迎加入达文广告。”她纠结着心,也伸出手与他相握。看来,他是不记得自己了。

“喂!”万大富碰碰孟承杰的肩。“别盯着小美女看,她可是公司上上下下唯一不能打主意的女人。”

“为什么?”孟承杰不懂。

“别看蓝月长得一副发育不良的样子,她可是已婚妇女,所以你只能喜欢大美女,不能对小美女乱抛媚眼。”万大富虽然是总经理的身分,但他常常又是带头耍 宝的那一个,所以公司上下相处和乐,没有官位大小之分。

结婚了?孟承杰心中虽有着惊叹,但表面上还是不动声色。

“你看过我什么时候随便对女人抛媚眼了?你可不要破坏我的名声。”孟承杰虽然有张令女人失神的外表,但他对感情可说是专心一意,往往一场恋爱谈下来,他的眼里只会有当时的女朋友,除非是好友同事,否则他很少会记住女人的长相。

蓝月尴尬的笑了声,把手抽回,悄悄地退了两步,好隔开与孟承杰的距离。

“你连抛媚眼都不用,就有一堆女人自动送上门来,这才让我生气,我啊!就算抛了无数个媚眼,也不会有女人鸟我。你就好自为之,别把我的同仁迷得各个心花怒放无心工作。”

何姿吟如贝扇的眼睫已经忍不住偷偷对着孟承杰放电,听到万大富这么一说,连忙收敛眼神,她可不想年终奖金没着落。

“喂,你是找我来当总监的?还是找我来消遣的?”孟承杰以手肘顶撞万大富的小肚腹。

万大富抚着肚子大叫,“好歹我也是大头目,别第一天来就给我下马威。”

“大头目,他是来当总监的?”话虽是问着万大富,可是何姿吟的眼睛还是忍不住多看了帅哥几眼。

“是啊!承杰可是留美的高材生,专攻电影视觉,是我大学的学弟,我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外加我这张三寸不烂之舌,才让他点头答应为我们这间小小的广告公司效力,以后我们的年终奖金就全靠他了。”万大富用力拍着孟承杰的肩头,豪迈的个性就如他大熊般的体型。

“大富,我可没这个本事,我才刚来,别把年终奖金算到我头上。”

“总监,新来的同事按照惯例要自我介绍的。”何姿吟对着孟承杰漾出灿烂的笑脸,她很庆幸自己今天穿得还算美,V字型领口的粉红薄纱洋装,雪白的颈上佩带一条小钻项链,及膝的裙摆呈现不规则的波浪状,将她那双美腿衬托得更加修长。

“大富都已经帮我说了,你还有什么想知道的?”孟承杰看了始终安静的蓝月一眼,只见她眼神垂地,像是刻意隔绝在他们的谈话圈外,一脸的漠然。

“像是你几岁呀?结婚了没?有没有女朋友?家里有几个人呢?”何姿吟劈哩啪啦丢出一连串的问题。

“二十八岁,还没结婚,也没有女朋友,家里有五个人。”孟承杰很爽快地回答何姿吟的问题。“还有问题吗?”

孟承杰是个温柔体贴的男人,就算女人再刁难,他还是不会对女人怒目相向,他算是好男人,却也因此为他惹来许多的烂桃花。

没结婚?也没女朋友?从他嘴里说出来的话,让蓝月莫名的心跳加快,以他的风度翩翩、帅气多情,他怎么可能没有女朋友?

万大富看何姿吟一听见孟承杰没结婚也没女朋友,眼神就射出两道热烈的光芒,他连忙泼了一桶冷水给她。

“姿吟,别高兴得太早,承杰是个浪子,对爱情始终安定不下来,你最好别对他存有太多的幻想,否则你可是第一百一十四个受伤的女人。”

“为何是第一百一十四个?”何姿吟的个性很直爽,跟豪迈的万大富常常就这么一言一嘴的斗起来。她只是爱看帅哥,真得叫她去倒追男人,她还没那种勇气呢!

“一年会有四个女人拜倒在他的西装裤底下,今年他二十八岁,你不是刚好是第一百一十四个。”万大富哈哈大笑。

“大富,你再破坏我的名声,我马上就走人。”孟承杰作势要往门外走,却意外的撞进一双忧郁的瞳眸里。

蓝月趁着他们聊得开心,偷偷看了孟承杰一眼,没想到他刚好也在看着自己,她只能狼狈地从他那双如湖水般深幽的眼神中掉开。

“二头目,那以后要请你多多照顾啰!”何姿吟的话,适时又把孟承杰的注意力从蓝月的身上引了回来。

“二头目?我喜欢这个词,以后也要请你多多支持。”

“姿吟,通知在外头的人,今晚七点准时到KTV报到,我们要以举国欢腾的心情来欢迎总监的加入。”万大富说。

“太好了,我们好久没聚餐了,我马上去联络在外头的同事。”何姿吟兴奋的大叫,没办法,她的个性就是爱玩、爱热闹。

“蓝月,你还是无法参加吗?”万大富终于注意到今天特别安静的蓝月,平常的她虽没姿吟那么活泼,但也不像今天这么少话。

“你们去玩就好,我得准时回家。”蓝月摇摇头,别说平常她不能去玩,今天有孟承杰在,那她就更不能去参加了。

“这可是难得的好机会耶!全部由公司招待,不用你出半毛钱,你不去可就损失了。”万大富试着说服她改变主意,小美女今年才二十六岁,正值人生中的黄金岁月期,却过得比尼姑还要清修的生活,让他有点看不过去。

“你知道我有儿子要照顾,得准时去幼儿园接儿子。”蓝月的眼神只敢逗留在万大富身上,她连看孟承杰的勇气都没有,深怕会泄漏心慌的秘密。

“你有小孩了?”孟承杰很讶异的问。

“看不出来吧?我们小美女虽然生过一个小孩,但很会保养。她这么早就结婚,实在是伤了很多男人的心。”万大富右手贴在心口上,做了一个心碎的模样。

蓝月被万大富这副滑稽样给逗笑了,露出唇边的小梨涡。“大头目,你要先预支零用金吗?”

“当然要,要我一次垫一万块,我可没那个钱。”

“大头目,你很小气喔!公司上上下下就你最有钱了。”何姿吟忍不住又和万大富斗起嘴来。

“我哪有小气,我这是精打细算……”

不再理会另外两个人的吵嘴,孟承杰看着蓝月,她那一双如水带雾的眼眸、那对如花灿烂的小梨涡,都深深地勾动他的记忆深处……

那是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他一定曾经见过她,只是到底在哪里?或许他应该用力想想,更或者他该找个时间问问她。

感觉到他热切地注视,蓝月胡乱找了个理由,逃出了万大富的办公室,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他,却没想到世界这么小!

他应该不记得她了吧!她只不过是他过往生命中,一百一十四个女人中的其中一个,如果他还记得她,以他的个性绝对会来场认亲戏码,不过他没有。

早已经在二十二岁那年死寂的心,她不想被点燃,也不愿再次点燃它。

www.www.kanyanqing.comwww.www.kanyanqing.com

她在期待吗?期待孟承杰记得她吗?蓝月无意识敲着计算机,她有多久没见到他了?整整四年了,照理说她对他应该很陌生,但她却能一眼就认出他,甚至他的一举一动,对她来说还是一样的熟悉,仿佛他们从未分开过。

“蓝月,蓝月!你发什么呆?”何姿吟推推蓝月的手臂。

“什么事?”蓝月吓得跳了起来。

“看你一整个下午都心不在焉的,跟老公吵架啦?”何姿吟试探性的问。

“没啦!”蓝月赶紧将传票输入计算机里,她正在核对厂商的货款,希望不要算错才好。

“大头目说我们后面那张空桌子要给总监用,他要我们有空的时候把那张桌子清一清,东西收一收。”这当然是何姿吟强力争取来的。

小小的办公室无法再隔出一个空间给孟承杰单独使用,万大富正伤脑筋时,何姿吟便提议,可以把她和蓝月的桌子往前栘一些,将后头原本摆放杂物的桌子清干净,再买张豪华的办公桌,然后装设一个人高的屏风,这样就有独立又隐密的空间。

呵呵~~重点是,这样她就可以近水楼台。

只要是正常的女人,都会被孟承杰全身上下所散发出来的魅力所吸引,虽然不一定要怎样,但至少能时时处在愉悦的心情当中,让眼睛有绝色可以欣赏,工作起来一定精神百倍。

“他要坐我们后面?”蓝月这一听可吓得不轻,那她不就时时要坐立难安了?

“嗯嗯!”何姿吟笑咪咪的点头。“等你手头上的东西忙完了,我们两个就一起整理。”

“……好,我手上的传票已经快输入完了。”和孟承杰同处一间公司就让蓝月受不了了,现在又坐在她后头,她这下真是一个头两个大。

干脆换工作算了!

只是她在这里工作三年了,虽然常常忙到连让她喝口水的时间都没有,不过却不用加班,对有个儿子的她来说,准时是最重要的事。

在这里,不只大头目对她很好,公司其它的同事也都很照顾她,薪水待遇也很好,她现在最需要的就是一份安定的工作。

更何况,她顶着已婚妇女的身分,又有个三岁的小孩,要换工作谈何容易?万一换了却适应不了新环境,那她要怎么养儿子?

想想她还是打消换工作的念头,只要小心一点,应该不会有事的,况且孟承杰已经不记得她了,那对他和她来说本来就只是逢场作戏罢了。

接近下班的五点,两个女人合力整理后方的桌子,平常大家都把不用,或者很少用的杂物都堆积在这块区域,清理起来还是费了一些工夫。

好不容易清出一大袋的垃圾,还有一些被汰旧下来的计算机设备,何姿吟看着刚走进公司的工程人员,她立刻高喊,“小白、小李,这些东西还要不要?不要我可是要送到楼下的资源回收箱啰!”

“大美女,先别丢,我们看过之后,要丢再丢。”小白抢着说,就怕何姿吟真的手下不留情。

像小白、小李这种学电子出身的人,最喜欢捡些破破烂烂的零件,每块主机板、每条线材、每台屏幕,虽然已经跟不上时代,但对他们来说都是宝贝。

蓝月拖着一大袋垃圾,打算将它拖放到楼梯间,等下班后就有清洁的欧巴桑会去处理。

她还没走出公司大门,孟承杰就刚好走进来。

“怎么没让男生帮你呢?”

经过一下午的沉淀,她稍稍适应他存在的事实,已经没有初见他时的慌乱。

“男生不是在忙,就是还没回来。”

“我来帮你,这要拿到哪?”他伸出手,她立刻反射性的将手弹开,没让他有碰到的机会。

“后面的楼梯间,谢谢!”蓝月的视线只敢到他刚毅的下巴,她还是没有勇气看着他。

“应该是我向你说声谢谢,你是在整理我的位置,辛苦你了。”孟承杰总是以笑意来化开他那张过于棱角分明的脸型,他知道自己若是不笑,会有种令人难以亲近的距离感。

虽然他算是新官上任,不过他不想烧三把火,尤其眼前的她,有种老朋友的熟悉感,让他倍感亲切,也让他很想跟她多说几句话。

“别这么客气,我应该做的。”

她带头走在前头,孟承杰拿着垃圾跟在后头,来到楼梯间后,她指了指墙角,“总监,放在这里就可以了,等一下欧巴桑会来收。”

他放下垃圾袋,还是忍不住打量她。“我觉得你很面熟,我们以前认识吗?”

她的心脏差点被撞出一个破洞,努力扬起笑脸好掩饰内心的不安。

“可能我是大众脸,所以很多人都说我很面熟,我应该不会有机会认识像总监这样高贵的人物。”眼皮不由自主的抖动,她心虚的不知如何是好,眼神飘啊飘的,就是不敢看向他。

“是吗?那可能是我认错人了。”他有点不太赞同的耸耸肩,她秀丽的脸庞若算是大众脸,那世界上就没有美女了!

两人间有着三秒的沉默,她抿抿唇说:“我先回去了,还有一些东西要搬。”

“我帮你。”他随着她走回公司,短短一条走道上,谁都没有开口,任由空气间无形的张力闷压着两人。

在大家齐力的清理下,总算空出一块地方,只要明天让家具公司送来办公桌椅就大功告成。

这时万大富也从外头赶回来,何姿吟这位掌管总务的大臣,忍不住对万大富抱怨,“大头目,你明知总监今天要来上班,怎么不提早规画办公室,让总监第一天来上班就帮忙整理,这样多不好意思!”更害她急匆匆地跑去选购办公桌椅,连货比三家的时间都没有。

“大美女,这你可错怪我了,这小子直到今天早上才点头答应要来我们这间小庙,我们能在下午找出个空位安顿他,就已经阿弥陀佛了。”说完,万大富还真做出参拜的手势。

“是我临时要来达文上班的,辛苦各位了,谢谢大家的帮忙。”

小自立即说:“总监,你别这么客气。”

小李也说:“是啊!总监,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

“好啦!都别这么客气了,大家以后都是同事。走走走,收拾东西,准备去唱歌啰!”万大富大嗓门的催促大家。

“蓝月,你真的不去吗?你老是这样闷在家里会闷疯的,叫你妹妹帮你带一下儿子嘛!”何姿吟还是希望蓝月能出来走走,同事一场,总不希望她年纪轻轻就搞自闭。

“是嘛、是嘛!你从来不参加聚会,这样我这个大头目多没面子呀!”万大富也加入游说行列。

“你老公不能帮忙接小孩吗?”孟承杰不解地问。

“我老公……他有事情要忙。”蓝月非常心虚地垂低眼神。

“那今晚就为了我这个新人破个例,给我面子,好吗?”不知怎么地,孟承杰很想知道她眼底那偶尔一闪而逝的忧郁到底是什么。他莫名的想亲近她、了解她。

“对嘛!难得来了个总监。”

“从来没听过你唱歌,一起去嘛!”

同事们也接二连三的说服她。

万大富再接再厉地劝她,“小美人,大家一起去比较好玩。”

“你是财务大臣,这样大头目就不用先借钱啦!”何姿吟拉着她的手腕不打算放她走。

蓝月看着同事们你一言我一句的,她再不答应好像真的太不给孟承杰面子。

“好吧!我打电话给我妹,若是她有空帮我带小孩,我就去唱歌。”同事们的盛情难却,让她感到很窝心,反正不过就是唱歌,应该不会怎么样的,何况还不知道妹妹能不能帮忙呢!

好几双眼盯着她,让她连作弊的机会都没有,只好拨打电话给唯一的妹妹蓝星。

“小妹,今晚你有没有空?帮我带一下小杰……对,公司新来一位总监,大家要聚餐……”蓝月话还没说话,电话那头便传来蓝星大呼大叫的声音。

这也难怪蓝星会兴奋得抓狂,这几年蓝月为了儿子周怀杰,几乎是推了所有正常的社交活动,难得她脑子有想通的一天,愿意和同事聚餐,蓝星简直要放鞭炮庆祝,当然二话不说的答应当临时保母。

“小妹,谢谢你。”蓝月挂断电话对大家比了个OK的手势。

这是除了年终尾牙以外,蓝月第一次参加公司的聚餐活动。

这可说是卖足了面子给孟承杰。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