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艾玟 > 《疼我好不好?》
返回书目

《疼我好不好?》

第二章

作者:艾玟

热闹的KTV包厢里,十几个人或坐或站的高歌。

大家抢麦克风抢成一团,欢笑声、拌嘴声、音乐声,吵闹成一片快乐的世界。

几瓶啤酒下肚,大家的情绪可以说是High到最高点。

蓝月坐在靠近门口的角落边,而孟承杰被簇拥在中间,左右被何姿吟和企宣的女同事包围着。

孟承杰的歌声很温和,低音时带点沧桑,高音时扣人心弦,他是适合唱情歌的,就像他的人一样,温柔多情,很容易打动女人的心。

蓝月只要能像这样坐在一旁静静看他唱歌,就觉得心满意足了。因为她从来没有想过,他们还有再见面的一天。

一切彷佛梦境,他就在触手可及的范围内,但她却不想再靠近他一步。

那是好久以前的事了,记忆在澄黄的灯影下,逐渐变得清晰。

四年前她大学刚毕业,进入一家计算机公司当助理会计,孟承杰刚退伍回来,也在同一家公司的网络部门工作。

他迷人的风采、谦恭有礼、任劳任怨,在公司里引起一股属于孟承杰的龙卷风。不只女同事爱慕他、总经理喜欢他,就连打扫的欧巴桑也对他赞不绝口。

不过女同事们都只能咬牙饮恨,因为他很快的就跟总经理的女儿交往,他的眼、他的心都放在那个幸福的女人身上,而她也只能偷偷暗恋,偷偷看着他,追寻他的背影……

那天,她到茶水间倒茶,没想到孟承杰已经在茶水间里。

茶水间里弥漫着咖啡香,还有他勾动唇瓣的独特笑意。

虽然她念书时曾交过男朋友,好的哥儿们也有几个,但不知怎么回事,看见孟承杰,她好像回到十七岁的青涩年代,总是让她变得很笨拙。

因为她偷偷暗恋的男人就站在眼前,她紧张的小鹿乱撞,不敢直视他迷人的双眼,只能勉强回给他一个礼貌性的笑意。

她紧张的将茶杯放到饮水机的下方,本来想按温水,却不小心按到热水,然后更不小心的是,食指还没从热水的按钮移开,她的左手就先把杯子移开,然后惨案就这么发生……

“啊!”她的左手被热水烫到了,虽然只有一下下,她还是痛得飙出眼泪,没办法她天生爱哭,眼泪像是不用钱似的,不只看电影哭、看小说也哭,就算是看到路上的乞丐,她也会偷偷掉个一两滴眼泪,大家都说她心肠软,所以特别感性。

孟承杰连忙搁下咖啡杯走了过来,二话不说握住她的手腕,在她的惊愕及不解中,将她拉到洗手台前,扭开水龙头,将她红肿的手背置于冷水底下。

她觉得好糗,他一定看见她的蠢样,她又羞又愧,眼泪更走不争气的直直落下。

“很痛吗?”他皱眉问。

蓝月摇摇头,气自己没用,他搞不好会笑她怎么这么爱哭。

孟承杰单手从口袋里拿出手帕,递到她的面前。“擦擦眼泪吧!”

他什么都没有多说,也没取笑她的爱哭,就这么一手握着她的手,一手拿手帕。

她低着头接过手帕,始终不敢看向他那深邃如海的眼神。

这是她和他接触的最初,不过很显然他并没有放在心上,因为换成任何一个女人,他都会做出相同的举动……

“蓝月点首歌,别光听不唱啊!”

属于遥远的思绪被万大富的喊声给拉了回来,同事们很热心的将歌本递到蓝月手里。

“呃……我不会唱歌。”她忘了自己有多久没听歌了,现在流行什么歌曲,她完全没有概念。

“那儿歌总会吧?”何姿吟不打算放过她。

“当然,我天天陪我儿子一起唱。”唉!好像不唱首歌,就无法交代过去,蓝月只好认命的翻起歌本。

本想慢慢翻就此打混过去,但是耳边不时有人在提醒她,要她选快一点。

这时歌本上的一首歌名猛然映入她的眼帘,撞进她的心底……

她选好了歌,请同事帮她点播。

“用插播的。”万大富直接交代坐在点歌机前面的同事。

“对啊!大家都这么爱唱,歌曲已经点了五十首,不用插播的,根本轮不到蓝月唱。”何姿吟摆出大姊头的姿态嚷嚷着。

孟承杰以十五度角望着蓝月的侧面,好巧啊!她点的歌也是他到KTV必点的,没想到她也爱唱。

歌一下子就来了,因为是蓝月要唱歌,原本喧哗的空间霎时安静下来,大家都专注的聆听,因为这可能是空前也可能会是绝后,等下次蓝月再有空跟他们出来玩,恐怕得等几百年后啰!

蓝月拿起麦克风,面对着电视屏幕,由于她刚好是坐在V字型沙发的最左边角落,所以她唱歌的神态完全隐藏在灯影下,没法让他人瞧清楚。

嘴里唱着歌,泪水却悄悄盈眶,这曾经是她跟他合唱过的歌,如今他仍然在座,却是她独自在唱这首悲伤的情歌。

她想把泪水眨回眼眶里,经过这么多年的磨练了,她为何还是这样爱哭?

她不敢回头,不敢看坐在右侧后方的他,不敢猜测他是否记得那场擦枪走火的逢场作戏!

歌才唱一段,她的泪水已经纷纷而下,她丢下麦克风。

“我去洗手间。”匆匆交代一声后,不管同事们的诧异,她跑出了KTV包厢。

www.www.kanyanqing.comwww.www.kanyanqing.com

蓝月前脚才跑出去,孟承杰后脚也跟着站起来。“我也去洗手间。”

因为是小美女,没有人会怀疑孟承杰的追人动作,毕竟蓝月已经结婚,大家仍是快乐的欢唱着。

孟承杰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追出去,等到他发觉时,他已经来到洗手间外。

他没有打扰她,悄悄的站在一旁,看着站在洗手台前的她偷偷拭泪的动作,那种似曾相识的感受又弥漫他的胸口。

她的声音虽不完美,却将为情伤心的感觉唱得极好,好到甚至触动了他的心弦。

难道她是心有所痛?

奇怪的是她的眼泪、她的伤心,竟让他有一种心痛的感受?

蓝月打开水龙头,用双掌掬起冷水,然后拍打在脸上,她得让自己清醒一点,这么感情用事对自己只有坏处没有好处的。

深呼吸再深呼吸,她看着镜中的自己,努力调匀呼吸,让眼泪逼回眼里。

以为当了妈后就会变得更坚强,没想到还是这么没用;以为早就把自己训练成铜墙铁壁,没想到见了他还是彻底的破功。

她对着镜子自嘲地笑了笑,才一首歌呀!竟然让她哭成这副鬼样子。

整理好情绪,用卫生纸擦干脸上的泪花,她挤眉弄眼了一番,幸好KTV里昏天暗地的,同事们应该看不出她哭过的痕迹。

才走出洗手间,一个右转弯,不料她差点撞进一面人墙。

“你……”蓝月吓退了好几步,直到背抵到墙面上。

“对不起,吓到你了,我刚好也要来洗手间。”无意吓她,孟承杰赶紧说明。

“没有,你没有吓到我。”她有些不自在的低下头。莫非他看见她偷哭的样子了吗?她来不及细想,挂在胸前的手机响起了弦乐声。

“喂?齐伟呀……你怎么会打来?什么!蓝星把小杰丢给你……好好,十五分钟后,我们楼下碰面。”为了宝贝儿子,一旦她人在外头,就从不让手机离身,以防有什么紧急事情需要联络。

孟承杰发誓,他不是有意要偷听她的私人电话,只不过他还没走进洗手间,她也没有避开的打算,他就这么光明正大的听了进去。

“怎么了?你要走了吗?”他关心的问,就像老朋友一样地关心她,天知道他和她认真算起来,还认识不到十个小时呢!

“嗯!我儿子吵着要找我,他一向九点就要睡觉,没有我他睡不着。”她淡淡的解释。

“你老公要来接你吗?”

“嗯!”她轻轻点了头,只敢碰一下他的眼神,然后又赶紧收回来。谁让她是那个做贼的人,一有风吹草动总是会特别容易紧张。

“那去跟大家说一声,我送你下楼。”

她瞠大眼睛,双手直挥,“不用、不用,我自己下楼就行了。”别对她这么好行不行?他真是改不了好男人的毛病,这样会让她深陷到无法自拔的。

“不行,KTV这种龙蛇混杂的地方,我还是看你安全上车比较好。”孟承杰坚持一定要送她下去。

“谢谢!麻烦你了。”算了,她不想和他多辩解,小杰需要她,她得赶快回家。

她小跑步回包厢,跟一大群同事告别,大家知道她疼儿子疼入心骨,也没有多加为难,就齐挥手恭送她离开。

“我送蓝月下楼。”孟承杰的话也没有引起太多的注意,因为何姿吟正和万大富在热情的飘舞,一大群人的鼓掌声及喝采声几乎要冲破屋顶。

两人来到电梯前,都不知道该说什么,直到进入电梯之后……

“你……”

“你……”

两人互看一眼,同时笑了出声。

“你先说。”

“你是个好妈妈。好太太。”他忘记了原来要讲的话,只能临时说出这么无关紧要的赞美词。

“谢谢,你真的不用送我,上去跟他们唱歌吧!”她可不想跟孟承杰多接触,更不想让周齐伟看见他。今晚不知怎么地,她就是无法心安,左眼皮猛跳,希望是好事来临坏事退散。

“不急,不差那五分钟。”孟承杰扬起调皮的唇角,“至少让我表现一下男人该有的风度。”

好吧!蓝月无言的翻翻白眼,反正天这么黑,周齐伟那个大近视眼,应该不会认出孟承杰的。

来到KTV的大门口,她无措地将双臂环在胸前,低头看着穿在脚上的球鞋。

唉!命运真的很神奇,她从来没想过能和他有再见面的一天,就算能再见,也是那种街头偶遇,然后连招呼都不用打,就这么擦身而过。

没想到,她和他还有再当同事的一天!

此时,一辆宝蓝色的国产车停在人行道外,叭叭两声的喇叭声随后响起。

“蓝月,是你先生的车吗?”孟承杰问。

“我也不知道!”其实她也记不得周齐伟开什么车,而且隔着玻璃窗她又看不清楚司机的容貌,所以不敢随便乱上车。

“你不知道你先生开什么车?”他吃惊的扬高声问。

“啊!”她差点咬掉自己的舌头。“不是啦!我……”该死,她平常很聪明伶俐的,否则也担任不了会计这样细心的工作,可是,为什么一看见他,她脑神经就自动短路?

不过,不需她费尽力气解释,司机已经从驾驶座下了车。

“蓝月,你没听到我在叭你吗?”周齐伟的口气实在不是很好,刚被小壮丁吵得头很痛,心情糟死了。

“就是没听见嘛!”蓝月赶紧上前,拚命的对周齐伟挤眉弄眼,奈何周齐伟这个粗人就是看不懂暗示。

怪了,他们也算是青梅竹马,怎么默契这么差!

“那你好歹也认认我的车,这里不能临时停车,你快点上车。”周齐伟不但看不懂蓝月的暗示,嗓门还是一样的大。

一旁的孟承杰的眉头拢成一座小山,眼前这男人有着浓厚的草莽味,一点都配不上蓝月的柔美,他为她感到不值,莫名的他嫉妒眼前的男人。

蓝月回头看了孟承杰一眼。“总监,我先走了,明天见。”

周齐伟这下总算是看到了孟承杰,他一张大嘴惊讶张成O字型。“蓝月,他是……孟……”

蓝月眼捷手快地打断他的话。“我们新来的总监,走了,后面有车子在叭了。”

她只想快速的离开这里,无奈这两个男人像是存心要跟她唱反调,竟互相打起招呼来了。

“你好,我是孟承杰,蓝月的新同事。”孟承杰怕周齐伟误会,特地作了解释,若是害她回家被骂,那可就不好了。

“你真的是孟承杰,你和蓝月……”周齐伟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蓝月截了去。

“周齐伟,你这个大嘴巴,你还不快点上车,小心我向曼妮告状。”她拚命地眨眼,无奈那个大笨蛋总是不会察言观色,害她眨得好累喔!

一提到杜曼妮,就如同周齐伟头上的紧箍咒,是他的致命伤,也是他的心头肉,他吓得赶紧跳上车。

“总监,谢谢你,我回家了。”她向孟承杰轻点一下头,然后也赶紧上车,再不走,她恐怕没有收拾残局的能力。

孟承杰看着那辆车子没入车水马龙中,却有着理不清的疑问,他没忽略刚刚那个男人见到他时脱口喊了他的姓,而且当他介绍他是孟承杰时,周齐伟就像是撞见鬼一样,那句“你真的是孟承杰”分明是知道他这个人……可是他今天才认识蓝月啊!

虽然他从小到大认识的人数都数不清,但绝对没有周齐伟这一号人物,这其间有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吗?

隐隐的不对劲,充斥在他的脑子里。

为什么当他看着蓝月时,心头总盈满了无法言喻的悸动?

他得好好想想,或许可以从万大富那边查到一些蛛丝马迹。

www.www.kanyanqing.comwww.www.kanyanqing.com

周齐伟一上车,就急着的问:“蓝月,孟承杰……他……”

“齐伟,我警告你,千万别跟蓝星和曼妮说你看见孟承杰了,否则,你就给我走着瞧,我一定会想尽办法拆散你和曼妮。”蓝月话里虽然在警告他,但柔和的嗓音,却是一点警告的力道都没有。

“蓝月,你别急着威胁我,你可以先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事吗?我都快好奇死了。”周齐伟也知道蓝月老爱在嘴巴上欺负他,可是她从来不会真的那么做。

“就你看到的那样,我怎么知道孟承杰是万大富的大学学弟。”蓝月只好把孟承杰突然空降到达文广告当总监的事说了一遍。

“所以他还不知道小杰是他的儿子?”好戏剧性的剧情呀!简直比连续剧好看。

“对,他甚至不记得有我这号人物的存在,所以不准你大嘴巴,也不准你去跟任何人说这件事,不然我可是会带着小杰躲起来。”她继续威胁周齐伟,而这个热心肠的男人,正好是她儿子身分证上的爸爸,也是她身分证上的前夫。

“蓝月,你别可害我啦!要是让曼妮知道我有事瞒她,她不会给我好日子过的。”周齐伟苦着脸,一副妻管严的模样,教蓝月忍不住噗哧一笑。

“不能瞒着曼妮,那蓝星那里也铁定瞒不了,我只想和小杰过平静的日子,我根本不想再见到孟承杰。齐伟,你先别告诉曼妮,给我一点时间,我需要冷静想想。”

周齐伟淡淡的瞥了她一眼,叹口气,“当初你坚持要把这个小孩生下来时,我们就说过有苦同当,我看你还是得找个机会告诉曼妮和蓝星、否则那两个女人绝不会轻易饶了你。”

“我知道,我会找机会问问她们的意见。”她用食指推拿两边的太阳穴,她的头好痛喔!

回到家,杜曼妮正在安抚吵着要妈妈的小杰。

“妈咪,没有妈咪小杰睡不着。”胖胖的小壮丁见到亲亲妈咪回家了,一把扑向蓝月的怀里。

蓝月笑看着这张与孟承杰几乎一模一样的小脸,暗自决定,她得把小杰藏好,绝对不能让孟承杰发现他的存在。

“妈咪没有小杰也睡不着呀!”将儿子搂个满怀,三岁的小杰已经有十六公斤,她都快要抱不动了。

“小杰不乖,都不要和干妈一起睡,干妈这么疼小杰,下次不买玩具给小杰了。”杜曼妮吃醋了,好歹她也是个妈,这个小壮丁就这么大小眼。

“干妈,小杰要玩具。”小壮丁听到玩具,原本惺忪的睡眼,一下就变得又圆又亮。

“啧!这么小就这么势利,早知道就用玩具来收买你。”杜曼妮轻轻捏了小杰的小俏鼻一下。

“这么大的人了,还在跟三岁小孩计较。”刚踏进门的周齐伟替小杰抱不平。

“周齐伟,你说什么?你自己还不是一样,小杰乖的时候就把他当宝疼,小杰在闹的时候,你就一点耐性也没有,亏你还是小杰的爸爸!”杜曼妮美眸微眯,有着发火的前兆。

“没有,我没说什么,是我不好,我们回家去吧!”周齐伟连忙奉上笑脸,搂着亲亲女朋友的纤腰。“让蓝月带小杰上床去睡觉,我们也回家睡觉。”

“现在才九点,睡什么觉!况且,我才不要回你家,我要回我的家。”杜曼妮给了他好大一个白眼。

杜曼妮老是欺负周齐伟的老实,大家也都习惯了,就连当事人都觉得这样的斗嘴才会使感情甜蜜蜜。所以,这样的戏码不断的在上演。

“曼妮,蓝星呢?她有没有说她要去哪里?她说好要帮我照顾小杰的,怎么把小杰丢给你们?”等蓝星回来,她一定要找她算帐。

“蓝星在公司加班,你难得肯去聚餐,她当然二话不说就先答应,反正小杰都这么大了,只要有得吃有得玩,谁顾还不都是一样。”

“曼妮,今晚谢谢你。”蓝月感动的向好友道谢。

“拜托,我们是什么交情,还需要跟我说谢谢吗?况且小杰也是我的儿子,以后我老了,他一样得养我,我现在当然得先巴结他啰!”杜曼妮半蹲下来,蹲在小壮丁的身前。“小杰,你以后养不养干妈?”

“养!”小杰听不懂干妈在说什么,只会喃喃重复着尾音。

“哇!小杰好乖喔!干妈没白疼你。”杜曼妮摸摸小壮丁的头发。

“曼妮,走了啦!让小杰睡觉了,老是要跟小杰说那种他听不懂的话。”周齐伟握起曼妮的手,把她拉了起来。“你放心,你老了,我会养你。”

“多说几次小杰就懂了,我才不希罕让你养!”杜曼妮超喜欢这个帅到不行的小杰,总是会偷偷捏捏那两坨红嫩嫩的脸颊。

“小杰,跟干妈爸爸说晚安了。”蓝月握起小杰肥肥短短的小手,朝杜曼妮和周齐伟挥了挥。

“干妈爸爸晚安。”小杰很乖的照着说。

“小杰乖,下次爸爸带你去儿童乐园玩。”

“齐伟,不能骗小孩喔!”蓝月将了他一军。

“我是警察,警察不会骗小孩的。”周齐伟牵着杜曼妮的手走出蓝月的家,然后进入对面他的家。

“警察都是流氓,我看你最会骗人了。”杜曼妮哼了一声。两人的斗嘴声延续到对面门里。

蓝月浅笑,把大门关好,抱起小杰,来到她和小杰的房间,躺在床上说着故事,嘴里哼着儿歌,轻轻且有节奏的拍抚小杰,哄他入睡。

蓝月、蓝星和杜曼妮、周齐伟从小就在这栋公寓一起长大的,其中周齐伟的年纪最大,蓝星的年纪最小,蓝月则和杜曼妮同年;他们念同一所小学、同一所国中,是青梅竹马也是儿时玩伴。

她们两姊妹从小就没有爸爸,是妈妈一手扶养长大的,而妈妈最近跟这栋公寓的阿姨伯伯们,一起组团到大陆玩,团员中也包括周齐伟的父母和杜曼妮的爸爸。

蓝月很喜欢这里,这栋五层楼的公寓,有将近三十年的历史,很多老邻居都是从年轻相处到老,虽然偶尔有意见不合闹脾气的时候,但深厚的感情,在这个疏离的大都市中更显难得。

看着小杰熟睡的脸,蓝月心中就有满满的幸福感。

再累再苦都在儿子的笑脸中得到回报。

想当初,她未婚怀孕,妈妈和蓝星都极力反对她把小孩生下来,她们认为她还年轻,还有大好的未来,而且她没有任何的经济基础,养一个小孩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况且她根本没打算要告诉孩子的爸,更不要孩子的爸负责任。

不过,她却执意要生下这个属于她心仪已久的男人的孩子。

于是妈妈发动整个公寓的人情来压她、来劝她,软硬兼施,结果要不是因为杜曼妮和周齐伟的力挺,她说不定得离家出走了。

“我娶蓝月。”

她还记得齐伟当时当着一屋子人的面前,说了这句情深义重的话,吓坏了所有的人,当然也包括周爸爸和周妈妈。

“对,让齐伟娶了蓝月,孩子不就有爸爸了,而且我还要当小孩的干妈,以后我就可以不用生了。”这一切原来都是杜曼妮的提议,周齐伟很可怜,只是照着女朋友的命令行事。

大家都知道从小齐伟就喜欢曼妮,两人也是要好的一对,大家都等着喝这对金童玉女的喜酒,这下还真是跌破了众人的眼镜。

“反正只是个婚姻纪录,又不用我去做任何苦力,也不用花我半毛钱,没关系啦!”当时的周齐伟一派的阿沙力。

蓝月心存感激的眼眶泛泪,对于好友的相挺她真的不知该如何回报。

“哼!那算是你捡到便宜,让你不用出任何苦力,不用花半毛钱,就当了现成的爸爸。”当时的杜曼妮是这样嘲讽齐伟的。

不过蓝月知道杜曼妮以这个要挟齐伟,如果不跟蓝月假结婚,那她就不会跟他真结婚。

后来周齐伟带她去公证,曼妮和蓝星当证婚人,这样小杰一生下来才不至于落到父不详的窘境,然后给了小杰一个身分证上的名分之后,她和周齐伟就办了离婚手续。

小杰出生后,俊帅可爱的模样立刻掳获众人的心,当初反对最大声的,结果却是最疼他的。

妈妈简直把小杰捧在手心里,周齐伟的爸妈也把小杰当成真正的孙子在疼,尤其小杰那张小嘴甜滋滋的,总是外婆、爷爷、奶奶的叫,叫得三位老人家笑呵呵、心花怒放的,常常为了抢孙子抢成一团,而且两家就住在对门,小家伙串门子串得比大人还勤。

小杰虽然没有父亲,但该给他的爱,她已经尽量在弥补了,只是……

拿起放在床头柜上的相片,相片的背景是篮球场,相片上的男人正全神贯注的看着前方,脸上还有滴滴汗珠。

那是一张在篮球比赛时所偷拍下来的照片。

当初杜曼妮唯一的条件就是要她说出小杰的爸爸是谁,她说了,因为她认定他们再见无期,当时的孟承杰已经赴美攻读学位。

没想到命运最后还是把她和孟承杰再度拉在一块。

她又从床头柜的抽屉里拿出一条手帕,这是当年孟承杰拿给她擦眼泪,她偷偷留下来的。

唉!小杰长得跟孟承杰几乎一模一样,难怪周齐伟能一眼就认出他来。

如果让他知道,她偷偷生了他的孩子,他一定会认为她是有所图谋的吧?

所以,她以前不告诉他,现在也不会告诉他,以后更不能告诉他。

她不想让他以为,她对他是有计谋,或者是有任何的非分之想。

况且,孟承杰是个爱情浪子,他绝对不会将真心放在一个女人身上。

爱上他是自讨苦吃,但她为何偏偏要爱上他呢?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