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艾玟 > 《疼我好不好?》
返回书目

《疼我好不好?》

第三章

作者:艾玟

才一早,整个达文广告就全员动起来。

最近万大富连同业务部的同事,抢到一家知名连锁眼镜公司的形象广告,包括平面广告、CF广告、活动促销、大型展示等等的活动,都是由他们来策画。

光靠这间眼镜公司的预算,就可以让大家过个好年,因此万大富特别交代了,活动只许成功不准失败。当然除了赚钱外,也可以顺便藉此打响达文在广告界的名声。

所以,整个公司空荡荡,只有蓝月和两位多媒体人员在计算机前奋战,连何姿吟都被万大富给派出门去采购必要的设备。

中午的时候,孟承杰利用空档回到公司。

此时,公司只剩下蓝月一个人留守,两位多媒体的同事已经外出用午餐。

新宫上任才四天,孟承杰就已经马不停蹄的到处勘察外景广告拍摄的地点。

因为他们一共得拍四支广告,预计明年初就要在各大电视台开始强力播送,因此在这只剩两、三个月的时间里,他得跟时间赛跑,否则交不了差,就太对不起万大富对他的倚重了。

所以白天的时候,他几乎没有踏进公司一步,通常等到晚上八点过后,他才有空和万大富和一些工作人员开会讨论相关进度。

今天他难得在大白天出现公司里,让蓝月着实吓了一大跳。

她赶紧搁下吃到一半的便当,微微起身,点头示意。

“总监,你吃过了吗?”

“还没,我待会还要出去。”孟承杰边回话,边在自己的位置上翻找着一些数据。

蓝月看他在忙,也就没有多说什么,漫不经心的吃着便当,却又不能忽视他的存在。

每次只要他坐在自己的位置时,她就无法全神贯注的工作,老是会悬吊一颗心在他的身上。

孟承杰总算找到他需要的东西,然后从座位上站起来,悄悄地来到她的身后。

只见她的计算机屏幕上秀出一个小男孩的相片,那名小男孩正站在溜滑梯前,对着镜头咧嘴直笑。

一看见这个小男孩,他有着难以形容的亲切感,这小男孩的眉宇之间为何跟他这样的相似?尤其那浓黑的剑眉,跟他的简直是如出一辙。

蓝月站起来,手里拿着保温杯,打算避开与他的单独相处,没想到才一转身就发现他近在眼前。

“那是你儿子?”他指着计算机屏幕问,但心中早有答案。

“啊!”没预期他会站在自己的背后,她慌乱得想转身关掉计算机,手忙脚乱下,砰的一声,她手中的杯子就这么掉下去。

痛!她的右脚狠狠的被保温杯给砸中。为什么每次见到他,她都这般狼狈?为什么她不能克制一点?为什么经过这么多年了,她还是这么的无措?

她气自己,豆大的眼泪又悄悄盈眶,她弯身想捡起保温杯,可是杯里的水已经溢出,不但弄湿了她的鞋,连地毯也遭了殃。

孟承杰也低下身,想帮她捡起保温杯,两只手,一黑一白,就这么在保温杯上相迭。

“啊!”如触电般她急忙抽回自己的手。

“你有没有怎么样?”他的心中虽然也有着不小的震撼,但仍是平静的捡起保温杯。

“没事!”她不敢抬头,伸出手接过他手里的保温杯。“对不起,我老是这么不小心。”

虽然蓝月垂低着脸,但他还是注意到了她眼角的泪水。

一股熟悉的感觉再次涌上他的心头,好像在什么时候,也发生过同样的场景,可是她却又说她根本不认识他……

孟承杰皱着眉紧盯着她,要不是这几天他太忙,老早就找万大富来问个清楚了--看来今天他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

“是我吓到你了,不好意思!”怪了,为什么每次他都会吓到她,还有是他的错觉吗?他自认自己很平易近人,为何她在跟他说话的时候,总有几分的紧张和惶恐?

莫非是他长得太吓人了吗?孟承杰不由自主的摸摸自己的脸颊。

她抬头,眨了眨眼,黑白分明的眼珠转动了两下,把泪水给逼回眼底,然后扬起笑脸,露出浅浅好看的梨涡。

“不,是我自己手滑,是我自己不小心。”天呀!她一定要早一点习惯他的存在,她可不想三番两次的出糗,尤其还是在他面前出糗。

“你的球鞋湿了,你还有其它鞋子可以换吗?”

“我这里还有一双凉鞋,你不是还没吃饭吗?要不要先去吃个饭?”她转身,自以为不露痕迹的将屏幕关掉,事实上看在他的眼底,却像是个欲盖弥彰的行为。

“那是你儿子?长得好帅!”他故意找回之前因为保温杯所打断的话题。

“嗯,大家都这么说。”蓝月有些心虚的答,不过他也觉得小杰长得帅,真是太好了。

“你儿子长得像你,还是你先生?”他锐利的眼神直盯着她不放,不放过她任何的表情。

“呃……我也不知道,他青出于蓝吧!”老天!别再问了可以吗!

她拿高手里的保温杯,笑了下,“总监,不好意思,我要去倒茶了。”再谈下去,她恐怕会露出马脚。

“嗯,你忙吧!”他笑着目送她走出大门,直到她消失在视线后,他才收起笑,拨了通电话给万大富,重重疑团压在胸口,他不查个清楚,今天铁定无法好好工作。

“大富?”

“有话快说,我正在看美女。”事实上万大富正在挑选适合拍广告的女明星。

“员工的履历摆哪?我想看一看,好了解每位员工的学经历,这样我比较能快速的知道每个人的专长,好人尽其用。”他想了个非常恰当的借口。

“你不是在弄舞台设计的图稿吗?你还有时间看这个呀?你可别耽误明天百佳的新书发表会。”万大富怕刚来的孟承杰无法进入状况。

“放心,我利用吃饭的时候看,绝对不会误了正事。”不把这事搞定,才真的会害他心绪不宁。

“履历放在我办公室,左边的第一排铁柜的第三格抽屉,钥匙在我办公桌上的笔筒里。”

“知道了。”

万大富连说再见的时间都没有,就将电话给挂断了。

孟承杰走进万大富的办公室,随手将门给反锁上。

然后找出了放在抽屉里的人事数据表,抽出了属于蓝月的自传及履历。

“先生叫周齐伟,儿子叫周怀杰。怀杰?怎么这么刚好,跟我的杰是同一个字?”

他继续往下看,来到她的经历那一项,“冠全计算机助理会计!这么巧?蓝月也在冠全待过。”他瞄了瞄她任职的时间,刚好也是他在冠全担任网管的那段时间。

原来他的熟悉感不是空穴来风,他和她曾经同事长达一年,只不过冠全的员工有一百多人,而且平常会计部和网络部不会有交集,难怪他对她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却记不起来在哪见过她,可是……

可是,她为何要否认认识他?

依周齐伟看到他的反应,蓝月和周齐伟很显然对他是印象深刻的,这中间到底漏掉了哪段他不知道的事?

孟承杰摸着下巴,拧眉沉思,努力在记忆中搜寻有关于蓝月的记忆。

然而,毕竟已经四年了,除非是要好的同事,否则要对一个几乎只是点头之交的同事记忆深刻,恐怕就算是智商一八○的人都没法办到。

当时,他正和萧舒芳交往,他表面上看似对每个女人都好、都温柔体贴,但其实他从来不花心,他的眼和心只会放在当时交往的对象上,对女朋友一心一意,所以他从来不把其它的女人看进眼里,才会对蓝月几乎没什么印象。

想着想着,蓝月那双总是蒙上一层水气的大眼,以及笑起来有着两朵浅浅的梨涡,赫然浮现脑海中,她是讨人喜欢的,就如万大富口中所说的,她真的是个小美女。

而他现在正为这个小美女心动不已,可是她已经结婚了,她是有夫之妇,他不该有此妄想的,却偏偏无法控制自己,不由自主的想去探究关于她的一切。

努力回想着他在冠全的一举一动,他曾经和她有什么交集吗?为什么周齐伟一眼就认出他?为什么他每次都会在无意间看见她那双带着忧郁的瞳眸?

www.www.kanyanqing.comwww.www.kanyanqing.com

暖暖的秋阳从大面玻璃照射进靠窗的桌椅。

这是一间西餐厅,孟承杰和一些工作人员,正在吃午餐,因为拍摄场景就在西餐厅外的人行道上。

为了让大家拍片的效率好一些,孟承杰自掏腰包请大家吃饭,正当大家嘻嘻哈哈的边聊边吃时,孟承杰注意到了门口走进来一对男女。

男的壮硕、女的秀丽,两人亲密的搂肩环腰,在服务生的带领下,他们在孟承杰左侧边的位置上坐下。

那不是周齐伟吗?孟承杰看着周齐伟和身边的女人旁若无人的亲热模样,怒火不禁涌上心头,这家伙竟然背着蓝月搞外遇!

周齐伟只顾着讨好杜曼妮,根本没发现有一双怒火冲冲的眼正直瞪着他。

孟承杰实在是忍无可忍,从没想到偷情的人竟然可以偷得这么正大光明,看周齐伟那只毛手正握着那女人的手,还放在嘴边亲吻,气极了,他重重搁下刀叉,刷地一声站了起来。

“总监?你怎么了?”小李感觉到孟承杰那股想杀人的气势。

“没事,看见老朋友了。”他板着脸,阴森森的回了一句。

这像是看见老朋友该有的表情吗?小李和其它人不明就里的看着孟承杰气势腾腾地往旁边杀过去。

周齐伟才想点餐,就发现身边有个颀长的身影挡住光线的来源,他抬头,发现是孟承杰,他吓得赶紧放下杜曼妮柔嫩的小手。

“孟……咳咳……”周齐伟看到孟承杰像看到鬼一样,就这么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猛咳了数声。

“周先生,这里说话不方便,我们到外面谈。”孟承杰寒着脸,眼神散发出浓浓的杀气,让杜曼妮也感受到不寻常的抬起头,然而她才稍微抬眼,这一看那还得了,她也愣在当下。

不等周齐伟有任何反应,孟承杰就率先往外面走去,而周齐伟显然是被他的气势给吓到了,也傻愣愣的跟着往外走。

“ㄨ……”杜曼妮的“喂”字还没喊出口,两个男人已经到了人行道上,她只好也赶紧跟出去。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应该是蓝月的先生。”孟承杰铁青着脸看着他。

周齐伟没承认也没否认,因为孟承杰根本没让他有开口的机会,右勾拳就这么狠狠地朝他的左脸挥了上来。

幸好周齐伟本能的反应不弱,他立刻伸出左手一个隔挡,硬是把孟承杰的拳头给挡了下来。

“啊!”杜曼妮在一旁吓得心口怦怦乱跳,每次周齐伟都说自己有多神勇,抓犯人就像在抓小鸡一样,她都以为他在吹嘘,没想到他壮归壮,反应还是挺敏捷的。

“你发什么疯啊!有话好好说,你再动手,小心我告你袭警。”

孟承杰微挑眉,沉着嗓音问:“你是警察?”

“没错,在下正是人民的保母。”周齐伟说得意气风发,不知听者是更加的生气。

“你是警察,还敢做出犯法的事!”他盛怒的一把抓住周齐伟的衣领,为蓝月感到心痛和不值。

像蓝月这样好的女孩,竟然遭受丈夫如此的背叛,难怪一向自恃冷静的他,也会做出动手打人的举动!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犯法了?”周齐伟也没啥好脾气的拍掉他的手,孟承杰的三言两语已经激出了他本能的反抗。

“你是蓝月的先生,而你竟然跟别的女人大大方方的亲热,你还说你没犯法?”孟承杰厉声质问他,眼底燃烧着熊熊的怒火。

“拜托,我和蓝月早就离婚了。”这是事实。

离婚了?周齐伟的惊人之语,让孟承杰一脸错愕,一时忘了该如何反应。

“你是……”杜曼妮来到孟承杰的身前,不顾他的脸色有多难看,她上看下看,左看右看。“哇!”她尖叫出声。

周齐伟反应灵敏的用手捂住杜曼妮的嘴巴。“走了啦!反正也还没点餐,就当被疯狗咬好了,我们去别的地方吃。”

杜曼妮想说话,偏偏周齐伟不让她说,硬是拖着她离开现常

可是,杜曼妮也不是什么温柔贤淑的个性,她张嘴一咬,周齐伟痛得只能放下原本捂在她嘴上的手掌。

“干什么不让我说话?他明明是孟承杰!”

“小声一点,如果你不怕蓝月生气,你就继续嚷嚷好了。”曼妮还真狠,当真咬下去,周齐伟痛得一直甩动右手。

孟承杰没漏听他们的谈话,皱眉对着杜曼妮问:“怎么你也认识我?”为什么连周齐伟的女朋友也认识他?

“我……”

周齐伟不怕死的改用左手堵住杜曼妮的嘴。

“曼妮,别冲动,别乱说话,我们回家再谈。”

杜曼妮用一双大眼死命瞪着周齐伟,她平常是大刺刺了点,却还没那么少根筋,看他浑身好像被蚂蚁上身般的扭动不安,以她对他二十六年来的了解,这个男人一定有事在瞒她。

她点点头,用眼神示意周齐伟把手放下来。

得到她的保证,周齐伟这才小心翼翼的把左手放下,不过还是警戒的看着她,就怕她又乱说话。

杜曼妮等嘴一恢复自由,马上踮脚附在他耳边警告,“周齐伟,你最好给我交代清楚,否则我不会饶了你。”

“好,我会对你一五一十的报告,我们可以走了吧?”周齐伟好声安抚,呵护的牵起女朋友的小手。

杜曼妮深深地看了孟承杰一眼,然后才蹬着高跟长靴往停车场的方向走去。

孟承杰只能站在原地,他无法阻止周齐伟的离开,虽然他有一大堆话想问,可是他和他连认识都谈不上,顶多只能算是一面之缘。

刚刚周齐伟说他和蓝月早就离婚了,真的是这样吗?

又为什么周齐伟的女朋友也认识他?他还不至于自大的以为,每一个人都会认识他……

一团团的疑云不断的笼罩着他,他觉得自己好像是站在舞台上的小丑,每个人都在看他耍 宝,而他却看不清观众的表情。

他讨厌这种感觉,他必须要弄清楚,他再也无法等下去。

www.www.kanyanqing.comwww.www.kanyanqing.com

当天下午,接近下班的时刻,孟承杰抽空回到公司,直接来到蓝月座位的屏风旁边。

“你离婚了?”孟承杰有点扬高的声音引来办公室内好几双疑惑的眼神,当然也包括何姿吟。

“嗄?”蓝月的双手停在键盘上,抬头怔怔地看着他,脑筋呈现短路的状态,不明白孟承杰没头没脑的话代表什么意思。

孟承杰发现自己太冲动了,声量也过大,这毕竟是蓝月的隐私,她若不想让大家知道,他就不能去揭穿。

“对不起,我可以跟你谈谈吗?”他不知道自己在气什么,有些懊恼自己的冲动。

“哦!”他是二头目,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所以蓝月只有听话的份。

然后她随着他在同事们关切、好奇的眼神中走进会议室。

“把门关上。”他的背抵在会议桌的边缘,双手环在胸前。

“哦!”她又应了声,将会议室的门给关上。

蓝月站在门边,距离他大约有一尺远。这一个多月来,她已经比较能习惯他那双海水般的深眸、习惯他勾动唇瓣的独特笑意、习惯他如小提琴般的圆融低音、习惯他出现在她的方圆四周了。

她再也不会慌乱无措,不会动不动就心跳狂飙到一百二十下。

蓝月悄悄地瞄了他一眼,他还是一身的长运动衫、牛仔裤,简单帅气的穿著,就跟四年前一模一样,但却衬托出他那不安定的帅劲。

“总监,找我有什么事?”虽然已经习惯他的存在,但她还是不太敢光明正大的看着他。

“我认为这件事还是要向你求证一下,毕竟你是当事人。”他好看的眸子一瞬也不瞬的瞅着她。

“什么事?”她抬眼,迎向他的目光。

“我今天中午看见你先生和一个女人很亲热的在一起,我认为这件事有必要让你知道,虽然周齐伟说已经和你离婚了,天知道这是不是他在骗我,我觉得我有必要向你求证,免得你被蒙在鼓里。”

“哦~~那个女人一定是曼妮,你别看齐伟那副很像流氓的样子,其实他很老实的,对曼妮的话更是言听必从。”

“对,那女人叫曼妮,周齐伟是这样喊她的,你也认识她?”孟承杰仔细观察她的反应。

她漾出两朵梨涡,害孟承杰一时看傻了眼。“曼妮和齐伟都是我非常好的朋友,我跟齐伟离婚很多年了,他们现在是热恋中的男女朋友,谢谢总监的关心。”

她真的离婚了!那为何他的心情是这么的亢奋和喜悦?

“为什么那个曼妮也知道我的名字?”这一点他也要问清楚。

“这……”曼妮那个大嘴巴,应该没露馅吧?“应该是齐伟告诉她的吧!你忘了在KTV那一次,我有介绍你们两个认识。”

“……那你离婚的事,为什么都没有同事知道?”从她嘴里确认这件事情,孟承杰的心里有着莫名的窃喜。

“这又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没什么好张扬的。”

“对不起,我好像管太多了。”

所有的疑点都有了合理的答案,难怪她连周齐伟的车子也认不出来、难怪周齐伟会对她大呼小叫的、难怪她每天准时要赶着下班回家接小孩、难怪她在KTV唱歌时会这么伤心难过、难怪她眼底常常有一股深深的忧愁……

霎时,他心里油然而生一股心疼,原来她这么年轻就是个单亲妈妈,那她在人前是强颜欢笑,人后才会这么容易掉眼泪。

她不但没说周齐伟的坏话,反而说周齐伟和曼妮都是她的好朋友,这么善良的女人,他心里不禁对她产生了浓浓的怜惜,突然好想将她揽在怀中。

“别这么说,你也是关心我,怕我先生搞外遇嘛!”蓝月不甚在意的笑着说。

齐伟和曼妮已经帮了她这么多忙,她可不能再害他们了。

他俊朗的眸底有着深深的笑意,笑自己的神经质,疑团就是这么的简单,而他却一直往死胡同钻,甚至疑神疑鬼。

“原来你也在冠全计算机工作过,难怪我老是觉得你很眼熟,看来你根本不记得和我曾经同事过。”疑惑解除了,心顿时也轻松多了。

“真的吗?”她假装惊讶。“总监也在冠全工作过?你是什么时候在那里上班的?在哪个部门?”

“退伍回来那一年,我看过你的履历,我们两个都在同一年进入冠全,真是好巧……”

两人闲聊着在冠全计算机的种种,这一聊,让孟承杰和蓝月对彼此都有了更多的了解。

原来小杰是蓝妈妈一手带大的,直到小杰三岁去上幼儿园后,蓝妈妈才又回到职场,白天在清洁公司打工,晚上还要去夜补校上课,是个勤奋努力的中年妇女。

原来孟承杰离开冠全,就出国攻读学位,拿到硕士后,就留在国外工作,然后在万大富的力邀下,加上两人的理念接近,因此他放弃国外的优渥待遇,回国和万大富一起打拚这间毫不起眼的广告公司。

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议室里静到只剩下两人的心跳及呼吸声?

孟承杰看着她那甜甜的梨涡,梨涡边那嫩红的小嘴,心神驰骋在自己的蠢蠢欲动中。不知怎么地,他很想亲吻那盛满笑意的唇,只是理智告诉他不能也不该。

而蓝月同样也看着他那张抿紧的薄唇,带着刚毅的唇角是否一如当初的柔情,忽然,她很想再尝尝看,重温那美好的甜蜜,却也明白自己只能空幻想。

两人的暧昧如同山雨欲来,时间停止在此时此刻。

直到敲门声响起,惊动了这片沉寂的空间……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