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艾玟 > 《疼我好不好?》
返回书目

《疼我好不好?》

第四章

作者:艾玟

敲门声打断了蓝月和孟承杰梦一般的迷离。

蓝月先清醒过来,她急急喘了两口气,才快速打开会议室的门。

“总监,不好意思,打扰你和蓝月谈话。”何姿吟浅笑,心里却好奇的要命,总监和蓝月到底在聊什么?竟然可以聊这么久?

尤其总监那句“你离婚了”更让在场的同事们心里是吊上七、八个水桶,却不知道会议室里的情形怎么样,是风云变色?还是谈笑风生?

于是,她被同事们推进来当代表,顺便看看有没有什么八卦可以打听。

“没关系,我们也没聊什么,你有什么事吗?”孟承杰答应了蓝月,不把她离婚的事告诉别人,一切就到此为止。

“我是特地来解救她的,都已经六点半了。”何姿吟比了比蓝月。“她这位好妈妈得赶快去接小孩,总监就放她一马吧!”事实上她心里有些吃味呢!总监怎么不关起门来跟她聊天?好歹她也是大美女一个。

“六点了?!”蓝月一脸惊恐,谁让她一聊聊得太开心,完全没注意时间的流逝。“糟了!”她急忙小跑出会议室。

“总监,你跟蓝月在聊什么?看你们好像聊得挺开心的。”何姿吟一进来,就看见两人笑咪咪的,总监进会议室前不是脸色很臭吗?而现在……

“没什么。”孟承杰淡淡的打断她的好奇,也走出会议室,没有跟何姿吟聊天的打算。

何姿吟还想跟孟承杰多聊两句,无奈只能把到嘴边的话给吞了回去。

他来到蓝月的屏风边,看着她急忙的关计算机,收拾桌面,他开口说:“我也要出门了,我顺便送你去接小孩,你就不用搭公交车了。”

“不用了,小杰可以在幼儿园待到七点,应该还来得及。”她还是有些慌乱,说起话来尾音几乎是飘抖着。

“别跟我客气,是我耽误你的时间,你别让我心里过意下去。”他的嘴角有些垮下,狂野的味道霎时变得像是忏悔的可怜。

“呃……好吧!”原想要拒绝的,但一看到他那可怜样,根本很难说出口,况且小杰等不到妈妈可是会哭的,她只能快速地将桌上的东西扔进她的大背包里。

孟承杰也走到他的座位拿了外套。“我在地下室等你,我先去发动车子。”

“我好了,一起走吧!”蓝月快速的跟上孟承杰的脚步。

“总监……”何姿吟很想问到底怎么回事,却又不能把孟承杰拦下来,只能眼睁睁看他们离去。

来到地下室,孟承杰拿出遥控器,先打开车门。

“幼儿园在哪?”

她报上路名,坐上他的车,脑子里没有什么不该有的幻想,她现在的心思全放在小杰身上,担心万一只剩他一个人在幼儿园里,会很可怜的。

“总监,谢谢你!”

“别跟我客气,三个路口就到了。”他看了一眼身边的蓝月,发现她真的很担心儿子。

“你儿子叫小杰,我妈也喊我小杰,真的好巧,等一下你一定要介绍小杰让我认识。”

“ㄟ……那里不好停车,改天再介绍小杰给你认识,你只要在路边放我下车就可以了。”开玩笑,怎么可以让他看见小杰,那么隐藏多年的秘密,不就一下就曝光了。

“嗯,再看看好了,如果可以停车,我就顺便送你和小杰回家。”孟承杰没忘记在她的计算机屏幕上那匆匆的一瞥,虽然从那天以后,她把保护程序的图片给换了,他还是对小杰印象深刻。

此时,蓝月急得手心开始冒汗,早知道她不该贪一时之快上了他的车,这下怎么办?万一让他见到小杰,那么极为相似的两张脸,她该怎么解释?

来到幼儿园前,正巧路边的黄线已经停了三部车。

她松了一口气,“总监,放我在路口下车就行了,这里不能停车。”

孟承杰在路口停了车。“你去接小杰出来后,就站在这里等我,我去绕一圈过来,刚刚好可以送你和小杰回家。”

“什么?”她瞠大眼不可置信的小声呼喊。

“选日不如撞日吧!我真的很想认识跟我同名的小杰。”看她一脸呆滞,他莞尔的推推她。“蓝月,你快下车吧!”

她看了他一眼,“……哦!”机械式的打开车门,下了车。

可恶,每当她看他时,那个“不”字就卡在喉咙口,进退不得,让她连拒绝的勇气都没有。

他踩动油门,往前开离,打算在下一口路口回转。

自从知道她离婚后,他的心情有着难以言喻的轻松,尤其跟她闲话家常一个多小时,那种感觉仍是意犹未尽,他不想打断这样的气氛,不自觉的想再跟她多相处一会。

而他真的也很想认识她的小杰,更希望小杰也能喜欢他,想想真好笑,他竟想讨好她的小孩。

原来感情要来的时候是毫无预警、没有理由的,不会因为她是否已婚,不会因为她是一个孩子的妈,而有所迟疑。他在心里盘算着,该把对她的心动化为行动吗?

若是行动了会吓着她吗?蓝月会不会接受他呢?

唉!他竟像个初识爱情的少年,心里全是彷徨无措。

当他转了一圈回来时,却看见蓝月扬手要拦出租车,他也不管是不是停在消防栓的前面,车子一停妥,就冲到蓝月的面前。

她怀里抱着小杰,他的小小头颅正枕在她单薄的肩膀上,显然是睡着了。

“说好了,我送你回去的。”看她个头娇小很吃力的抱着小杰,他心里就是觉得很不舒服。

“不用麻烦了,我和小杰坐出租车就行了。”就差一步,她就能坐上出租车,真是连老天爷也不肯帮她的忙!

“上车。”他很坚持,口气有点凶狠。

上车就上车嘛!他干什么这么凶。

蓝月坐上他为她打开的后车门,然后拍拍小杰的背,幸好小杰的脸埋在她的肩上,不然可就惨了。

“你家在哪?”

“这条路直走下去,到第三个路口左转。”街上的霓虹灯闪烁五彩的灯光,她的心有着奇异的感受。

她是否可以暂时想象成,他们是幸福的一家人,他是她的老公,他在下班后接了她和儿子要回到温暖的家。

“小杰睡着了吗?”他利用红灯空档,回头看了她一眼。

“嗯,等我等到睡着了。”

在五彩的光影中,孟承杰在她脸上看见属于母爱的光辉,他在这一刻明白的知道,蓝月并不像她外表的柔弱,她其实是个坚强勇敢的好妈妈。

“绿灯了!”她提醒短暂失神的他。

他只好将注意力拉回眼前的车阵中,不到十分钟,他在她的指点下,在一栋老式的五层楼旧公寓前停下来。

“谢谢你送我回来,明天见。”她想挪出一只手去打开车门,但孟承杰的声音却快过她一步。

“别急,我帮你开车门。”他快速地从驾驶座下来,从外头打开右边的车门。

“谢谢!”她再一次道谢,小心地抱着小杰下车。

“你家在几楼?”他抬头打量了下这栋公寓。

“三楼。”她抱着小杰有些吃力,一直使力将小杰壮壮的小身体往上提。“总监,你快回去吧!”

“我帮你抱小杰上楼。”说着,他就伸出手来。

“不用了……”她费力的想掏出皮包里的钥匙,钥匙还没找到,身上的小杰已经被他抢抱过去了。

她看着他,有些吃惊,幸好小杰没有因为他的举动而被吵醒,依旧在他怀里睡得香甜。

“快开门呀!”他催促着她。

“哦!”她听话的拿出钥匙打开公寓楼下的大门。

她跟在他的后面,望着他一步一步地往楼上爬,男人的力气就是不同,小杰在他身上好像没什么重量似的,他抱起来就是这么轻而易举。

虽然周齐伟也常常 抱小杰,但对她来说毕竟不一样,怎么办?她又有想哭的冲动了。

以为早已经把自己磨练的更坚强,事实上她也好久没有掉过眼泪,自从孟承杰又在她的生活里出现后,她才知道她表面的勇敢是这么的不堪一击,原来她还是这么地爱哭、这么容易悲伤。

来到三楼,她转动钥匙的声音,引来屋里的人先一步的打开大门。

“小妹,你怎么在家?”蓝星通常都要到八点过后才会进家门的。

蓝星直瞪着抱着小杰的孟承杰看,脸上像是被拳头打中,慢慢地扭曲变形,一张漂亮的小脸完全不敢相信眼前所看到的事实,她惊恐地叫着--

“姊,孟承杰,他是孟、承、杰!”

www.www.kanyanqing.comwww.www.kanyanqing.com

孟承杰挑高的剑眉里也是完全的不敢相信,又一个能精准喊出他名字的人,而他却不知道眼前这个人是谁!

蓝家的客厅里,气氛有些凝重,孟承杰坚持要进蓝家的门,以蓝月的个性根本就拦不住他,大伙就这么僵持站在客厅里。

“你是蓝月的妹妹?”孟承杰见蓝星点头,才又问:“你怎么认识我的?我好像从来没见过你?”孟承杰依旧抱着小杰,这个小壮丁趴在他身上,竟让他有种异常亲切的感受。

蓝星为难的看看蓝月,瞧见蓝月正对着自己挤眉弄眼,想必是要她不要乱说话吧!

虽然她每天都会看到孟承杰的相片,但那毕竟是相片,而现在活生生的一个人就在眼前,难怪会让她如此震撼了。

气氛正尴尬着,小杰突然扭动身躯,挥动两只胖胖的小手。

“总监,小杰快醒了,我抱他就可以了。”蓝月伸长手想接过小杰,不过很显然孟承杰并不打算交出怀里的小壮叮

他低头看着怀里的小杰,小杰也正好张开惺忪睡眼,半空中,一大一小的眼神交织在一起。

空气中瞬间有着令人窒息的沉闷,虽然他已经在蓝月的计算机上看过小杰的相片,但那毕竟只是匆匆一瞥,也许是他眼花也说不定;而此刻他正和小杰面对面,他完全不敢相信,这世界上竟然会有个小壮丁跟他长得如此相像……

那剑眉、那眼神、那唇角往两边上扬的独特笑意,简直跟他是如出一辙。

“妈咪是爸比……是爸比。”小杰童言童语的叫着。

“小杰别乱叫,他不是爸比。”蓝月细声制止儿子,想抢下他,无奈她人矮力气小,身高足足比孟承杰矮了将近一个头,只要他不肯放下孩子,她是拿他没辙的。

“小杰,你为什么喊我爸比?”在他的生命历程中,从来没有这么惊心动魄,他不明白为何小杰会喊他爸比?小杰的父亲应该是周齐伟呀!

“你明明就是爸比呀!”小杰不懂的搔着头发,天真可爱的令人想偷个香。

“小杰,乖,妈妈抱。”蓝月快哭出来了,若是她有忍者的隐身术该有多好,还是像蜘蛛人能飞天遁地也不错……不,她的头好痛,干脆给她一个大洞让她往里跳比较快。

小杰将注意力转到妈妈身上。“妈咪,我肚子饿饿了,可不可以去吃麦当劳?”

“可以,当然可以。”她伸长手,小杰很配合的也伸长手,孟承杰只好将小杰送到她的怀里。就算有再多的疑问,小孩子还是不能饿肚子的。

“姊,你打算怎么办?”蓝星回神了,用手肘碰碰蓝月的手臂。

今天下午蓝星就接到杜曼妮的电话,说她遇上了孟承杰,所以她才会破除难关,不理那个老是压榨她的顶头上司,下班时间一到,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走人。

她打算在第一时间和蓝月谈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毕竟她这个姊姊的心肠软,处理事情一向以感性为原则,不像她心狠手辣;有着说一不二的个性。

“总监,不好意思,我得带我儿子去吃饭了。”蓝月放下小杰,故意摆起脸色,但是水汪汪的大眼还是不小心泄漏出她心慌的秘密。

“反正我也还没吃,我就陪你和小杰一起去吃饭。”他很快的恢复镇定,第六感告诉他,事情绝没有表面的单纯。

“小杰要吃麦当劳,你不会喜欢的!”

“没关系,回www.ysb88.com后,我都还没吃过麦当劳,我还挺想念麦当劳的汉堡。”孟承杰朝她眨眨眼。

“孟承杰,我姊带小杰吃麦当劳,你凑什么热闹,你可以走了,我们家不欢迎你。”蓝星拨拨额前的刘海,母老虎的架式十足。

虽然蓝月一直声称和孟承杰之间只是逢场作戏,是你情我愿下不小心擦出的Ji Qing火花,但毕竟他是欺负蓝月的男人,还害了年纪轻轻的蓝月怀孕。

想Ji Qing怎么不做好安全措施?蓝星早就恨他恨得牙痒痒,根本不需要给这种男人好脸色看。

孟承杰若有所思的看着蓝月盈在眼眶中的泪水、再瞧瞧小杰那张与自己一样的脸孔,以及蓝星像只老母鸡似的在保护小鸡的模样……

虽然隐约觉得不对劲,但也知道他绝对不能着急,他一定可以理出头绪,找出事情的疑点。

“好吧!蓝月,那我先走了,明天见。”他蹲下身子想捏捏小杰的小圆脸,但蓝月却不着痕迹的把小杰拉到身后,不让他有机会再接触到小杰。

“总监,再见!”

然而小杰在蓝月的背后犹如毛毛虫般地蠕动着。“我要找爸比啦?”

蓝星干脆一把抱起小杰,就往房里走,嘴里忍不住骂着,“他又不是你爸比,你爸比叫周齐伟,你半路跟人家认什么爸爸,你这个没心肝的小家伙,小心阿姨拿棍子揍扁你喔!”

蓝星的声量很大,吓得小杰哇哇大哭起来。

孟承杰见状,也不好意思再逗留。“你快去照顾小杰。”

蓝月看着他走出家门,听着他下楼的脚步声,最后听到铁门重重关上的声音……

她的眼泪终于忍不住哗啦啦掉了下来。

她到底该怎么办?

www.www.kanyanqing.comwww.www.kanyanqing.com

昏暗的酒吧,只有扣人心弦的蓝调流泻在沉静的空间,酒吧内大家各自成一方天地,或独自一人、或三五好友,低声浅谈饮酒,这是个能令人放松心情的好地方。

“真难得呀!你会约我来这里喝酒。”夜里十一点,万大富被孟承杰的一通电话紧急召来此地。

他是无所谓啦!反正他孤家寡人一个,除了工作还是工作,本来他平常就很爱小酌两杯,只是每次都是他约孟承杰喝酒,今晚破天荒的第一次,反过来由孟承杰约他,着实令他好奇孟承杰葫芦里卖得是什么药?

“你是老板,我想喝酒,当然得找你出来付钱。”孟承杰一口饮尽杯里的澄黄酒液。

“付钱还不简单,只要你把心事说出来,让我看看你的心事值多少钱。”

“我哪有什么心事?”他只不过觉得很烦很闷,需要有个人陪他说说话罢了。

唉!他看似交游广阔,其实能说真心话的朋友又有几人?连自己的两个哥哥他也无法向他们吐露心事,一来他们可能也没时间听,二来他们不会有兴趣知道这样的小事。

男人的自尊心与面子呀!只有在万大富面前他才能完全的卸下心房。

别看万大富老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其实他的心思有其缜密独到之处,也因此两人才能从大学深交到现在,就算有一言不合的时候,也都是对事不对人,吵过骂过、甚至打过后,两人都会一笑泯恩仇。

“我又不是才认识你一两天,连你身上有几根毛我都知道,你是瞒不过我这双火眼的。”万大富眨动那双单凤眼,呵呵笑着。

“那我有几根毛?你倒是说说看。”他又倒了杯酒,看着冰块在杯缘轻轻晃动。

“裤子脱下来,我马上数。”

孟承杰给了万大富一双大白眼后,继续喝他的酒。

“ㄟ,你这张脸好像被卡车压过,说吧!又是哪个女人惹到你?还是你为哪个女人在伤神?”万大富一派轻松的调侃孟承杰,谁让他失恋的时候,笑得最大声的一定是这个家伙。

“你又知道我是为了女人而伤神?”孟承杰没好气的说。

“难道你是为男人?”万大富夸张的双手抱头,睁大那双丹凤眼。

万大富的话让孟承杰刚毅严肃的脸终于笑了开来,他缓缓扭动了下脖子,“大富,如果你的身边,突然出现一个跟你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小男孩,你会认为你和这个小男孩是什么关系?”

“这只能两种可能。”他比出V的手势。

“哦?”孟承杰挑眉等着万大富的下文。

“第一,这小男孩是我弟弟。”

“那第二呢?”

“这小男孩是我儿子。喂~~这问题也太简单了……”万大富的眼睛霎时眯成一条线。“难不成,有个小男孩跟你长得很像?”

孟承杰点点头,借着酒意他不打算隐瞒。“可惜,我没有弟弟。”

“哦~~那一定是你在外面偷生的。”哇塞!太劲爆了吧!

“不可能,我才认识那个女人不到两个月,怎么可能和她偷生出一个三岁的小孩。”

“哦?你这么确定?你确定以前不认识那个女人?”

“嗯,我们虽然曾经在同一家公司服务过,但是我不记得我认识她。”他那时正好跟萧舒芳热恋,别说是在会计部的蓝月了,就算是同部门的女同事,他都未必能记得。

“是你以前在冠全的同事?”万大富脑中忽然灵光一闪,吃惊的吞口口水,“……你说的那个女人不会刚好是我的小美女吧?!”

孟承杰掀起抹苦笑,“大富,你可以改行去当算命师了,你怎么这么厉害?”这样他也能猜到。

“这还不简单,你正式上过班的公司就只有冠全,况且当初蓝月来应征的时候,我就是看中她曾在冠全的经历。”万大富骄傲的像只公鸡。

“你该不会是因为我曾经在冠全待过,所以才录用蓝月吧?”

“是啊!谁教你是我学弟,而且来应征的人那么多,我又不懂会计,我哪知道谁的能力好,谁的能力不好,我想冠全出来的应该不会差到哪,所以就用了她。 果然我当初没选错人,她真是个好员工。”

没想到蓝月是因为他的关系才得以进入达文工作,更没想到他进入达文工作后,才有机会重新认识蓝月,缘分这玩意还真是巧妙啊!

“承杰,你说小美女的儿子长得跟你几乎一模一样?”

孟承杰点头,浓眉锁成小剑山。“你没见过蓝月的儿子吗?”

“没有,根本没机会,蓝月从不提自己的私事,她老公也从来不来公司找她。”

“蓝月的儿子叫周怀杰,我的那个杰字。”他又小酌了一口酒。

“怀杰?怀念你孟承杰?这倒有趣了。”

“大富,你觉得有没有可能……”孟承杰轻轻摇晃酒杯,昏黄的灯光使他的俊脸看起来更加迷人。

“你想说什么?说蓝月的儿子可能是你的儿子?”这事情好玩了,小美女和孟承杰,万大富是越想精神越是亢奋。

“我不知道,这明明是不可能的事,就算我跟蓝月曾经是冠全的同事,可是我对她根本没有印象,我应该不认识她才对。”

“你确定你不是酒后乱性?还是哪次一夜情所留下的后果?”

“就算是一夜情,我也会做好安全的防护措施,况且我长这么大,对感情一向忠实,你知道我不会随便乱吃……等等……”他像是想起了什么,拿着酒杯的手颤抖了下,难道四年前的那一夜是蓝月吗?“只有唯一一次,因为酒后才擦枪走火……”

时间吻合、地点吻合、连背景都吻合,孟承杰心中的那团迷雾,总算渐渐地敞开,难怪他初到达文时,对她就有似曾相识的熟悉感……

她的眼泪会令他纠心,她的笑容会令他心动,难道就是因为那一夜的关系吗?

只是他在冠全的时候并不认识她,她会来参加欢送他的惜别会吗?

“怎么了?你怎么不继续说了?还是你已经想起什么了?”

“我不知道。”孟承杰一脸茫然。

他需要明灯来指示他此刻纷乱的心情,他想听听万大富这个旁观者的看法,于是他将今晚顺路送蓝月回家,看见蓝月儿子的事说了一遍,其中也包括周齐伟、杜曼妮和蓝星看见他的惊吓反应。

最重要的是小杰的那一声声的爸比……

稚嫩的嗓音、可爱的脸孔,让他以为他真的是小杰的爸爸。

只是小杰真的是那一夜所留下来的情种吗?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