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艾玟 > 《疼我好不好?》
返回书目

《疼我好不好?》

第五章

作者:艾玟

这一夜,孟承杰躺在床上,酒意频频袭来,他睡得很不安稳,翻来覆去的,在半梦半醒间挣扎着。

蓝月真的是那一夜逢场作戏的对象吗?四年前的记忆有如排山倒海的涌现,就在他要出国念书的前夕,冠全的同仁为他举办了一场盛大的惜别会。

同事们包下一间足以容纳三十人的大型KTV包厢,昏暗的灯光、震天的音乐、欢乐的笑声,前前后后来了多少人他已经记不清楚,他只知道自己如众星拱月般的被大家图图围住,酒一杯一杯的敬,歌一曲接着一曲的唱……

他想起来了,那晚他有唱情难枕这首歇,当时还有个女生跟他一起合唱这首凄楚的情歌。那女孩的歌声不完美,偶尔还会走音,却是最能触动他失恋的心弦。

他的女朋友,也是冠全计算机总经理的掌上明珠萧舒芳,因为他要出国,闹到要跟他分子的地步,他在爱情与未来间,选择了未来,却也因此失去了一段用心经营的感情。

那样的夜,在欢笑的背后是苦涩的,他藉酒浇愁,藉歌声放纵自己,直到人潮渐渐散去。

惜别会结束后,他推拒所有想要送他的朋友,他只想一个人静一静。

他走出KTV后,他不急着回家,故意沿着宽广的仁爱路走,想让夜风吹醒他的酒意,想知道这样的出国奋斗到底值不值得?

他没有显赫的家世背景,他只是一个平凡的老百姓,却和总经理的女儿交往,若不出国拚出个成绩回来,别人就会取笑他是靠女朋友的关系而可以少奋斗三十年,他不要自己是依附女人往上爬的没用男人。

走着走着,他体力不支的跌坐在人行道边的凉椅上。

“孟承杰、孟承杰,你还好吗?”

“不好!”他看着摇他手臂的女孩,蒙蒙眬眬,似真又似假。

“我送你回家,你家在哪?”

“我不要回家!”他有些赌气,而且他也不想这副狼狈样让妈妈看见,害她担心。

“你不能在这里睡觉,会生病的。”她继续摇着他的手臂,阻止他意识昏沉。

“要不然怎么办?”

女孩皱眉偏头想了想说:“那我送你去饭店休息,好不好?”

他看不清楚她的脸,只知道她的声音好温柔,一头长发飘散在胸前。

“好,只要别送我回家。”他知道他在耍闹脾气,就像讨着要糖吃的小男孩。

女孩拦了很久,才拦到一辆出租车。虽然孟承杰意识有些不清,走起路来有些摇晃,但他还没有醉到无法行动的地步。他搭着她的肩膀,随着她进入车内。

女孩让出租车司机在最近的一家饭店停下。

她吃力的搀扶着他,以她的名字在柜抬登记了一间房,然后带着神志有些飘浮的孟承杰上楼。

进入房间后,一路上都很安静的她终于开口说:“你要不要喝茶?会让你舒服一些的。”

“好!”他已经躺平在大床上,痛苦的拧眉。

“孟承杰、孟承杰,起来喝茶了。”看他赖在床上似乎没有起身的打算,她只好将茶先搁在床头柜,然后伸手扶他……

“啊!”女孩的力气很小,不但没有扶起他,反而整个人跌落在他胸前。

他的手指将她柔软的发丝顺到她的耳后,想看清她的脸。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他的眼神迷蒙,低沉的嗓音在偌大的房内听起来特别有磁性。

“我是你同事,我当然知道。”她的心跳得好快,小脸红成一片。

“你是谁?我怎么不认识你!”小夜灯在梳妆台前摇摇晃晃,而她背着光,让他更看不清她的样子。

“我是谁不重要,对不对?反正你明天就不来公司,你一个星期后就要出国了。”

也罢!“对,你说得对,这一别我们再也没有见面的机会。”

“你喝醉了,让我起来。”她抵着他胸膛的双手正微微颤抖。

“我好累!”他没放开她,反而将双臂环上她的腰际,让她整个人密密贴紧他的胸口,此时他非常需要温暖的感觉。

而这个陌生女孩的气息让他感到安心。

“孟承杰,你别担心太多,出国念书虽然辛苦,但是我相信你一定能顺利拿到学位的。”女孩附在他耳边柔柔的呢喃。

他笑了,在这个时候,有个陌生女孩用她那甜美,且令他感到安心的嗓音安慰自己,不知不觉中填补了他因失恋而空洞的心灵。

“谢谢你。”

女孩温柔的笑了,轻轻吻上他的额头。“虽然你不认识我,可是我认识你,一个人在国外,要好好照顾自己,别再喝醉了,这样容易伤身体,祝你一路顺风。”

她的话有着离别的感伤,而她的吻有着醉人的温度。

是谁先开始点燃那把属于情欲的火?他不知道,她也不知道。

一切就这么自然而然的发生。

当他狂烈的吻上她柔美的唇之后,一切就变得不可收拾。

然而孟承杰趁脑中还有一丝理智的时候,推开她,哑着嗓说:“你可以离开,你可以不用理我。”

“不,我只想把握这个可以跟你在一起的唯一机会。以后我们就相见无期了。”她没有拒绝,反而主动的亲吻他的薄唇。

孟承杰低吼一声埋在她的颈间,尽情享受她的青涩。

那样的氛围是这么柔情地、愁绪地。

他跟一个不知名的女孩,有了所谓的一夜情。

天亮后,他的枕边什么人都没有,除了凌乱的床单及点点带红的血丝可以证明欢爱过后的痕迹外,否则他会以为昨夜的一切只是场梦,是场宿醉后的幻想。

他不去想昨夜的女人究竟是谁,不想记忆这场逢场作戏,也不想去猜测她为何把最宝贵的贞操给了他。

他带着全新的心情,远渡重洋,离开www.ysb88.com,离开过去的感情。

www.www.kanyanqing.comwww.www.kanyanqing.com

经过一夜的失眠思考,孟承杰已经恢复了惯有的沉着冷静,他来到记忆中他与陌生女孩共度一夜的饭店。

他想主动找出事情的真相,不想就这么悬挂着,老是觉得不安。

如果四年前那名女孩是蓝月更好,如果不是她,也没关系,起码他不用老是猜来猜去的,尽管小杰不是他的儿子,他依旧会放大胆的去追求她。

“小姐,我想查四年前的住宿数据,可以帮我查一下吗?”

柜台小姐怪怪的看了他一眼,有礼的问:“先生,请问为什么要查?你是登记住宿的人吗?”

“是这样的,当年我和我女朋友来到这里住宿,我记得那天是十二月十一号,可是我女朋友却说是十一月十一号,她说是我记错了,为了这样,她硬是不肯接受我的求婚。不瞒你说,这里是我和她第一次……呃……你知道的,这饭店对她来说非常的重要,我为了要安她的心,只好来求证,表示我没记错。”他迷人的风采,立刻让柜台小姐卸下心房。

柜台小姐快速地在键盘上敲着,找寻四年前十二月十一号的住宿资料。

“先生,请问当时是用什么名字登记的?”

糟糕,他只好赌一赌了。“蓝月,蓝天的蓝,月亮的月。”

当柜台小姐从打印机打印出一张住宿明细时,孟承杰不自觉的屏住气。“先生,你和你女朋友都记错了,是十二月十号,不过你比较接近喔!”

宾果!他接过柜台小姐送给他的礼物。“谢谢,谢谢李小姐。”他看了一眼柜台小姐胸前的名牌。

“不客气,祝你求婚成功啰!”

“会的,到时我会请你喝喜酒的。”孟承杰拿着薄薄的一张纸,飞跃地走出饭店大门。

真的是蓝月,那一夜Ji Qing的对象真的是她!他对她的熟悉感不是空穴来风,他曾经跟她有过肌肤之亲。

大富若知道事情的真相,一定会狂笑三大声。

而且他当爸爸了,他原来有个三岁的儿子,那个可爱讨人喜欢的小壮丁竟然是他的儿子,噢~~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种既开心又杂乱的情绪……

等等,那如果他没有到达文工作,如果他没有见到小杰,蓝月是不是打算要偷偷隐瞒他一辈子?

以前他不在国内,他能体谅蓝月默默的扶养小孩,可是他都已经出现在她的面前,而且很显然她也是记得他的,那她为何不告诉他?

蓝月不告诉他,必定有她的原因和理由,他不能就这么跑去质问她,更不能逼问她,万一她带着小杰逃走了,那他该怎么办?

其实,这几年来,他的感情始终呈现空白的状态,他很难再对一个女人动心,偏偏一见到她,就勾起了排山倒海的欲望,那是种想保护她、想疼惜她的欲望。

他决定不直接和蓝月摊牌,用时间跟她耗,他相信一定能打动她的芳心。

接近六点了,应该快下班了,孟承杰匆匆赶回公司,他假藉有资料忘了拿,丢下一整组的拍摄人员,就是为了要见蓝月一面。

他从来没有这么心悬过一个女人,从来没有如此渴望见到一个女人,今天他溜班回公司的事情,要是让万大富知道铁定会气到跳脚。

只是他竟然和她错身而过,何姿吟说她去国税局办事,办完事就直接回家,不会再进公司。

孟承杰想打电话给她,却找不到任何理由。

更气人的是,一连三天,不知道是命运的捉弄,还是老天在处罚他,不是他太晚回公司她已经下班,就是她提早出门办事。

今天,外景广告拍摄的工作,终于告一个段落了,剩下就是后制作业,他才可以赶在下班前回公司。

看着蓝月纤细的背影,他颇为不自在的在座位上假装束忙西忙。这时他的眼角余光瞥见小白走到了蓝月身边。

“蓝月,快下班了吧?”小白问。

“是呀!”蓝月边关计算机边回答,“对了,你买材料代垫的钱,我明天再跟大头目请款给你。”

“没关系,才几千块而已。”小白看她在收拾东西。“我刚好要出去,我顺便送你一程,你不是说你儿子在这附近念幼儿园吗?”

才经过几天,蓝月已经离婚的消息已经如火燎原般烧得整个公司都知道了。

也许是何姿吟说的,也许是孟承杰的那句话,反正大家都知道了,这几天她收到了很多关爱的话语,让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应付,只好频频微笑。

“不用了,我搭公交车搭得很习惯。”

“公交车很慢,我送你比较快。”

坐在她身边的何姿吟站了起来。“小白呀!你用什么送蓝月,你那辆破机车吗?天气可是变冷了,你舍得让蓝月吹风受冻吗?”

小白虽然知道何姿吟在调侃他,还是笑得很皮。“没关系,我的外套可以让蓝月穿,我的人可以让蓝月抱,我会让她感到暖呼呼的。”

蓝月也知道小白并没有追求她的意思,他纯粹是出于好意,因为知道她离婚了,所以特别关心她,就怕她太辛苦了。

“小白,你这么瘦抱起来又没几两肉,我才不要抱呢!”她笑笑的睨了小白一眼。她和同事们相处时,都是这么轻松的,但是面对孟承杰时,她就很紧张。

“哇~~嫌我瘦,那总监这种精壮的体格,总可以吧?”小白哇哇叫的反将了蓝月一军。

孟承杰虽然假装在忙,但却是竖起耳朵在听他们聊天,他很感谢小白将话题扯到他的身上。“蓝月,我送你好了,我有开车,车上还有暖气。”

“总监,那你还会回公司吗?”何姿吟对孟承杰有好感,却苦无机会与他有更进一步的发展,因为他真的很忙,明明他们的座位是这么近,她却连和他单独相处的机会都没有。当她一听到他自告奋勇要送蓝月时,她的心就像是喝了一整瓶醋似的,酸酸的。

“会,我晚上八点还要和大头目及企宣人员开会。”

“那我等你回来,我想跟你讨论一下采买数据柜的事,看你需要何种规格。”何姿吟找了个借口,这样晚上就可以让他送她回家了。

“嗯!”孟承杰应允。

蓝月迅速的把杂物收进大包包里,她倒希望坐小白的机车去吹冷风,也不要坐孟承杰舒适的轿车。

“总监,你这么忙,不用了,谢谢你的好意。”她连声谢谢后,就直接往大门口走去。孟承杰怎么可能放过这么好的机会,拿起车钥匙就追了出去。“给我一个表现的机会,况且我也很想念小杰。”

她的背脊突然有股寒意往上窜,他该不会知道什么了吧?不、不会的……她只能安抚自己,言者无心,听者有意。

杜曼妮要她小心,千万不能露出破绽,万一孟承杰只要孩子不要妈,看她该怎么办!

而蓝星也要她别心太软,不要一见到大帅哥就被迷得连魂都没有了,到时伤心又伤情!

周齐伟更是对孟承杰抱持负面看法,他总觉得孟承杰太过狂野,不能给女人最基本的幸福和安全感。

总之,身边的人,除了还不知情的妈妈和周家二老外,都不赞成她和孟承杰有更进一步的接触,能躲多远就躲多远。

可是……

蓝月跟在他的后头,失神的望着他那雄伟的肩膀……

她乖乖地坐上他的车,把蓝星、杜曼妮和周齐伟的警告当成耳边风,明明知道不该和他接近,偏偏她的心就是不受控制。

www.www.kanyanqing.comwww.www.kanyanqing.com

“一个人带小孩很辛苦吧?”孟承杰将车子开出地下室,用眼尾飘看着有些拘谨的蓝月。

“不辛苦,我妈妈和妹妹都会帮忙带,还有小杰的爸爸和爷爷奶奶也都会照顾小杰。”

想到小杰要喊周齐伟那个老粗警察爸爸,他的心里就很不是滋味。

“你是怎么认识周齐伟的?”

“我、曼妮、齐伟、蓝星,我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

原来是青梅竹马,不过只要一想到周齐伟曾经跟她结过婚,他心里就不痛快。

“我觉得小杰长得一点都不像周齐伟,我看小杰还比较像我。”

她还在怔愣于他的话时,前方突然传来紧急煞车声,孟承杰也反应迅速的踩了煞车,她的身体因而前后剧烈摇摆了下,听到后方也陆续传来车轮摩擦地面的声音。

“啊!”蓝月忍不住喊了一声,就在她以为他的车子会撞上前方急停的公交车屁股时,幸好车子停了下来,否则这一撞后果很难想象。

在她才要松一口气之际,她又看见公交车后轮底下冒出了一摊鲜血,及一只手臂。“啊!”她双手掩面,忍不住大叫。

“别怕、别怕!”他松开她身上的安全带,拍抚着她的肩膀,将她拥进怀里。

“有……有……”她吓得无法成声。

“嘘,我知道,我看见了,你别去想,什么事都没有。”孟承杰圆融低沉的嗓音在她耳边传来,安抚着她的恐慌。

周围的人群开始在躁动、喊叫、喧哗,她只能将小脸埋在他的胸口,吸取着依靠的力量。

他的胸膛是温暖的、他的味道是安心的,她的害怕慢慢沉淀下来,她这才想起小杰还在等她。

她从他的怀里抬起头来,泪水已盈睫、小脸也早已红透。“怎么办?我们可以离开吗?”两个人的上半身几乎贴在一起,但是,她一点都不想推开他去独自面对车祸的惨剧,只能将眼神定在他高领的毛衣上。

“恐怕不行,我们离公交车太近了,后面也还有一长排的车子,我们现在是进退两难,得等到警察来,公交车开走,我们才有办法动。”他很庆幸自己有随身带手帕的好习惯,现在手帕就派得上用常

他想用手帕轻拭她的眼泪,她一惊想要离开他的怀抱,然而他放在她腰际上的力量却让她无法移动。

“我自己来,谢谢!”

“不要再对我说谢谢了,这两个字听起来既陌生又很碍耳。”

他不让她动,坚持替她擦干眼角的泪水。

车内的气氛太暧昧,蓝月只好赶紧找个话题,“那我走路去接小杰好了。”

“不好吧!救护车还没到,你敢一个人下车吗?万一你看到不该看……”不是他故意要吓她,而是他实在舍不得放开怀里的她,始终跨不出去的第一步,因为这突如其来的意外,让他有机会可以亲近她,怎能轻易放手呢!

这句话直指她脆弱胆小的内心。“那怎么办?”

“让周齐伟去接。他不是小杰的爸爸吗?”这个时候他就得好好利用周齐伟这个假爸爸了。

“嗯,那让我打个电话。”她推了推他的胸口,示意他放手。

孟承杰这才离开她纤细的腰际。

救护车、警车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她不是打给周齐伟却是拨给杜曼妮。

杜曼妮答应帮她去接小孩,当然她没胆说她在孟承杰的车子里,否则她回去一定会被骂到耳朵长茧。

救护车送走伤员,一位警察开始测量出事的痕迹,在地上画下标线,然后指挥公交车司机将公交车开到路边。

因为孟承杰的车是紧跟在公交车之后的目击者,因此警察要孟承杰和蓝月也将车开到路边,然后下车接受询问,以便厘清肇事责任。

这个时候,蓝月当然可以先行离去,因为她不是开车的人,不过她没有,孟承杰也是为了要载她,才会碰上这种倒霉事,她有义务陪在他的身边。

天气是越晚越冷,十五度以下的低温寒风吹得蓝月直发抖,她不敢看向路中央那一摊鲜红的血迹,只能将脸侧向另外一边。

孟承杰看着她苍白的小脸,脱下自己的外套,覆盖在她的肩头。“别紧张,没事的。”然后自然而然的牵起她的小手。

孟承杰的大手很温暖,就如同他的人充满阳光般的魅力,使她的心不受控制,只能痴迷地看着他英挺的侧面,感受他掌心的温度,完全无法让自己的小手离开他的大手。

警察询问过后,留下孟承杰的数据,然后才让他们离开。

这一耽搁,再度坐上孟承杰的车时,都已经七点半。

“饿不饿?想吃什么?”他问得极自然,再也没有任何生疏感。

“我回家吃就行了。”掌心残留着他的温度,她将双手交握在膝盖上,嘴角的梨涡扬着淡淡的幸福。

“你回家有东西可以吃,我回家却没有东西可以吃,你也可怜可怜我,陪我吃个饭吧!”深知她的心软、胆子小,捉蛇捉七寸,要让她妥协,只能抓紧她的同情心。

他早就知道了,在蓝月的面前,他得适时扮演可怜的小猫咪,太逞强只会让她离他越来越远。

“好吧!那你想吃什么?”唉!她真的会被他的软言软语吃得死死地。

“我知道有一家意大利面不错,你吃意大利面吗?”

“吃呀!我不挑吃的。”

见她点头,他在心里飞扬着喜悦。

他不该庆幸有那场车祸的,不过他很感谢因此他有机会可以跟她单独吃饭。

他初来达文时,就对她动心了,她的一颦一笑都深深吸引他,他不由自主的追寻着她的一举一动。

而现在,对她的爱怜又更深了一层,她为他生下一个儿子,那需要多大的勇气和毅力,她甚至不知道他人在哪?不知道他会不会回www.ysb88.com?她看似脆弱,为何又能拥有这样的勇敢?

车子很幸运地在路边停车格找到停车的地方。

“车子就停这里,不过得走大约五分钟的路。”

“没关系,这附近很难找车位,我们算很幸运。”

“外面很冷,我车上还有外套,要不要穿上?”今晚的温度有点低,孟承杰怕她冻着了。

“不用了,我已经穿很多衣服,再穿就走不动了。”蓝月轻轻呵笑的说。

雨人一同下车,寒风迎面而来,外头的气温真的很低,这样的天气刚好适合两人相依相偎互相取暖。

孟承杰走在她的右手边,没有犹豫的又牵住她的手。

她的脚步迟疑了下,心想这样好吗?

“怎么了?”他感觉到她那慢如蜗牛的步伐。

“总监,你……我们……”

他干脆停下来,凝望她,“你想说什么?”

蓝月拿高两人相握的手。“这样不好吧?我们又不是男女朋友。”

她的说法却引来他的放声大笑。“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是男女朋友。”他很霸道的擅自做决定。

“你笑的样子跟大头目好像!”蓝月噗哧一笑。

“那我一定是吃到那家伙的口水。”他故意做出一脸的嫌恶。

“总监,哪有男女朋友是这样说说就算的。”虽然她的恋爱经验很少,但总也谈过一两次,哪有人像他这么霸道的。

“那你认为要怎样才能称为男女朋友?”他促狭似地看着她。

“至少得先交往,或者约会之类的,然后才有可能以男女朋友相称,这是正常步骤。”她说得很认真。

“难道我们之间很不正常吗?”他牵着她继续往前走,不顾她的抗议,因为他不想放掉手中的温柔触感。

“当然,我们连交往都没有,怎能……”牵手?

“我现在正在和你约会,你也可以称之为交往,当然我就是你的男朋友,男朋友当然有权利牵女朋友的手。”他们连孩子都生了,她还敢来跟他谈正常的步骤?

这个女人真是一点都没把他放在眼里,或许他该强势一点。

他这是什么歪理?“可是我没答应?”她对他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任由他牵着。

“你会答应的。”他霸道的替她下了结论。

孟承杰完全忘了八点要和万大富及企宣人员开会,他也忘了何姿吟还在公司等他回去,他心里眼里只有眼前的小美女。

吃饭时,他将手机关机,他不想任何人来打扰他和她初次的约会。

看她不时羞红的小脸,听她愉悦的谈论小杰,这是令他最快乐幸福的事。

“总监,快九点了,我得回家了。”

“现在是下班时间,别喊我总监。”这是美中不足的地方,他很想象一般情侣那样和她约会到深夜,不过两人之间却卡着一个小壮叮

“……”她看着他俊朗的笑意,却喊不出口。

“承杰,来,跟着我念一遍。”

“承、杰。”她像牙牙学语的小孩跟着念了一遍,小脸又不由自主的泛红。

“很好,多念几遍你就会习惯的。”他鼓励式的轻拍蓝月的脑袋。

这是梦吗?她真的和他在交往吗?他说他们是男女朋友?

蓝月的双脚踩在地上,却没有踏实感,这一切会不会是他故意在戏弄她啊?

孟承杰依然牵着她的手走回停车的地方,然后开车送她回家。今晚,他很开心,因为她没有拒绝他的提议,他不但成了她的男朋友,还可以这么近距离的呵护她。

到了她家楼下,他想上去看看小杰,不过她坚持不肯,因为她怕被其它人看见,也幸好他没有坚持,然后她看着他上车离开。

如果这是梦,就让她梦久一点吧!

她偷偷爱他这么多年,每次只能看着相片发呆,幻想他有出现的一天,如今他的人就在身边,为什么她反而感到害怕?

如果不曾得到就失去,那她并不会伤痛。

如果深深爱过后再失去,那她一定会生不如死。

还是不要爱吧!可是她怎拒绝得了他?

蓝星、杜曼妮和周齐伟的警告仍在耳边,她却当起了他的女朋友。

就算会跌到遍体鳞伤,她还是想试试跟他谈情说爱的滋味呀!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