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艾玟 > 《疼我好不好?》
返回书目

《疼我好不好?》

第六章

作者:艾玟

蓝星、周齐伟、杜曼妮三个人排排坐在沙发上恭迎着蓝月回来。

蓝月的唇角原本带着笑,脚步轻盈,看到这等阵仗时,笑容瞬间僵住,她就知道逃不过被逼问的下常

“小杰呢?”她只好拿儿子出来当挡箭牌。

“睡了。”蓝星淡淡的说。

“今天怎么这么乖,还没九点就肯上床去睡觉?”她干笑了声。

“老师说,小壮丁很皮,午睡时不肯好好睡,大概玩累了,我这个干妈连哄都不用哄,他就睡着了。”这次换杜曼妮报告。

“那……我去洗澡了。”她想溜回自己的房里,无奈一把被蓝星给抓祝

“姊,别当乌龟了,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的。”

“月呀!”杜曼妮喊得特别的撒娇亲热。“茶都帮你泡好了,就坐下来聊天吧!你不会想等到蓝妈妈下课回来,一起说给蓝妈妈听吧?”

“要聊什么?”蓝月硬着头皮在单人沙发上坐下。

“蓝月,大家都很关心你,你是跟孟承杰出去吗?”最先说话的是方头大耳的周齐伟。

“你们之前不是一直担心我没人要?担心我整天闷在家里搞自闭?现在我只不过是去吃顿饭,你们干嘛看得这么严重?”蓝月只好先声夺人,不然她一张嘴,绝对应付不了他们三张嘴。

“没否认就是承认啰!你真的跟孟承杰出去?!”蓝星气得站到蓝月的面前。

“在路上遇到车祸嘛!你们没看新闻报导吗?我有看到SNG的转播车。”蓝月只好顾左右而言他。

“蓝月,说重点。”杜曼妮美眸微眯,警告蓝月最好不要打马虎眼。

“你们也知道我胆子小,看见血流了一地,我吓得根本不敢下车,而且车子卡在公交车后头,想走也走不了,只好请曼妮去接小杰,然后我们又被警察留下来做笔录,他没吃饭我也没吃饭,就顺便去吃饭,饭吃完了,我就赶回来了呀!”蓝月说的都是事实,只是她隐瞒了一部分没说,如果她说她当了孟承杰的女朋友,她一定会被他们三人追杀。

“就这样?”杜曼妮还是眯眼,有点怀疑的问。

“就这样!”蓝月坚定的点点头。

“那孟承杰为什么要送你去接小杰?”蓝星问。

“哎呀!还不是都得怪齐伟。”

“为什么要怪我?”周齐伟皱眉反问。

“你跟孟承杰说你和我已经离婚了,结果弄得全公司都知道我恢复单身了,大家可怜我这个单亲妈妈,于是都自告奋勇说要送我一程。”蓝月说的也是事实,只不过没把她和孟承杰搞暧昧的事招了出来。

“那你为何独独只坐孟承杰的车?”这次开口的是杜曼妮。

“因为在场的男生只有他是开车的,你们总不会要小杰坐机车吧?”

大家像拷问犯人般的轮流审问蓝月,如果对象是别人,是白领阶级的菁英份子,或者是任何一个老实可靠的男人,那他们二话不说,全都会举双手同意。

只是对象是孟承杰,这个又俊又帅,据说还有很多风流史的男人,而这个据说都是以前蓝月告诉他们的,他们怎么可能放单纯的蓝月和孟承杰谈恋爱!

那不等于是送羊入虎口,等着蓝月被孟承杰骗吗?

虽然孟承杰是小杰的亲生父亲,不过谁都不敢保证孟承杰在知道事情的真相后,是不是只要孩子不要妈?如果真是这样,那失去小壮丁的蓝月绝对活不下去。

他们宁可蓝月睁大眼睛,好好挑选对她及对小杰都好的男人,不要一见到孟承杰这个大帅哥,连东西南北都迷失方向,就像当初傻傻地就将自己的初次奉献给孟承杰这个陌生的男人。

“月,我们只是担心你。”杜曼妮语重心长的说。

“姊,我们不想你又被骗了。”蓝星紧握住蓝月的手,同样也是叮咛再三。

“蓝月,我们是为了你好。”周齐伟说得义正词严。

“我知道,没有你们的支持,我和小杰怎么会有今天呢?谢谢你们。”蓝月心虚的不敢直视眼前三人,如果让他们知道她正在和孟承杰交往,他们一定会气死的。

唉!她想,反正她注定会失恋,就干脆不要让他们知道她在谈恋爱,免得他们为她担心难过。

www.www.kanyanqing.comwww.www.kanyanqing.com

这一个星期以来,孟承杰在下班后都会送蓝月去接小杰,然后再赶回公司加班,虽然蓝月说不用,但在他的坚持下,她也只能妥协。

蓝月在收拾东西准备下班时,坐在她旁边何姿吟语气有些酸的说:“蓝月,总监对你好好,天天特地送你去接你儿子。”

蓝月浅笑。“他对每个人都很好。”

在公司里,孟承杰为了怕给蓝月带来困扰,因此两人的关系仅止于上司下属,没有人知道他们正偷偷交往。

“怎么不见他也送我一下?!”何姿吟不服的嘟嘴抱怨道。

“怎么没有?我记得有一次你加班到半夜,总监他有送你回家,难道是我记错了?”

“拜托,就那么一次而已!”那是她千方百计,故意熬到半夜和他一起下班,才得来的福利。

想到这,何姿吟不免哀怨,结果看似风流的总监,一路上只会跟她说笑,连半点要暧昧的机会也不给她,后来她就不干这种傻事了,还不如早早回家抱棉被看电视来的舒服。

“他是可怜我这个单亲妈妈,大冷天的接送小孩很辛苦。”蓝月站起来,习惯性的回头看看,孟承杰不在位置上,她心里有些失落,看来今天得自己走。

“别看了!”何姿吟的话,让蓝月回过头来。“总监还在大头目的办公室里。”

“姿吟,那你告诉总监一声,说我下班了。”

“你不等他吗?”何姿吟确实是嫉妒蓝月,如果孟承杰肯这样天天特地送她不知该有多好?

“不等了,我不想打扰他工作。”说完,蓝月就背着背包走出办公室。

人是一种习惯的动物,一旦被某些事情制约后,想要改变就很难。

就像现在……

天空飘着毛毛细雨,冰冷的温度让她缩紧了肩膀,如果这个时候能坐dm*在孟承杰温暖舒适的车子里该有多好。

唉!现实是,她必须撑着伞,去挤那又黏又湿的公交车。

还没走到公车站,几声短短的喇叭声在她背后响起,她回头一看,右侧车门刚好打开来。

“快上车。”孟承杰从驾驶座探出头来。

她有点愣住了,没想到他会开车来追她,动作有些迟疑的上了车。

“你不是在开会吗?”事实上她已经泄漏了兴奋的表情。

“为何不等我?”他踩着油门,驶进车潮里。

“你在忙,况且我搭公交车也很方便。”

“再忙都要送你。”趁着红灯,孟承杰牵起她的左手,凝视她。“你知道吗?我每天最盼望的就是送你去接小杰的这段路,只有在这个时候,我才能这样跟你说说话,牵牵你的手。”他真的很可怜,虽然他们是同事,看似整天在一起,却没有机会说到贴心话,更别说是独处了,常常他坐在后头看着她的背影,心里就很怨叹。

“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我结过婚,还有个三岁的小孩……”蓝月不安的咬着下唇,这问题在她心中绕了好久,总算有勇气问出口了。

绿灯亮了,他单手操控方向盘,右手还是舍不得放开她柔软的掌心。

“等一下我们带小杰去吃麦当劳。”他没有回答她的话,他要以行动来证明。

“你不用回公司吗?”

“要,不过可以晚一点,我都已经跟大富交代好了。”

“我自己带小杰去就行了。”她不想打扰他的工作。

“不行,我昨天答应小杰的,今天要带他去麦当劳,大人不能骗小孩。”

“承杰,谢谢你。”看他如此尽心的对待她和小杰,她感动到眼角湿湿的。

这一个星期以来,小杰看见他还是爸比爸比的猛叫,这都要怪她,以前老是指着他的相片告诉小杰,他就是爸比。

因此小杰小小的脑袋里,早就认定自己有两个爸爸两个妈妈。

一开始,蓝月还会纠正小杰的叫法,可是小壮丁很固执怎么都不肯改口,而他也觉得叫爸比很好,两票对一票,她只能任由小杰这样叫。

“犯规,说好了,你不能说‘谢’的,等下得罚你。”他的右手轻轻握紧了她的小手,然后又松开。

她笑了,两朵梨涡开出美丽的花朵。“要罚什么?”

“罚你亲我一下。”他很自动的把脸稍微凑过去。两人的感情进展缓慢的有如蜗牛在爬,始终停留在牵牵小手的阶段,看来他孟承杰追女人的招数是越活越退步!

“你专心开车啦!”她抽回自己的手,十指不安的在膝盖上搅动,耳根子燥红的不象话。

来到幼儿园,以往都是她自己下车去带小杰,而今天他却说:“我跟你一起去接小杰。”

“啊?”蓝月又是一惊。

“没关系,今天刚好有白线的位置可以停。”

“不用啦!”开玩笑,要是让老师们看见他那张和小杰几乎一样的脸型,老师们会怎么想?

不过她每次都说不用,他还是照自己的意思做,根本不把她的反对听进耳里。

来到幼儿园门口,柜台的老师一看到孟承杰就说:“小杰的爸爸,第一次看你来接小杰喔?”

“我都开车在外面等。”孟承杰笑了笑。

女老师差点失魂在孟承杰的笑容里,这男人真的好帅,帅得好狂野。

“你跟小杰好像,真像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闻言,蓝月的嘴角微微抽动,头上出现好几条黑线,幸好小杰才入学半年,周齐伟还没机会以爸爸的身分过来,不然可就糗大了。

“大家都这么说,儿子是我的,当然像我。”孟承杰说得意气风发,他总算有为人爸爸的骄傲了。

老天,他怎能说得这般脸不红气不喘?蓝月听得心里七上八下的,难道他知道了什么吗?不可能,那一夜他醉胡涂了,又不知道她是谁,怎么可能会知道小杰是他的孩子?!

小杰被老师带了出来,一看见孟承杰,就开心的跑了过来。“爸比,爸比,你说今天要带我去麦当劳。”

孟承杰一把抱起小壮叮“没问题,我们今天就去吃麦当劳,不过,你今天乖不乖呀?”

“小杰,很乖。”老师抢着回话。“周先生,再见了。”

“我不姓周,我姓孟。”孟承杰冷冷的丢下这句话后,就抱着小杰跨步离去。

老师一脸错愕。“这……”

蓝月只好一脸抱歉的说:“老师,我先走了,再见。”随后她匆匆赶上一大一小的步伐。

孟承杰觉得很气闷,自己的儿子反而姓了那个老粗警察的姓,到底要怎么做,才能得到她的心?让她愿意开口对他说小杰是他的儿子?

他很苦恼,他不想被她误会他是因为儿子才喜欢她,所以迟迟不敢揭穿那一夜的事,就怕她小脑袋瓜会胡思乱想,他希望她能看见他的心,一颗真诚的心,他想要她自己心甘情愿说出口。

一路上小杰很开心的唱着儿歌,来到麦当劳后,蓝月为小杰点了一份儿童餐,还附带一个麦当劳玩具。

“你吃什么?”

“l号餐好了。”孟承杰随意瞄了下菜单说。

她又点了一个1号餐,在她要掏钱时,他抢先拿出了一张五百元。

“怎么好意思让你出钱?”蓝月想把钱还他。

他看着她,眼底有着不悦的怒火,她太明白那个眼神的意思,乖乖的把小钱包放回大背包里,赶紧带儿子上楼。

他看着她押着小杰先去洗手间洗手,再逼小杰吃东西,吃完东西后,她才肯放小杰去游乐区溜滑梯,还不忘叮咛他要小心。

他突然觉得又心疼又幸福。

蓝月把小杰教得很好,她是付出多少心血才把小杰带大的?

他突然有满满的愧疚感盈上心头,他怎能因为小杰姓周而不姓孟这等小事而生气呢!

那是他一夜风流所遗留下来的生命,如果当时知道有个陌生的女人怀了他的小孩,他一定会要她把小孩拿掉,甚至觉得她必有所图。

而且她如果真的想要找他,一点也不难,可以透过冠全,一定有人知道他在美国的联络方式,结果她什么都没说,选择勇敢地把小孩生下来。

“蓝月。”他低低的喊着她。

“嗯?”她略侧十五度角抬头。

“我好喜欢你。”他蜻蜒点水似的点了一下她的唇。

虽然这个吻若有似无,她还是吓得用左手抚上唇瓣,羞得整张脸差点要跟桌面玩亲亲。

要不是碍于人来人往的公共场合,他真想好好跟她享受甜蜜的两人世界。

在他的人生里,他从来不曾知道有小杰这个儿子的存在,他发誓以后一定会好?好对她及小杰,过去他们所缺少的,他一定会在将来统统弥补回来。

www.www.kanyanqing.comwww.www.kanyanqing.com

最近孟承杰留在办公室的时间变多了,主要是在忙着制作计算机动画的部分。

万大富新聘了两位动画专才,配合孟承杰所拍摄的片子,让广告结合真人和卡通,预计过年后在各大电视媒体播放。

接近中午,一位身材玲珑窈窕,穿着及膝大衣和短裙,脚穿长统马靴,留着大波浪长发的美女,来到达文广告。

“请问……”长发美女站在门边,四处张望。

蓝月站了起来,因为不论是访客或是厂商,只要是陌生人,都是由她和何姿吟先接待过滤。

“请问,你找谁?”蓝月迎向前去。

“请问,孟承杰在吗?”美女风情万种的拨动那头长发一下。

“你哪里找他?”

“我是他的朋友,我姓萧。”

“萧小姐,你请等一下。”蓝月走到孟承杰的屏风前。“总监,有位萧小姐要找你。”

孟承杰站了起来,视线越过身前的蓝月,看到了萧舒芳,愣了一下。

萧舒芳显然也看到了孟承杰,她大大方方的不请自入。

“承杰。”那一声承杰有着许多的哀怨。

“你怎么会来?”他走出屏风,不想单独和萧舒芳谈话,就怕蓝月有所误会。

这时何姿吟也竖起耳朵倾听,因为她已经闻到八卦的味道。

“没事不能来找你吗?你忙没时间和我约会,我只好自己找上门。”萧舒芳没有发脾气,反而有着令人心疼的楚楚可怜。

“总监,会议室是空的,你可以和你朋友进去里面谈。”蓝月明知他的女人缘很好,但亲眼看见有女人找上门,还是个气质这么温柔婉约的女人,她的心里真的很不舒服,却只能强颜欢笑。

“不用了,我跟她在这里说两句就行了。”孟承杰想也没想的马上回绝。

蓝月点点头,又坐回自己的位置上,她与何姿吟互换了一个眼神。

何姿吟眨眨眼,她耸耸肩,她知道何姿吟是在问她,那女人是谁,只是她也不知道。其实,她比任何一个人都想知道,这女人到底和孟承杰是什么关系?

蓝月假装在输入传票,耳里却专注身后的对话,总觉得这位萧小姐好面熟,究竟是在哪里看过她呢?

“我来找你吃午餐啊!”萧舒芳很技巧性的贴近孟承杰,笑着说。

“我很忙,我都是叫便当进来吃的。”

是的,眼前美女就是萧舒芳,她是冠全总经理的女儿,也是他曾经深爱过的女人。

“连吃饭的时间都不肯给我吗?”萧舒芳的语气已经有了哭意。

“我真的没空。”孟承杰不着痕迹的避开她。当年,他要出国念书,萧舒芳却不肯让他出国,她希望他留在冠全,等着坐总经理的宝座,可是他不想靠这样的裙带关系往上爬,他想靠自己的双手打拚出属于他的成就,他想要出去看看,他有很多梦想要实现。

“杰,你说过要给我机会的,我好想你,真的好想你,我们回到从前好不好?”萧舒芳扁着唇苦苦哀求。

“舒芳,对不起,我已经有女朋友了。”

孟承杰的宣告,让何姿吟和蓝月不禁又互看了一眼,而蓝月心里则是怦怦乱跳,他嘴里的女朋友到底是谁?

“你这么忙,怎么有空交女朋友?我知道你是故意要让我死心的,你曾经这么爱我,你怎么忍心拒绝我呢?”萧舒芳一个倾身,不顾一切投入他的怀抱。

“舒芳,别这样,早在四年前,我们就分手了。”他不会对女人动手,所以只能直挺挺的任她抱着。

萧舒芳不知道从哪里得知他回国的消息,主动联络上他,表明有广告案要请达文做,而他也以招待客户的方式跟她吃过两次饭,却没想到她会找到公司来。

这时,蓝月拿着保温杯站了起来,往茶水间躲。这女人应该是他以前的女朋友,而她坐在位置上,感觉就像是在偷听他过往的秘密似的,她不喜欢这样。

当她站起来的时候,还是管不住自己的眼睛,用眼角余光偷偷瞄了一下他的位置,却看见了他们相拥的身影。

她心一紧,加快脚步往茶水间跑,原来梦醒的这么快,才半个月,她就要失恋了。

蓝星、曼妮、齐伟的话,验证的可真快,她是该听他们的话,别往火坑里跳,到时烧得全身是伤,就算想要逃出来,可能也无法痊愈了。

掬起一把冷水,她得让自己清醒清醒,顺便洗净那残留在脸上的泪迹。

逢场作戏就好,她为何要痴心妄想呢?!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