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艾玟 > 《疼我好不好?》
返回书目

《疼我好不好?》

第七章

作者:艾玟

蓝月不想回去看见不该看的镜头,可是又偏偏得回去,不然何姿吟会起疑心的。

喝下一杯热茶,缓和一下情绪,她才慢慢地又踱回座位上。

当她走回座位时,只看见站在屏风后头的孟承杰,那位萧小姐呢?

“蓝月,我有事要问你,你来会议室一下。”

他以主管的方式命令她,她不能不从,她不敢去看何姿吟的表情,低着头跟着他走进会议室。

一进会议室,他就将门给锁上了。

会议室里因为没有开灯而显得昏暗,她想去打开镶在墙壁上的按钮,但他的大手却早一步盖上她的小手。

“总监。”蓝月小声的惊呼。

他的另一只手放上了她的肩头,将她禁锢在他与墙壁间。

“喊我承杰。”

她因为那男性气息过于亲近,显得有些慌乱。“承杰。”

“你哭了?”他看着她水汪汪的明眸有水珠的痕迹。

“没有!”她咬唇摇头否认。

“你在生气?”

“没有!”她继续否认。

“有一个女人跟我抱在一起,而你竟然不生气?”她不生气,他可要生气了。

他闪着黑眸,若有深意的看着她,好不容易跟她的感情才有一点点进展,他可不想就此被她打进冷宫,他还想光明正大当小杰的爸爸。

“我有身分可以生气吗?”蓝月赌气的迎上他的视线。

他低吼一声,倾身给她一记充满力道的吻,想吻上他的心意,想吻出她的真心。

蓝月想退却无处可退,只能被动接受他这个充满霸气的吻。

他从浓烈转为轻吮,她的唇比他想象中还要美好。

渐渐地,她从抗拒转为享受,睽违四年的吻,却是让她心心念念,他的吻如同他的人,总是教她意乱情迷。

粗喘的气息流窜在两人之间,他轻啄一口再轻啄一口,最后才停止这个让他几乎血脉偾张的热吻。

她火辣辣的小脸,埋在他的胸口,羞得无法见他。

他紧紧抱住她,哑着嗓道:“我希望你吃醋、希望你生气、希望你在意我,这样就证明我在你心里有着分量,我好怕你会不要我这个男朋友。”

孟承杰的话像迷幻药,让她整个人飘飘然。

她抬眼看着他深邃的眸。“承杰,你怎么会喜欢我?像你这样的男人……”应该是她害怕他不要她的,怎么会角色反了过来?

“像我这样的男人,风流又多情吗?该有一堆美女围着我团团转?我必须见一个爱一个?或者我有惯性的劈腿?”他知道这是每个人对他一成不变的看法。

“我……”她被他一迭声的质问,堵得哑口无言。

他叹口气,在椅子上坐下,将她抱上自己的大腿。

“都是这张脸害惨了我,事实上,我从小到大也才交过四个女朋友,而且全都是她们先甩了我,我可从来没有主动提分手的。”他故意将五官全挤在一起,露出一张苦瓜似的脸。

“怎么会?你的女人缘这么好。”她一脸的不相信。

“对女人尊重,是男人基本的礼仪,我妈常说女生是宝,男生是草,所以不管是老女人还是小女人,我对女人都是一视同仁的好。”他点点她小巧可爱的鼻头。

“嗯,你的确是个体贴的好男人,我想没有女人可以逃得过你的温柔。”就是这样她才会觉得不安啊!

“就是这样,所以有很多女人喜欢我、对我表白,可是要我因此而对女人凶巴巴的我又做不到,我妈说女人是用来疼的不能骂的。”

“又是你妈说的?”她笑了,直到现在情欲的气氛才稍稍冲淡了些。

“是呀!谁让我妈一心一意想生女儿,偏偏生了三个儿子。”他也笑了。

“你妈一定很幸福,有这么多的男人疼她。”她有感而发的说。

“你也会很幸福,因为我这个小杰和你家里那个小小杰也会很疼你的。”孟承杰咬了她一口。

“……”她蓦然脸红成一片,不知该如何接他的话。

“你想听故事吗?”他说。

“什么故事?”

“我和萧舒芳的事。”他开始把玩她的小手。

“过去的事就过去了,你可以选择不说。”

“可是我想告诉你。”

“你想说我就听。”

“她是冠全总经理的女儿。”孟承杰缓缓道出四年前的事。

“原来是她,她不是你的女朋友吗?”蓝月吃惊的望着他。

“是前女友!”他纠正她,“你知道她这个人?”

“你是风靡全冠全的大帅哥,而你和总经理女儿交往的事,是全公司上下最让人津津乐道的大八卦,我当然知道。”心中的甜蜜,让她完全忘了之前假装不认识他的事。

“那你还假装不认识我?”他故意质问她,就是想看她的反应。

“有差吗?反正你也不认识我。”她抬高小脸,轻哼了声。

“我在出国念书前,跟她分手了。”

“为什么?”难道那时他会喝醉酒,就是这个原因吗?

“观念不合,我要的是理想,她要的是地位……”

她看着他认真的表情。“然后呢?”

“我希望得到她的支持,她却以分手威胁我,她不想放我走,怕我一出国就会变心。”

“那你们可以先订婚,她可以跟你一起出国呀!”这几年来,她就是这么想的,想那个幸福的女人一定会陪他出国念书。

“当时我也是这么计划,可是她不肯。”

“为什么?”

“在她爸爸的安排下,她年纪轻轻就已经当上业务部的经理,如果她跟着我一起出国,那她势必得放弃在冠全的一切,而其它的股东正虎视眈眈想抢她的职位,况且我这一出去,没有两、三年是回不了国,到时她一定会失去在冠全的权力。”

“她也可以跟你一起念书,拿个硕士回来,增加了学经历,就不怕被人抢走她的职位啦!”蓝月不懂,为什么萧舒芳会如此轻易的放开这么好的男人。

孟承杰苦笑了下,“重点是,她根本就反对我搞电影艺术,认为那是赚不了钱的行业。”

“她怎能这么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想和抱负,她看起来这么柔弱,一点都不像是女强人。”原来外表真的可以骗人,他看似风流却是这么专情,萧舒芳看似楚楚可怜,却是事业心这么强。她错了,她不该以貌取人。

“所以在我出国前,我和她分手了。”

“你很难过吧?”她为他的痛苦感到心疼。

“当时很难过,几乎痛不欲生,不过现在很庆幸,庆幸自己和她分手,否则我这一辈子在她的面前都抬不起头来。”他已经完全释怀了。

“那……她现在回来找你,是不是想跟你复合?”

他知道,这是她的不安。他轻柔地用双手捧起她的小脸蛋,轻点了一下她的唇。“嗯!我不想瞒你,她的确是这个意思。”

“那你的意思呢?毕竟你们曾经深深爱过。”蓝月紧张兮兮的问。

“你还是不相信我?我说了这么多,你还是怀疑我?我现在抱的人是你不是她,爱情过去就是过去了,我不可能会再回头,她看不起我的兴趣,不认同我的工作,我不可能和她有任何的牵连,你懂吗?”他很生气,气自己不能让蓝月信任,气自无法感动她的心,所以她才迟迟不肯说出她和他曾有过的关系,他该怎么做,才能让她交出真心?

孟承杰一向是温和的,她从来没有看过他发脾气,他对待下属也是以爱的政策,而现在他发火的样子,令她既害怕又开心。

“对不起,我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样的情绪,我看见萧小姐来找你,我告诉自己不要在意,要以平常心看待,可是我做不到,我只好逃进茶水间,我很茫然、很无措,我不是不相信你,我是不相信我自己。”蓝月拧着眉心,一口气将心底的害怕说了出来。

果然他偶尔得强势的发一下脾气,否则他怎会听见她心里真正的声音!

“不相信自己有吸引我的魅力?”

“嗯!”她点头。

“傻瓜,你可以生气,你有权利生气的。你知道吗?出国这四年,我除了念书就是工作,我没有和任何女人交往,当我在达文第一眼看见你时,我就被你所吸引,只可惜那时我以为你已经结婚……”

“为什么?”她不明白。

“因为你给我似曾相识的感觉,我很强烈地告诉自己一定曾经认识你,只是你一再否认认识我。”

“是吗?你真的有这种感觉?”

“难道你没有吗?”他噙着浅笑反问。

“我……”该说出口吗?该坦承说出一切吗?蓝月实在很矛盾又挣扎。

“你有没有什么话想告诉我?”他诱导着她。

天呀!别再为难他了,他在心里默默喊着,快说出口呀!她难道不懂他的爱情也需要她的鼓励吗?

蓝月几番犹豫了下,决定还是选择暂时不说,她不要他是看在小杰的份上才喜欢她。

“那萧小姐呢?”

他在心里深深叹了一口气,看来他还是没能掳获她的心。

“她走了,我叫她不要再来了。”

“承杰,呃……我虽然结过婚,可是我恋爱的经验少之又少,我不懂得如何谈感情,我还有个三岁的儿子,如果……”她的话被他吞没在他的唇舌之间。

这个笨女人,他好想干脆自己招认那一夜的事算了--只是时机成熟了吗?

www.www.kanyanqing.comwww.www.kanyanqing.com

万大富站在蓝月的屏风边,犹豫了好一会才说:“蓝月,我有事要问你,你到我办公室来一下。”

蓝月随即放下手里的计算器,跟着万大富走进办公室。

“坐啊!”万大富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指着办公桌前的那张椅子。

蓝月依言坐下。

孟承杰都已经告诉他了,关于那一夜和蓝月所发生的事,还找他这个军师商量对策,不过他要孟承杰别急躁、别冲动,先追到妈妈的心,儿子自然就会回到身边。

不过这不是他今天找蓝月进来谈话的目的,他的目的是……

“蓝月,你知道公司最近很忙,农历年快到了,新广告农历年后就要在各大媒体播放。”他差点咬下自己的舌头,他扯这些无关紧要的东西干什么?万大富烦躁的用五指爬爬他短短的五分头。

“大头目,你想说什么?”她看得出来,万大富想说的并不是这个全公司上下都知道的事。

“呃……有人说,前两天公司在进行资产盘点时,你很不认真,都不帮忙盘点,只会站在旁边看,你知道我是老板,有人跟我说,我就必须向你求证。”万大富尽量说得婉转,私底下她可是承杰心爱的女人,可是公事上他又必须查个清楚,真是教他两难。

蓝月听得一头雾水,不解的说:“怎么可能?那天主要是要盘点所有的计算机设备、拍摄器材及所有的办公桌椅,那是准备要交到国税局的财产目录,我怎么可能不动手帮忙?!”

“我知道你很认真,你干脆把你那天做了什么都告诉我。”

“唔……那天我、姿吟和小李负责盘点,姿吟可以作证,我早上和他们一起清点了计算机、打印机、扫瞄器、摄影机这些东西,到了下午,只剩下多媒体那边的几台绘图机,和办公桌椅没点,姿吟就说要我不用帮忙了,因为那些东西都是她去采购的,她比较熟悉,我只要负责把先前的东西整理好就行了。”

“可是有人跟我说,你一直在聊天?”

“谁说的,是小李吗?”她不能不这样猜测,小李最近曾约过她,却被她拒绝了。

“不是。”万大富犹豫了十秒才说:“是姿吟说的。”

“姿吟?!”她难以相信,这话竟会是出自于何姿吟的嘴。

“嗯,我不想你误会小李。姿吟她说,你都没有动手做事,只顾着和小李聊天,都是她一个人在盘点。”

“怎么会这样?我找姿吟问清楚。”不可能呀!明明姿吟有看到她在做事。

“这件事,公司里的同事私底下都在议论纷纷,有好几位同事,都要我对这件事有所处理,不能让姿吟吃亏。”

“天呀!原来我在大家的眼里是个偷懒的人,这是公然毁谤,姿吟怎能到处去乱说话?”她气吁吁的想冲出去和何姿吟对质。

“蓝月,别冲动,我是老板,姿吟这样告诉我,我总得查清楚,赏罚分明是我管理员工的第一大守则,我得给大家一个说明,如果你觉得你尽力了,那可能是姿吟误会了。”万大富连忙安抚她。

“大头目,你总得让我跟姿吟对质一下,或许是她真的误会了?也或许是你误会了她的意思?今天你会来问我,表示对我的工作态度有了质疑,话总是要问清楚,这样不明不白,对我就是硬扣上了一个莫须有的罪名。”她强忍着泪水,告诉自己绝不能哭,一哭就是默认了。

“好吧!那你去问她。”万大富也很头痛,大小美女都是他的得力助手,他不愿失去她们其中任何一个人。

蓝月愤怒的走出万大富的办公室,回到自己的位置上,而万大富则站在自己的办公室门口,此时,孟承杰外出办事未归,何姿吟正在敲计算机。

蓝月气到双手发抖,她深呼吸了一口气才开口说:“姿吟,刚刚大头目叫我进去,说你认为我没有认真在盘点,都在聊天休息?”

何姿吟回过头来,眼神闪过一丝愧疚,随即义正词严的说:“大头目跟你说,是我告诉他的?”她千交代万交代的,没想到万大富还是出卖她。

“姿吟,我早上都有盘点呀!到了下午,是你说只剩下没几样东西,是你说那些东西都是你去采购的,是你叫我不用盘的。”

“没错呀!下午你明明都没有帮忙,是我一个人在盘点,我有说错吗?”何姿吟有些下不了台,硬是板起脸来强词夺理。

“姿吟,你怎能这样说?是你自己叫我不用盘点的,我听你的话才没有帮忙,你怎么能告诉大头目说我在偷懒都不做事?”蓝月到抽口气,不可置信的瞪大眼。

“大头目问我那天盘点的情形如何,你下午明明没有做事,都在跟小李聊天,我只是照实告诉大头目,我不认为我有说错。”何姿吟一字一句的反驳。

“可是你得告诉大头目,是你叫我不用盘点的,我只是听你的话,你怎能说我都在聊天?”她的声音不自觉的扬高。

“你明明都在和小李聊天呀!蓝月,我有说错吗?”

蓝月有着深深的无力感,她以为她和姿吟就算不是情同姊妹,两人好歹也是共事三年的左右邻居,平常会互相照应、互相帮忙,姿吟怎能设了个陷阱让她往里跳?

“姿吟,话不能这样说,是你叫我不用盘点,而且我没有一直在聊天,我只是稍稍和小李聊了两句,你怎么反而去告状?”虽说是小李主动找她聊,可是她不能拖小李下水。

何姿吟下巴微扬。“我不认为我有说错,你那天下午没做事就是没做事。”她知道自己是在妒忌,妒忌孟承杰对蓝月的好。

明明她在各方面条件都比蓝月好,蓝月曾经结过婚,还有个拖油瓶,她不懂为什么孟承杰只把眼睛放在蓝月身上?却把她当成透明人?

万大富把她们的对话都听在耳里,可是他很为难,两个女人之间的纷争,他该说谁是谁非呢?他只知道,一旦插手,他铁定两边都不是人。

“我懂了。”蓝月觉得很委屈,含住眼泪,她没有收拾私人物品,大包包一拎就往门口走出去。

“蓝月。”万大富喊住了她。

“大头目,我想请假,请让我静一静。”

“你小心一点。”万大富只能对着她的背影叮咛。

离开公司后的她,眼泪不争气的落下,她没有害人之心,也没有防人之心,她从来只力求做好本分的事,没想到同事相处这么多年,情感却薄弱至此。

她所认识的何姿吟不是这样的人呀!

难怪有人说同事之间没有真感情,往往为了一个利字,不择手段、暗中较劲。

有人的地方就有是非,有是非的地方就有纷争。

她不是一个爱计较的人,对工作也没什么企图心,只求安安分分的做事,从不牵涉其中的竞争,但是,最后还是卷入了不必要的困境中。

流言是非满天飞,她该如何去面对同事异样的眼光?

她只是不懂姿吟为什么要这么做?她所认定的好姊妹,如今换来的是这样的伤害及背叛。

www.www.kanyanqing.comwww.www.kanyanqing.com

万大富这个罪魁祸首心里很紧张,他只是想问问事情的始末,没想到弄得一团糟,他原本很相信何姿吟的说词,看来这中间的确误会很深。

都怪自己太不了解女人的心理,蓝月是无辜的,何姿吟也没有说错,只是何姿吟选择性的说。

中午的时候,孟承杰回到公司,打算找蓝月一起吃中饭,却没在位置上看到她,于是他浅笑问了何姿吟。“姿吟,蓝月呢?”

“总监,你就只会问蓝月,我不在的时候,你都不会问我。”何姿吟来到孟承杰身边。

“你不在位置上,我还是会向蓝月问你,大家都是同事嘛!”他注意到何姿吟话里故意透露的委屈,女人他看多了,感觉得出何姿吟对他有很深的好感,他不动声色的退了一步,好隔开太过亲近的距离。

“是吗?我就觉得你很偏心,你常常和蓝月关在会议室闲聊,怎么你从来都不找我去会议室谈话?”她眨动长长带着妩媚的眼睫,话里净是撒娇的意味。

“我哪有常常和蓝月关在会议室里,也只不过两次,两次全都是因为公事。”他知道办公室恋情很难被祝福,尤其他是上司蓝月是下属,他不想害蓝月在公司里难做事。

“那你什么时候和我谈公事?”何姿吟问得很露骨。

万大富这时刚好从办公室走出来。“承杰。”

孟承杰回头,这辈子从来没这么高兴看到他。“什么事?”

“你进来一下。”万大富把他拉进办公室,将早上发生的事说了一遍。

孟承杰越听剑眉锁得越紧。“死大富,你是怎么处理事情的?你难道还不了解蓝月的为人?她这个人单纯没心眼,做事又认真,你竟然相信何姿吟的一面之词,就跑去质问她?这件事情还宣扬到整个公司都知道,这对她的打击是多大?!你怎么没有制止流言散布?”孟承杰不顾多年的友谊,暴出狂吼。

“我哪懂女人心?早知道就留着给你处理,你对女人比较有办法。”万大富无辜的搔搔额头。

“知道姿吟为什么这样做吗?”

“我想可能是因为你吧?你对蓝月太好,对她不闻不问,谁都嘛看得出来姿吟很喜欢你,所以你不要怪她啦!”万大富替何姿吟说情。

要不是心急蓝月的去处,他一定会去敲醒何姿吟的脑袋,大声且清楚的告诉她:他爱的人是蓝月。

“蓝月呢?知道她去哪里吗?”

“不知道,她不肯说。”

孟承杰走出办公室,一双眼瞪着何姿吟。

何姿吟被他看得心里毛毛的,原来他不笑的样子是这样的凶恶,不过她还是强撑起笑脸。“总监,怎么了?”

他没回答她的话,只是拿出手机拨打蓝月的手机号码,没多久,弦乐声却在不远处响起。

他低啐了一声,挂断手机,拿起蓝月忘在办公桌上的手机。

“我也请假,后制作业你自己看着办。”孟承杰对万大富撂下话,然后就匆匆离开公司。

她会去哪?她受了这么大的委屈为何不跟他联络?她是不是又躲起来偷偷地哭?

“喂……”万大富一脸丧气,他已经跑了会计,千万别再丢了总监。“承杰,你要记得再回公司啊!”这两个人请假都只是嘴上说说,完全没有人尊重他这个大头目。

孟承杰如旋风般下楼,哪有将万大富的话听进去。

www.www.kanyanqing.comwww.www.kanyanqing.com

蓝月漫无目的地走在台北街头,雨丝哗啦啦一直飘下,她却一点都不想躲雨,反而走在没有骑楼的人行道上。

她好难受,原来友情的破裂是这么的令她心痛。

她忘了自己在街上走了多久,直到双脚再也走不动,她才在一处公园边惊醒。

看看手表都快三点了,没想到她连午饭都没吃。

她看着自己狼狈的一身湿,脸上还有断断续续的泪痕,小杰要是见到她这个样子一定会吓坏的。

她翻开包包却找不到手机,大概是忘在办公桌上吧?

她只好继续沿着公园边走,找到公共电话亭,她拨给了蓝星。

“小妹,我身体不舒服已经请假回家了……没事啦……可能感冒了……你帮我去接小杰……嗯……我会多喝水……先谢啰!”蓝星答应要帮她去接小杰,她该好好回家整理情绪,她不能生病,因为她若倒下小杰该怎么办?

不过如果这样去坐公交车,别人一定会以为遇见鬼吧?

幸好这里离家不远,再走十五分钟应该就能到家。

她像游魂似的走进巷子里,人还没到公寓楼下,熟悉的声音已经在不远处响起。

“蓝月,你跑去哪?你让我急死了。”

接着她被拥入一具温暖的胸膛里。“承杰,你怎么会来?”

他拥着她走进公寓的遮雨棚底下。

“大富把事情的经过都告诉我了,你有事情,为什么不找我?”他看着她那明显哭过的痕迹,很是心疼。

“你在忙呀!况且又不是什么大事。”蓝月无所谓的耸耸肩,但内心却相当感动他的出现。

“不是大事,那你为何跑去淋雨?还哭成这样?快回家洗澡,万一感冒就不好了。”他催促她。

“嗯。”她打开公寓楼下的铁门。“我没事,你快回去工作吧!”

他根本不理会她的话,径自牵着她的手就往楼上爬,到了三楼,她准备开门时,对门刚好有人走出来。

“周妈妈。”蓝月连忙挣脱被孟承杰牵住的手。

掌心瞬时落了空,那种空虚感令孟承杰懊恼他们无法正大光明。

“阿月,你不用上班吗?怎么全身湿答答的?”周妈妈心疼的叫着。

“有一点事,才淋了雨。”

周妈妈这才看见孟承杰。“阿月,你同事呀?”

“嗯,他是我们公司的总监。”蓝月有些不好意思,继续开门的动作。

“总监,那职位很大啰?”周妈妈上下打量着孟承杰。

孟承杰点头微笑说:“还好。”她应该介绍他是她男朋友的。

“阿月,那谁去接小杰?还是我坐公交车去接?”

“周妈妈不用了,蓝星说她会去接回来。”

“那我打电话给蓝星,叫她晚上到我家吃饭就行了,别老是带小杰去吃外面,吃多了身体不好。”

“嗯,谢谢周妈妈。”

“还跟我客气,小杰是我的孙子啊!对厚~~差点忘了,我是要去超商买东西,竟然跟你在这里聊天,你快进去吧!”说完,周妈妈才走下楼去。

“她是?”孟承杰跟着她进家。

“周齐伟的妈妈。”

“周齐伟住在你家隔壁?”他诧异的扬高语调,原来周齐伟不只和她是青梅竹马还近水楼台。

“是呀!我记得我有告诉你,我从小跟齐伟一起长大,曼妮住在二楼。”需要这么惊讶吗?

虽然周齐伟和杜曼妮现在是一对,但是周齐伟毕竟名义上是蓝月的前夫,两人还住这么近,他当然有很深很深的危机意识。

“你别管我,快去洗澡吧!”

“你不回公司吗?”

“我女朋友受了委屈,我不该留下来安慰她吗?”孟承杰敲敲她的头。

这句话让她一扫心中低气压般的阴霾。

她漾出甜甜的笑,“那你随便坐喔!”说完,她就走回她和小杰的房间。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