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艾玟 > 《疼我好不好?》
返回书目

《疼我好不好?》

第八章

作者:艾玟

孟承杰环顾这间有二十几年历史的老公寓,屋内整齐干净,没有多余的装潢,可以看得出来蓝家只能算是小康家庭。

他心里蠢蠢欲动想看的其实是她的房间,或许他可以一窥她的内心世界。

来到她的房门口,轻轻转动把手,发现她没有锁上房门。

此时,房里的浴室,传来了淋浴的水流声。

这是套房型态的房间,有一张大床,一个衣柜,和一个摆满童书的书桌,墙上贴满了各式各样的卡通图案,这就是蓝月和小杰的房间。

他坐在床上,眼神飘到床头柜上相框里那张属于自己的照片。

她怎么会有这张相片?

照片里的他只有上半身入镜,身上穿着无袖白色的运动背心,那是场三对三的篮球斗牛赛,是和同栋大楼的公司打的友谊赛。

他不记得他曾经拍过这张照片,当时现场围了许多加油的同事,难道她那时对他的举动就特别注意?更甚者已经在暗恋他了?否则怎么会拍下这张相片?还珍藏这么多年?

难怪周齐伟、杜曼妮、蓝星,甚至小杰,一见到他就能精准的认出他来,原来是这张相片的关系。

忽然他的心情大好,她会跟他发生关系,将自己宝贵的初次给了他,其实是因为她喜欢他,而不是因为一时的Ji Qing……

蓝月呀蓝月,他在心里喊着她的名字,她究竟爱他爱了多久?足以为他生下孩子……

可是她又为什么会嫁给周齐伟?难道只是为了给小杰一个身分?

“碍…你……”

一阵惊呼声,让他从相片中抬起头来,只见蓝月一头湿发,穿着一整套红色的运动衣,愣愣地看着他手里的相框。

“怎么不把头发吹干再出来,会感冒的。”

“你怎么进来的?”天呀!他就坐在她的床上,这样的遐想空间实在太暧昧,让她蓦地红了脸。

“走进来的。”他四处张望了下,“吹风机在哪?”

她比了比他身边的化妆台。

“过来,我帮你吹头发。”孟承杰朝她招招手。

呃……他怎能如此气定神闲?这可是她的房间呀!

“不、不用了,我自己来就好。”蓝月急忙摇头。

不过,就如同之前的每一次,她说她的,他做他的。

他拿起吹风机,将她拉到他的身边坐下。

吹风机嗡嗡的声音,混合着她的心跳声,因为他的五指正在她的发间游荡,这样的触摸,让她整个人都热了起来。

直到她微卷的发丝变得干爽,他才将吹风机关掉。

“你心里很难过?难过姿吟这样对你?”他扳过她的肩头,让她面对他。

“嗯。”她很委屈的点头。

“那你为什么不找我商量?或者找我诉苦?”

“你是总监,我不能让你难做人。”

“傻瓜,那你就自己跑去淋雨。你知不知道我有多着急?”他将她轻轻拥入怀里,轻吻着她的发顶。

“我气疯了嘛!姿吟怎能这样对我,好歹我也跟她同事这么久,难道是我做人太失败了?”他的怀抱很温柔,可以抚平她的难过。

“那你打算怎么办?要我替你报仇吗?”他眨着眼,故意逗她笑。

“你要怎么报仇?”她好笑的望着他。

“看是要让她走人?还是派工作刁难她?或者要我去骂她?”

“你这个好好先生,你会骂人吗?况且我不想让姿吟认为你是在替我出头。”

“蓝小姐,我当然会骂人,况且,我替你出头是天经地义的事。”孟承杰一副受伤的模样,惹得蓝月娇笑连连。

“要不是得养小杰,我真的很不想再去达文,我都已经跟姿吟摊牌了,以后要怎么当同事?”一想到这,她就更难受,小脸瞬间垮下。

“不想做就不要做,让我养你和小杰。”

孟承杰顺水推舟的话,让她不禁想入非非。

“不要开玩笑了。”她的唇边净是尴尬的浅笑。

“我没开玩笑,蓝月,嫁给我吧!”他紧紧的揽着她,鼓起勇气说出口的话,原来没有想象中的困难。

她挣脱他的怀抱,一脸吓傻的说:“你……”他是说真的吗?

“唔……现在好像不是求婚的好时机,嗯……或许我该弄个烛光晚餐,还是先去准备一克拉的钻戒,更或者还要一大把的红玫瑰花。”他诚恳的在寻求她的意见。

“我……我不知道。”这样的讯息来得太突然,她的脑容量根本一时无法消化。

“蓝月,你考虑考虑,我是真心向你求婚,这还是我第一次向女人求婚,你千万不要拒绝我。”

她看见了他眼里的诚意,那不像是在开玩笑。

“谢谢你的求婚,不过我得问过我妈妈及蓝星的意见。”

“原来我想娶你还要过五关斩六将?”他故意垮成一张苦瓜脸。

“别这样嘛!要是没有我妈妈和蓝星,我可能无法撑过这段单亲妈妈的日子。”蓝月连忙解释,就怕他生气。

“那什么时候让我正式拜见伯母和蓝星?”他知道她的考虑,他只希望给她一剂强心针。

“我先问问她们,好不好?”

“好!”轻轻的吻落在她的唇上,谁教自己爱惨了这个小美女呢!蓝月不敢让自己意乱情迷,这毕竟是在她的房间、她的床上,她用双手隔挡在他的胸口,以阻止他更进一步的亲近。

她忘了自己是如何送他离开,只知道他再不走就会被下班的蓝星给遇上,她像是个偷情的人,还不敢把他正式介绍给家人认识。

唉!她的头很痛,想爱他的时候爱不到,如今他跟她求婚了,她该答应吗?

www.www.kanyanqing.comwww.www.kanyanqing.com

蓝月昏沉沉的躺在床上睡觉,身边的小手拚命的摇晃她的肩。

“妈咪、妈咪。”

“小杰,你乖,别吵妈咪,妈咪生病了。”蓝星安抚着好动的小壮叮

蓝星下班时有进家门一趟,那时蓝月睡得正好,心想就让蓝月多休息一下,于是她带着小杰到隔壁的周家吃晚饭,等吃完饭回来,就发现床上的蓝月满脸通红,一摸之下才发现她正发着高烧。

“妈咪好可怜喔~~阿姨现在怎么办?”小杰吸了吸鼻一副想哭的模样。

“没关系,我们去找你爸爸,叫你爸爸来帮忙。”蓝星摸摸小壮丁的小脑袋。

小杰比了比床头柜上的相片。“是这个爸比吗?”

“不是,是对门的爸爸。”

蓝星知道小杰嘴里的爸爸指的是周齐伟,那爸比就是指孟承杰。

“姨,爸比有开车车接我放学,还有带我去麦当劳看麦当劳叔叔喔!”小杰天真的说。

闻言,蓝星眼眸微眸,比了比相片。“小杰,你有没有骗阿姨,这个爸比真的有带你去麦当劳?”

“是呀!我妈咪说小人不可以骗大人的。”小杰童言童语下净是纯真的表情。

这个蓝月竟敢背着她偷偷跟孟承杰来往,好啊!等她病好了,她非得找她算帐不可。

“小杰乖,你跟我去找奶奶,我们去找你爸爸帮忙,妈咪得送医院才行。”眼下,先把她的病治好再说。

“妈咪要打针吗?”小杰露出很痛的表情。

“嗯,应该是要。”

“妈咪好可怜喔!”

蓝星匆匆跑去按周家的电铃,来应门的是周齐伟。

“齐伟哥,我姊发高烧,你快送她到医院。”

周齐伟一听,顾不得吃到一半的饭,连忙跑到对门,将蓝月打横抱起。

蓝月已经烧到神志不清,根本不知道有人在移动她。

蓝星将小杰托给周妈妈,然后和周齐伟一起开车送蓝月去医院急诊。

医生诊断蓝月应该是上呼吸道感染转为轻微的肺炎,只要打针多休息就会慢慢恢复。

“怎么会忽然发高烧呢?”周齐伟坐在病床边,喃喃自语的说。

“这种鬼天气忽冷忽热的,前两天就有听见她在咳嗽,好像也有点鼻塞,不过不太严重,没想到这么快就转成轻微肺炎。”蓝星并不知道蓝月因为淋了一整天的雨,才会让原本轻微的感冒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医生说恐怕得住院观察两天,你回去照顾小杰,明天顺便帮蓝月请假,这里我来就行了。”周齐伟把蓝家姊妹当自己的妹妹疼,也就少了生疏的礼仪。

“齐伟哥,你回去休息,小杰可以交给我妈妈照顾,万一我姊要上厕所,你这个大男人总是不方便。”

“有什么不方便的,我可是蓝月的前夫,而且我的力气也比你大,曼妮都不在意了,你在意什么?”他刚刚有拨电话向曼妮报备,曼妮正和同学逛街,还叮嘱他要好好照顾蓝月。

蓝月翻翻白眼,说是前夫,可是两人却一点关系也没有,亏他还能说得这么理直气壮,不过蓝星也明白周齐伟是真的对她们姊妹好,所以她也不再坚持。

“齐伟哥,那你明天轮什么时候的班?”

“我明天轮晚班,你下班再过来就行了,有事我会打电话给你,不然你那个老板凶巴巴的,你临时请假,他一定会宰了你。”

“哼!真的要请假的时候,我才管不了那么多。”说好听点蓝星是担任秘书,说难听点她根本就是个贴身女佣,得二十四小时让恶老板呼来唤去。

“你姊还得观察两三天,你要请就请后天,今天晚上我一个人就行了。”他挥挥手像赶苍蝇般叫蓝星回去。

“嗯,齐伟哥,那就麻烦你了。”其实也可以让妈妈来照顾姊的,只是妈妈年纪大了,白天要工作晚上要上课,若让她来医院,老骨头恐怕会散了。况且,蓝星不想让恶老板抓到她的任何把柄,只好将蓝月托给周齐伟照顾。

蓝月足足睡了一整夜,在黎明时分才清醒过来。

她头痛欲裂,拧了拧秀眉才睁开眼睛。

一入眼的是手臂上的点滴,再往上一瞧看见了纯白的天花板,接着她缓缓转动头部往旁边一看,赫然看见趴睡在床边的周齐伟。

她用没有打点滴的右手揉着发痛的太阳穴,这里显然是医院,这是怎么回事?她怎么会来这里?

她的喉咙像被撕裂般的干燥疼痛,她想起床喝水,可是这么一轻动却把床边的周齐伟给唤醒了。

由于周齐伟是警察,早就很习惯这种颠三倒四的作息,也练就出随地能睡、随时能醒的好功夫。

“蓝月,你要做什么?”他睁着惺忪睡眼问。

“我口渴,我怎么会在这里?”她的声音有如被石子磨过般沙哑,而她艰困的的开口后喉咙竟是如火烧般的痛。

周齐伟倒了一杯温开水给她,将昨夜送她进医院的事说了一遍。

“你安心休息,我等等帮你打电话到公司请假。”

“嗯!”她是否该庆幸这场病来得正是时候,否则她都不知道今天该不该去上班?就算去上班她要怎么面对姿吟?

“想吃什么?”

她摇头,一点胃口都没有,不只身体难受,心里的创伤更让她疲 惫。

“我去买个热粥给你,多少吃点东西才能恢复体力。”周齐伟拿了钱包就往外走。

蓝月想打电话给孟承杰,看看时间,才六点,他应该还在睡,等晚点再告诉他好了。

吃完周齐伟买回来的广东粥及护士送来的药,也许是因为药效的关系,她又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九点多,周齐伟打电话到蓝月的公司,接电话的是何姿吟。

“小姐你好,我找万先生。”幸好周齐伟还记得蓝月公司的老板姓万,因为这个姓氏很少见。

“请问你哪里找?”

“我是蓝月的先生。”

一听到是蓝月的先生,何姿吟的心里沉了一下。“请等一下。”

电话在五秒钟后,转到万大富的手上。

“喂?”

“我是蓝月的先生,我想替蓝月请几天假。”

“周先生吗?蓝月怎么了?”万大富惊讶的问,以为是因为昨天的事,蓝月不想上班了。

“她发高烧,现在在医院,医生说是轻微的肺炎,不过要留院观察两天。”

“她住哪家医院?”万大富急着问。

周齐伟根本不知道蓝月昨天发生的事,他照实的告诉万大富才挂下电话。

而电话的这一头,孟承杰正和万大富讨论昨天发生的事,看要用何种方式让员工明白,这不是对错的问题,而是认知的不同。

这段日子孟承杰已经习惯在蓝月睡觉前,和她通电话讲讲私密的贴心话,但是从昨晚开始她的手机就没人接听,害他心急如焚,本想冲去蓝家找她,但怕自己的大惊小怪会吓到蓝月……

没想到,一向最早到的蓝月都已经过了上班时间还没到,这让他更加的担心。

就在他打算开完会后,直接冲去她家找人时,却听见周齐伟帮蓝月打电话来请假。

“蓝月怎么了?”孟承杰急问。

“她先生打来帮她请假……”

“是蓝月的前夫。”孟承杰脸色微沉,厉声纠正他。

“好好好,是蓝月的前夫,他说蓝月发高烧有轻微肺炎,现在人在医院里。”孟承杰已经为了昨天的事跟他拍桌子对骂,万大富可不想再惹恼孟承杰。

“她在哪家医院?”他猛然站起,蓝月生病了?

听完万大富的陈述,孟承杰就连忙跑出公司,万大富见状,也只能快步跟上。

www.www.kanyanqing.comwww.www.kanyanqing.com

孟承杰赶到医院,推开病房时,就见到周齐伟立刻起身来到他和万大富的面前。

不过,孟承杰眼里只有病床上那张惨白的小脸。

“蓝月才刚刚睡着,请你不要吵她。”周齐伟不知道孟承杰的意图,他保护似的挡住孟承杰赤裸裸的眼神。

“她还好吧?”孟承杰眼眸冷峻的看着他,为什么守在蓝月身边的不是他,而是这个警察?而这个该死的警察,还是蓝月的前夫,小杰名义上的爸爸!

“烧退了一点,还要观察。”周齐伟也不示弱的迎上他的视线。

“周先生吗?我是万大富,蓝月的老板。”万大富感觉到孟承杰那股山雨欲来的气势,真怕两个男人会在病房里打起来,他连忙把孟承杰拉退一步。

因为万大富和孟承杰都不知道,周齐伟为什么会跟蓝月结婚?而周齐伟到底知不知道小杰不是他亲生的儿子?这中间的曲折,很难令人拿捏分寸。

“原来你就是蓝月口中的大头目,还要麻烦你跑这一趟真是不好意思。”周齐伟虽然个性草莽,还懂得客气的应对。

“蓝月是我的员工,我来看她是应该的。”万大富深知蓝月是因为淋了雨才会生病,说到底他也是罪魁祸首,他当然得来赎罪外加赔礼。

“孟承杰,不介意的话,我们外头聊聊。”周齐伟想探探他的底,看他到底有何企图。询问犯人可是他的拿手好戏。

“当然,我也有好多话想跟你聊。”孟承杰掀起唇角,一口答应,很多事是应该谈清楚了。

“大头目,蓝月就拜托你了,如果她醒来,麻烦到外面喊我们一声。”周齐伟以主人之姿麻烦万大富。

“这……没问题,呃……你们有事好好谈,这里可是医院,千万别吵到其它病人。”万大富紧张的看看对峙的两个男人,该不会真的打起来吧?

“你放心吧!警察不会打人的。”孟承杰的话虽然是对着万大富说,但眼神始终放在孟承杰身上。

周齐伟和孟承杰来到楼梯间的转角。

“不到二十分钟你就赶到医院,可见你对我们家蓝月很关心?”周齐伟倚靠在墙面,双手环胸闲适的问着。

“那不是你家的蓝月,她早就跟你离婚了,跟你没有任何关系。我喜欢蓝月,我已经向她求婚了,现在是我的蓝月。”孟承杰义正词严的表态。

“哦?我怎么都没听蓝月说过?”周齐伟摆明不相信。

“蓝月交男朋友得跟你报告吗?”孟承杰反问,眼里有熊熊大火。

“是不用跟我报告,不过也要经过我的同意。”周齐伟哼声气,耀武扬威的抬高下巴,他就是对这种会一夜情的男人彻底没有好感。

“为什么要你同意?”孟承杰阴森森的问。

“因为我是小杰的爸爸,我不点头,任何人都当不了我儿子的继父。”

男人跟男人之间,岂止是不认输,还有那一层薄薄的面子问题,孟承杰难得气到失去惯有的理智。“小杰不是你儿子!”

周齐伟没有生气反而痞子般的哈哈大笑。“蓝月告诉你的?”

“不是。”这周齐伟在搞什么?难道这家伙早就知道小杰不是他的儿子?

“纸是包不住火的,光看小杰那张和你一模一样的脸,不用猜,大家也知道小杰是你孟承杰生的。”

“你……”周齐伟这么大方的承认反而让孟承杰有些招架不祝

“只可惜,小杰姓周不姓孟,他就是我合法的儿子。”

“周齐伟,这就是你跟蓝月离婚的原因吗?你知道小杰不是你的骨肉,所以你才跟蓝月离婚?”孟承杰只能随便乱猜,只希望能从周齐伟的口中套出一些蛛丝马迹。

“看来你一点都不懂蓝月嘛!我差点被你唬了,可见她根本没答应你的求婚,全都是你自己在作白日梦。”

“因为我不想逼问她过去的事,我也没有告诉她,我早就知道小杰是我的儿子,我要她心甘情愿的嫁给我。”见周齐伟没有恶意,孟承杰缓下了脾气,慢慢又恢复往常的理智。

“莫非你是为了小杰才追求蓝月?”周齐伟的眼神瞬间变黯。

“我喜欢蓝月,在还不知道小杰是我儿子之前,我就很喜欢她;况且,就算小杰不是我儿子,我也会跟她求婚的。”

“哼!好听的话大家都会说,蓝月是个单纯又死心眼的女孩,她可以为了喜欢你,跟你发生那种一夜的Ji Qing,甚至不顾大家的反对,坚持要生下小孩。”周齐伟一把拉住孟承杰的衣领。“我警告你,别来玩蓝月,她对你这么情深义重,我希望你高抬贵手不要欺骗她,如果你只是要儿子,你可以明说,否则我不会放过你。”

孟承杰也不是省油的灯,他一把挥开周齐伟的手。

“你在和蓝月结婚前,就知道小杰不是你的儿子?”

“废话。”周齐伟拉拉衣服。

“那你为什么还要跟她结婚?”他不懂。

“谁跟你一样无情啊!把蓝月吃干抹净,拍拍屁股就走人,告诉你,蓝月是为了让小杰有个身分,才同意跟我结婚,等小杰生下来,我们马上又办了离婚,这主意还是我家曼妮想的。”提起他家的曼妮,他脸上就有无限的爱意。

孟承杰久久无法说出话来,蓝月和周齐伟结婚,真的只是为了给小杰一个身分!

这样的友情,在这个功利挂帅的社会,已经超乎了孟承杰的想象。

“你的意思是,你和蓝月始终只有夫妻之名,没有夫妻之实?”

“废话!我要是敢碰蓝月半分,我不只会被曼妮修理,我还会被蓝星臭骂,也会被我家那两个老的给轰出家门。况且,蓝月不是那种女孩,她当初是爱你爱到昏了头,才会跟你上床,你最好不要有看轻蓝月的意思。”周齐伟没好气的说。

“我没有看轻蓝月,我根本不在乎她跟你结过婚,我喜欢的是她这个人,就算她有过去,我也不会在乎。”原来她爱自己爱这么久了,原来她做了这么大的牺牲。她什么都不说,没有向他讨回公道,没有乘机索取他的爱,没有以小杰来要挟,这样一个善良的女人,他是何其有幸可以拥有呀!

“我告诉你,我把蓝月当妹妹在疼,你要嘛就躲远一点,别再来招惹她,你要是敢欺骗她的感情,我会把你丢进海里喂鲨鱼。”周齐伟眯眼,狠狠的警告他。

孟承杰听了不但不生气,反而扬起笑意。“我接受你的警告,我一定会好好对待蓝月,请你相信我,放心把蓝月交给我。”孟承杰伸出友谊之手,“谢谢你这么照顾蓝月和小杰,谢谢你给小杰这么多的父爱,谢谢你。”

盯着孟承杰伸出来的手,周齐伟很豪气地与他相握。

“我不需要你的道谢,小杰喊我一声爸爸,就是我一辈子的儿子,我只希望你是真心的对蓝月好。”看着孟承杰那双如湛蓝般海水的眼眸,周齐伟以专业的眼光判断,至少此时此刻孟承杰是真心真意的。

两个男人这一握也握出了交情。

“我想去看蓝月。”那张苍白的小脸,令他很担心。

“去吧!蓝月真的很爱你。”周齐伟拍拍他的肩说。

“我也爱她。”

病房的门一开,只见原本睡着的蓝月已经半躺在床上,她的眸底氤氲着水气,说到一半的话因为进门的人而停止。

“你醒了,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昨天你不该淋雨的。”孟承杰关切地来到她的床边,想握住她的手,却被她躲开。

“齐伟,我累了,帮我送大头目和孟……孟先生。”她忍住眼泪,喉咙因为疼痛,讲出来的话还是沙哑模糊。

孟承杰失神的看着被她拒绝的掌心,还有她刻意冷漠的话。“蓝月,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了?”

她不答,侧身背对着他躺下,眼泪已经泪湿了枕边。

孟承杰转而看着万大富。“大富,你跟她说了什么?”

万大富一张大脸五官全都挤成一团。“我……我好像又说错话了。”他最近怎么这么倒霉,真是多说多错。

“万大富,你到底跟她说了什么?”孟承杰忍不住咆哮。

轻轻的哭泣声从她的鼻间响起,周齐伟见状,只好赶忙说:“你们两个出去外面谈清楚,让蓝月静一静休息一下。”

“我……”孟承杰不想就这么离开,蓝月在哭呀!可是他还是得问清楚万大富究竟跟她说了什么。“我人就在外面,我不会离开的。”他是说给蓝月听的。

听见关门声,她整颗心都碎了。

难怪他没问她床头柜上的相片从哪里来?没有问小杰为何跟他长得这么像?原来他早就知道那一夜,那个女人是她,更早就知道小杰是他的儿子……

这些都是刚刚万大富告诉她的。

原来他是为了小杰才会突然献殷勤、突然对她示好,甚至向她求婚,她还以为他是真心的爱上自己了。

现在回头想想,他从来没对她说过“我爱你”这三个字,也从来不曾想过要带她回家见他的父母。

她怎么这么傻,这么笨?!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