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艾玟 > 《疼我好不好?》
返回书目

《疼我好不好?》

第九章

作者:艾玟

孟承杰恨不得一拳揍扁万大富。

可是水已泼地、话已出口,孟承杰只能想办法弥补万大富这个祸害所造成的伤害。

万大富很无辜?他本意是想助孟承杰一臂之力,所以才告诉蓝月真相,想让有情人终成眷属,却没料到蓝月正在生病,身心正是脆弱的时候,脑袋已经烧得乱七八糟,当然只会一古脑儿往死胡同里钻。

孟承杰将万大富这个败事有余的人赶回公司去,他自己则又来到病房前。

敲了敲房门,得到里头的响应,他才开门走进去。

“你来得正好,警局急召我回去,说有毒虫正在交易。”周齐伟用嘴巴努了努蓝月的方向。“好好照顾她,别再让她哭了。”最后一句话是靠在孟承杰的耳边小声说。

蓝月一听到周齐伟要离开,原本背对着他们的身体,立刻转过身来。

她挣扎的想起床,孟承杰见状立刻来到她的身边,扶着她的肩膀,“别动,你要什么?我帮你。”

“齐伟,我不需要别人照顾,请他离开。”她虽在拒绝,却一点力道也没有,反而楚楚可怜。

“蓝月,别这样,你总得给孟承杰一个解释的机会,有任何疑问,就当面问清楚,别跟曼妮一个样,我永远都摸不清楚她在气什么。”周齐伟一边劝着,一边看了手表一眼。“我得走了,你们好好谈谈。”话落,周齐伟动作敏捷的离开病房,还不忘将门给关上。

孟承杰就这么一瞬也不瞬的盯着躺在床上的她,眼中的深情,是前所末见。

蓝月想强装勇敢,无奈泪花却在此刻直直落下。

“你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叫医生过来?”看她哭,他的心都揪成一团了。

“你回去吧!咳……”她气若游丝,咳嗽声伴随而起。

他轻拍着她的背,想帮她顺顺因咳嗽而岔了的气。“你知道我不会回去的,我会待到你出院为止。”

他的霸道也不是一天两天,蓝月知道自己完全无法说服他,只好又闭上眼睛。

他拿出手帕轻擦她的眼泪,她头一偏想避开,还是无法避开他的执意。

“我不管大富跟你说什么,你只要相信我的真意。我不想在你生病精神不好的时候跟你谈论这个,一切都等你好起来再说。”

她不想理他,只能闭上眼睛假装睡着了,以为看不见他,也会忘了眼泪,可是却还是敌不过自己的心意,她好爱、好爱他呀!

时间在他的凝望中悄悄过去,直到点滴瓶快滴尽,他才按了床头的铃声,召来护士。

护士小姐拆下点滴瓶,然后对着孟承杰问:“请问你是蓝小姐的家属吗?”

“是,我是她的未婚夫。”孟承杰大方承认。

闭着眼的蓝月虽然讶异他的说词,却也没有力气阻挡他的说法,只能任由他说。

“她待会还要去照肺部X光片,麻烦你十分钟后将她带到X光室,照完X光片后,主治医生会来跟你们解说蓝小姐的情形,若没有多大的问题,明天就可以办理出院了,所以点滴暂时可以不用打,不过手腕上的针头还是要暂时留着。”

“护士小姐,请问在饮食方面要注意什么吗?”孟承杰问。

“多喝温开水,别喝刺激性的茶或咖啡,少量多餐,吃一些简单清淡的食物,像是咸粥之类的,记住不要吃太油,也不要吃太饱,还有不要一吃饱饭就躺下,这样痰会卡在肺部。”

“嗯,知道了,谢谢你。”孟承杰温和的对护士小姐勾唇一笑。

等护士离开病房后,他柔声的附在她耳垂旁说:“蓝月,我扶你起来,你得去照X光片。”

她不想让他帮忙,可是她现在不只头痛、腹痛,连全身筋骨都在酸痛,而且,她平常都拒绝不了他,怎能妄想现在生病的她能拒绝得了呢!

“嗯。”她在他的扶持下下床。

“你可以走吗?还是我抱你?”

她低着头,怯怯地说:“我想上厕所。”这就是吊了两瓶点滴及灌了几大杯开水的后遗症。

他将她扶往厕所,在门边叮咛,“小心点,不要急,我就在门外。”

这样的感觉很亲密,她和他就像是夫妻一样互相扶持,只是她不要他的同情及怜悯。

走出厕所,蓝月没有勇气看他,却一把被他拦腰抱起。

“啊!”她惊呼,低哑嚷着,“放我下来。”

“你这样走路我不放心,我抱你比较安全。”他不顾她的抗议,抱着她去照X光,再抱着她回到病床。

一路上,很多人都用羡慕的眼光打量着他们,让她只能羞答答的闷在他的胸膛里。

他替她倒了一杯温水,让她暖暖喉咙,好缓和她的咳嗽。

两人之间没有太多的言语,以她疲 惫虚弱的身体,现在说什么都只会增加她的烦心,她也不见得听的进去,所以孟承杰只能尽心的照顾她。

感受到他贴心的成全她,没有追问关于生下小杰的种种,让蓝月不禁松了一口气,也慢慢不再拒绝他那柔情的照顾。

主治医生带着X光片来巡房,表示蓝月的烧已退,复元的情形很好,明天就可以回家休息。

送走了医生后已接近中午,孟承杰帮她买了馄饨汤及干面。

她半躺在床上,再一次推开他伸过来的手,“我自己吃就可以了。”

“不行,你的体力还没恢复。”他坚持一口一口将面吹凉才喂进她的嘴里。

他要以行动来证明自己的心意,他不想再让她误会、伤心。

就这样她睡睡醒醒,到了晚上,蓝星拎了一袋蓝月的换洗衣物及小杰出现在病房里。

蓝星还没开口询问这个不速之客,小杰倒是亲热的跳进了孟承杰的怀里。

“爸比,阿姨说妈咪生病了,要吃药药和打针针。”

“小杰乖,妈咪很快就会好起来了。”孟承杰拍抚着儿子的背。

蓝星眉头一皱,想抢过小杰,可是孟承杰不肯放手。“小杰下来,你竟敢叫他爸比,你这个死没良心的小家伙。”

“他本来就是爸比。”小杰指着孟承杰的俊脸说。

“他不是,快下来……”蓝星双手叉腰瞪着小杰。

孟承杰只是温笑,不想在这个时候和蓝星有所争辩。

“你……”蓝星还想开骂,但是蓝月的咳嗽声却打断了她的话。

“小妹,怎么把小杰带来了?医院细菌多,小心他被传染。”蓝月连忙带上护士为她准备的口罩。

“小杰说他想妈咪,吵着要来看你,我也没办法,还有妈和周爸周妈、曼妮姊,他们说晚点要来看你。”蓝星将注意力转移到病佩佩的蓝月。

“叫他们不用来了,只是小病,我明天中午就可以出院回家。”蓝月又轻咳了几声说。

“没事了吗?你可不要逞强,你就是小感冒没看医生,才会变成轻微肺炎。”

蓝星嘴里碎碎念着。

“嗯!”蓝月有些心不在焉的说,因为她看到了正在角落边有说有笑的孟承杰和小杰,霎时她心里有股淡淡的温馨涌现,如果能给小杰幸福,就算孟承杰爱的不是她,又有何妨?

生病的人,脑子原本就已经混混沌沌的,事情怎么想她都觉得头痛,一下子想东一下子想西,一下觉得可以一下又不行,她自己也完全拿不定主意。

“小妹,你快带小杰回去,免得他被传染了。”蓝月将注意力放回眼前。

“那你怎么办?”

“他会照顾我啦!”

“姊,你跟他……”蓝星本想问到底这是怎么回事,但一想到蓝月还在生病,再多的气话也只能往肚里吞。“算了,等你好了,我们再来谈。”

“小杰,跟阿姨回家啰!”蓝月喊着儿子。

“妈咪抱抱。”小杰咚咚的跑到床边。

“妈咪在咳嗽,不能抱小杰,小杰乖,跟阿姨先回家,等妈咪好了,再带小杰去买玩具、去麦当劳。”蓝月只能使出招数安抚小杰的情绪。

“姊,你确定不让我留下来吗?就他在这里照顾你,这样好吗?”蓝星仍是有点不安的问。

孟承杰来到蓝星的面前,气势优雅、态度从容,完全不把蓝星对他的敌意放在眼里。

“蓝星,我想你早就认识我了,我应该不用再自我介绍,我相信你知道我是小杰的亲生爸爸,可是你可能不知道我对蓝月的感情。相信我,我会好好照顾她。”

蓝星一脸狐疑,压根不相信孟承杰的话,没办法,这是长久以来对他根深柢固的看法。

“别跟我说这些,我都对这种会在外面偷吃的男人没有多大的好感,尤其是这个男人还一点责任都不负,要不是我姊在生病,我可没有这么简单放过你。”蓝月这几年来的辛苦,蓝星都看在眼里,她实在很难吞下这口气。

孟承杰苦笑了下,“相信我,不是我不想负责,而是蓝月不给我负责的机会。”

“那就是你的问题,你该去想蓝月为什么不给你负责的机会?”

此时,小小肥肥的手扯了扯蓝星的衣摆。“阿姨,你为什么要跟我爸比吵架?”

“我没有跟你爸比吵架,阿姨先带你回家了。”小孩子的心思细腻,大人一大声大气的说话,小孩都感受得到。

“蓝星,谢谢你照颜小杰。”孟承杰浅笑,由衷的感谢她。

“哼!”蓝星对着他从鼻孔喷出气来,然后才带着小杰离开。

夜里,蓝月因为药效的关系早早就入睡,而他放弃一旁的沙发椅不睡,就这么趴睡在床边。

看着她,看着她单纯的睡颜,他要如何让她明白,他是真的爱她,而且是无可救药的爱上她。

www.www.kanyanqing.comwww.www.kanyanqing.com

隔天,蓝月的精神状况好了许多。

接近中午时,主治医生又来巡房,总算准许蓝月可以办理出院了。

这时何姿吟和万大富带着一大束的玫瑰花来探病,而孟承杰刚好去一楼为她办理出院手续。

坐在床边的蓝月一见到何姿吟,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给他们两人一个浅浅的微笑。

“对不起,蓝月,我不知道你这样就生病还住了院,真是抱歉。”何姿吟心里有着微微的愧疚,不过说出口的话却是生疏的表面话。

万大富这次不敢多舌的告诉何姿吟有关孟承杰和蓝月的事,只说蓝月生病住院,就怕又把事情搞砸。

“小美女,好一点没?承杰呢?”

“好多了,可以回家了,承杰去办出院的手续。”蓝月不想理何姿吟,她不是个心胸狭隘的女人,却也无法当成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总监从昨天到现在都在这里照顾你?”何姿吟尖着声,醋劲十足的问。

蓝月点点头,就算是回答她的问题。

何姿吟不知道他们的感情进展这么快,原以为自己还有机会,没想到他们竟然偷偷在交往了,她有种被蒙在鼓里的气愤。

“蓝月,你跟总监交往多久了?我怎么都不知道?”她的语气很冲。

由于房门没有关,走进病房的孟承杰刚好听到何姿吟说的这句话。

“我跟蓝月交往很久了,我们还有一个三岁大的儿子。”他的手揽上蓝月纤细的肩膀。“只不过中间有一点误会,所以她离开了我,过一阵子我们会补办结婚手续,到时候欢迎你来喝喜酒。”他笑咪咪的望着蓝月。

“你……”她还没答应他的求婚呀!他怎能说得跟真的一样!可是看到何姿吟一阵青一阵白的脸色,她突然觉得有种出了口气的感觉,也就默认了孟承杰的话。?

“你们有一个三岁大的儿子?”何姿吟根本不敢相信,她一直以为自己比蓝月还要有希望。

“不信你问大富。”

见万大富点头,何姿吟还想说什么,话却被万大富给挡了下来。“姿吟,既然蓝月可以出院了,表示已经没事了,那我们就先走吧!”

“大头目,谢谢你来看我。”蓝月虽然很疲 惫,还是打起精神的说。

送走了何姿吟,蓝月才有点不服气的抱怨,“你怎能乱说呢?我又没答应要嫁给你。”

“你会嫁给我的。”他说的很笃定,倾身想给她一个吻,却被她偏头躲开了。

“你是因为小杰才要娶我,所以,我不会嫁给你的。”

“我是因为爱你才娶你,所以,我一定会娶你的。”孟承杰轻轻的将她的头转了过来。

她的心一束,差点要相信他的话了。

“我妈不会答应的。”她仍是赌气的说。

“我会让你妈答应的。”

蓝月怒眼瞪着他,不想再跟他争论--反正她从来也没有说赢过。

孟承杰送她回家,由于今天是星期六,蓝妈妈不用工作,她终于有机会见到宝贝孙子的亲生爸爸。

蓝妈妈对孟承杰满意极了,他不仅温和有礼、一表人才,况且又是留美的硕士,现在还是广告公司的总监,无论是学历人品,都无可挑剔。

她的思想很传统,总认为女孩子本来就该有个归属,年纪轻时还无所谓,若到了年老珠黄,那孤独一生不就等于守活寡吗?

何况,他可是小杰真正的爸爸,这血缘的关系,怎么说还是亲生的比较好。

“承杰,你就留下来吃晚饭,蓝妈妈煮好吃的请你吃。”蓝妈妈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满意。

“谢谢蓝妈妈。”他独特的笑意,简直是大小通吃。

蓝星对于妈妈一见到帅哥就立刻投诚的态度很不以为然。

“妈,你可别忘了,当初就是他害了姊未婚怀孕,姊还差点被你轰出家门,她这几年来吃了很多苦,你怎么不找他算帐,还要请他吃晚饭?”蓝星说得是咬牙切齿。

“小妹……”蓝月坐在一旁,细声制止蓝星的怒气。

“老说你笨你还不相信!”蓝妈妈用手比了比蓝星的脑袋。“就是你姊已经吃尽了苦头,难道你不希望看到她有好日子过吗?现在承杰愿意负起责任,那以后阿月就有人可以靠了,她不用再自己一个人养小杰,也不用再受到别人的指指点点,小杰也有爸爸,这是很美好的结局,你还有什么不满的?”

“蓝星,相信我,我会弥补我之前亏欠蓝月的,我一定会给她幸福。”孟承杰拍着胸脯保证。

“最好是这样,要是你再一次骗了我姊,我会找人把你盖布袋,直接把你丢进基隆河。”蓝星眼神微眯,有着火辣的凶劲。

“小妹呀!你不要这么凶,小心嫁不出去。”蓝妈妈对小女儿的泼辣也只能摇头叹气。

“放心吧!我不会让你有盖布袋的机会。”孟承杰笑着说。他会用时间来证明,证明他对蓝月的爱是真的。

“承杰,我看你就先带阿月进房去休息,我看她很累了。”

“好。”孟承杰很听话的扶起蓝月。

蓝月却羞得要死,耳垂红成一片,哪有妈妈是这样当的,真的怕她没人要,一见到孟承杰,根本就想把他们两人直接送入洞房。

原本还以为妈妈不会接受孟承杰,没想到妈妈不但一口赞成,还乐观其成,简直是出乎她的意料之外。

这场病让蓝月足足休息了六天,这六天,扣除假日,孟承杰只要六点一到就去接小杰下课,再外带一堆吃喝的食物到蓝家与蓝月共享晚餐,他可以说是好爸爸兼好先生的表率。

而病好后的蓝月所要烦恼的是,该不该回到达文工作?

若是辞职,别人会以为她真是个做事不认真又爱偷懒的人;若不辞职,她如何去和何姿吟相处?真是两难呀!

www.www.kanyanqing.comwww.www.kanyanqing.com

夜里十点,静悄悄的办公室里,只剩下孟承杰孤独的面对冷冰冰的计算机。

最近他忙着照顾蓝月,以至于很多公事都耽搁下来,现在蓝月已经恢复健康,他得一口气把之前荒废的公事赶紧补足。

虽然他高挂着总监的头衔,但是达文创业维艰,很多事他都必须要自己去忙及打点,以求好还要更好。

像现在他就在规画眼镜公司记者会上的平面展示动态图。

此时,缓缓推动大门的声音在这宁静的空间响起,这么晚了会是谁?他警戒地站起来,穿过屏风看向大门处。

进门的蓝月很显然也愣住了,她已经挑这么晚的时间进办公室了,怎么还会遇见他?此刻想退已经来不及,若真的掉头退出去,那不显得她作贼心虚。

“你怎么来了?”

“你怎么还在?”

两人几乎同时间出口,他们好像常常有这种同时说话的默契。

“很多事要忙,你呢?”

“我想来整理一些东西,之前因为生病有几笔帐还没做好,明天厂商就要来请款,不能开天窗。”她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动手打开桌上的计算机。

事实上她是害怕遇见何姿吟,在考虑了一天一夜之后,她还是决定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她若和孟承杰继续待在同一个公司里,到时候关于他们的流言一定满天飞,为了他好,也为了自己设想,看来只有离职这条路可走了。

“所以小杰睡着了,你才又来公司?”

“嗯,以前月底赶帐时,我也会这样。”她总是一个人来又走,除了大头目,几乎没有同事知道她这种半夜加班的精神。

“你怎么不告诉我?我可以去接你过来,这么晚很危险的。”他沉不气的说,气她那种若即若离的生疏感,他气她自以为是的客气。

“我不想麻烦你。”

她的话无疑是颗威力强大的炸弹,炸得他满身是伤。

“什么叫不想麻烦我?你不知道我是你男朋友吗?还是你从来都没有把我当男朋友看待?我在你心中只跟大富是同样的地位?”他温和的脾气难得生气,但每次都是为了她的事在生闷气。

“我……”她有口难言,她该如何解释心中矛盾的情绪,她想爱他,却又不敢爱他。

在这场爱情里,她只感受到自己的茫然,却忽略了他同样也会害怕受到伤害。

她的不解释,让他以为她是默认了,冷冷的丢下一句,“那你快忙吧!时间很晚了。”话落,他又隐身在屏风之后。

他在生气,而且非常生气,男朋友的头衔是他硬要来的,甚至连未婚夫、老公这样亲密的称谓也是他说给自己开心的,她从来都没同意,也没有点头,更没有承诺。

他开始怀疑她真的爱他吗?该不会是他的一厢情愿?难道他的付出她看不见,真的还以为他是为了小杰才喜欢她吗?

可恶,孟承杰坐在桌前,烦躁的爬爬黑发,他做人为何这么失败?

蓝月拿出厂商的货款核算,计算器重复敲了好几次,数字就是每次都不一样,敲进计算机的传票,不是借贷不合,就是会计科目弄错。

只要一想到他就坐在背后,虽然有屏风阻挡,但她就是觉得全身不对劲,做事也完全不能专心。

唉!平常还有嘈杂的电话声、来来去去的同事,而现在,这空间静的跟什么似的,她几乎都可以听见自己因为慌乱而狂跳的心跳声。

“要不要喝杯咖啡?”

他的声音突然在她的左侧背后响起,让她险些把鼠标给摔在地上。

“不用了,我怕待会回去睡不着。”

“那我去泡咖啡。”他头也不回的走出办公室。

他的话少了温暖的温度,比寒流来袭的十度低温还要冷,她该如何响应他的感情呢?

孟承杰去茶水间冷静情绪,一杯黑咖啡下肚,他才又走回来。他被她的冷漠磨得心力交瘁,他真的不知该如何是好?

蓝月拚命让自己专心下来,等到处理好几笔棘手的帐务后,已经十二点了。

她依旧可以听到屏风后传来敲键盘的声音,深深吸一口气,感觉他存在的气味,她这么爱他,却又不敢告诉他。

她关了计算机,稍微收拾一下桌面,才站起来。

“我忙完了,我要回去了。”

他也站起来,双手狠狠的压在键盘上,发出哔哔的声响,就像他心里发不出去的怒气。

“你要怎么回家?”他的脸色阴沉,语气阴森。

“我搭出租车就可以。”她呐呐的说,看见了他的痛苦,却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低吼一声,走到她的面前,沉痛的看着她,“蓝月,我要怎么做才能让你爱上我?我要怎么做你才会相信我?”

“我……我早就爱上你了,是你……你真的爱我吗?”她捂着嘴,眼眶不知不觉的盈满泪。

他一把将她拥进怀里,为她的傻劲感到心疼,“如果是我不爱的女人,就算她怀了我的孩子,我还是不会因为有了孩子而跟她结婚;如果是在四年前,我知道你怀了我的孩子,我同样会毫不留情的要你拿到孩子,离你而去,因为四年前只是一场意外。”

“我明白,所以我从来不图什么,也不打算告诉你。”她的泪水悄悄的滑落脸颊。

“之前我不知道你已经离婚,为了不造成你的困扰,我只能将对你的喜欢深埋在心底,后来知道你跟周齐伟离婚,我就告诉自己,要好好把握你。

“我知道你不想用小杰来当筹码,所以我也不点破我和小杰的关系,只希望有一天能听到你主动说出来,我甚至没去问你和周齐伟的关系,只因为我真的爱你,我不在乎你有什么样的过去,小杰是上天赐给我的最好礼物,他应该是让我们俩感情增温的助力而不是阻力。”

蓝月轻轻推开他,看着他,她从来就只站在自己的角度想,从来没为他设身处地想过。她的小手怯怯的摸上他那俊朗的脸颊。

“我喜欢被你麻烦,我喜欢让你呼来唤去,我喜欢你对我霸道些,我想要感觉你的存在。”

他的一番话,彻底的惊醒了她,他对她的好,她是点滴感受在心里;小杰是他们的孩子,她是该给小杰一个美满的人生,而不是一直钻牛角尖。

在感情上他也曾经受过伤害,他都能勇敢面对了,她为何还在苦苦的质疑他的真心?当初她都有生下小杰的勇气,现在也该有接受他的勇气。

“送我回家吧!”她踮起脚尖,给他一个青涩的吻。

刚刚闷在心里的火药,瞬间融化在她的柔情里。

这是蓝月第一次主动吻他,不用多说,他就能知道,这是她对他爱的宣言。

孟承杰惊喜莫名,由被动化为主动,他呵护般的轻舔她的唇瓣,深怕吓坏感情脆弱的她,一下再一下,勾动她的感情,他才慢慢加深这个吻。

唇舌交缠中,两人都能感受到那份浓烈的爱意,再也无须以言语来求证,这就是天荒地老。

“到我那,好吗?”他在她的唇上轻问。

蓝月从来没有去过他住的地方,只知道他在公司附近买了一间公寓。

被他吻得意乱情迷的她,此刻脑子根本丧失了运作能力,没有细想就点头。

孟承杰连计算机也来不及关,牵着她的手,只将公司大门锁上,连保全都忘了要设定,就带着她坐上他的车。

台北市深夜的街头,除了偶尔咆哮而过的车鸣声外,是一片的寂静,静悄悄到

蓝月可以听见自己心窝跳动的声音。

他单手操作方向盘,右手与她十指紧扣。

理智渐渐重回脑袋,她跟着他回家,会发生什么事其实心里已经能预期,只是她不想退,就像四年前的那一夜。

她好想他,真的好想……

www.www.kanyanqing.comwww.www.kanyanqing.com

孟承杰的公寓是位于高级住宅区里某栋二十层楼大厦中的第九楼。

通过了一连串的安全门禁,孟承杰一打开客厅的大门,就迫不及待的将蓝月给深深抱祝

面对着台北市的灯火,她气息混乱,完全无法应付他的狂热。

“承杰……”她呢喃的喊着他的名字,因为他的吻正落在她敏感的肩颈处。

“嗯……”他单音节的回应。

“我怕……”

他从她芳香的胸前抬起,炽热的眼神是对她深深的怜爱。“怕什么?”

“我……我除了……我只有……”她不知如何启口,结结巴巴的,稍微喘了下气才说:“我只有四年前那次经验……我不知……”

孟承杰看出她的慌乱,他怎会这么粗心大意?忘了她的初次是在他神志不清下进行,难怪她会怕,那次的结果,想必给她留下很大的痛苦阴影。

“对不起,是我不好,我忘了你的感受。”

她双手环着他的颈子,低着头,羞怯的不知该怎么办?

他抱起她,走入他的房间,将她轻放在大床上,而他也跟着侧身面对她躺下。

“相信我,我不会再让你感到任何的不舒服。”手指画过她那有着梨涡的唇边。“若是你不喜欢,我只要这样抱着你就行了。”

他不会勉强她,他只会更爱她,她是如此的保护自己,她是该坚守防线。蓝月肯来他家,已经是肯定了他们之间的感情,他会等到她愿意,他一定要用温柔的爱疼惜她,让她知道感情与性爱合而唯一的美好。

“我相信你。”虽然她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只是她也不想放开他。

“我好爱你。”他从浅吻到爱抚,缓和她的紧张,也让自己别太鲁莽及冲动,细细呵护她的感觉。

“我也爱你。”她从害怕到享受,把自己最真实的原始,和他融合为一体,她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快乐。

天亮了,日光洒遍她嫩白细腻的肌肤,她在他的臂弯里,幸福的醒来,如果以后的每一天都能如此,她想,她会是全世界最快乐的女人。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