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艾玟 > 《疼我好不好?》
返回书目

《疼我好不好?》

第十章

作者:艾玟

“小美女,你终于肯来上班了,公司没有你,简直快要关门大吉了。”万大富对着蓝月哀号,顺便给她一个特大的拥抱。

“万大富,你在干什么,放开你的手!”孟承杰在一旁虎视眈眈的警告。

而何姿吟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虽然假装在计算机前忙碌,但仍是竖起耳朵,很在意一旁的动向

“借抱一下有什么关系。”万大富嘴里这么说,还是赶紧把手放下,千万别惹到一个吃醋的男人。

“我只是小小的角色,公司绝不会因为我不在而倒闭的。”蓝月喜上眉梢,一张小脸透着红润的光彩,标准热恋中的模样。

她就算想走,也无法说走就走,至少得等到万大富找到适当的会计,她交接清楚后才能放心离职。

“你是财务大臣,是公司最重要的人,你一不在,薪水也发不出去,银行也没人调头寸,连厂商要来请款也没人可以开票,你说我公司能不关门吗?”

“呃……大头目,我跟承杰商量过了,我决定辞职,等你找到人我马上就走。”听万大富这么在乎她,害她都不好意思提要离职的事了。

“不行啦!”万大富想也没想的一口拒绝。“你是我用过最好用的会计,认真又负责,还常常三更半夜跑来加班,再没有人比你更熟悉公司的财务状况,你走了,我怎么办?”万大富嗓门很大,他是故意说给全公司听,让大家知道他对蓝月的重视。

“我管你怎么办,你只能在我和蓝月之间选择一个留下来,看要我还是要她?”孟承杰给了万大富很难选的选择题,顺便将万大富和蓝月带进会议室里。

关起门来好说话。

他和蓝月结婚后,夫妻俩不太适合在同公司工作,况且又曾发生一些小误会,他不想蓝月在不愉快的地方工作。

万大富哎哎大叫,“孟承杰,你竟敢威胁我?”他再看着笑意盈盈的蓝月。

“吼~~难不成你们的好事近了?”

蓝月没有说话,只是羞红一张脸,这种问题留给他回答就行了。

“嗯,蓝月答应要嫁给我了,你就等着当总招待吧!”孟承杰一样笑得很幸福满足。

“不公平,真的不公平,你一来就把我的会计娶走,早知道我就先下手为强。”万大富故意吃醋嚷着,其实心里替感情漂浮不定的孟承杰很开心。

“就算早知道,蓝月也不会喜欢你的。”在这一点上,孟承杰是自信满满。

“还剩半个月就过年了,蓝月,你就待到过年后,等我找到人,我会多发一个月的年终给你。”

“谁希罕你的年终!”孟承杰泼了万大富一桶冷水。

蓝月只是一径的笑,浅浅梨涡绽放出美丽的花朵,连眼儿都笑弯了。

“哇~~你也是股东之一,你怎可以扯公司的后腿?若公司的帐没人做,我看倒大楣的人是你!”

蓝月一脸怀疑的看着孟承杰,她一直以为他是替万大富工作的,没想到他还是股东?

“蓝月,别误会,我只是小小股东。”孟承杰连忙澄清,就怕她不开心。

“蓝月,别听他的,他可是大大股东。”万大富一脸“你奈我何”的样子。“谁让你们太恩爱,我实在看不下去。”

“承杰,我们晚上再聊。”她不以为意的耸耸肩,反正他会说的。她还有一些帐务需要清一清,早点处理完,她可以早点离开。

孟承杰一个手肘顶向万大富的肚子。“死大富,你想害死我呀!蓝月并不知道这件事。”

“哇咧!连这种事你都瞒她?”

“不是瞒她,而是她没问,我也没想到要说。”

“她如果知道她正要嫁给一个身价上千万的老公,她一定会很开心的。”

“蓝月不是那种人。”孟承杰瞪了他一眼。

“我知道,就只有你的蓝月是全世界最好的女人。”万大富没好气的挥挥手,情人眼里出西施嘛!

孟承杰笑了,昨晚的缠绵让他更确定了。“当然,她是独一无二的。”

回到座位的蓝月,只是默默的打开计算机,毕竟之前才和何姿吟发生过口角,想要当作没发生,对她来说很难。

倒是何姿吟已经将旋转椅直接旋到蓝月的身边。

“你跟总监到底是怎么回事?”好奇心人人皆有,何姿吟只想探出一些讯息。

“没什么,我已经跟大头目提辞职了。”蓝月轻描淡写的转移话题。

“蓝月,我为我那日的事道歉,这是认知的不同,你不需要离职的,这样会让别人误会是我逼走你的。”

“你不是重点,重点是我要和总监结婚了,他不希望我继续待在这里工作。”原来他也是老板之一,那她待在这里不就是老板娘了,以她安定的个性来说,是真的不适合再留下来。

“你跟他到底怎么回事?你虽然已经离婚了,但是你们不可能发展的这么快?!难道你是先跟总监有一腿,后来才离婚的?”何姿吟至今仍完全无法相信她连出手的机会都还没有,就已彻底的输了。

“我不需要跟你解释,你想知道什么,自己去问总监吧!”蓝月把问题丢给孟承杰,然后开始处理昨夜还未处理完的公事。

她已经辛苦四年了,接下来该是把所有的责任让他一肩担起,她再也不要为这种事烦心了。

www.www.kanyanqing.comwww.www.kanyanqing.com

孟家可说是学者之家。

爸爸是大学教授、妈妈是小学老师,大哥是医生、二哥是律师、而跑去学电影艺术的孟承杰虽也跟学术还扯得上一点边缘,却也和父母闹到差点决裂,他才会在回国后,没有搬回家,反而自己搬出去。

只是他并没有搬离父母亲太远,而是在同一栋大厦里买下公寓,这种有点近又不太近的距离,刚好适合他和父母亲这种有些冰冷的关系。

趁着过年前的最后一个假日,孟承杰带着小杰和蓝月,准备回家拜见自己的双亲。

为人师表的父母亲,道德观念比一般的家庭还要保守,若让他们知道,他和蓝月是因为一时Ji Qing而生下小杰,蓝月在他们心目中的印象恐怕会大打折扣。

为了将来着想,他和蓝月事先套好招,就说在冠全任职时,两人曾经短暂交往,他因为出国而不知道蓝月怀孕,如今错失的缘分又在达文遇上。

蓝月也同意孟承杰的说法,毕竟一夜情对长辈来说是难以接受的名词,她不希望还没进孟家的门,就惹得长辈们不开心。

因此孟家父母都知道小儿子今天要带准媳妇回家,还有个三岁的小孙子。

中国人无后为大,老大老二至今都还不肯结婚,更别说有孙子可以抱,当孟家二老知道有个小孙子时,开心的像中了乐透,尤其站在他们面前的孙子简直就是小儿子的翻版时,更是开心的呵呵直笑。

“小杰,叫爷爷奶奶。”蓝月蹲在儿子身边,教导儿子叫人。

“爷爷好,奶奶好。”小杰很有礼貌的又是鞠躬又是微笑。

“小杰好乖,那我们家就有两个小杰了,以后你爸爸得改叫大杰了。”孟母看到孙子,连忙将不怕生的小杰抱进怀里。

“小杰,那个是大伯父,那个是二伯父。”孟承杰比着沙发上相邻而坐的两位哥哥。

孟家人都有着遗传自父亲的剑眉及深邃的眼神,只不过在相似的长相下,却散发出完全不同的风格。

孟承杰是温柔和善、孟家老大是刚毅威严、孟家老二却是精明聪颖,各有各的特色,却同样迷人。

“大伯父好,二伯父好。”小杰听话的照喊一遍。

原本冰冷的亲子关系,因为小孙子的来到,意外的化解了多年的心结。

一家人边吃边聊,原本威吓的孟父一反一家之主的严肃,忙着照顾小壮丁吃喝,也让初到孟家的蓝月少了尴尬和不适应。

席间小杰到处的嚷嚷走动,让冰冷的空间是笑声不断。

吃足饭饱后,孟父才说:“小杰是我们孟家的孙子,怎能去姓别人家的姓?承达你是律师,你想想办法。”虽然孟父已经知道来龙去脉,却也无法接受自己的金孙竟然跟别人的姓。

“爸,我跟蓝月的意思是,小杰还是姓周,毕竟,当初如果没有周家伸出援手,蓝月不可能会把小杰生下来,甚至还会被赶出家门,这一切都是周家的帮忙。周家对小杰视如己出,小杰也喊他们一声爷爷、奶奶,所以……”孟承杰看到爸爸越来越臭的脸色。

“不行!哪有这种事,我不但无法跟列祖列宗交代,亲戚朋友一问,你要我怎么说?”孟父铁心的拒绝,让蓝月的立场很为难。

说什么蓝月都无法过河拆桥,况且周爸爸和周妈妈这么疼爱小杰,她勇敢的看着孟父说:“孟伯伯,对不起,小杰是我和周家共同扶养长大的,没有周家就没有我和小杰,想当初齐伟他义无反顾的给小杰一个身分,让我和小杰不用面对外在不堪的压力,周爸爸及周妈妈把小杰当自己孙子般疼,所以,我不能对周家提出这样的请求,如果您同意的话,我和承杰结婚后,就会有姓孟的孙子了。”她的勇气在说到最后一句话时突然的脸红了。

孟承杰证赏的看着她,原来他的小美女不是他想象中的胆校

“如果我坚持让小杰改姓孟呢?”孟父眯起老眼反问。

“那很抱歉,我就不能嫁给承杰,我宁愿和小杰这样过日子。”她重重的行了九十度的鞠躬,显得她的义无反顾。

此时,孟承达这个专业的大律师开口了,“爸,小杰是蓝月和周齐伟在婚姻关系中所生的子女,是法律保证下的婚生子女,如果承杰这个生父要替小杰提起非婚生之诉讼,就必须提出强而有力的证据,不但得证明他和蓝月的关系,更要带小杰去做DNA检定,如果蓝月不同意,承杰是不能私下带小杰就做检验……”

“别说这么多专业术语,快说结论。”孟父不耐烦的打断二儿子的话。

“意思是,除非去法院按铃申告,走法律途径,才有可能让小杰改姓,但这也要蓝月的配合。爸爸不会想把事情闹到全世界都知道吧?”孟承达的眼镜下闪着精明的眼神。

孟父皱着眉,还在沉思,不过心里已经有了退一步的打算。

“好了啦!蓝月才第一天来家里,干什么说这些,你们要是吓走了我的媳妇和孙子,我可不饶你们。”倒是孟母赶紧打圆场的说。

蓝月看了身边的孟承杰一眼,不是她不想继续待在这里,而是气氛已经有些凝重。

孟承杰明白她的意思,他开口说:“爸,请你成全我和蓝月,除夕我会带小杰和蓝月回家围炉,时间很晚了,小杰该上床睡觉了。”

前一刻还活泼乱跳满场飞的小壮丁,这一刻已经窝在妈妈的怀里,漂亮的眼睛已经呈现呆滞想睡觉的模样。

“好,快带小杰回去睡觉,小孩子不能熬夜的,一熬夜就会长不高。”孟母催促着,也不想让先生和儿子之间的关系更加冰冻。

孟承杰抱着小杰,手牵着蓝月,从五楼回到九楼。

安顿小杰在大床上睡好,他们才又来到客厅。

“要是你爸爸坚持?”

“要是我爸爸坚持?”

两人只差一秒问出口,却让他们都同时笑了出声。

“你先说。”

他拉着她在沙发坐下,握紧她的手,深情款款的望着她,“我希望你不要受到我爸爸的影响,无论我爸说什么我都尊重你的决定,我娶你是娶定了,谁都不能改变我的决定,你千万别再说那种不嫁给我的话。”他被她刚刚的话吓到了。

“我才要担心你会听你爸爸的话,坚持要小杰改姓,那我就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她一颗悬吊的心总算放下了。

“我不会这么做,我不是忘恩负义的人,我还要找个时间请齐伟和曼妮吃饭,希望他们能一改之前对我的刻板印象,我希望你的好朋友,也能成为我的好朋友。”

“会的,他们都很好相处,只是曼妮的脾气和蓝星一样不太好,曼妮是属于不吃亏型的,有仇报仇有恩报恩,很有侠女的风范;而蓝星就比较横冲直撞,常常控制不住坏脾气。”

孟承杰哈哈大笑,“难怪周齐伟和杜曼妮是一对,一个大侠一个侠女嘛!”

“小时候,都嘛是他们三个人保护我一个……”

她在他耳边叨叨讲着童年的趣事,直到夜深她依偎在他身上睡着……

他将蓝月拦腰抱起,让她在小杰的左边躺下,小心翼翼的替母子俩盖好棉被,然后他自己再去多拿一条棉被,侧身躺在小杰的右边。

看来过年后,他得重新装潢这个房子。

虽然半年前刚买这栋房子时,才请设计师规画过,不过那都是针对他这个单身汉个人的喜好在设计。

如今多了一大一小,不但要有小杰的幼儿房,空间的考虑也得更安全,得将一些有棱有角的家具换掉;厨房也要重新设计,不再只是烧开水的功能……连现在睡的这张双人床,都要换大尺寸的。

好多事要忙,他却越想越满足。

握起小杰小小肥肥的手心,那饱满的厚实,就像他现在暖洋洋的心头。

他是幸福的男人,没有付出就拥有这么美好的现在。

他一定会珍惜上天赐与他的一切。

他一定会让身边的一大一小,永远的快乐。

他在心底暗暗发誓着。

www.www.kanyanqing.comwww.www.kanyanqing.com

“蓝月,你真的要嫁给他?”

蓝家的客厅上,杜曼妮、周齐伟、蓝星排排坐,准备拷问孟承杰,而首先发难的就是杜曼妮。

杜曼妮双手环胸,虽然眼里看着大帅哥,嘴下却丝毫不留情面。

“如果没有意外,应该会吧?”在收到孟承杰飘来的大白眼时,蓝月连忙改口,“过完年后,我和承杰会请大家喝喜酒。”

“蓝月,帅哥虽然好看,可是也很花心,你不怕他劈腿?找年轻的美眉?”杜曼妮再接再厉的炮轰。

“曼妮,男人要劈腿,就算长得像齐伟这样方头大耳也是会劈腿的。”孟承杰一句话就反将了杜曼妮一军。

“喂喂喂,是你要娶蓝月,不是我要娶蓝月,别牵拖到我的身上,况且,我以警察神圣的身分发誓,我这一辈子只忠于曼妮一个人。”周齐伟连忙举起右手表达最真诚的忠心,就怕战火延伸到他身上。

“孟承杰,现在是讨论你跟蓝月的事,况且我还没答应周齐伟的求婚,他要不要劈腿不关我的事。”

“曼妮……”周齐伟垮了一张脸,真是有苦难言。

“姊,你要嫁就嫁吧!”不过,蓝星这次倒是很爽快答应。

蓝月讶异蓝星态度的转变,激动的说:“谢谢你,小妹。”

“反正你又不是没离过婚,只要他敢玩花样,你随时都能带着小杰回家,蓝家的大门永远为你而开。”蓝星还是不喜欢脸皮这么好看的男人,不过姊爱他,也是没办法的事。

听到妹妹这么说,蓝月只能苦笑,她们对孟承杰的误会太深了。

“蓝星,你放心,我会好好对蓝月的,我和蓝月都希望能得到你的祝福,毕竟你是她唯一的妹妹。”

幸好这个时候两家的大人再加上杜曼妮的爸爸,四位爷爷奶奶带着小杰去民众活动中心唱歌,不然孟承杰可能更难招架。

“孟承杰,我知道你的难处,兄弟我站在你这边。”周齐伟墙头草的靠向孟承杰这边,这样下次他要娶曼妮时,才会多两张赞成票。

杜曼妮瞪了男朋友一眼,“孟承杰,其实我们大家都希望蓝月幸福,毕竟她苦了这么多年,连恋爱也没谈过,就莫名其妙当了妈,我们都很心疼她。”

“我懂,这几年来若不是你们,我和蓝月也不会有今天,所以你和齐伟永远都是小杰的妈妈和爸爸,我是真心的谢谢你们。”

“这还差不多,小杰可是要帮我养老的,我可不打算生。”

“你不生,那我怎么办?”周齐伟干干笑了两声。

杜曼妮又瞪了周齐伟一眼,她不想在这里讨论这件事,她转变话题的对着蓝月说:“说好了,我要当伴娘的。”杜曼妮抢着卡位。

“那我就是伴郎。”周齐伟自己补位。

“喂,那我呢?”蓝星问。

“你可以当总招待呀!”杜曼妮说。

“曼妮姊,哪有人叫一个小女生当总招待的?”蓝星不服的抗议。

“那你可以帮新娘拿东拿西……”

从来没有办过喜事的他们,开始热衷的讨论婚姻的细节。

“我觉得拍照一定要生活化一点,千万不要化个大浓妆。”蓝星嫌恶的说。

“拜托,一辈子才一次,不拍得美美的怎么行,如果这样,干脆自己拿数字相机拍就好了。”杜曼妮反对。

一旁的蓝月根本没有插嘴的余地,好像要结婚的不是她而是蓝星和曼妮。

她和孟承杰相视一笑,无所谓啦!反正他们都不是很重视这些礼节,有旁人帮他们伤脑筋,他们倒是落得轻松。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