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四月 > 《爱上暴君小甜心》
返回书目

《爱上暴君小甜心》

第一章

作者:四月

日本东京

「四龙堂」在东南亚的黑道之中有着呼风唤雨的地位,从第一代堂主创堂到现在,整个黑道地盘都已经被四龙堂占据了,东南亚一带的经济及政治私底下也都由四龙堂堂主掌控着。

聂君傲是四龙堂的新任堂主,有着一个令人闻之丧胆的绰号「暴君」。而今天聂君傲位在日本东京的豪宅「樱轩」来了一个神秘的客人。

聂君傲闭着眼享受着身旁美女的双手在他的身上来回的游移按摩着。

「亲爱的,这样子舒不舒服啊?」美女嗲声嗲气的问。

「嗯,还可以。」

「我看你用胸前两团肉为他按摩,他肯定会爽死。」

一道充满讥笑的声音冷不防的在聂君傲与美女的面前响起,下一瞬,来者便拿出一把刀抵在美女的脖子上。

霎时只闻美女惊声尖叫,几将聂君傲及来者的耳膜穿破。

「好了,阿神,把你的刀移走。」君傲动了动不知何时抵在阿神重要部位的枪。

阿神愣了一下,然后笑着摇摇头。

「老哥,小心一点,如果走火了,我老妈可是会找你拚命,说你害她的宝贝儿子无法传宗接代,那就罪过、罪过了。」

「先收起刀子吧!你不想要我们两个人的耳朵再受罪吧?」

君傲话中有话的望着早已吓得脸色苍白、无法移动的美女。

美女还尖叫个不停,活像是闹钟响了忘了按掉。

阿神潇洒的收起刀子,然后轻轻地拍拍美女的脸庞。「宝贝,下去吧。」

只见已花容失色的美女马上落荒而逃。

「说吧!有什么事找我?」

「一定要有事才能来找你?」阿神为自己倒了一杯酒后问道。

「想你『夜影阿神』向来都是来无影、去无踪,堂里想找你都要费一番工夫,如果不是有事,你会来找我喝酒、聊天吗?」君傲冷冷地说着,然后从阿神的手中抢过他准备要品尝的酒,一饮而荆

「啊!我的酒……」

「是我的酒吧。」君傲不客气的回道。

「小气鬼!才一杯酒就舍不得……」阿神叨念个不停。

「有话快说!没事就滚!」

「好凶!果真是喜怒无常的暴君啊!」阿神重重地叹了口气,却没有一丝害怕。

明白两个人交情的人就会知道阿神绝对不会被君傲冷得会吓死人的表情所骗,因为他们是死忠兼换帖的好兄弟。

君傲是个孤儿,从小他的父母亲就被放高利贷的人砍死了;而阿神则是跟着母亲相依为命。当初阿神的母亲见到饿昏在路边的君傲时,便好心的将他带回家,从此他就和阿神成了生死至交的好兄弟。

然而在二十年前的某一天,君傲与阿神的命运改变了。

当初四龙堂的第十任堂主在路边看到正在跟五、六个体格魁梧的人火拚的君傲及阿神时,他就决定要将君傲及阿神带在身边好好地栽培,成为他的左右手,而君傲的表现也随着年纪越长而越出色。

冷酷无情的作为造就了君傲在外面凶狠可怕的形象,冷静、有智慧则令他有带领着手下弟兄的能耐,让四龙堂令人闻之丧胆、不敢招惹。

「我麻烦大了、我要死了,以后你的身边就会少一个重要的得力助手兼酒肉朋友了。」阿神又倒了一杯酒喝了一口,然后点点头说:「嗯,好酒!」

「我不在乎!」

啊!好一个无情的男人,真是没血、没眼泪啊!阿神在心中苦苦地悲号着。

「我的好大哥啊!你就行行好,帮我这一次,以后我一定会随传随到,绝对不会再逃到不见人影了。」

闻言,君傲不由自主的想着,到底是何事竟会让阿神用他最宝贵的自由来做交换?

「说来听听!」

他太了解阿神了,这个家伙说的话如果能当真,那他四龙堂的堂主就不用再做下去了。

「不行!不能只是听听。大哥啊,你一定要帮我这个忙,否则我就死定了;既然你有心知道一切内容,就好人做到底,答应帮帮我好不好?如果你不帮我这个忙,我可能会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这麽严重?」君傲皱起眉头问着。

「是啊!好严重呢!」

君傲没有开口,只是静静地坐在原地瞅着他不放。

阿神最怕他这种冷酷的表情了。

两个人就这样对峙了一会儿。

终於,阿神又投降了。「好啦!我说就是了,你知不知道『叶门社』?」

君傲点点头,「叶门社一向都爱跟我们四龙堂作对,我怎么会不知道。只不过你是如何惹上叶凌天那个难缠的老家伙?」去年四龙堂在澳门的场子就曾被叶门社的人砸过,这个仇都还没有报呢!

「我对那个老男人没有兴趣,我是惹到他的女儿,叶芬。」

闻言,君傲的眉头轻蹙起来。

阿神心有余悸地忖着,他哪里会知道安安静静得像只小兔子的叶芬会有这样大的来历,而一向花名在外的他也因为喝醉了酒而跟她有了一夜情。

骇人的是一个月之后他收到一个教人惊慌失措的消息。

叶芬已经有他的孩子了!

「叶芬有了我的孩子。」

阿神话一出口,四周的空气立时凝结。

君傲舆阿神就像是被人点穴的坐在椅子上瞪着对方,彷佛比着哪个人的眼睛比较大。

过了许久,君傲才开口说道:「很好,恭喜你要做叶凌天的乘龙快婿了。」

「说实话,我并不想结婚,不过如果孩子是我的,我就会对她负起责任。」不过也要先确定孩子是他的才可以啊!

「我听不出有什么地方可以帮得上忙,难不成要我替你去向叶凌天提亲?」那双方有可能先来场黑社会大火拚!

「原则上是这样没有错。」

「那实际上呢?」君傲何等精明,怎会听不出阿神话中有话。

「实际上叶芬不知道孩子的父亲叫做阿神。」

君傲皱了皱眉,「是你的孩子不是吗?」

「应该是,不过当初我跟叶芬说的是另一个人的名字。」

阿神心虚的望着君傲越来越难看的脸色。

「阁下不会这麽巧的用了我心中所想的名字吧?」

只见阿神垂下头,小声的说道:「我……我用了你的名字。」

君傲沉默不语。

阿神看着君傲浑身上下散发出一种想杀人的气势。

「叶凌天听到之后就放出风声,一定要你娶他的女儿,否则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君傲闭上眼,将头往后靠在椅子上,口气平静得如一阵和煦的春风。「阿神,总有一天我会亲手杀了你的。」

他的话听在阿神的耳中却是冷冽得如最冰冷的寒冬。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台北天母

豪华富丽的大宅此时传来一道男人愤怒的咆哮声。

「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子竟然敢做不敢当,玩女人玩到我的女儿来了,不叫人去砍死他我就不用做叶门社的老大了!」

叶凌天有着岁月痕迹的脸上布满了愤怒的神情,暴怒的情绪活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狮子。

此时在客厅里的还有叶凌天的女儿叶芬,以及他的助理秘书田蜜。

「芬芬,你去日本玩怎么会玩到被人搞大了肚子?而且对方还是我的死对头,这样子我要怎么带领叶门社的弟兄在江湖上闯荡?这下子我的面子丢大了!」

「爸爸,对不起。」

「说对不起就可以换回你的清白吗?说对不起就可以把你肚子里的孩子变不见了吗?」

叶凌天对着脆弱纤细的叶芬大吼着,惹得叶芬大大的眼眸之中充满了泪光。

「叶先生,你不知道不能对孕妇吼叫的吗?」

「我……蜜蜜,你怎么还叫我叶先生?都快两个月了,你该改口叫我爸爸才对!」

田蜜清丽脱俗的脸庞不带任何感情,道:「我的父亲只有一个,他就是田大海,不过他在十年前被人砍了,尸体也被人拿去填大海了。」

叶凌天听到她这样回答已经不知道听过多少次了,对於她的冷淡却都是无可奈何。

没有人知道田蜜是叶凌天的女儿,大家都以为他只有叶芬一个女儿。

原本叶凌天也以为田蜜已经不在这个世上了。

十年前,他还是个小混混,只讲江湖义气却没有好好照顾家庭,当时的他还以为这样子才叫做混江湖、混黑道。

有一次,他和帮派弟兄为了抢地盘而误杀一名警员之后,他的大哥叫他出面背下黑锅,他不甘心,趁夜逃跑,开始了辛苦的亡命生涯。

受情势所逼,他只好将妻女交托给拜把兄弟田大海。

当风声过去,他在www.ysb88.com的黑道也小有地位之后,他曾经回到香港要找妻女,却没有她们的消息,连拜把兄弟田大海也消失了踪影。

经过十年的寻寻觅觅,他也放弃了妻女还活在世上的希望,绝望的以为她们可能早在当年就遭到毒手了。

然而也许是老天可怜他,两个月前田蜜来他的贸易公司应征助理秘书。

虽然他出身黑社会,但是他也明白混帮派不是长久之计,所以他开了一家贸易公司,还经营得有声有色。

也许是他找寻妻女的心感动了老天爷,才会让他见到了貌似妻子的田蜜,在一番查证之后,确定她就是他找了好多年的女儿叶蜜。

然而田蜜却不认他这个父亲,也不愿意改回本姓。

而这一切叶凌天都可以谅解。

十年前才十岁大的田蜜被叶凌天抛下,她和母亲只能跟着当时也只是个小混混的田大海 过着心惊胆跳、居无定所的日子。

不光如此,她们母女两人还要躲避叶凌天仇人的追杀,这样提心吊胆的日子在田大海死了之后,又经过了好久才结束。

此时,田蜜的母亲却因为肝癌而过世,留下田蜜一个人孤孤单单的,还过了几个月的流浪生活。

还好田大海的母亲在知道田蜜的不幸遭遇之后,十分同情的收留了无依无靠的田蜜。

一个是失去儿子的老母亲,一个是失去母亲的小孤女,在这样的情况下,田蜜对田大海的母亲有了很深的感情。

从此之后,田蜜就十分的讨厌黑道,更加不能原谅当初只讲义气却不顾亲情的父亲。

如果不是田大海的母亲也是因为肝癌而住院,急需要一大笔钱,田蜜是绝不会答应叶凌天的条件留下来的。

然而在叶凌天的身边做事并不表示田蜜会对他有父女的情感。

「叶先生,我想对方如果只是玩玩,不负责任也是意料中的事,不是吗?」

「话是这样说没有错,但是难道就让你妹妹吃亏吗?」

「姊姊,你要帮我。」叶芬一副可怜兮兮的哀求着她。

叶芬明白同父异母的姊姊田蜜是一个勇敢冷静的人,不像她胆小怕事,还愚蠢的闯出大祸,惹来叶凌天的不悦。

从小她就被人说不像是叶凌天的亲生女儿,因为叶凌天不是个胆小怕事的男人,也许是他吃过亏的原因,致使他有着勇敢冷静的个性。

相反的,田蜜较有他的个性及气魄。

田蜜没有开口,她静静地凝视着温柔可人的叶芬。

看着叶芬吓得像只畏畏缩缩的小老鼠,她忍不住心生怜惜。

毕竟叶芬是她的妹妹,她相当重视这份珍贵的手足之情。

「帮?要你姊姊怎么帮你啊?人家都不娶你了。我看你还是把这个杂种拿掉,我可不想帮我的死对头养孩子!」

闻言,叶芬忍不住伤心得眼泪扑簌簌地落下。

「哭!你就只会哭!早知如此,何必当初,我可不会替你去找聂君傲谈判,因为从头到尾我们都是吃亏的!」那个暴君一定会乘机敲诈叶门社一笔!

田蜜无言的望着两人,老的是气得脸发青,铁了心不要替女儿去谈判,为的就是一斤不知值多少钱的面子;而小的闯了漫天大祸,却没有半点方法,只是不断哭泣。

「我不管!明天你就给我去堕胎i」

田蜜有一股很想夺门而出的街动,她实在不想卷入造一场家庭纠纷之中。

「姊姊,我不要堕胎,我想要这个孩子。」

叶芬尽管胆小怕事,但是母爱的本能令她鼓足了勇气向田蜜求救。

她知道只要田蜜替她求情,叶凌天一定不会为难她,也一定会让她把肚子里的孩子留下来。

「可是,芬芬,叶先生说得也没错,如果对方不愿意负责,那这个孩子就算留下来,将来你们母子也不会幸福的。」田蜜就事论事地道。

「瞧瞧你姊姊多明事理,你多学着点。」

叶凌天总认为只要是田蜜所说的一切全是对的。

然而田蜜并不会欣喜於他有心的讨好,反而有种沉重的负担。

田蜜对叶凌天投以一记白眼。叶先生是想逼死芬芬才高兴吗?

「这个孩子也是你的外孙,你这个做外公的真的忍心扼杀他的生命吗?」语毕,田蜜静静地望着叶凌天,平淡的口吻中带着一种令人不自在的威胁。

叶凌天愣了一下,才支支吾吾地解释着,「我……我也不忍心,但是一想到要我去面对聂君傲那个高傲的小子,我就……」

拉不下脸。田蜜在心中帮他补上一句。

「这场谈判你不用去。」田蜜淡淡地说。

「我不去?那要派谁去?」

田蜜紧紧地握住叶芬的手,给她鼓励的勇气,然后才缓缓地抬起头。

「我去!」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