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四月 > 《爱上暴君小甜心》
返回书目

《爱上暴君小甜心》

第二章

作者:四月

黑道之中都流传着四龙堂的堂主聂君傲把死对头叶门社老大叶凌天的女儿叶芬的肚子搞大了的消息。

更令所有人感到兴趣的是双方人马终於要约出来谈判。

大家都想看看是哪方人马可以获得最后的胜利。

是聂君傲人财两得,还是叶凌天赔了夫人又折兵。

约定谈判的时间一到,门口停下好几辆的黑头轿车,一群穿着黑西装、打扮整齐的严肃高大男子走下车门,其中一个男子态度恭敬的打开后车门。

四龙堂的堂主聂君傲下了车,他俊美的脸上有着一贯的冷漠及不怒而威的气势,举手投足之间都充满了自信。

他的肩膀宽阔,身材高大结实,步伐稳重而敏捷,令人充分感受到他浑身上下与生俱来的王者特质及后天培养的贵族气息。

尽管他表现得极为轻松,却也可以在他的眉宇之间发现到机警及敏锐的观察力。

也是这样出色的表现才会让他带领的四龙堂势力越来越壮大。

「堂主,叶门社的人已经在里面等我们了。」

「嗯。」

君傲点点头,随着手下进入一间极为隐密的房间。

一进入时他没有见到叶凌天,反而见到一名女子正悠哉悠哉地泡着香味四溢的茶叶。

「对不起,我走错了。」

「聂先生,你并没有走错。」

闻言,君傲回过身看着她。

「别告诉我你是叶凌天变性的?」

田蜜忍不住噗哧笑出声,「聂先生,没想到你也有幽默感。」

君傲没有笑出来,只是微眯着眼睛静静地凝视着她,眼神布满了好奇。

他凝视着她的眼神犹如一个高高在上的君王看着他的臣民。

「你是谁?」

田蜜抬起眼迎上他冷冷的黑眸,然后礼貌的鞠个躬。「我叫做田蜜,是受到叶先生之托前来跟你讨论一些私事。」

「私事吗?」他颇玩味地道。

田蜜不可否认君傲有种不容人忽视的压迫力。

他完美的五官有如希腊神只的雕像,漆黑的头发更能衬托他古铜色的肌肤。

浓眉大眼和坚毅的下巴充分表现他绝不轻易妥协的个性,犀利如鹰隼的眼神更是令人心生畏惧、双膝发软。

在她静静地注视着他的时候,君傲也是上下的打量着她。

君傲的视线停留在她身上的穿着,她一身灰色的套装让她老了十岁左右,活像是一个在公家机关工作的公务人员。

发型更是相当老气,除了肌肤看起来白嫩光滑,她的外表根本不会引起他的注意。

君傲於心底暗忖着,他的身边从不缺乏美人,但为何面对这个打扮老气的女人,他竟没有一丝不耐及厌恶。

为什么呢?

难道是因为她眼中无畏的光芒吗?

「我一向不和女人谈事情,不过一起做一些事情的经验倒还不少。」君傲淡淡地开口,眼中充满挑衅及戏谴的意味。

他的话一说完,随即引起了站在他身后的人一阵窃笑,令田蜜有种被羞辱的感觉。

她强压抑下漫天怒火,刻意保持冷静理性的态度。「聂先生,我希望我们两人的谈话不要有闲杂人在常」

君傲颇感赞赏地想着,从来没有一个女人敢命令他要如何做,只有她。

他该感到生气的,因为她这样子摆明了是在他的手下面前挑战他的权威。

但是他却十分的赞赏她的勇气。

「你们到门口去守着!」

「是!」

手下离去后,君傲抬眼望着她,「有话就说吧!」

「聂先生,我是诚心诚意的,希望你可以明白,我们都希望这件事情尽快有个完美的解决,我也好回去交差,你也不用浪费时间跟女人『谈』事情。」

君傲感觉到她话中含带着侮辱嘲讽的意味。

她晶亮有神的眼眸直勾勾地盯着他,完全没有一般女人见到他时会有的羞怯及扭捏。

本来他可以转身就离开,但是她却引起了他莫大的兴趣及好奇心。

他想看看她到底有何能耐及特别之处。

「请你坐下,咱们好好的谈一谈。」田蜜客气的说着。

君傲静静地凝视着她,犀利的眼神像是想把她看穿。

然而他的脚却自有意识的移动,并在她的面前坐了下来。

不过当他坐下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真的有想好好跟她谈一谈的意思。

「叶门社是没有男人了吗?要你一个女人过来?」

田蜜并没有马上回答,她只是微笑的为他倒一杯茶,然后放到他的面前。

君傲注意到她有一双白皙优雅的纤纤玉手。

「要我喝茶?」

「喝茶可以修身养性,每日喝一点更可以长命百岁,而且茶叶闻起来香醇迷人,入喉后有种甘甜怡人的口感。」

君傲想着,他向来只喝咖啡和酒,可从来不喝茶的。

「喝喝看。」田蜜绽开一抹温煦如阳光的微笑,「很好喝的。」

再一次,君傲像是中了魔咒,伸手端起面前的茶轻啜了一口,入喉后发现味道还不坏。

「不错吧?」

田蜜从他的脸上看出了答案。

「没想到这茶喝起来没有我想像中的难喝。」

「是蔼遣可是用上好的高山茶烘焙而成的,五斤的嫩叶才可以烘焙出一斤的茶叶。」

「是这样的埃」

她点点头说:「没错,不过选择茶叶的时候要注意,因为一般市面上的茶叶品质良莠不齐。」

守在门外偷听的两方人马则是一脸的莫名其妙。

不是要谈判吗?怎么变成泡茶聊天?

四龙堂的人马也对於君傲如此反常的行为感到不可思议,除了二堂主阿神敢和他交谈,从来没有人敢跟他说上三句话以上,尤其是一个弱不禁风的小女人。

尽管田蜜的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息跟君傲相似,都是有自信、明白自己要做什么的人,但到底她也不过是个女人。

时间滴滴答答地流逝,房内的君傲与田蜜也不知不觉地泡了好几壶茶。

君傲抬起头望着陌生却又十分独特的田蜜。「茶喝了这么多,我却不知道你的身分。」

田蜜的嘴角缓缓地扬起一道弧线。「我是叶先生的助理秘书。」

「为什么他会派你来?」

「因为我们今天的聚会与其说是谈判,不如说是一场私人的会晤。」

「我想你对叶凌天而言一定十分的特别,所以他才会派这个任务给你。」

田蜜轻轻地啜了一口茶,并没有马上回答他的问题。

她大大的眼眸望了俊美的君傲一眼,心想这个男人果然不是省油的灯,已经在探她的底了。

如果不是因为芬芬苦苦的哀求,她也不想待在这里。

「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一句话说明白,四龙堂堂主要不要娶叶芬小姐?」

君傲的微笑泛着冷淡,却又带着一抹戏谵。「如果不娶的话又如何?」

「男子汉大丈夫,敢做不敢当吗?」她故意用话来刺激他。

君傲挑了挑眉。当然不是。

如果是他做的,自然会负责到底。

只不过这一切全是阿神欠下的风流帐,自己闯祸还不敢报上名字,要他背黑锅,这笔帐难算了。

要不是阿神拜托他出面,他根本不想蹚这淌浑水。

「叶小姐肚子里的孩子是你该负的责任,毕竟小孩是无辜的,没有理由因为大人一时的错误而背负着不幸。」田蜜的口气充满了严肃正经,黑色的眼眸中也闪烁着一抹近似愤然的光芒。

她生气的样子令君傲有种想紧紧地拥她入怀的冲动。

望着她认真的神情,他的心中顿时涌入一种莫名的情绪。

一种他从未在其他女人身上发现到的特质及感觉。

「那你认为该如何对这个孩子负责任?」

君傲也学着她静静地啜了口茶,让甘甜香醇的口感缓缓地从喉头滑下。

有人说品茶有如品味人生,先苦后甘,这话果真不错。他暗忖着。

「叶先生的意思是……」

「我不想听什么叶先生或是花小姐的,我想知道你怎么说?」

「我?!」田蜜着实愣了一下,随即垂下眼睫毛,神情像是思索着。

君傲也静静地观察着她,发现她的模样越看越耐看、越看越顺眼。

她长而浓密的睫毛在白皙光滑的脸上形成一种诱人的阴影,给人一种脆弱及引人怜惜的风韵。

他也不知道自己着了什么魔,只知道对这个安静端庄的女子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

一种想将她拥入怀中的冲动。

田蜜望了他一眼,然后才缓缓地说道:「我是受了叶先生所托,负责向你传达他的意思,不方便表达个人的意见,而且我也没有立场及资格可以……蔼—聂先生,你想做什么?」

田蜜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君傲便快速来到她身旁,并将她拉至身前。

他身上混合着茶香及烟味的男性气息如火热的焰潮喷在她的脸上,令她不由自主的感到脸红心跳。

「聂先生?」

「一个会跟陌生男人有一夜情的女人,你如何证明她肚子里的孩子一定是我的?」连阿神都不敢肯定了!

「你的意思是不想负责任?」说完,田蜜的心慢慢地涌出一种被她刻意遗忘的痛楚。

又有一个无辜的小孩因为大人一时的贪欢放纵而受害。

这一瞬间,她才明白自己会自告奋勇出面谈判的原因完全是为了未出世的小孩子。

因为她永远都忘不了十年前一个下着大雨的夜晚,她在无人的街道上无助的哭泣着。

而这一切只因为亲生父亲不负责任、自私自利的抛下她,完全不在乎她幼小的心灵受到了多大的伤害。

君傲发现到她眼底一抹痛楚的泪光一闪而逝。

为何她会有这样哀戚的神情呢?

教他更加讶异的是自己对一个初次见面的女子如此在意。

「没想到在黑道之中叱咤风云、呼风唤雨的四龙堂堂主也不过是一个敢做不敢当的男人,你真是全天下男人的耻辱!」田蜜咬牙切齿的说,强压住想狠狠地打他一巴掌的冲动。

君傲突然加重握住她手腕的力道,将她拉得更近,让她的心漏跳了好几拍。

「我也许该明白的告诉你一件事,千万不要妄想挑战我的脾气。」

「我没有妄想,而是真的在挑战。」她咬牙切齿的说。

君傲静静地看着她脸上毫无畏惧及倔强的神情,突然一阵香味向他袭来,是一股女性的味道,是茶香及茉莉花香混合而成的迷人香气。

她真的是一个很耐看的女人。

虽不是第一眼就会为之惊艳,但是她的勇气却令人刮目相看。

教他很想将她推倒在床上,然后深深地吻着她,在她的身上索求着任何男人都渴望的一切,探访着她每一寸白嫩光滑的肌肤。

他更想找出自己行为反常的原因。

好像她的身上有种强烈吸引他的特质。

「你是真的向我挑战吗?」君傲漆黑的眼眸中燃起了两簇灼热的火焰,将她更加拉近自己,直到彼此的呼吸几近交缠。

「我一大叫,我的手下就会冲进来。」

「你是可以大叫,我的手下也会同时冲进来。」他淡淡地开口。

刹那间,田蜜有些后悔脱口而出这些逞英雄的气话,毕竟君傲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黑社会老大,可不是善良的老百姓。

「我该对你的勇敢感到敬佩,还是该对你的无理感到同情呢?」语毕,君傲的手缓缓地抚摸她的颈项,口气中带着令人不寒而栗的敌意。

田蜜的身子忍不住瑟缩了一下,想挣脱他的箝制却徒劳无功,他的手臂紧紧地圈住她,两人的身子几近紧密的贴合。

「怎么?我说出的话伤了你的自尊心吗?别忘了,不是我有意要侮辱你,而是你自己的所作所为侮辱了你自己,当你在一个无辜的少女身上发泄兽欲时,就该明白将来可能有的后果。如果你有种,就该为你的行为负起责任,娶叶芬为妻,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不要当一个不负责任、没有用的男人,那只会让别人笑你聂君傲是个临阵脱逃、敢做不敢当的男人!」话一说完,田蜜感觉到心跳得好快,一半是因为太过於气愤,另一半是因为看到他眼底燃烧起狂烈的怒焰。

「你真的明白自己在说什么吗?」

君傲突然用力的掐住她纤细的脖子,令她感到无法呼吸。

「不……放开我……」她试着挣扎,却怎么也挣不开他铁一般的手劲。

「我没种?你真是敢说埃」他冷冽的表情渗入了一丝骇人的杀气,掐住她颈项的力道也逐渐的加重,显示他的怒火已经驾驭了理性。

他真的想掐死她!田蜜在心中不由自主的想着。

尽管她感到无法呼吸,但是一身的傲气却又不容许她屈服。

尤其是她不甘心自己因暴力而屈服。

就在这个时候,她突然用力的咬住他的右臂。

「你敢咬我?」

田蜜用尽全力地咬他,鲜红的血缓缓地从他的右臂中渗出。开玩笑!他都可以掐死她了,咬他一口算什么?

两个人紧张万分的对峙,谁也不愿先松手或是松口。

田蜜心想着,如果她真的被他活生生地掐死了,至少也要在断气之前把他身上的一块肉咬下来她才甘心。

这样子见到阎罗王时才有证据说他就是杀人凶手。

然而君傲原本只是想吓吓她,惩罚她的出言不逊,不是真的想掐死她,尽管刚开始时她真的令他有那种冲动。

可是她竟然会有如此激烈的反应,真是令他料想不到。

「松口!」君傲厉声的命令。

田蜜非但没有松口,反而更加用力。

君傲随着手臂上传来的剧痛而皱了一下眉头,黑眸直勾勾地瞪着她气愤鄙视的目光。

可恶的女人!

他都要活活地掐死她了,她应该吓得哭出来才对。

但为何她却没有畏缩或是大哭大叫的反应呢?

望着她原本红嫩的嘴唇缓缓地泛青,他的心中不由自主的升起心疼及怜惜。

君傲松开手;田蜜则同时松开口,整个人猛然咳嗽不已。

她的膝盖一软,幸好他抱住她才不至於跌坐在地。

「你真是不怕我,对不对?」君傲轻轻地拍打着她的背。

「怕!我怕死了,所以才会吓到咬着你不放!」田蜜冷嘲热讽的说,心想着怎麽一见到他她就变得如此尖酸刻薄,一点都不像是平常的自己呢?

这可恶的男人差点掐死她,她一定要告他谋杀未遂!

就在这个时候,君傲的手突然掐住她的下巴,逼得她不得不迎梘他的黑眸。

「你又想做什麽?」

两人四目交接的时候,田蜜感觉到他的眼中闪烁着一种怪异的光芒,一*种像是掠食者找到最满意的猎物的眼光。

「你真是一个很特别的女人。」

「谢谢,我自己知道。」她也老实不客气的接受他的赞美。

只见君傲的唇角缓缓地扬起一抹性感慵懒的微笑,一种令人见了会不自觉地心跳加速的笑容。

「我要定你了!」

田蜜的双眼倏然睁大。「你要我?!」

「没错!」

「你是开玩笑吧?」

君傲的笑容马上隐去,凝视着她的神情转为十分的认真。

「我聂君傲从来不会开玩笑。」

一切发生得太快,田蜜都还没有意会是怎么一回事时,只感到眼前一黑,颈后已被他打了一掌。

下一瞬,她便如一具没有生命的洋娃娃倒入他的怀抱之中。

此刻君傲的眼中闪烁着一丝兴奋与征服的光芒。

他终於找到一个足以与他匹配的女人了!

望着她在灯光下更是显得闪亮动人的黑发,美丽柔软的娇躯,以及令人忍不住想置身其中、深深地嗅闻的迷人馨香,他不由得心荡神驰。

田蜜啊田蜜,从今以后,你将会人如其名,成为暴君最甜蜜的小女人……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