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四月 > 《爱上暴君小甜心》
返回书目

《爱上暴君小甜心》

第四章

作者:四月

隔天一大早,君傲还在睡梦之中就听到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

他睁张眼却发现田蜜正跟门把战斗着,看起来像是企图要逃走的样子。

她竟想逃跑?!

他悄悄地下了床,像是一只黑豹伺机要扑向看中的小猎物。

田蜜并未意识到已然成为他眼中的目标,只是努力的和跟眼前的门把对抗着。

这扇门的门把是锁死了,还是生锈了?

否则怎麽会打不开?

她已经很努力了,然而门把却似乎有意要和她作对。

终於,皇天不负苦心人。

「喀地」一声,门把转开了,她高兴的直想大叫。

不!不行大叫,万一吵醒那个暴君,她可逃不了了!

下意识的,田蜜的目光偷偷地瞄了一下床铺。没有人,还好……

等等!

没人?!

怎么会没人呢?

刚才明明看他睡得很熟的,现在……

人呢?

「你在找我吗?」

她努力的梭巡着,君傲的声音却冷不防的在她的身后响起。

田蜜本能的躲开了他朝她伸出的大掌,然后一鼓作气的扭开门把再迅速的关上,将他阻绝在门后。

「开门!」

「不开!」她死命的捉住门把,不让他打开。

君傲蹙眉瞪着房门,想穿透厚厚的木板把她掐死。

「开门,小甜心。」

「不要叫我小甜心,难听死了!」真是太肉麻了!

「你以为区区的一扇门就可以阻止我吗?我劝你别做困兽之斗,乖乖进来,今天还长得很。」他还想抱着她在床上缠绵一整天,可不想隔着一扇冰冷的木板对着空气说话。

「我不是笨蛋,我不会再把自己送入虎口,我要离开,从今天开始,你是你、我是我!」

「昨晚的一切你全忘得一干二净了吗?」

可恶的男人!非要这么大声说出来吗?田蜜望了一下四周。还好,没有人。

「聂君傲,理智一点、清楚一点,我们都是成年人了,有性关系又如何?我都不在乎了,你也不用放在心上。」

「你不要我负责?」

闻言,田蜜愣住了。

她的视线落在手臂上,看到了昨晚他在她身上所留下的吻痕,她的身体仍不住地颤抖。

不可否认的,他的抚摸及亲吻带给她一种前所未有的欢愉,在他的臂弯之中,她讶异的发现了一直找不到的安全感。

她想不顾一切的投入他的怀抱之中,祈求他再抱她、爱她,如果……

理智不断的在她的脑海阻止她的胡思乱想。

「我要走!」田蜜很明白的说出她的决定。她不要他负责。

哪怕这一切全该由他来承担,毕竟她是被逼的,但再纠缠下去,对她只有坏处,不会有好处的。

「你真的不后悔?」他用着一种温柔的语气问着。

会!她后悔了!田蜜强压下已到唇边的大喊声。

天啊!她不可以被他的甜言蜜语所欺骗,绝对不可以!

「小甜心,我一见到你就知道我们是注定要在一起,你是躲不了我的,所以……放弃你的反抗,接受我的爱。」

田蜜感觉到心儿快从她的口中跳出,她困难的吞了吞口水。怎么这个男人的外表冷得要死,说出的话语却又是如此的诱人,令人无法反抗。

不行!不要被他所影响,不要被他所迷惑,不要、不要……

她的目光瞄向大门,牙一咬,大步的跑向门口。

快点逃走吧!

听到她跑步的声响,君傲低咒了一声,然后用力的打开房门。

他的目光直直地盯着她的背影,却没有追上去。

他黝黑的眸中闪烁着一抹莫测高深的光芒。

她逃不了的!

不久之后,她就会乖乖地回到他的身边。

君傲走回房中,神情自若的走向床铺,静静地等着她回来。

没多久,只见田蜜娇美的身影出现在房门口。

「回来了。」君傲的嘴角挂着笑意,望着她泛出杀人气息的俏脸,她小小的红唇抿得死紧,隐含着怒气。

田蜜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直想冲上前把他得意的笑脸挥去。

「小人!」她愤怒的啐了他一句。

君傲笑得更开心,视线落在她身后一字站开的高大男人。

站在四龙堂的兄弟面前,田蜜娇小柔美得如在高大树木之中可爱的小花朵。

刚才田蜜走出大门口,眼看自由在望,眼前却不知何时冒出一群穿西装、打领带、戴着墨镜的男人。

个个严肃凶狠,充分表现出黑社会兄弟的模样。

所以她只好摸摸鼻子转身走回来。

「聂君傲,我告诉你,这一点都不好笑,你没有权利软禁我、你没有资格侵犯我的人身自由!」她紧握住双拳,咬牙切齿的说。

「说完了吗?」君傲宠溺的看着她。

冷静、冷静!她强迫自己不要去揉隐隐作疼的太阳穴。

她可以心平气和的面对脾气火爆的叶凌天,眼前这个坏到骨子里的聂君傲更是算不了什麽的。

「说完的话,请你转身面对他们。」

她不知道他想做什么,但仍然缓缓地转身面对一群壮硕的男人。

心想还好聂君傲的身材是健康、结实、完美,像是出自上帝手中精心的雕刻,而不是肌肉过度发达的猛男。

否则她一定会抱不下去的。

田蜜惊觉她对他的身体有幻想时,差点昏倒过去。

就在此时,一双有力的手臂从她的身后将她紧紧地抱祝

「你别这样子。」她的脸一阵灼热。

君傲的目光冷冷望着眼前的手下。「你们给我听明白,她是我的女人,也是你们的大嫂,以后要对她心存尊敬,如尊敬我一般,懂吗?」

「懂!」所有人都异口同声的回答。

田蜜则是错愕的转头望着君傲,又看着眼前的人。

「你说是就是吗?」她咬牙切齿地说。

「叫大嫂!」他威严的命令,「大声一点!」

「大嫂!」

如军队操练的洪亮呼唤令她的耳膜几乎震破了。

「我不是……」田蜜的话还未说完,君傲便把她的肩搂得更紧,制止她所有的抗议。

「你说破了嘴也没用,他们是听我的。」

君傲说得没错,其他人也许不会这样,但在黑社会中,大哥的任何一句命令都如同圣旨,不允许任何人反抗。

而刚才他的一句话无疑是赋予、宣誓她的身分。

她是暴君的女人!

她是黑社会大哥的女人!

她是四龙堂堂主的女人!

「没事了,你们退下吧!」

「是!」

等到所有人退出房门口后,还有人体贴的为他们两人关上房门。

等到房内只剩下他们两人时,君傲抓住她的肩膀把她翻转过身,在她来不及开口时,低下头狠狠地吻住她。

「不……」田蜜极力的想挣脱,内心拚命狂叫着要他停下来,并告诉他这是一个错误,她拒绝做一个任由他摆布的玩物。

但是他充满侵略火热的吻却令她无法言语。

君傲彷佛刻意用这个吻明白的告诉她,所有的抗议及拒绝他都不会接受。

他想得到的东西就一定要得到。

更何况是她如此轻而易举的燃起他体内滚烫的炽热爱欲。

他明白她不会如此容易屈服,因为她是如此的骄傲、勇敢及不服输。

然而这一切却阻止不了他的决心。

「小甜心,你已经是我的了,我的唇吻过你、我的双手抚摸遇你、我的双眼都有你的影子,我不会让你离我远去,放开心、感受我。」他的大手温柔的抚摸她优雅的颈项和美背,轻声细语的在她的耳畔轻诉着,引起她体内压抑的情感。

彷佛他的吻引出了她纤细易碎的柔情及渴望。

抱起她,他大步的走向床铺,将她放在床上。

「君傲?」

君傲强壮的身子热切的压住她柔软的身躯,俊美的脸庞欺近她,眼底及脸上几近掩不住的ji qing令他看起来更加的性感有魅力。

「小甜心,你知道我从来没有对一个女人有过这种感觉,只有你。」他的吻不断的落在她雪白的颈项及胸前,还用牙齿轻咬她细嫩光滑的肌肤。

「什麽感觉?」

「想一直爱你,爱到我停止呼吸。」

这一刻,田蜜感觉到心中伪装的防备快要崩塌,令她吓了一跳。

她突然知道女人为何很容易被男人骗了。

因为女人的心肠软及不可救药的浪漫因子在作祟。

「别以为我会愚蠢的相信你,你别忘了叶芬。」

想起他的怀中也曾依偎着另一个女人时,她的心为何有种隐隐作痛的感觉呢?

「听我说,我不是她的男人,更不是她肚子里小孩的父亲,和她有一夜情的人是阿神,他是我的兄弟,也是四龙堂的二堂主。」

「我不明白。」她不解地皱眉。

「阿神冒用了我的名字,因为他以为这样子就可以逃避一些麻烦,更可以因为我的外号及身分满足他一点点的虚荣心。」

「你的意思是……」

他的双手捧住她的脸庞。「该对她负责任的不是我,而是阿神。」

为什么?为什么她在听到他的一番话之后,反而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呢?

像是溺水的人见到一丝活命的希望。

为什么?

她的心乱了,为什么?

他有没有过别的女人应该不关她的事,她应该快点躲避他,不要跟如此有侵略性、占有欲的男人有任何纠缠才对。

「可是叶先生却不知道,叶芬也不知道,没有人知道……」

「你知道就够了!」

「我?!」

「没错!只要你明白我就够了。」

田蜜略感惶恐的望进他的眸底,在他黝黑的眸子中看到了令她不由自主软化的诚恳及温柔。

她感觉到自己彷佛是一只无辜又无助的小动物,被他特意织出的情网所缠祝

越是挣扎,越是挣脱不了。

君傲看着她眼底无奈及绝望的天人交战,心中感到一阵不舍。

他将她紧紧地拥入怀中,用着最温柔也最肯定的语气说:「不要逼自己拒绝、抗拒,你该明白这个世上只有我能拥有你。」

田蜜一时忘了言语、忘了思考、忘了一切。

她只能闭上双眼,承受他狂烈又迷乱的吻,心中不再感到之前的恐慌及不安,反而感到一股温柔及疼惜充满了她的心房。

不知不觉中,她的灵魂被他的吻烙上了无法磨灭的记号。

「田蜜,我的小甜心,告诉我你要我、你不会再拒绝我。」君傲喃喃地向她祈求低语着,双手急切又不失温柔的将她身上的衣服褪去。

「你不明白,也许你现在对我只是rou体上的吸引力,一旦发现了我的内心世界,便会被那份丑陋所吓到。」她的语气之中略带哽咽。

他不明白她的过去,不明白她曾被亲生父亲无情的抛弃,曾和母亲过着有一餐没一餐、看尽人间冷暖的流浪生活,她剩下的除了不服输的自尊及骨气之外,再也没有任何东西了。

她害怕爱人,也害怕被爱之后再被抛弃,到时她又如何活得下去?

不,她不会接受他的。

田蜜悄悄地瞥了他一眼,稍稍允许自己沉迷在他摄人心魄、令人心神荡漾的亲吻之中,让他的双手抚慰她渴求被爱的心。

但是她仍然不会接受他的。

并非她有意玩弄他的情感,只因为她不能且无福消受。

「君傲,有一天你会恨我、怨我的。」

「不!我不会,只要你肯爱我,我永远都不会有恨你的一天。」

闻言,田蜜情不自禁的抱住他,将红唇热切的覆在他的唇上,向他索求着已被挑起的欲望。

「你好傻。」她喃喃地说,语气之中流露出不为人知的哀愁。

君傲来不及问她为何要如此的哀愁,她的唇便再次的吻上他。

她这一次的吻来得又急又热情,令两人体内的情欲迅速的加温。

「君傲,抱我。」

偌大的房间中,床上男女赤裸的身子狂烈的纠缠在一起,一次又一次,深深地结合在一起。

这一次君傲不再压抑他的渴望,强烈又快速的占有她,直到她在他的身下发抖、战栗、狂叫……

两人同时到达了欢愉的极致天堂时,满足的申吟从彼此的喘息之中逸出,身子交缠在一起。

ji qing过后,他无力的瘫软在她香汗淋漓的娇躯上,而她也香喘吁吁地抱着他。

闭上双眼,她聆听着他强而有力的心跳。

卜通、卜通……

一声声像是最令人感到安全及温暖的力量。

他已经明明白白地说出他的心意,只要她敞开心胸,这强而有力的心跳及温暖的臂弯就是属於她的了。

只要她愿意伸手去接受、去索求。

可是……

为何她却没有丝毫勇气呢?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