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四月 > 《爱上暴君小甜心》
返回书目

《爱上暴君小甜心》

第五章

作者:四月

「你抢了叶凌天的女人?」一进门「阿神便对着君傲问道。

君傲则是一脸平静,甚至带着一种前所未有的满足,悠哉悠哉的吃着丰富的早餐。

「她不是叶凌天的女人,只是助理秘书。」

这一点他已经从她的身上证实过了,也享受她甜蜜蜜的滋味了。

她已经是他的女人了!

坐在他的身边,阿神一脸错愕的瞪着他。「大哥,你该不会已经对她……」

「没错。」他愉快的回答,并伸手拿起杯子喝了口咖啡。

「大哥,绑架可是犯法的事,而且你要女人根本不用抢的,想上你的床的女人多得是啊!」阿神一点也不明白地道。身旁一向不缺美人投怀送抱的大哥居然也会做出抢女人这种野蛮事?

「你说得没错,但是她不同。」

「有什么不同?她很美还是很凶?又或者她根本不愿意……你该不会因为她不愿意而绑架她吧?」

阿神不敢相信的看着噙着笑的君傲。大哥这副表情像只刨尝美食的狮子,这代表那个女人已经惨遭辣手摧花了。

「我不明白……」

瞄了他一眼,君傲冷冷地说:「有什么好不明白的,她是我要的女人。」

阿神真是丈二金刚摸不着头绪了。他是得了幻听和精神分裂了吗?

否则他怎会听到一向以冷静、自制力自豪的大哥说出这么具占有欲的话呢?

大哥虽然身为四龙堂的一堂之主,众人给了他暴君的绰号,但是认识他的人都明白他冷血残酷、专制的表现只限於权力上的扩展。

大哥一向是不把女人放在眼底的。

他甚至一度以为大哥是不是心理或生理有问题,不爱女人也不能爱女人。

「你要她,但是也要看你留不留得住她?」阿神认真的说。

闻言,君傲的笑容慢慢隐去,黑眸之中毫无笑意。「此话怎说?」

「大哥,你知不知道你绑走了田小姐,不但摆明了不把叶门社放在眼中,也激怒了叶凌天,他已经放话要你放了田小姐,否则无论付出任何代价都要跟你周旋到底,那副凶狠、愤怒的样子活像是被人抢走了最珍贵、最心疼的宝贝,你真确定她不是叶凌天的女人?」

君傲没有开口,只是脸色更加暗沉、难看。

她是吗?

其实他也不排除这个可能性。

也许叶凌天是因为没来得及品尝到她甜美的身子就被他掠夺而感到不甘心,更因为面子挂不住而想跟他讨回她。

叶凌天的岁数足以当她父亲了,竟还妄想染指她,实在太过分了!

不!她在他怀中娇啼宛转、诱惑撩人的媚态是不会骗人的,他不管她是何种身分,他只确定一件事,他是她的第一个男人,而且他要定她了。

任何人都不能从他的身边抢走她!

「大哥,你可千万别像我这么笨,一时喝醉酒误中了女人的圈套,不但失了身还被人诬陷是孩子的亲生父亲,活生生地被女人耍着玩!」思及此,阿神就呕死了。

「你是不是男人啊?用我的名字欺骗对方本来就是不对,是男人怎么不敢用自己的真名?」君傲此时想起了阿神冒用他名字的事。

「这……」

「如果不是因为你和我自小一起长大,情同手足,伯母又待我如亲生儿子,否则光是你这一条冒名欺骗外人、破坏我名声的恶行,我就可以将你逐出四龙堂,根本不用顾什麽兄弟情义了。」

「大哥,我当时被耍,一时气愤,而且叶芬搬出叶凌天,仗着她是叶门社老大的女儿对我大小声,所以我才不甘示弱,搬出你的名字,对不起嘛。」

君傲静静地瞪梘着一脸歉意的阿神,脸上的神情莫测高深,令阿神猜不出他在想些什麽。

「触及他透出寒意的眼神,阿神便感到十分的不安。

「阿神,我要你娶叶芬。」

「什么?要我娶她?我不要!」要娶她,那他宁愿先自杀,也不要事后被人家笑说他是被女人设计而结婚的,搞不好那女人将来还会让他戴绿帽呢。

「如果证明孩子是你的,你就非娶她不可。」君傲坚决的说。

「可是要如何证明?」

「孩子生下来之后,DNA比对。」他淡淡地说。

「DNA?!那至少还要七、八个月吧?」

「所以你还有七、八个月自由自在的单身日子可以过,因为如果孩子验出来是你的,你就必须负责娶她。」

「如果我坚持不娶呢?」阿神气愤的说,神情一如长不大的小男孩。

事实上,阿神的个性也如小男孩,爱玩、重享乐,却总是逃避、害怕纵情之后该负的责任及义务。

自己的兄弟是怎样的性子,君傲是再了解不过了。

「如果不娶,可以,马上退出四龙堂、退出江湖!」

「什么?不行啦!大哥。」

阿神还想抗议,却见君傲早巳二话不说的转身离开。

糟了!这下他惨了!

看来这次大哥是认真的,如果他不同意娶叶芬,就要退出四龙堂,他才不要,但……

他却无计可施,难不成真的要他娶叶芬?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田蜜不明白君傲对她的坚持是来自何种信念。

从一开始雨人见面,他决定要她之后,便不断的用他的行为及言语告诉所有人她是他的所有物。

他要她!

他疼她!

他宠她!

只差说出他爱她了。

然而她如果真的听到他爱她这三个字,她会有勇气接受吗?

这一段时间,她感觉到被爱是幸福的。

面对他的全心全意、疼爱呵护,她怀疑自己的心究竟可以抗拒多久而不陷落在他刻意编织的情网呢。

唉!她快变成一个无用的懒人了。

事实上,他仍没有解除她的禁足令,反而是她不那么想逃了。

她承认她对他的宠溺有上瘾的倾向。

他的爱像是迷幻药一点一滴的侵入她的血液中,令她再也无法忽略他。

也许正如他所说的,她迟早会爱上他。

只是时间早晚而已。

唉!她怎么会惹上这么一个霸道自大的男人呢?

是她前辈子欠他太多了吗?

此时,突然传来一道敲门声。

「大嫂!」

闻声,田蜜微恼地想着,她已经说遇几千、几万次了,她不要听到他们叫她大嫂。

可是四龙堂的兄弟虽尊敬她,听的却是君傲的话,她根本没有反驳的余

地。

「什么事?」田蜜隔着门板问道。

「大嫂,有事……请你帮忙。」

听来者的口气十分焦急且不安,田蜜於是起身打开门。

门口站着两个高高瘦瘦的年轻人,只见他们的神情很是紧张。

「大嫂。」两人恭敬的行了个礼。

「怎麽了吗?」

「大嫂,请你救救我们的好朋友……」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在四龙堂中如果犯了堂规,一律要接受最严厉的惩罚。

此时在大厅之中,所有人都不敢发出一点声响,只是将目光落在始终面无表情、不发一语的君傲身上。

君傲的面前跪着的是一个浑身不停颤抖的男人,他的名字叫做龙一,在四龙堂虽没有特别的职位,却也忠心耿耿。

然而却在日前被人发现他任意挪用公款,做出背叛组织的事情,按堂规处置要断其右手、左脚。

「龙一,按照你犯下的罪行,要依堂规接受最严厉的惩罚,你可心服口服。」

只见龙一肩膀往下垂,宛如对一切都不抱任何希望。

其实依君傲的个性,他的命令一旦决定,绝不准许任何人更改。

他的严厉及无情如同黑道中人给他的绰号。

君傲的目光望向两名手拿刀子的手下,示意他们可以动手了。

然而两名手下却拖拖拉拉的,迟迟不肯动手。

君傲注意到其他人的目光不时瞄向门口,活像门口会出现一个救世者来改变这个即将发生的悲惨局面。

君傲在心中冷笑,伸手拿起温茶轻啜了一口。

自他接下四龙堂后,从来没有人敢违抗他的命令,除非有人不想活了,更何况如果不这样子做,他又如何带领无数的手下呢。

他是不会受任何人的影响而改变他的命令及堂规。

突地,温茶的茶香传人他的鼻息,他的眉头不禁皱了起来。

不!不是任何人都不能违抗、影响、改变他的命令的。

遇到田蜜之前,也许他的命令是言出必行,但是遇到她之后,他可不敢保证了。

还好他的小甜心不会来闹场,否则可就糟了。

突地,门口出现一抹熟悉的身影,君傲的心不由得一紧。

「你来做什麽?」他的口气有些恶劣。

田蜜本来还觉得自己不该来的,但一听到他的口吻如此恶劣,她的疑虑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油然而生的怒火。

「我也不想来看到你野蛮的一面,不过我是受人之托。」

「受什么人之托?又拜托你什么事?」

「聂君傲,你要处罚一个人之前,有没有调查过他为何要做出挪用公款的事情呢?」

「人证、物证俱在,还有什么好说的!」君傲一副理所当然的口吻。

他的目光冷冷地瞄向田蜜身后的两人,很显然的,她所说的受人之托就是受他们两人之托。他一定要把这两个吃里扒外的家伙赶出去!

「这只是表面,事情的真相是他的小孩生病了,需要一笔医药费,所以……」

「需要钱他可以来找我啊!」君傲冷冷地打断她的话。

「找你?!你看看你一副凶神恶煞、冷得可以冻死人的脸,看到你就软脚了,哪还敢开口向你借钱?」田蜜不悦的指控着。

「他还是应该来找我,而不是自作主张的犯下堂规!」

「他是有错,但也情有可原,你可不可以原谅他一次?如果你真把他断手断脚,那他将来又如何生存?他的孩子还在生病耶。」

田蜜明白亲人生病却没有钱可以看病的着急及痛苦,那种无助的折磨往往比病人更加难熬。

所以她希望他不要如此无情。

「田蜜,不要干涉我的决定,乖乖回房去,这是公事,女人不要插手。」君傲的语气很轻,却让所有人都感受到话中的寒意。

田蜜紧抿着唇,目光直直地瞪着他。

她看不到他平常温柔的目光及微笑,只觉得他是个陌生人。

是个冰冷、无情的男人。

是四龙堂中人人又敬又怕的暴君,不是记忆中爱她、疼她的君傲。

深吸了口气,她缓缓地说道:「如果……如果我请你看在我的面子上,不要……」

「来人啊!把大嫂带回房里!」君傲无情的命令。

「聂君傲?!」

田蜜不敢相信他像赶小猫、小狗的赶她,还不把她的话放在心中。

她感到自尊心受到强烈的伤害。

躲开身边的人伸过来的手,她狂怒地道:「我自己会走!」她傲慢的抬起下巴,冷冷地说:「如果你真如此冷血、无情,以后哪个兄弟肯为你尽忠、卖命,你自己好好想一想!」

君傲狠狠地瞪着她,久久才开口,「要我手下留情可以、要我卖你面子也可以,不过你必须代替他受惩罚,你有这个胆子吗?」

他的话引起所有人狠狠地倒吸了一口气。

田蜜的脸色也一阵刷白。他要她断右手、左脚?!

「如果你害怕就乖乖回房等我。」君傲的眼中充满了挑衅。

「大嫂,你不要为我如此牺牲,我罪有应得,不该由你来承担责罚。」龙一急切的说。他的目光看向君傲,「大哥,动手吧!」

「来人……」

「等等!我接受!」闭上眼,田蜜深吸口气地说。

霎时四周安静得连根针掉在地上都能清楚的听见。

君傲的脸色一冷,不再面无表情。

这个女人是不是想藉机考验她在他心目中的重要性。

难不成她不明白她这样子挑战他的权威,是会破坏他带领手下的威信吗?

田蜜也明白她的干涉是不对的,但她就是不愿意见到君傲成为一个不通情理、冷酷无情的领导者。

因为暴政必亡、仁者无敌,是千古不变的道理。

「好,你真不怕死,算你有种!」君傲咬牙切齿的说。

听到他软化的语气,其他人都知道他屈服了。

这可是破天荒的头一遭。

此时所有人看着田蜜的目光不禁又增加许多的尊敬,也清楚的明白到田蜜在君傲的心目中占了多么重要的地位。

田蜜也忍不住露出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

就在所有人以为君傲已经妥协时,却闻他冷冷地开口,「把大嫂带回房里,用绳子绑起来!」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