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四月 > 《爱上暴君小甜心》
返回书目

《爱上暴君小甜心》

第六章

作者:四月

君傲想给田蜜一点教训,否则他可能会因他的纵容而犯下更多的错。

走上黑道这条不归路本就是一件无可奈何的事,所以他才更严格要求手下要清清白白、严守纪律。

但是田蜜却破坏了一切。

本想不理她几天,但是……

这几天他却好想她。

他不知不觉地走到房门前,心中有种想再抱抱她的渴望,企图从她的身上汲取一些令他平静、不再烦心的气息。

当他打开房门时,却见到她已经醒了。

她不但醒了,还看得出和身上的绳子奋战了一段时间。

「聂君傲,放开我!」

「小甜心。」

君傲於心底倍忖着,实在很奇怪,每次一看到她,一切的烦心杂事全像是乌云见日的消失了。

而她真的是美极了。

当初他怎麽会认为她不美、不出色呢?

也许是因为她的穿着太遇於保守、古板了,才会掩盖住她所有炫人的美丽。

不像现在,他的衬衫包裹住她白皙诱人的女性娇躯,露出她修长匀称的玉腿,还有小巧可爱的脚趾头。

他脚步沉稳的走到她的面前,犹如一只优雅的黑豹。

「小甜心,早啊!」

不理会她的抗议,他自顾自地在她的唇上印下一记火辣辣的吻。

「不要碰我!」

田蜜用力的别开脸,抗拒着他的吻,却阻止不了自己的满脸通红。

「你到底想怎样?你羞辱我羞辱得还不够吗?」说有多疼她、多宠她全是骗人的!

君傲没有马上回答她,只是伸手抚摸着她赤裸的大腿,来回邪肆的抚摸着。

田蜜压下想踹他一脚的冲动,更加努力压下因为他的抚摸而沸腾的反应。她不可以再任这个邪恶的男人玩弄、羞辱了!

「你这么急着想甩脱我?」

「迫不及待。」她用着不带任何感情的声音回答。

君傲的手又往她的腿上游移着,一边暗自微笑。

好个抵死不从的小女人,他很有兴趣在她明白了男女之间的情欲之后,还可以抗拒得了他刻意的挑逗及诱惑吗?

「是我没有满足你,所以你才对我有怨言吗?」

田蜜猛然吸了口气。「你竟敢这么说?」

他霸道的掠夺了她的一切之后,竟还将她说成是一个欲求不满的淫娃?!

是女人都忍受不了他这般轻薄的话语。

她想也不想的用着被绑住的双手攻击着他,还用脚踢着他。

「可恶的男人,你会不得好死的,我要诅咒你,我恨你!」她使尽全力,喊出最恶毒的字眼。

她从没有发现过自己如此野蛮的一面,但是她告诉自己,面对这个无耻的男人,优雅、淑女的气质根本就是浪费。

他只配得到一个泼辣的女人。

但绝对不会是她!

「不要生气,你打人好痛哦。」君傲懒懒地说,心想她的拳头活像棉花轻拍,不痛不痒。

「不痛干嘛打你!」

「好,要打,来,我的背给你打。」说完,他便将背对着她。

田蜜气得想也没多想,只是用力的褪打他。

一直到他发出舒服的叹息,她才住手。

田蜜怒火冲天地想着,这男人竟然……利用她来帮他槌背?!

一时间,一种被羞辱的感觉涌上她的心头,她安静了下来。

「怎么了?」

此时她低垂着头,露出白皙优美的颈项,乌黑的长发随意披散在背后,过大的男性衬衫也因为刚才的槌打而松开了几颗纽扣,丰挺浑圆的酥胸也外泄了大半春光。

任何男人见了都会想扑上去,他也不例外。

只不过她突然的沉静令人不安。

「怎么了?」君傲伸出手捧住她的脸,看到她眼中闪烁的泪花,心里一阵悸动。「怎么哭了?」

「放开我,我没有哭!」

她想别过头,他却不想轻易的放过她。

「撒谎。」

她狠狠地瞪着他。「就算我是撒谎,那又如何?你要因为这样子而杀死我吗?」

君傲明白要征服田蜜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却一点也减退不了他的决心。

「杀了你,不!」他缓缓地摇摇头,伸手抚摸着她酡红的粉颊。「我舍不得。」

「真的舍不得吗?」他的话如一道暖流滑过田蜜的全身,令她一时忘了吉口纽阳。

君傲也十分讶异他会说出这句话。其实他相信自己是真的舍不得。

「我的小甜心,你该明白我舍不得你受到一丝伤害。」语毕,他的手指插入她浓密的秀发中,唇轻轻地抵住她温热的红唇。

「你骗人!在你心中我不过是你的床伴、你暖床的工具,你不在乎我的!」田蜜突然用力的推开他,然后十分粗鲁的跳下床。「不准你碰我!」她的神情活像是见到可怕的毒蛇猛兽,不让他靠近一步。「我恨你!」她又强调的说了一句,「你是个疯子!」

「小甜心,我只是明白我心中想要的,而且诚实的说出来,诚实以对在你的心中是疯狂的罪恶吗?」

田蜜痛苦地想着,如果真要说罪恶,眼前俊美的他就是罪恶的化身。

只要他刻意展现男性的魅惑力,要勾引任何一个他想要的女人都不是问题。

可是她却怕他。

第一次见面时,她就是太过大意、太过自负,完全忽略了他身上强大的男性侵略力量。

之后她便再也没有力量可以对抗了。

她静止不动,目光充满戒备的看着他脸上布满渴切及欲望的神情,在他赤裸裸的注视下,她感到极度害怕。

他拥有令她失控的影响力。

他是个会令人堕落的坏男人。

她必须逃!

她顾不得一切的往门口冲去时,君傲也看穿了她的企图而更快一步的阻止她。

「想逃,没那么容易。」

「不要!」

田蜜还来不及碰到门把,整个人又被他强抱回床上。

「让我走!不要……放……」她想起身却被他的唇热切的吻住,他强壮的身子如同铁块的压住她,令她动弹不得,失去逃离的机会。「不要再碰我了!我不是妓女!放开我!」

田蜜挣扎反抗着,却更加燃起两人之间逐渐高张的情欲。

「我从不认为你是,就妓女而言,你根本不及格。」语毕,君傲俯身轻咬她的颈项,一手隔着衬衫覆上她丰满的胸脯,爱极了她覆满他手心的柔软及弹性。

就妓女而言,她根本不及格,她的反抗即是证明。

但是她却轻而易举的激起了他男人的肉欲,令他的身体再次因为渴望她而变得紧绷难受。

田蜜怒火狂炽地想着,可恶的男人!居然说她比妓女还不如?!

太过分了!

「聂君傲,放开我,如果你认为我不行,那求你大发慈悲,让我离开,这样你也可以不用浪费时间在我这个不及格的床伴身上!」她咬牙切齿的说。

君傲将她被绑住的双手拉过头顶,让她的胸部更加贴近他的胸膛,明显的感受到他的强壮、他的力量。

相同的,他也可以感受到她的脆弱及无力。

「生气了?也许我有办法为我的失言做些补偿。」

田蜜不解的抬起头,所有的抗议都还不及说出口,他的唇便再次霸道的覆上她的,用最狂烈的吻吞噬她的唇,融化她的矜持及反抗。

他用尽一切最高明的接吻技巧挑逗她,她只能香喘吁吁地承受他的吻,无力的瘫软在他的怀中。

「第一眼我就知道你是我找寻了好久的女人,我一直相信我的眼光没错。」他在她的耳畔呢喃低语着,声音带着ji qing及渴望。

不!不可以!她不要再被这个男人诱惑了!田蜜心儿狂跳不已。

再次躺在他的怀中可不是件理智的事情。

她却只能无力的挣扎,无力的对抗着他男性的侵略力,任凭他一步步地侵占她的一切。

「不要这样,聂先生……」

「我说过叫我君傲,不准你刻意把我叫疏远了。」他命令着,大手则不断的在她的酥胸和纤腰上探索着。

田蜜情难自禁的想着,天啊!他到底是怎样的男人?

竟狂妄自大到了极点。

然而她的身体却已经不由自主的反应他大手的爱抚。

「我要你!」

「不,我们……该理智一点。」

话虽这么说,田蜜的手却轻轻地抚摸着他的肩膀,一点也没有因被绑住而受到影响。

「理智?我不以为现在的我有办法理智得了。」

他如何理智得了?

他如被下了咒语的沉溺在她迷人的体香及温暖的怀抱之中,不可自拔、意乱情迷。

以前他从不认为自己会如此的迷恋一个女人,想一辈子抱着她、吻着她、疼爱怜惜她一辈子。

只有她。

他忘情的看着她,观察她的神情,看着她紧闭的双眸,长而浓密的睫毛在她白皙的肌肤上形成诱人的阴影。

她轻咬着红艳的小口,汗水微濡湿了她的额头,ji qing及渴望在她的脸颊泛起一片粉嫩的红晕。

她娇弱的身子微微的战僳着,有如面对大野狼的小白羊,无助又害怕,却又倔强得不愿开口投降。

「不要怕我。」君傲温柔的摸着她的脸颊。

闻言,田蜜情不自禁的睁开眼看着他。

他简简单单的话竟抚慰了她心中的不安及悲伤。

她静静地望着他俊美无俦的面容,他的外表已经足以令天下女人为之疯狂,而充满欲望的他更是令人见了会忍不住发抖。

面对一个充满力量、自信、诱惑,俊美得近似邪恶的男人,她只能绝望的再次闭上眼。

她该如何守住自己的心而不任由他肆无忌惮的掠夺、占有呢?

她的思考力随即被他的吻吞噬了。

欲火焚身的两人紧紧地交缠拥吻着。

被他吻得意乱情迷的田蜜感到渴求被碰触、抚摸的欲望在她的体内流窜,令她全身酥软、头昏脑胀。

「我的爱,永远都不要抗拒我的碰触,也不要害怕我的热情。」他的眼中射出饥渴的光芒,随即解开她手上的绳子,再脱下她身上的衣服。

娇嫩诱人的雪乳如弹力十足的馒头呈现在他的面前,令人见了恨不得一口吞噬掉。

君傲伸出双手搓揉着她柔软富弹性的ru房,并用食指与大拇指揉捏着她早巳挺立的小乳尖。

「嗯……碍…」她忍不住申吟着,美丽的眸子漾满了ji qing的火苗,娇嫩的身子也销魂的扭动着。

他的唇贪婪的在她两边粉红色的小乳尖上来回的舔弄,令她的ru房上留下他的唾液,散发出诱人的光泽。「真好吃!」

面红耳赤的田蜜微微的颤抖着。「不要说这种下流的话。」

「我不认为这样是下流,因为我是真心的,你真像一道秀色可餐的甜美佳肴。」语毕,他的唇来到了她早已微湿的少女花园之间。

田蜜羞愧的想夹住双腿,却被他的双手强硬的分开。

「不要……」她无力的摇头,柔顺的黑发在半空中划出诱人的弧度。

捧住她雪白的臀部,他放纵自己的舌头恣意的在她湿润的花瓣中来回地游移。

「不……君傲……我受不了了……」她开始喘息,却阻止不了他品尝她不断泌出的爱ye,仿佛要将她吸干。

他的牙齿轻咬着她早巳胀红火热的小花he时,她情难自禁的仰起头,小口发出狂喜的娇吟,她的手紧紧地捉住他的手臂,并用指甲在他的手臂上留下深陷ji qing的记号。

君傲根本不会在乎她弄伤他,因为他体内的欲火如火山爆发的熔岩浆,迅速蔓延至他的全身。

「我要你,接纳我。」他粗嗄的低语着,火热的气息喷在她的女性禁地时更令她颤抖不已,晶莹剔透的蜜汁缓缓地从她的小嫩x中流出。

「君傲,不要再折磨我了。」

她再也无法忍受他带给她欲仙欲死的舒服快感。如果她没有得到他的全部,她不晓得体内的欲焰会不会将她燃烧殆荆

他将她美丽的双腿分开,然后迅速解开自己的裤子,解放早巳蠢蠢欲动的坚挺。

他迫不及待的将他的坚挺抵在她的小x前,再用力一挺。

「碍…」田蜜马上感觉到体内被他的巨大塞得满满的。

她忍不住发出满足的叹息,然后伸手环住他的颈项,扭动着纤腰迎合着他狂烈的冲刺。

「碍…好棒……嗯……哦……」田蜜的小口不断地逸出令人兴奋的狂叫声,令在她体内抽送的君傲听了更加兴奋,一次又一次的占有她、一次又一次的深入她。

感官的刺激到达了最高点时,他紧紧地抱住她,在她的体内释放出最火热的滚烫爱ye,让强烈的ji qing及满足掩没了彼此。

田蜜疲 惫的闭上双眼,在睡神的侵袭之下无力的瘫软在他强而有力的怀抱中。

君傲深情地道:「宝贝,乖乖睡,我永远都会守在你身边的……」

一辈子看着你

一辈子守护你

永不感觉厌倦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