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四月 > 《爱上暴君小甜心》
返回书目

《爱上暴君小甜心》

第八章

作者:四月

心碎的感觉再次摧毁了田蜜。

十年前,她面对父亲无情的遗弃;十年后,她无力承受对她有极大恩情,也是她唯一最亲的亲人离开的事实。

她崩溃了!

田蜜失魂落魄的躺在床上,美丽的眸子不复以往的光彩,苍白的脸上除了一片哀伤,再也找不出其他的神情。

君傲悄悄地走到她的身边,伸出一只手轻轻地抚摸着她的脸颊,漆黑的眸子充满了不忍及心疼。

「告诉我,要怎么做你才肯跟我说话?」他轻声的说。

她仍然沉默不语。

她瘦了、憔悴了。

从昨天他将她自医院抱回来时,她就没有再说过一句话,不吃不喝,只是沉默而麻木的躺在床上。

他明白她受了极大的打击,但她刻意封闭心房,不让他进去,这令他更加痛苦及难受。

两人明明靠得如此近,却又显得十分遥远。

不,他拒绝她把他排除在心房外。

他不能任由心碎、恨意侵袭她的心,更不能教寂寞、孤单燃烧他的意志。

「田蜜,看着我!」君傲用力的拉起她,猛然的摇晃着她的双肩,像是要逼她清醒过来。「你要恨我就打我、骂我,我不会回手的,可是我不准你忽略我、拒绝我!」

田蜜没有看他,仍是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

他低吼一声,把她拥入怀中,并伸出手按住她的后脑,逼她迎接他落下的吻。

终於,她有了反抗。

「放开我!不要碰我!」

君傲却不想停下来,他强迫着她走出两人之间的隔阂,勇敢的面对他、面对一切。

他的吻不断的加深,他的血液为了她而沸腾,他的灵魂恳求着她的柔软甜美,无法允许她退缩或视而不见。

田蜜依旧刻意封闭心房,沉默而麻木。

望着她失魂落魄的模样,君傲颓然的放开她,脚步沉重的离开房间。

听到大门的关门声时,田蜜起身走到窗边看着他的背影。

彷佛感受到她的注视,君傲转身看向窗户,她来不及躲避,只能站在原地迎上他灼热的目光。

两人四目交接,目光中交流了彼此的情感。

望着他眼中的关切及哀伤,田蜜感到喉间一梗。

她明白他的期待及希望。

他想要她跟他说话。

想要她重新接受他。

但是失亲之苦必须给她时间来适应的。

她别过头去,匆匆地拭去了眼角的泪水。

如果她再回头望,她会看到他脸上令人动容、不忍的失望表情,也许就不会对他冷淡无情。

耳畔传来车门合上的声响,她感到自己的灵魂也随着他的离去而脱离。

天啊!她该怎么面对他?

她又该如何面对自己、原谅自己?

她缩在角落里,紧紧地抱住自己,渴望给颤抖不停的身子多些温暖。

但她明白这一切不可能如此简单就可以遗忘。

因为她的心在褪去坚强的防备之后,只剩下害怕、心碎、不堪入目。

不知过了多久,「砰」地一声,漫天巨响令田蜜整个人惊醒过来。

她望了望四周,还弄不清楚现在是什麽时候。

只感觉到天黑了。

黑暗的房中突然大放光明,她伸手掩住刺目的光亮。

然而在她来不及反应过来时,一双大手已经将她一把揪起。

「过来,不要躲在角落里。」

「放开我!」她无力的想反抗。

君傲却不理会她,将她往床上用力一推。

突然,田蜜感到一阵天旋地转。

下一瞬,只见一脸冷冽的君傲将一瓶烈酒塞入她的手中。

「喝!全部喝光!」

田蜜静静地望着他,却没有移动。

「喝!」

他强行灌她喝酒,烈酒的苦涩及辛辣令她咳嗽个不停,眼泪也不住的落下。

「不要……」她好难受、她不要喝了。

君傲却像是个无情的陌生人,不顾她的反抗,逼着她喝下手中的酒。

田蜜不断的抗拒着,两人在床上扭扯在一起,她如何也躲不了他硬灌入她口中的苦涩,最后她像是发狂的野猫抓着他的脸。

下一瞬,只见君傲俊美的脸被她抓出了血痕,鲜红的血缓缓地渗出,他却不以为意。

「你别以为我会放弃,今天你没有喝光这瓶酒,我是绝不会罢手的!」他野蛮的扣住她的下巴,逼她喝下难以入喉的烈酒。

「不要……放开我……」

酒液从田蜜的嘴角沿着脖子流到她的衣服,弄湿了两人,可她就是挣脱不了他有力的箝制。

她凶狠的瞪着他,眼底燃烧着愤怒的火焰,却因羞辱而流下了泪水,雪白的脸庞涨得红通通的。

君傲却像变了一个人,冷漠、无情,对她没有半丝怜惜。

田蜜突然用尽全力的将他手中的酒瓶抢过来,不顾一切地往角落一砸。

「你到底想干什麽?」她喘吁吁地问,腹部传来了似火烧的灼热感。

「如果你要任由悲伤摆布,过着行尸走肉的日子,那藉酒浇愁不是更好,痛痛快快地喝个酩酊大醉,造不也是发泄心中怨恨的痛快方法?」他伸出双手捧住她的脸,冷峻的加强每个字句,「明天一觉醒来,你要继续恨我也好、要接受我的歉意也好,怎样都好,就是不要不理我。」

「我理不理你很重要吗?」

「重要。」

君傲无法忍受她的眼眸布满冷笑,视线刻意逃避他,彷佛无法忍受他的出现。

他有一种被遗弃的感觉。

被她无情的遗弃在心房外的感觉。

「我爱你!」他像是一只受了伤的野兽对她大吼着。

此刻她眼中只有他专制、认真及深情的脸孔,再也看不进任何东西及事物。

「你……怎么可能会爱上我?我们两人认识不久、了解不深,而且我还很恨你……」她想逃开他,想逃开他口中所说出的爱意,想逃阔他的所有情感。

「不要再逃避了,看着我。」君傲用力却又不忘温柔的将想逃走的她拉回怀中,坚定的捉住她的双肩,逼她看着他。告诉我,」他的黑眸深深地凝视她。「告诉我你心中也是在乎我的。」

「我不……」

「告诉我!」他一声近似哀号的低吼,令她整个人愣祝

泪水再次止不住的滚落下来,田蜜颤抖着唇想开口,却又不知如何开口。

两人就这样四目对望,一股无奈及悲哀流窜在两人之间。

「我爱你,我希望、恳求你也可以爱我。」他从来没有对任何一个女人说过这句话,也从来没有在任何一个女人面前表现得如此脆弱。

只有她。

「你怎么可以如此确定你爱我?你如何可以如此肯定?我都不确定自己心中的感情了,又要如何告诉你我也爱你呢?那不就是欺骗你了吗?」

她悲哀的推开他,然后脚步不太稳的走到窗边,看着窗外下起滂沱大雨,形成灰蒙蒙的一片。

「你怎么可以肯定你对我的情感是爱,而不是ji qing、不是rou体上的互相吸引?」她头也没回的喃喃自语。

闻言,君傲肯定且深情地道:「我就是可以确定,这份感情阻止不了也掩饰不了,我要你,你的人、你的心、你的灵魂,我要你心里、眼里再也容不下另一个人,我要你爱我。」

田蜜缓缓地转过身,被他专制、坚定、炽烈的话语撼动不已。

「你为何要如此?我并不特别埃」

「对别人而言,也许你并不特别;但对我而言,你是唯一。」

一时间,四周的空气彷佛凝结住,时光停留在这一刻。

她想找出所有的言语来说服自己不要相信他。

但是她找不到。

事实上,她明白自己再也恨不了他,也许当初她把所有的错误全归咎到他身上,就是想藉此来逃避内心的愧疚。

可是这一刻她却恍然大悟。

她更想要的是他的拥抱及安慰。在他的怀中她可以好好的遗忘以前不好的一切,在他的亲吻爱抚之中她可以得到安全及疼惜。

她不能也无法再欺骗自己,说她不爱他、说她恨他。

她爱他!

没有任何理由,但她就是知道自己爱他。

君傲看得出她内心的挣扎,他屏息以待,他要耐心的等待她突破心中重重的枷锁。

「我……好痛苦……我不知该如何面对……所以我……把所有的错误归咎到你身上……」她小声、哽咽的低语着。

他强压住街上前去抱住她的街动,仍静静地听着她说下去。

田蜜深吸了口气。「对不起,我真的很差劲。」

她担心的看着他面无表情的俊容,发现她好怕他不理她。

这一刻,她才明白他这几天也承受了同样的不安及难受。如果他真的如他所说的在乎她、深爱她的话,那她真的对他很不公平。

然而君傲却只是张开双臂面对她。

「想道歉、弥补我这些日子的心碎及折磨,只有一个方法,你该明白我要的。」

闻言,她娇脸一羞。「你好过分,这么无礼的要求……」

他没有回答,只是用着如漆夜星空的黑眸注视着她,而眼眸之中毫无保留的深情令她为之撼动

「过分的男人!」她啐了他一句,才破涕为笑的扑入他的怀中。

她力道过大得连他也一起扑倒在床。

「轻一点,你这样活像饿虎扑羊。」

「是又如何?以前都是你吃我,现在换人吃吃看,你有怨言吗?」

「没有。小甜心,这几天你真是令我生不如死,我要你好好地疼我、安慰我。」

「我……」她话还没说完,便被他一个翻身压在身下。

突然,一阵天昏地暗向她袭来。好昏!酒力发作了。

「君傲,我头好昏,好像不行了!」

「不可以,你不可以醉倒。」如果她醉倒他就不能抱她了。

君傲的大手紧紧地抱住她,低下头饥渴的吻着她,强迫着她张开口迎接他。

「小甜心,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多想、多想你吗?」他忘情的在她的颈项轻嚿熟吻着。

「君傲……」她红嫩的小口也不由自主的逸出一声声娇媚的申吟。

他的大手隔着外衣覆上她的酥胸,并且恣意的揉搓,挑逗着她柔软且充满弹性的丰满。

一阵强烈的快感令她不住的颤抖,顿时感到呼吸急促了起来,双手只能无助的紧紧攀附着他强而有力的手臂。

「不要了,人家的头好昏哦!」田蜜撒娇着。

她感觉全身像是一摊软泥,被他充满魔力的双手及亲吻融化了。

「小甜心,还不行休息,今晚我要好好地品尝你的甜蜜。」他的声音出现了明显的欲望。

他急切的脱下她身上的衣物,露出了她雪白的肌肤,在她羞怯的想遮住身子时,他已经低下头隔着薄薄的蕾丝胸衣吸吮,舔弄着她凸出变硬的小乳尖。

「碍…君傲……我……不行了……」

不胜酒力的她只能娇喘吁吁地承接着他的渴切及热情,感到一股快乐的欢愉自她的胸前进开,然后迅速的传达到全身每一个想要他的细胞之中。

她睁开双眼,望着上方的他,望着他俊美的脸庞,她的心中充满了对他的爱恋。

「君傲,答应我,你要爱我,永永远远都不要抛弃我,好不好?」她紧紧地抱住他。

颤抖及不安令她的嘴唇发抖。

头一次她开口说出了内心的渴望,也是头一次对男人如此要求着。

她放下了所有的防备及矜持,只为了索求他的爱。

也许未来她可能会受到深切的伤害,但是这一刻……

她只想偎进他的怀抱,就算一辈子沉迷也在所不惜。

君傲爱恋的目光无法移动的落在她的身上,望着她雪白的肌肤映着昏黄的灯光,乌黑如云的秀发披散在枕头上,宛如最柔软、最光滑的细纱。

「小甜心,我答应你,我永永远远都不会对你有一丝一毫的改变,如果有,让我天打雷劈、死无全尸好不好?」

她目光炯炯地盯着他认真的神情,然后缓缓地扬起一抹炫人心魂的笑。

「最好是如此,否则……」她的手指缓缓地在他的心口画着圈圈。「我会亲手切开你的身体,看看你的心是不是被狗咬了?」

「好狠毒的女人,人家说最毒妇人心,果然没有错。」

「只有你才有这一份荣幸,你应该感到骄傲才对。」

「对,这是只有我才能拥有的。」君傲目光充满爱恋的说:「因为全世界再也没有人比我更爱你了。」

听到了这句话,田蜜只感到眼眶一阵灼热。

她明白自己再也逃离不了他的情网,而他的爱也给了她信心。

她握住他大大的手,感受到他有些粗糙的手心,彷佛也感受到未来的幸福。

「君傲,向我证明,证明你对我的爱。」

「没问题!」他俯下头,给了她一记几乎要夺走彼此呼吸的吻。

他很乐意这样做,也确信在未来的日子里,他一定会常常这样做的。

他会让她无时无刻感受到他的爱。

让她再也没有半点怀疑。

让她再也不能抗拒他的爱。

让她心甘情愿留在他的身边。

他不会再强迫拘限她的人,而是用爱来绑住她的心。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