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四月 > 《恶男缠身》
返回书目

《恶男缠身》

第一章

作者:四月

恶男缠身1

除了你再没有人

能让我如此牵念好可爱!


一双黑色的眼眸瞪著在面前晃啊晃的小屁股。

好好吃!

一双黑色的眼珠子瞪著在面前晃啊晃的小屁股。

一人一狗对望了一眼,一股奇怪的心思在彼此的心中流窜著。

潇洒的身影沉默的倚坐在偌大的窗台上,让月亮的光影照在他白色的衬衫上。

黝黑而漂亮的眼眸静静的落在门前进进出出的女孩子身上,一抹邪魅的笑始终挂在嘴边,浑身上下散发一种冰冷的气息,像是他不该属於这个世界。

十年了!

孤独了十年,这对一个人来说并不算长,但是对一个已经离开这个世间的鬼魂而言,十年是够久了。

但是在今晚,这份孤寂将会结束。

「阿狗,你不可以打她的主意,她是我的。」

脚边一团毛茸茸的东西回瞪了他一眼,那目光像是在说:谁理你啊!

哼!一只小小的吉娃娃也敢那么骄傲!他心里不禁咕哝著。

可别以为这只鬼狗狗是他的宠物,他本人是不喜欢养动物的——不论是生前或是死後——因为觉得把狗当作人来看是很奇怪的事情。

只是某一天这只贱狗被其他的鬼狗狗欺负,躲进他的家里,然後就赖著不走,赶也赶不动,所以他只好忍耐著让它留下来。

还好它已经死了,所以不会吃饭、上厕所,倒也省事不少。

雷浚再次将目光移向正把最後一个纸箱搬进来的小女人。

她一定是被骗进来的。

因为这方圆百里之内,哪户人家不晓得这间别墅其实是一间鬼屋,之前住进来的几个人,全都被吓走了。

不过不是他吓走的,他还没那么无聊。

显然那只鬼狗狗极讨厌生人,所以只要有人住进来的那天晚上,它就会把那家人的鞋子、衣服全都啃成锯齿状。

这不将活人给吓跑才怪。

但是今天无论如何,他都不会让这只小恶魔把她赶走的。

太久了……他已经太久没有闻到那种像是夏日微风的薰衣草香味,接近女人那如玫瑰般红艳诱人的体熟及柔媚的身躯。

她有种特别的气质,不自觉的吸引著他的目光,而且他很喜欢她绑成两条麻花卷的长发——长度应该是到腰际吧?

她的肌肤细致得几近透明,不知道摸起来的感觉如何?

她的身材——看不出来。

他皱著眉头看著她身上那件可怕的衣服,不明白为何这样标致的女人却要穿著白衣黑长裙。

事实上任何一个人见到眼前的女孩子都不会觉得她很可爱,甚至於连看都不会想看她一眼。

但是第六感告诉他,她是可爱的。

「阿狗,我一定是当鬼太久,连世人的审美观都已经失灵了,连这种像是穷酸鬼的女孩子,我都会觉得好可爱。」

吉娃娃的狗眼瞄了他一下,目光像是在说:你的审美观从来没有好过,这跟你当鬼的时间长短并没有关系。

这家伙!雷浚咬牙切齿的想著,当初应该要狠下心把它赶出去才对,现在才不会老是狗眼看鬼低。

就在这个时候,吉娃娃毫无预警的冲向门口,雷浚以为它又想把这个新房客赶走,起身想阻止。

「阿狗,你不可以——贱狗!」

他一双黑眸当场冒出怒火。他早就知道这只贱狗很贱,却没有想到它会这样的贱到深处无怨尤。

只见它竟然整只狗跳到正躺在地上休息的女人身上,然後将自己的脸埋在那高耸的胸前,一副很享受的样子。

「贱狗!竟然敢捷足先登?」

他冲到那女子的面前然後将吉娃娃一把拎起来,谁知它却不客气的咬了他一口。

「啊!好痛!」

他痛叫一声,手一松,整只狗又重重的压在女子的身上,它又连忙挪好位置,不离开那温暖又软绵绵的胸部一分一秒。

「不行!她是我的玩具,不是你的。」

回答他的只是一声不是很认真的汪叫。

该死的贱狗,骄傲什么引

「可恶!别以为我治不了你!」

雷浚二话不说抓住它的两只狗耳朵,然後用力的一丢。

月光下传来了一声悲惨的狗叫,久久回荡在无人的街道上。

这下知道我的厉害了吧?雷浚心里洋洋得意著,之後他随即想到刚才的行为不知道有没有吓到她?

他转头望著正在地上匍匐前进的女子,不禁挑高眉好奇的看著她的动作。

她在做什么啊引

只见她爬啊爬的爬到了位在角落的电话前,然後用颤抖不停的手拨了几个号码。

电话通了。

「喂!小玲,我是格格,我有件事情要告诉你,我被那种非科学常理可以解释的灵异现象所产生的东西给压了几下。」

她叫格格?

不会是清朝年间的格格吧?

如果不是她的绰号的话,就是她爸爸迷恋清朝迷得太过火了。雷浚想著。

对方先是一阵沉默,没多久就听到一个像是小女孩一样甜美的声音传来,「压了几下?」

「我忘了,因为我有点紧张,并没有很好的应变能力。」

话是这么说,但是雷浚却没有见到眼前的女人有惊声尖叫的反应。通常遇到这种恐怖的现象不是应该要鬼哭神号的吗?

他走到她的面前,然後蹲下来,将自己的俊脸凑到她的眼前,但是她却一点反应也没有,可见她还是看不见他的。

有点可惜。希望以後如果要玩她的时候不会把她活生生的吓死才好。

此时电话的那一头又传来——

「格格,不要想太多,那种东西在这个世界上并不存在的,刚才的一切全都是因为你太累而引起的错觉。」

听那个叫小玲的女人声音那样的冷静、理智,可见也是一个无神论者。

雷浚此时已经坐在格格的身边,一只手无聊的玩弄著她的麻花辫。

上官格格此时也听不进去电话那头好友的大篇无神论,她一双大眼瞪得像牛眼,嘴唇颤抖得像是抽筋一样。

那苍白的脸像是血液被人猛然偷光,下一秒就要昏过去。

「想想现在经济这样不景气,你可以找到这样一间豪华又气派的别墅……我的格格啊!不是任何人都可以像你这样幸运可以住别墅的——」

「小玲,等一下好不好?」上官格格小声的说。

「你该知道打断别人说话是不礼貌的行为的。」对方还不忘纠正一下好友。

「我知道,对不起。不过我想要请问一下,如果我的头发漂浮在半空中的话,要怎样解释?」

对方又是一阵沉默。

「小玲?!」

「是怎样的漂浮?」

「好像有人拿在手心然後抚摸著。」她有种哭出来的冲动。

「这样而已吗?」

「这样还而已啊?」

「对啊!至少他只是对你的头发有兴趣,没有偷亲你就好了。」

雷浚听到了,手停了一下,然後一脸不怀好意的望向眼前的女人。

上官格格一见到那个东西停了动作,一种不祥的预感令她急忙的说:

「小玲,他好像听得到你的话,动作停了耶。」

「是吗?这么说他下一秒就会——」

「蔼—」

上官格格连尖叫都来不及叫完就整个人被狠狠的推倒在地上。她想要挣扎起身,却被眼前一股无形的力量牵 箍著,动弹不得。

「格格,你怎么了?」电话的另一头焦急的问。

「歇—」

上官格格想要大叫,但是下一秒她的唇却被封住了。

她睁大眼睛,不可思议的感觉到自己像是被人强吻一样,只不过对方是看不到的。

天啊!她见鬼了引

而且,她还被鬼抢去了自己的初吻!

因为受到极大的惊吓,一下子她也忘了要反抗,就这样呆呆的任由那恐怖的东西在她的唇边舔来舔去。

嗯!她的味道真是甜美极了!雷浚忘情的、贪婪的品尝著她的滋味。

好久了!

他好久没有感受到女人的馨香及温暖,而吻她令他觉得是一生中最煽情的经验,沸腾的血液在他的体内奔流著。

头一次,他有了活著的感觉。

顾不了她的反应,他霸道的舌侵入她的口中,热切的迷惑著她,企图令她忘了一切,只是单纯的感受著那股不知名的欲火在体内奔腾。

事情发生得太快,也——太恐怖了。

上官格格被吓坏了!

她万万没有想到自己才刚搬进新家,就发现这里是间鬼屋,而且这个好兄弟不是只会让东西满天飞。

他是个淫鬼!

「放开我——」她无力的声音一点恐吓的效果都没有。

雷浚离开她的唇之後并没有放开她,反而移向她的颈侧轻咬,一手滑向她的胸口——

「啊!不要!」她急喘了一声,双手连忙胡乱的拨开那双无形的魔爪。

他哪里会这样轻易的放过她!

他好不容易练了十年的念力,到了前几年才可以随意的碰触他想要碰触的东西,但就是没有办法让凡人看见他。

所以他寂寞的心灵急切的想要找到一个伴。

「不要动。」一个低沉有磁性的男声轻轻的说道,上官格格感觉到颈後的细发全都竖起来了。

他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回荡著,带著几分喘息及阴冷。

不要动?她是真的连动都动不了啊!

「你不要——不要伤害我……我平常都没有存坏心眼,只是偶尔跷课,不过我都有做笔记……冤有头、债有主,求求你不要过来,你应该去找那个害你死不瞑目的人才对蔼—」上官格格颤抖得连话都说不完整。

「你可以听得到我说话?」他有些讶异。为什么?

难不成她的体质跟其他人不一样?

「不!我什麽都听不到。」她惊慌失措的捂住自己的双耳,不承认自己听得到鬼说话。

骗人!

雷浚脸一冷,将她的双手拉下来,故意在她耳边用凄凉的语调说著,「我死得好惨啊!你要下来陪我……」

「啊!不要——」

上官格格再也止不住害怕的眼泪,晶莹闪亮的泪水不断从她的眼眶中滚落下来。她顾不了自己的手脚发软,就算是用爬的也要爬向大门口去求救。

「妈咪!救命蔼—」她凄厉的哭救声也不会比他的鬼叫声好听到哪里去。

她有当鬼的潜能。

而且她果然可以听到他说话。

一种兴奋的心情猛然涌上心头。

「想逃到哪里去?」

听到好兄弟这样一句,远比任何起重机都来得有效。只见上官格格也不知从哪里生来的勇气,一古脑的在地上像壁虎一样迅速的爬出大门口。

雷浚都还没来得及抓住她,她就像一阵旋风消失在门口。

砰!好大的一声,是她用力的甩上门所发出的巨响。

逃得这么快?是不是有学过?雷浚心里纳闷著。

而逃离鬼世界的上官格格见到街上刚好有个人骑脚踏车往她的方向过来

「救命啊!救人啊!」

叽——

一台古老的脚踏车在差点要往她身上骑过去的危险关头停住!

「喂!小姐,你要撞车应该去选BMW才对,那种人才有油水,偶这个骑脚踏车的欧里桑只有退休金而已,偶大陆还有一家八十多口、偶也不是很熟的家人要养,所以也没有多少钱了——」

「不,我不是要你的钱,我是见到好兄弟了!」

「喔!不是偶这个老头子要念你,你年纪轻轻的就去跟人家混,可以混出什么名堂?现在政府都忙著扫黑,都快要扫不完了——」

「不是,不是,我见到的好兄弟不是人。」

「那些当然不配当作人。父母亲养他们那么大,不是要他们去砍人的。」

「不是啦!是我遇到鬼了!」上官格格再也受不了的对这个爱教训人的欧里桑吼著。

怎么在这个紧要开头遇到的不是电视中那种所谓的英雄,反而是遇到一个罗唆的老头子?

她是不是真的在走楣运啊引

「这个鬼蔼—你可不可以再说一遍,你遇上了什么?」

「鬼啊!」

「小姐啊!不是我说你,怎么可能会这么巧?」

「就是这么巧啊!」

「鬼在哪里?」欧里桑皱巴巴的脸上带著不相信的嘲笑。

「在那里。」

上官格格伸手指向别墅的方向。欧里桑顺势望过去,一下子吓得脸上的皱纹都不见了——因为下巴掉下来拉扯到脸皮的关系。

只见那别墅的大门缓缓的打开,然後一个模糊不清的身影站在门口。

突然,一阵阴凉的风吹拂过两人的脸庞,两个人都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我会等著你回来——

宛如阴间来的幽灵声音令听的人浑身软麻无力,皮肤上爬满了鸡皮疙瘩。

「唉啊!阿弥陀佛,救人喔!」

受到惊吓的欧里桑牵著脚踏车拔腿就跑,像是共产党打过来一样。

「喂!等我啊!」

就这样,上官格格遇到了生乎第一个鬼东西,也开启了她未来不平凡的经历。

那就是——看到更多的鬼东西。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