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四月 > 《恶男缠身》
返回书目

《恶男缠身》

第二章

作者:四月

「真的吗?好可怕喔!」

格格用力的点点头。她可没有骗人喔!

「世界上真有那种东西喔?」

她又用力的点点头,期待的目光不断盯著小玲从塑胶袋里拿出来的早餐。

猪肉夹蛋双层汉堡——哇!她最喜欢这种组合了。

不过如果可以再加上大杯的奶茶,就算要她天天见到好兄弟都没有关系。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小玲从另一个塑胶袋里拿出一大杯奶茶——

「小玲!」格格兴奋的叫唤中带著一丝哽咽。

「怎么了?这是奶茶,有什么问题吗?」小玲仍旧理智的问著。

「我就知道你最好了!知我者小玲也!」

格格二话不说,抱著从小到大的同班同学又吻又亲——她们不但同幼稚园,还同小学、同国中、同高中,然後一路阴魂不散的上同一所大学。

小玲面无表情的任由她亲得满脸口水,「好了,好了,我知道你很爱我。」

「是啊!是啊!那奶茶……」

小玲插上吸管,然後大大的吸上一口,脸上露出满足的笑。

「嗯!巷口豆浆伯伯的奶茶真是一流棒的好喝。」

她望了身边已然备受打击而成雕像的女人一眼,伸手拍了她的脸两下。

「可怜喔,被吓得脸上都不见血色。那好兄弟很可恶喔!」

不!可恶的人是小玲!呜呜,人家的奶茶……

就在此时,一杯大杯的、全新的、没有被任何人染指过的奶茶在她含泪的眼前从天而降。

「这是?」

「你家巷口豆浆伯的奶茶,重量杯的。」

格格马上充满感激的抬起头看著眼前拥有阳光般笑脸的帅气男孩。

「阿林,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

「是吗?那可以给我像小玲那样的待遇吗?」

「好!」

她才想起身,却马上被小玲拉回原位。

「臭男人,一肚子yin荡的念头,从小到大都没改进。哪,垃圾拿去丢。」

她把手中的垃圾用力塞到他的手中,然後转身不理会这个跟她们一起长大的老朋友。

阿林也是跟她们同国孝同国中、同高中,同大学,这缘分可真是奇妙。

不过,原本的友好关系却在国中时起了极大的变化,小玲突然对阿林很不喜欢,而且呈现敌对状态。

如果不是阿林脾气好,一定会跟她们翻脸的。

不过,她跟小玲比较好——因为都是女生嘛——所以她也只好用目光向阿林散发歉意。

阿林又露出王牌笑容,「格格,你刚才是不是说你见到好兄弟了?」

本来已经跟小玲走到教室角落的格格眼睛一亮,「对啊!你知道?」

「对啊!而且我还知道那个人的名字喔!」

「真的?」

格格顾不了什么姊妹情谊,街到阿林的面前。

「他叫什么名字?」

「听说叫雷浚,是天雷帮新任的少帮主,在一场火并中挂了。」

「真的吗?」黑社会,混帮派的?好可怕喔!

见她一副备受惊吓的模样,阿林伸手想摸摸她的头安慰她。

不过……

「知道名字有什么了不起?你收得了那个黑道的好兄弟吗?」

小玲双手抱胸,一副不屑的口气。

「咦!小玲,你的意思是你知道如何收了他?」格格的声音充满了兴奋。

「当然——」

「不可能。」阿林打断她的话。

「怎么不可能?别忘了我——」

「你不信那种东西的。」

「我没见过是不信啊,可是格格见过,我就信。」

「你这样会令人怀疑你是不是同性恋。」

「什么?谁像你思想不良,一肚子黄色思想!」

「谁像你一副正经八百,见到男人就像见到鬼一样。」

「你敢这么说?」

「怎么不敢?」都说了十多年了,还怕?

两人就这样从教室的左右两边一句来、两句去的越靠越近,最後到了教室中心集合。

有没有搞错啊?

格格看看眼珠子快冒火的小玲,又看看头顶快冒烟的阿林,在两人四目交接、杀气四窜的气氛下,根本就无能为力。

女主角应该是她才对吧,结果她连插嘴的余地也没有……看来还是吃早餐好了。

她心里如此想著,转头开心的想吃她的加料汉堡——

「蔼—」

一声几近要把教室屋顶掀起来的尖叫声响起。

这下可打断了战况激烈的两人,他们急忙冲到格格的身边。

「怎么了?」

「鬼跟来了!」

三人的目光落在角落,全都被吓得无话可说,只能张大眼瞪著那双层猪肉汉堡飘浮在半空中,然後消失,活像是被人——一口一口的吃掉了。

啊!有鬼啊!

大家都尖叫著跑去躲起来,而正在享用美食的吉娃娃张著那双狗眼困惑不已。

人类好奇怪!狗吃东西有那么可怕吗?

是啊!普通的狗吃东西是不可怕,但是鬼狗狗不要忘了自己已经不是普

通狗了好吗?

老是玩这一招的话,可会把人都给吓死的。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太阳西下,西边的天空布满了橘红色的彩云,令人有一种「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的感慨。

但是对格格而言,黄昏之後就是黑夜来临,也是好兄弟活动的时候。

这个时候进去的话,她只有死路一条。

「不行,我不敢!」

格格双手死命的捉著鬼屋前的铁门不放。

「可是你的东西不是全在裹面吗?」小玲手裏拿著十字架及大蒜,不停的在空中挥舞著。

「阿林,你进去帮我拿。」

在一旁的阿林手里拿著佛珠及佛经,口裹念念有词,显然是那一百零一句——

阿弥陀佛。

「格格,我也很想。不过我怕我一见到那个好兄弟会法力太强,令他误以为我要对他不利,到时他反而不放过你的话就不好了。」

瞧他说的是那样的有道理,像是一切都是为了自己的好朋友,而不是自己害怕胆校

「什么嘛!根本就是害怕,还一副大道理。」小玲不屑的说。

「你还不是!都把自己布置成墓碑了——一堆十字架。」

「林天浩!」

「范小玲!」

又来了!两人又大眼瞪小眼,硬生生把她这个主角逼成配角。

算了算了,为了她的全部家当,为了未来的学生生涯,为了好不容易租到的房子及那便宜得想哭的房租……

谁教她只是个孤苦无依的小孤女,唯一的阿嬷也在去年就去找阎王报到了。

剩下的只有阿嬷留给她的一些小东西,虽然也没有值多少钱,不过——

还是丢不得的,因为她也会怕阿嬷晚上来拉她的脚。

好吧!忍一下吧!

也许裏面的好兄弟并不会对她怎样。人鬼殊途,只要沟通好,应该也可以好好的相处吧?

再说,搞不好他认识阿嬷哩。

格格天真的想著,再看一眼这间漂亮又舒适的别墅——

比起其他同学挤在一间间像鸟笼的套房里,这间房子值得她冒著生命危险来拚看看。

上官格格,加油!加油!加油!

「好了,你们两个不要再吵了,我自己进去就行了。」

她的话马上令两人同时转头,「真的吗?」

格格用力的点点头。

「你不怕了?」阿林迟疑的问,一脸不相信。

「不怕了。」才怪!但要克服。

「不要我们陪你进去吗?」小玲还是有些不放心。

「不用了,反正我也没害过人,所谓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喔!不,鬼入门。」

现场一片沉默,谁都没开口。

久久……

「好吧,那你保重。」

「记得明天上课不要迟到了。」

两人交代一句,默契十足的拍拍她的肩,然後以一种无法言喻的速度离开现常

一阵风卷起了地上的落叶,然後在一动也不动的格格脚边落下。

人情冷暖在一瞬间尝遍干百回。

唉!友情还是不可靠,靠自己吧!

小心翼翼的走上台阶,打开之前来不及锁的大门,她连大气都不敢喘。

她的大眼睛连屋角的老鼠洞都没放过的瞄了一眼——吁!没人,看来他不在了。

她忘了自己要找的人是无形的,根本就看不到。

而在另一方面——

终於回来了。

坐在沙发上的男人一语未发的看著她像小猫咪一样蹑手蹑脚的走来走去。

他很後悔之前捉弄她,害她吓得逃走了,让他又落得一个人孤单无聊。

遣一次他可不会放她走了。

走到大门前,他的手摸上了门把,然後把门把轻轻的一扯,门把被拔了下来——这样谁也出不去,更别想进来。

他再优哉游哉的跟随在格格的身後把可能的出口一个个封住,绝了她的後路。

而不知情的格格一路上嘴巴也没有停 过,各路的神明尊号全被她叫出来了。然後,她拿出阿林交给她的符咒。

因为是临时去他家求来的,所以数量不多。先贴在卧室里,等明天他再去跟他爷爷多求一点,把整间屋子都贴满。

「为什么不乾脆请林爷爷把这个好兄弟请走就算了?这么麻烦!」

想要把他请走?!

格格嘴里的叨叨念念全都被站在她身边的男人听到了,他英挺的眉马上皱起来。

这个小孩竟然想要把他这尊大爷请走?门都没有!

他忘了门真的都没有了,而罪魁祸首是他。

不过他仍然忍住没发脾气。如果是十年前的他,一定早就将她砍成十八块,然後丢到淡水河里去臭死了。

但是,他却舍不得。

因为——今天的她看起来又更加可爱了。

一身白色的碎花小洋装,长长的头发扎成了马尾,摇啊摇的,说有多可爱就有多可爱。

而且她粉嫩嫩的脸上那副小心翼翼、不安中又带点恐惧的模样真是令人见了又怜又爱,好想将她抱在怀里好好的吻个够。

可是,还是要等一下,现在还不是时候。

格格贴完符咒,环顾一圈,满意的点点头。这下她就不用担心好兄弟会来骚扰她了。

为什么她会这么有信心?

因为阿林的爷爷可是下港有出名的师公,法力高强得不得了。

她坐在床上喘口气,没有看到雷浚也蹲在她的面前静静的望著她娇美的模样。

突然间,雷浚在她的脸上轻吹口气,然後用一种似春风吹拂过的声音喃喃的说道:「你现在好累,好想睡觉,好想睡晕——」

格格打了个好大的呵欠。

咦引怎么她突然会想要睡觉?她望了手表一眼,才八点,她不应该这么想睡啊!

而且她现在也没有办法睡,因为她的东西都还没有整理——

明天要上课的东西也还没有准备好——

还有明天要穿的衣服,一些盥洗用具要先拿出来——

还有闹钟也要准备好——

这么忙,睡什么?

她用力的打著自己的脸蛋,强迫自己不可以被睡魔打败。

见到她仍然坚持,雷浚也不放弃,更加在她的面前说:「你真的想要睡觉了……不要抗拒……」

她又打了更大的呵欠,眼皮都快要掉下来了。但是她真的不能睡觉啊!

雷浚见到她用双手努力的拍打自己的脸颊,企图抵抗那突如其来的睡意,他的耐性也磨光了。

他双手用力的捉住她的肩膀然後用力的摇晃著,「叫你睡觉就赶快睡,你还在坚持什么?」

被这样一摇晃的格格吓得脸色瞬间苍白,结结巴巴的问,「你……你还在啊?」

「没错。我——」

他话还没说完,就见到她身子整个一软,然後昏了过去。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