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四月 > 《恶男缠身》
返回书目

《恶男缠身》

第三章

作者:四月

遇到她之前,是没有人可以听到他的声音的,只有那只贱狗。

但是遇到她、还吻过她之後,她却可以听到他的声音。那如果——

他更进一步的话,她是不是就可以见到他了?

雷浚一边这样想著,一边替床上昏迷不醒的人儿脱衣服,一颗颗的纽扣被解开,格格可爱又娇嫩的少女身躯就这样一寸寸的展露在他的面前。

粉红色的胸罩包裹著诱人的高耸,映出一身雪白的肌肤,白里透红,吹弹可破。

他的目光又转移到她乎坦的小腹及那双修长的玉腿,同色系的小内裤遮盖著少女羞涩的三角地带,反而引人更加的想入非非。

虽然在他短短的有生之年,女人对他而言就像是吃饭一样,一天三餐也是平常的,但是自从挂了之後,他的男人尊严似乎也就跟著挂了,一点冲动都没有过。

不是没有美艳的女鬼来勾引他,只是在他的观念里,还是跟人做比较好。

再说,他一见到这个可爱的小东西时,久久蕴藏在体内的春情欲火就如火山爆发一样的来势汹汹。

而且从这个小东西身上散发出来的芳香不断的撩拨著他的心房。

十年来,头一次他有这种意乱情迷、心醉神驰的感觉,只想深深的占有眼前这一尊美丽又纯洁的少女玉体。

望著她紧闭著眼、微皱著眉昏睡的样子,红咚咚的脸蛋,煞是美丽可爱。

他情不自禁的低下头轻舔著她的脸颊,像是在品尝什么美食一样,将她娇嫩的脸蛋都舔遍了。火热的舌尖缓缓的往下移,来到了她的胸前。他的大手将内衣脱掉,一对有弹性又柔嫩的ru房呈现在他的面前。

樱红色的小乳尖在白细肌肤的衬托下,就像两朵可爱的樱花那样迷人。他低下头将自己的唇落在其中一朵樱花,仔细、贪婪的品尝著这初绽的花蜜,另一手也舍不得离开的揉捏著另一只捆嫩的ru房。

这一夜,他将要彻底的享受一下女人温暖的体温,及那种香香甜甜的气味。

就在此时——

「啊!救命啊!」

原本昏迷不醒的人儿却在这个时候猛然的睁开眼睛,尖锐的叫声让他耳膜差点破掉。

格格醒过来的第一个冲动就是逃跑。

不管是逃到哪里都好,只要让她远离这种荒唐恐怖的事情就行了。

但是她的身体却动不了,一双布满惊慌的眼睛只能静静的呆望著他。

事实上,她根本就看不到他,但是第六感明白的告诉她,他是存在的,而且还压在她的身上,带著野兽盯著猎物的目光盯著她不放。

她死命的想要移动自己的四肢,却一点力量也没有,像这个身体并不是她的一样。

而且——天啊!她什么时候把自己全身上下脱到只剩下一件小内裤的?

她从来没有在人前穿这么少过,更别说是在好兄弟的面前。

她想要伸手拉被单遮住自己春光外泄的身子,但是那被单却像是被人压住一样,拉也拉不动。

她看不到雷浚正好躺在上面,当然拉不动罗。

「你到底是人还是鬼?」她颤抖的说著,声音小得可怜。

雷浚缓缓的一笑,火热的气息落在她的耳边,用一种近似叹息的耳语说道:「我是人还是鬼,你不是最清楚不过吗?还明知故问。真是可爱。」

话一说完,格格就感觉到自己被重重的亲了一下,像是主人在亲吻自己最宠爱的宠物一样。

这个腻吻竟然让她的心头起了不可思议的震荡。

从来没有人这样子的吻著她,就像她是他的宝贝一样。

格格摇摇头,努力克制住这个念头滑过心头时的甜蜜颤抖。

「你——你——」

「我叫雷浚,你可以叫我浚,我不会介意的。格格。」

「你怎麽知道我的名字?」

「我是鬼啊!」

是喔!好像这样一句话就可以交代一切了。

不行!上官格格,你要冷静,千万不要被眼前的一切所打倒了,他也不过是一个鬼,一个曾经当过人的鬼,没有什么好怕的。

把他当个古人来看就不会有问题了。

再说她也没有做什么亏心事,所以不要怕。

「雷——先生,我有什么可以——帮助你的?如果我有能力的话……我可以做什么让你得到安息?」

雷浚皱了皱眉,「安息?」

「对啊!是不是你因为被人杀死,所以才会阴魂不散?一

他无言,只是伸出手缓缓的在她的肌肤上绕著圈圈,格格马上起了一阵鸡皮疙瘩。

「不需要。」

「不需要?为什么?」

「因为我是自己决定要死的。」

「自己——自杀吗?没有杀人凶手?没有谋杀血案?」

她话一说完便感觉到自己的脸被人捧住,无法移动。

如果不是她的心脏太有力了,遇到这种形况一定会先昏死过去再说。

「没有,没有。你真是个爱说话的小东西,女孩子在床上太多话是不讨人喜欢的,不过如果多叫的话,那就不一样了。」

「叫?叫什么?」

「叫床啊!」

「我为什么要叫床?」她愣了一下才恍然大悟。不会吧引

他的想法不会跟她现在所想的是一样的吧?

「你不要开玩笑了,你不知道人鬼殊途吗?」

他的手缓缓的移向她的胸口,然後大手轻柔的揉捏著那份柔软,「我知道,不过我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

「不要——」她想要打掉他不安分的手,但是却落了个空。因为他看穿了她的心思,所以恶作剧的躲开。

蔼—她暗叫一声,这一下不但没有打到他,反而还在自己的胸上打出了鲜红色的手掌印,好痛!

看不到对方对她是非常不利的,因为她不知道下一秒他要做什么。

「打痛了吗?不痛!不痛!」他一副哄骗的口气,一边抚摸她的ru房。

「不要碰我!」

她又是用力的一下——啊!好痛!

这下子她的两边都被打肿了。

「你不准碰我,色鬼!」她双手用力的护住自己的酥胸,不去理会那股强烈的疼痛。

笨蛋,自己打自己,还打得那么用力,自作自受。

「格格,我看看严不严重。」

「不需要!你快点离开这里,否则我就对你不客气!」

她清丽的面容上带著气愤,盈盈的泪从眼角缓缓的滑落下来,是那样的楚楚可怜。

「不!我今晚是不会走的,因为我想要你。」

他的唇热切的吻住她,她死命的闭住自己的嘴,却阻止不了他的舌尖那

样轻佻而狂烈的侵犯她甜蜜的樱唇。

「嗯——不要!嗯——」她伸出双手拚命的想要抗拒,却又无能为力。

他著迷的吻著她,阵阵迷人的幽香及娇吟更将他的渴望挑逗得火热到了极点。

「住手——你是鬼耶!嗯——不要……」她忍不住发出连自己也不认识的申吟,而他的唇也从她的唇来到了她的酥胸前……

他紧紧的盯著她忍不住颤抖的小乳尖,著迷的张开口含住其中一边,另一手则揉捏著另一边。

格格感到全身痒痒又麻麻的。天啊!不要!她从来没有被人这样肆无忌惮的碰触过……

可是他的抚弄却令她有一种令人颤动的舒服感,那是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

一旦久睡的欲望被唤醒,那强烈的程度是任何人都无法想像的。而雷浚的情况就是如此。

他本来想温柔的对待她,但是她那可爱的脸颊因为羞耻而涨红,羞中带怯的反抗不但一点阻止的效果也没有,反而令他陷入了更炙热的情欲之中。他的动作开始越来越狂烈,他贪婪的吸吮著她柔嫩的小乳尖,甚至轻嚿、拉扯著,令格格又羞怯又感到一丝丝的兴奋……

「住手!不要——」她无力的哀求声显得那样楚楚可怜。

他另一手也用力的揉捏著她的ru房,并来回游移在双峰之间,让她的小乳尖在他的舔弄、揉捏之下变挺,沾满了他的口水……

雷浚一面热切的吻著她的樱唇,一面在她嫩滑的身上不停的抚摸著,没有放过她的每一寸肌肤。格格觉得自己全身如火般的燃烧著,而且火势还有往小腹及四肢延伸的趋势。

「不要——」她深深的喘息著,身体却动也动不了,像是被他整个人压

在身上。

不应该是这样的!

对方是鬼啊!

是一个她看不到的灵魂啊!

任何一个正常的女人跟一个鬼魂做那种事应该吓都吓死了。

她应该要很害怕、很厌恶他的碰触,怎麽反而会觉得好舒服的想要出声大叫?

她咬著牙承受著那阵阵难受却又带些舒服的快感。

他的手邪恣玩弄著她柔美雪嫩的双峰,好像对她的身子十分著迷。「我已经十年没有碰到女人了,但是你并不是我死後第一个遇到的活人。」

事实上,上一任房客的女儿是一个十六岁的妙龄少女。

但是——他就是不喜欢。

可是一见到她,他反而像是饥渴的野兽一样虎视眈眈的盯著她不放。

「你想要说什么?」

格格伸手抓住空气中那双无形的手——那应该是他的手才对——但她却阻止不了他,只能任由他的大手全然侵占著她身体每一寸的肌肤。

「我看中你了,我要你陪我。」

接著他低头含住那粉红的小乳尖,贪婪的吸吮著,一只手也缓缓的滑到了她的两腿之间……

「陪你?!啊!」

她惊叫一声,只能无力的咬住下唇感受那种令人羞怯的碰触。她不可以这样子,好像个yin荡的女子一样——

「不要这样——」那是女孩子最隐私的地方,怎麽可以被他那样肆无忌惮的抚摸?会丢死人的!

他的手指在精细的蕾丝中间的那道沟缓缓的移动著,格格的脸也越来越红。

「住手——不要这样!我要叫了——」

「叫啊!反正进来的人也只会看到一丝不挂的你,也许人家还会认为你是个se qing狂,故意引诱人犯罪。」

「才不是,我是被逼的。」

「可是并没有人看到啊!对不对?」

「你——大坏蛋!」她羞愤的大叫。

「不,我不是大坏蛋,我是大色鬼。」他促狭的说。

「啊!不要!住手——」

雷浚的手指还坏坏的按在她的凹处,用著不重也不轻的力道压进去,透过那薄薄的一层,他感觉到自己的手指已经湿了。

「你嘴巴里说不想要,但是身体却不是这样告诉我的喔!」

见到她咬著下唇、两腮通红,忍住不叫的楚楚可怜模样,更加刺激著他的欲望。

「我是真的不想要!」她咬著牙说。

见到她倔强的样子,他的手指更是在那突起的小硬点上给予摩擦刺激,让她的下体不断传来痉挛的快感。

「骗人!」

「不,我没有骗人!」她只是骗鬼而已。

他冷笑了一下,然後猛然扯掉她的小内裤。

「啊!不要这样——」

但是她仍然看见自己新买的内裤被撕烂,然後像一片落花飘飘落地。

「人家新买的——」

「我会再买给你的。」

买给她?用什么买?冥纸?金钱?向谁买?

但是这些应该都不是重点。

重点是他不可以这样无礼的对待她!

格格想要伸手遮掩住自己的下体,一双无形的手却紧紧抓住她的手,一手将她的双手拉高按在头顶上,然後一手硬从她紧闭的双腿中侵入,大胆的玩弄著里面的花办。

「不要这样子!我会害怕……」

「怕什麽?」

「你是鬼——」

「傻瓜,闭上双眼就不怕了。」

格格还乖乖的听他的话闭上双眼。当她发现自己干嘛要这样听话的时候,想要抗议却已经来不及了。

他的手指一个用力侵入那紧密的花x中,随著一进一出的抽动逐渐的滑出一滴滴的花蜜,濡湿了他的指缝。

「住手!不要——」她狠狠的倒抽一口气,粉红色的小乳尖也被男人吸吮的全是唾液。

格格下意识的想要把双腿合紧,但是却反而将他的手夹在双腿之间,形成暧昧不明的画面。

「你这么害羞,想必是还没有被男人碰过吧?」

他的舌尖在她粉红色的乳尖上绕圈圈,这样强烈的刺激令她的小乳尖变得尖挺而突起,白皙滑嫩的肌肤上也冒出了涔涔的汗水。他的目光饥渴贪婪的望著那迷人的小嫩x,忍不住伸手轻轻的碰触、抚摸著那女子身体中最温暖吸引男人的地方。

他用手指轻搓著她敏感的小核时,只听到她发出一声如猫咪般呜咽的申吟声,他明白她的身子也感受到那种欢愉的快感,因为她的小嫩x中缓缓的流出了湿润又火热的爱ye,沾湿了他的手——

天啊!他那略带粗糙的大乎那样爱抚著她最细致的大腿内侧肌肤时,更加令她想要昏过去。

格格全身如触电般抖了一下,快感将她的理智逐渐赶走,取而代之的是强烈的快感浪潮一波波的击向她。

「喜欢我这样子摸你吗?」他轻柔低沉的问,更加令她的脑袋昏昏沉沉,不能自己。

不!不应该这样子的,她怎么可以喜欢?格格心里拚命的呐喊著,但是出口的却都是一声比一声yin荡的叫声。

他的手不停的挑逗著她两腿之间少女最娇嫩敏感的地方,肆意的玩弄著那敏感的小核,格格只能发出阵阵难耐销魂的叫声,沉溺在情欲的快感之中

「我的格格,你也想要了吗?」

当他缓缓的将中指探入她的小嫩x中,她深深的倒抽了一口气,却难以阻挡他开始抽送时的快感,而她的小嫩x也不住的流出更多的蜜汁,将他的手掌都沾湿了,却也阻止不了他越来越快的速度。她在他狂热的抽送下也达到了第一次的高chao——

「你都湿了,可见你也是想要我的!」

「不——放阔我!蔼—」

听她仍拒绝,他又恶意将手指更深的插入她的体内!

「不是吗?那表示我的努力还不够罗!」他邪气的说著。

「不要!你放开我——」

她的身体在此时却完全背叛了她,让她忍不住轻吟出声。

「你真是又紧又小,又那么温暖——」他拇指和食指揉捏著她的小核,

她感到自己快要融化在他的手中了……

「将我的手指紧紧的箍篆…」

如果换成自己的坚挺埋入那样迷人的小x中,不知道会是怎样销魂的滋味?

雷浚这样想著,身体也变得更加火热,烧得他的下腹好难受。

「蔼—嗯——不要这样——」格格被阵阵的欲浪冲昏了理智,所能做的竟然只有娇喘申吟。

听到她的申吟那样销魂,他隐忍很久的身子也更加的受不了,於是他迅速的脱下衣服,将她的玉腿抬高,架到他的肩膀上。

「不——不要!求求你——」

感觉到他将自己的巨大抵著她已经湿润的小x,她本能的想要抗拒他,他却不顾一切朝著她未经人事的小嫩x缓缓的挺进,企图让自己的全部没入她的体内——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