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四月 > 《恶男缠身》
返回书目

《恶男缠身》

第四章

作者:四月

恶男缠身2

离别了你的身旁我放任自己的思绪流浪

感受不到快乐或忧伤只有相思无处隐藏



「啊!」

格格当场合叫一声,只觉得自己的下体好像被人用力的侵入一样,但并不会痛。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不会痛,但是她仍然明白他已经进入自己的体内了。想到这里,她的泪水马上落了下来。

她终於逃离不了被鬼强暴的下唱—

天啊!

「不要!住手——」她再也忍受不了了,双手死命的推拒著看不见的躯体。

害怕已经完完全全攫住她的理性,恐惧的泪水似断了线的珍珠滚落下来,止都止不祝

「求求你放了我……你要我怎样都可以,就是不要强暴我!我还想嫁人……」格格边说边哭,娇小的身子也不住的颤抖著,像是备受惊吓的小女孩。

对方并没有声音,四周冷冷静静的,有一种可怕的感觉。

如果不是她的身体仍然感觉到被他压著,她会以为他已经不见了。

她看不到他的目光落在别的地方,拒绝看她。

他正努力的咬紧牙关恢复自制力,不让自己的铁石心肠被她的眼泪融化。

但是——该死的!

他一个翻身,下了床走向窗边的椅子。

他的身体仍然热血沸腾,心跳加速,他仍然是渴望她…但是见到坐在床上哭得像个泪娃儿的女人,他竟然会心软了!

他是鬼耶!竟然还会心软?!真是不可思议。

明白她是看不到他的,所以他可以光明正大的凝视著她。

见到她苍白害怕的模样,他心里有个冲动,想要让她一辈子都不离开他。

但是部分的他却是惊讶这个娇小的女孩竟然会有如此强烈的影响力,让他那样强烈的想要活著。如果十年前他先遇到她,相信他便不会那样没有意义的活著,最後导致自取灭亡的命运。

但是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

他已经不是这个世间的人了,人死不能复生。

格格紧紧的抓住身上的被单,含泪的双眼不断在空荡荡的屋里梭巡,无奈还是见不到他。

「喂!你还在不在?」

他没有回答。反正他只要不出声,就不会有人知道他存在。这种被人遗忘的孤独寂寞他已经习惯了,不在乎再继续遇下去。

他就是不喜欢再见到她的眼泪。

格格又等了一下,决定他应该已经离开了才缓缓的下了床,蹒跚的走到浴室里用冷水洗脸。

他走了,已经没有关系了,不要害怕了……她恍惚的想著,但是身体传来的些微疼痛令她低下头,发现自己的肌肤上有些微的淤青。

她又忍不住哭泣著。虽然他没有继续下去,但是,一切已经太迟了。

「雷浚,我恨你!」

她大声的对著空气吼著,然後整个人像是崩溃似的趴在浴缸边哭著。

不知不觉,哭泣声越来越孝越来越小,终於没有了——

原本坐在窗口的雷浚走到她身边,蹲下来静静的凝视著她睡著的脸庞。

这个小女人,还会哭到睡著了?他真不知道要哭还是要笑。

但是他仍然小心翼翼的将她抱起来,放在床上,然後站在床边注视著她可爱的脸蛋。

情不自禁的,他也上了床躺在她的身边,紧紧的抱住怀中的人儿,舍不得放开。

将她的发丝散落下来包围著两人的身体,他仿佛被她用那柔软光滑的黑丝给攫住了。

他在她的额上忍不住亲吻著,她依然芳香如玫瑰。

她是他的女人!

不管他今天有没有完全的占有她,她已经是他的女人了。

因为只有她可以那样轻易的令他有了男人该有的欲望。而她又是那样柔美惹人心疼,让他想要好好的保护她。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格格在黑暗中醒来,本能的望向窗外,窗外的天色还是乌漆抹黑的。

这样子她可以再赖床一下——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床头的闹钟却响起,吵得令一向有起床气的格格伸手便想将闹钟往外丢。

就在她的手摸上闹钟的同时,一只大手比她更快的按下吵死人的闹钟。

格格整个人像是被电到一样弹跳起来,接著紧紧的捂住口,大大的眼睛瞪著躺在她身边的陌生男子。

他背向著她,强壮的身体并没有穿衣服,连他的屁股都看得一清二楚,还有那双有力结实的大腿……

怎么回事?她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她下意识的想要逃下床,但是脚还没有落地,一双有力的手臂已经从她身後紧紧的环住她的腰。

「想去哪里?」

这个声音——

昨天晚上那个鬼先生的声音跟他有点像……格格转头惊愕的瞪著张著一双漂亮的黑眸望著她的男人。

他完美的脸庞令人见了都会不由自主的屏住呼吸。英气逼人的浓眉,深不可测的黑眸正闪著一种怪异的光芒。

他有个漂亮的鼻梁,性感的嘴唇带著一抹似有若无的笑,而他有型的下巴散发出一种坚毅不屈的气势,浑身充满天生的领袖风范。

他就是那种一站出来就可以令人不由自主听从他指令的那种男人。

也是一个微笑就足以令天下女子拜倒在他脚下的男人。

但是他看起来却好像比她还要年轻——

「你不会是雷浚吧?」他有没有二十岁啊?格格胡乱的想著。

他皱了下眉,然後像是十分喜悦的对她说:「你看得见我?」

她吞了吞口水,然後点点头。

「没错,我就是雷浚。」

他话才刚说完,只听到一个像是被谋杀的尖叫声尖锐的响起——

「啊!救命啊!鬼现形了!」

格格挣扎的逃下床,一下床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光溜溜的,她连忙抓起椅子上的小毛巾遮著自己。

不过那毛巾能遮的有限,而且不但没有遮掩的效果,反而还更引发男人的情欲。

「不要过来,否则我会杀了你的!」她用最凶狠的口气对他说。

但是雷浚并没有被她吓唬住,他只是拉著被子盖住自己,然後一派轻松的倚在床上静静的望著她。

尽管她的口气及表情像是一把凶狠的利刃,但是令他觉得更要命的是她那诱人的娇躯。

再见到她那副想要置他於死地的表情,可以证明她真的看得到他。

「我已经死了。你老是忘了这一点。」他的口吻就像是一个老公提醒著迷糊的老婆。

格格感到自己的脸整个都烧起来,连耳朵都红了。令她感到不好意思的是她的身体竟然不自觉的对他那半裸的身体产生了强烈的反应。

她希望他没有注意到她的乳尖迅速的变硬挺起……

但那是不可能的。

他将她的一切变化都看在眼中,身体也随著变得更加紧绷。

「我当然知道。不过我还是可以让你魂飞魄散的。」

「真的吗?这么厉害?」

他外表神情自若,但体内滚烫的ji qing让他想要把她抓回床上,不过被他压抑祝

「我有朋友的爷爷是有名的师公,他会收了你。」她羞红著脸说道。她无法这样赤裸著身体跟别人好好的说话。

「真的有那么厉害?」他心不在焉的回应著她的话。

她并不知道当她双手紧揪著那条毛巾不放时,更强调出她纤弱的女人味,而她那双遮不到的修长玉腿令她看起来更是性感得不得了。

一时间,他感到一股热流又迅速的传到他的下腹。

他有种冲动,想当那条毛巾。

更冲动的想要把她拉回床上,告诉她别再妄想逃离他。

就在这个时候,格格大叫著,「你——你快不见了!」

雷浚连忙伸出双手,发现自己的身体正快速的消失,到最後又变成了无形。

受到这样强大的刺激,格格一下子支持不住,整个人一软,昏倒在地上。

「格格?」

雷浚连忙上前一把抱起她,只见她的脸色苍白得吓人。

他又不见了。

像是魔法在十二点前—定会消失的定律一样,他的形象只能维持短暂的时间。

他的想法果然没有错。一个吻就可以让她听到他的声音,那如果跟她有肌肤相亲的话,就可以见到他的人。

昨晚他也才不过进入她体内,她就可以见到他的形体了;如果继续做下去的话,那不就——望著她晶莹剔透的玉体,一股熟悉的火热又再次袭向他的下腹。

这一次,就算她哭死了,他也要定她了!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