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四月 > 《恶男缠身》
返回书目

《恶男缠身》

第六章

作者:四月

当他那天要去火并的时候,他不明白自己是不是真的想要活著,因为在他的父亲踏入黑社会後,他的命运、他的未来似乎也已经注定好了。

没有人知道他的心愿却是当个好警察。

出生於黑道世家而且还是天雷帮少主的他,最大的心愿却是当一个专抓黑社会的条子!

打从他明白这一切只是荒唐的念头时,他就放弃了,因为他没有办法丢下自己的父亲及其他一起打拚的兄弟,转个身变成专门对付他们的敌人。

所以他就开始痛恨警察,痛恨那些可以自由自在完成自己梦想的警察,也因为这份怨,竟然也让他将天雷帮的地盘扩张到整个北部,在亚洲一带还有更强大的势力。

但是即使如此,他的心里还是不满足……

格格静静的注视著身旁的男人。

他是个很漂亮的男人——不是英俊,不是帅气,更不能用潇洒来形容,只能用漂亮。

带著古典美的五官,比她还要长而浓密的睫毛,带著淡淡忧郁的眼眸

这样俊美的男人如果走在校园里,一定会让经过的女生尖叫到昏倒的。

只可惜——他已经不是人了。

而且她还躺在他的怀里,全身一丝不挂。这种可怕的状况怎么会发生在她的身上?

为什么?为什么偏偏是她?

老天碍…

应该要想办法快点逃离这个鬼地方才是。

此时那双「忧郁」的眼眸一点也不忧郁的瞪著她越缩越远的身子,伸手又一把将她娇小的身子拉回自己的怀里。

「想去哪里?」

「我想上厕所。」格格小声的回答。

「厕所的方向不在那里。」

「喔!我刚搬进来,有点搞不清楚。」她支支吾吾的说。

「好!那我抱你去。」他专制的说著,令她愣了一下。

「什么?」

她还来不及说什么,他有力的双手已经一把抱起她,往浴室的方向走去。

进入浴室里,他放下了她。「好了,上吧,我等你。」准备将门一把关上的格格愣了一下,下一秒娇颜便布满红云。她用力的将这个不知羞的鬼东西拚命往门外推。

「大色鬼,我不需要!」

谁会需要他等在门口啊?又不是小孩子!

她迅速的将门关上,然後才放心的将自己的衣服脱下。

这个坏东西,难道不知道女孩子在亲热之後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吗?

她缓缓的走近落地镜,望著自己雪白、美丽的身子,只是她细嫩的肌肤上布满了那个鬼男人刚才在她身上所留下大大小小的淤青及吻痕。

他在她每一寸肌肤上留下的记号,无时无刻的提醒她,她被那种东西给强暴了。

没想到天底下会有这样荒唐的事情,而且还是发生在她的身上!

她手轻轻的碰了一下浑圆白嫩的胸部,上面有一排齿痕,她忍不住皱眉——好痛!

虽然在他进入的时候,她一点都没有感觉到第一次会有的疼痛,但是他这个粗鲁的男人却在她娇嫩的肌肤上留下大大小小的淤青,像是做记号一样。

尽管她心中十分埋怨及害怕,但她的身子仍然在他强烈的性爱後散发出女人神秘又性感的妖艳及妩媚。红咚咚的脸庞让她看起来就像被人好好的疼爱过,红肿的嘴唇宛如樱桃般迷人,雪白肌肤仍泛著迷人的桃红色……

她深吸了口气擦乾了自己的泪水,打开莲蓬头从头上尽情的淋下,企图冲去身上他的味道,冲去所有ji qing所留下的痕迹,却冲不去她心中对他越来越复杂的情感……

不知过了多久——

一双大手自她的身後抱住她,并邪恣的在她的胸口揉捏著,「怎么这麽久?害我等死了。」

「阿!」

格格吓了一跳之後,取而代之的是愤怒的火气。她用力的将他那双不安分的鬼爪子扯离自己的身上。

「你要做什么?」

「跟你做爱!」

他的直言不讳令她的脸如火烧一般,轰地涨红。

「我不会再跟你上床了!」

「不在床上的话,那咱们就在这里做。」

「什么?不要!」

一次就已经很对不起自己了,还要再来一次?

不行!绝对不行。

就在此时,他的美脸忽然靠近她,并且用手轻抬起她的下巴,逼她不得不看向他。

「对不起。我承认我昨晚那样对你是很不尊重的,可是——」他摆出痛苦又悲哀的神情,无奈的叹了口气,「你不会了解的。」

格格被他忽然间表情的转变搞得莫名其妙,瞪著他。

「我孤单了十年,都没有人可以见到我……你可知道我见到别人、听得到别人,但是别人却见不到我、听不到我的滋味有多难受?」

「这——好像是很难受。」

讨厌!她的同情心又不争气的被他撩起。

「是吗?你真是这样想?」他突然紧紧的抓住她的手,脸上充满诚恳及哀求,令格格的一颗心不禁狂跳。

「我本来也以为我死了之後就不会有任何感觉,就像个名副其实的孤魂一样,不断的飘荡在这个寂寞的人世间,对女人再没有兴趣……只有你,我发现我只要你,因为我只要见到你就会心跳加快、血脉债张,令我深深的感觉到我是一个男人,真正的男人,让我有一种活著的感觉。」他好像把她说得太伟大了吧引

「你的身体现在也已经可以看见了,也许别的女人也可以安慰你的孤单寂寞,不一定需要我——」

「不行!我只要你!一

他双手紧紧的捧住她粉嫩的娇容,深情款款的温柔目光令她不禁小鹿乱撞,心跳脸红。

「格格,我的好格格,我只要你!答应我!帮我好吗?」

他这次用的是苦肉计外加美男计。

「可是——我不知道怎样才行——」

「你可以的。你知道我一碰到你,我的身体就有形象,不再看不见,这代表什么?」

「代表什么?」她嗫嚅的问,心想著他该不会想把她的身体当作补药一样,每喝一次就强壮一次吧?

「反正你已经是我的女人了,不在乎再跟我多做几次对不对?而且我保证会好好的怜爱你、不会伤害你的,我会把你当作我最疼爱的宝贝一样捧在手掌心。好不好?帮帮我……」

她这个人一向是吃软不吃硬,而且又是禁不起人家哀求的,再加上她满喜欢这个男人的——长相。

这麽帅的男人——喔,不!是男鬼,年纪轻轻的就挂了,真是有点可惜。

「可是——」她话都没有说完就已经被他狠狠的吻祝

「就这么一次,好吗?」他的声音充满了ji qing,令她的心也是一阵春情荡漾。

「那我要怎么做?」

见到她已经软化了,他也把握机会将她拉入浴室,然後将门锁起来——这是为了预防她临阵脱逃。

她自然也明白。而当她听到锁门的声音时,心里就後悔了。

但是她很怀疑他会让她离开。

「我希望你可以把我当作你的男朋友。」

「男朋友?可是我没有过男朋友,我不是很清楚要怎样——」

「没关系,我可以教你。」他的语气轻轻柔柔的。

但是她怎么听都是很色的样子。

「帮我脱衣服吧。」

格格的脸一下子烫如火烧。

她原本想拒绝的,但是见到他紧绷的表情,一时间竟有些心疼。

也许他做鬼太久了,所以都没有好好的满足过……她天真的想著,压根就忘了鬼魂是没有所谓满不满足的。

她伸出白玉般细嫩的手替他脱掉衣服。

看著她专心的想要把他的钮扣解开的神情,他的体内就不听使唤的一阵沸腾。

见到他英挺结实的身材显露在她的面前,她的脸蛋已经红得像个红苹果了。

当她的小手将他那巨大的坚挺释放出来时,她的心跳声好像全世界都听得到。

「然後碰我——抚摸著它——像我对你那样……」他的声音不自觉的沙哑,像是光这样就已经令他受不了了。

她轻轻的上下爱抚著那烫人的东西,然後张开红嫩的小口含住他的铁棒。但是她的口太小,只容得下一点点。

「嗯——」他闭上眼,感到快感又直街头顶。

见到她粉红色的小舌轻轻的舔著他并用双手温柔的抚弄著,尽管她根本就毫无技巧可言,还是足已令他感到体内的血液快速的翻滚著。

她发现当她用舌尖轻轻的挑逗著他那铁棒的顶端时,他就会情不自禁的战栗一下。

她喜欢他的坚硬及火热,喜欢她有这个能力可以控制他,让他也有控制不了自己的时候。否则每一次都是她在哀求!

「还可以吗?」

雷浚无奈的叹了口气,「我真不喜欢在你的面前显得软弱。」

女人这样做真的会让男人觉得无能为力?

那她岂能放过这个令他求饶的好机会!

她笑了笑,眼中闪出恶作剧的光芒,张开口将他那火热的铁棒含在嘴里,并缓缓移动著自己的头上下套弄著。

「蔼—你——」由於男性的顶尖相当敏感,所以他立刻倒抽一大口气。

每当他的尖端遇到她那调皮的小舌尖时,他就忍不住发出欢愉的低吟。

从来没有一个女人可以像她这样,带给他前所未有的快感。

低头见到她那头如云的秀发不断擦过他的身体,小巧的舌尖在他敏感的地方舔动,一阵阵刺激的快感令他舒服得几乎要爆裂。

在格格一阵胡乱的吸吮後,雷浚终於濒临爆发的临界点。

「唔——」

格格还来不及反应过来,也来不及躲开,突然一股不明的液体射入她的口中,令她差点噎到。

「你——」她连忙吐出来,却没有见到任何东西。

奇怪……可是她明明就有感觉到有东西啊!

她忘了鬼是没有所谓的津ye的。

「我——」

「不可以。」

他不让她吐出来,一手捏住她的下巴,坏坏的说:「吞下去。」

什么?!格格一双美眸睁得老大。

她原本想要拒绝,但是这个恶劣的男人竟然捏著她的鼻子令她没有办法呼吸,不得不吞下他的东西,然後用嘴巴呼吸。

见到她吞下去了,他才满意的放开她。

「这样才乖嘛!」

格格用力的推开他,气愤的指责,「你太过分了!」

说完她便想要离开,却被他更快的抓祝

「怎么,生气了?」

「你欺负人!」

「我承认我有些过分,但是我很喜欢你这样对我。你要知道,这样对男人来说是很棒的,就像爱抚对女人来说也是很重要的。」

「我不要听!你让我走!」

想到他把自己当成了泄欲的工具,格格的心里就有种想哭的冲动。

而委屈的泪水也真的无声无息的滚落她的脸庞,令雷浚吓了一大跳。

「怎么哭了?」

「不要你管!」她像个耍脾气的小女孩,用力挥掉他的手。

但是他拒绝让她这样气他。

「不要哭了。我会好好补偿你的,好不好?」

他的手覆在她丰满圆润的酥胸上,她的乳尖马上敏感的在他的手掌心下变硬凸出。

「不要碰我——」

「嘘!乖……闭上双眼好好的享受,感受一下我是怎样的疼你。」

像是要讨好她似的,他的唇热切又不失温柔的含住其中一只颤抖的乳尖,深深的吸吮著。

他另一手也同时揉搓著她另一边的ru房,乳尖的触感及充满弹性的感觉一直透过他的手掌传过来,不断撩拨著他体内狂乱的ji qing。

「格格——」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少女体香更是激起了他的兴奋感。

在他那充满占有欲的大手为她带来前所未有的欢愉时,她心中那份纤细无助的女性本能也被他的男性霸道一步步的侵略著,好像下一秒她就会属於他,再也不属於自己了。

「不要——」格格双手想要推开他,但是被刺激的敏感带却令她的呼吸

开始显得凌乱。

不行!上官格格,你要争气一点!

你怎么可以简简单单就屈服在这个坏男人的淫威之下?你要有尊严一点!

可是——

雷浚的唇舌如掠夺者来回在她敏感的双ru之间吸吮舔弄著,直到她的ru房都沾染了他的唾液为止。

「嗯——不要这样——」她娇喘地回应他,显然是为他的挑逗而感到欲火焚身。

雷浚满意的在她胸前来回的游移吸吮,有时还用齿尖轻咬她的乳尖,有时像个贪婪的小孩、有时又像个饥渴的男人的爱抚著眼前娇嫩可爱的少女。

「不要这样,我不想你碰我——」她想阻止他那不安分的手在她的身上游移。

她发出了娇艳的申吟,因为他正用牙齿轻嚿著她凸起的乳尖;她身子不停的摩擦著他让他的下身迅速的变硬肿大——

不理会她的抗议,他一口封住她的唇。

他从她的嘴吻向了她的鼻子,又吻上额头及太阳穴,然後才落在她小巧又敏感的耳畔,邪肆的的牙齿咬著她的耳垂。

「雷浚!」她娇喘的呼唤他的名字。

「喜欢吗?」

他在她的耳畔轻语,宛如邪恶的蛇诱惑著夏娃偷尝禁果。

「不要,我们不可以再做——」她小手用力的抵著他的胸膛。

「不行?可是你也想要对不对?」

「我才没有!」她红著脸反驳。

「是吗?那为什么你已经湿了?」男人的手指突然滑入湿润的蜜洞内,

令她倒抽了一口气。

「色狼!」她羞红脸想要将他的手抽出,却反而更逼他故意在里面抽cha起来。

「你的胸部就像成熟的水果一样诱人,那粉红色的小顶点更是令人想要咬一口……」

「不要——」他那样露骨的话竟然不可思议的挑起了她的欲火。

此刻她雪白温暖的身子无力的瘫软在他的怀中,她光滑细致的肌肤更像上等的丝绸一样好摸。

「白皙无瑕的身体,丰挺诱人的ru房,不盈一握的细腰,修长匀称的玉腿……格格,你是天生要来折磨男人的尤物,却又是那样的羞涩、可爱。」

格格想要开口却怎么也做不到。怎么这样自大的男人所说出的甜言蜜语却令她的心像失控的小鹿一样蹦蹦跳著引

「不——别这样——」

她转过头想要让自己的脑袋冷静一点,但是他却用手捏著她的下巴,不允许她移动半分。他低下头深深的吻著她,直到她发出了难耐的申吟,他才满意的离开她的唇。

初尝情欲的她完全无法抗拒他如狂烈的飓风般带给她的快乐,只觉得自己的身子跟脑子都无法思考,只能任由他摆布。

「喜欢我这样对你吗?」他不停逗弄她,好像她是他爱极的宠物一样的揽入怀中任意的蹂躏。

「你——住手!不要这样子——」她娇喘吁吁的说著,拚命想要压抑住吟叫的冲动,不让自己在他的面前丢脸。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