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四月 > 《恶男缠身》
返回书目

《恶男缠身》

第八章

作者:四月

格格抬起泪汪汪的大眼瞪著眼前脸色冰冷的男人,那双愤怒的黑眸盯著她时,令她有种从脚底凉到脊椎的恐惧感。

「你给我出来!」

她的身子又往里面缩,「不要。」

「出来!」

「不要!」

她还来不及反应过来,他已经一把街上来捉住她的手臂,另一手将她小巧易碎的下巴捏祝

「不准躲著我!」

强忍住的泪水又再次自她的脸颊滑落。「你伤了我的心了……」

她的口气交织著害怕、伤心及沮丧,无力的啜泣声自她的口中溜出。

雷浚阴沉的五官纠结著困惑及情欲,黝黑的眸子在她的泪水上游移著,像是情人温柔的抚摸。

「放我走,我不是你真正想要的……」她叫著,声音裏掺著一丝哽咽。

「如果你真的期望我会相信你说的话——」他低沉而粗嗄的说,「那你显然是把我当成死人了。」

「你本来就已经——」

毫无预警的,他在她的唇上落下一个深深的吻。

格格先是愣了一下,然後立刻开始挣扎,但他只是更加用力的将她紧紧的锁在怀里。

「不……」她想抬手推开他,却一点力也使不上。

到最後,她的反抗终究抵抗不了他的坚持,而在他的吻之下渐渐的融化。她不再反抗他,甚至开始回吻他。

他发出一记低吟,一只手臂环著她的肩膀,让这个吻更加深入。

他已经融化了她,证明她是抗拒不了他的——不管他是人还是鬼,她都不可以拒绝他。

女人应该要乖乖听男人的话,这样才会得到男人的疼爱。

他已经成功了,应该放开她了。

但……

她的唇好柔、好软,玫瑰般的唇办颤抖地为他开启,他饥渴的探舌入内,贪婪的品尝著她。依依不舍的离开她,他凝视著她通红的脸颊,ji qing未褪的她美丽又可爱。

在月光的照射下,她像个需要爱的女神。红肿的唇,散乱的头发,迷蒙的双眼,像在等待。

等待一个男人来占有她、疼爱她,令她如一朵初绽的玫瑰,散出最迷人的风情。

但是他不能继续下去,尽管他的脑海 裹已经快把她剥光,然後放任自己深深的埋入她的身体……

她是如此的脆弱,彷佛经不起任何打击。

在他的心中,她应该是受到尊重、疼爱的,不是当成泄欲的工具。

「格格,对不起,我也不知道怎么搞的,一遇到你,我就像个不讲理的大色狼,一点都不像我认识的自己。」他双手捧住她的脸蛋,「不过我可以明白的告诉你,如果让你再次出现在我的面前,不管我是生或是死,我都会选择你。」

「为什么?」

因为你那双含泪的眼眸瞅著我的时候,令我变成了个无法思考、只会脸红心跳的笨男人。

因为你那温暖的体温及淡淡的女人香不断的撩起我的兽性,令我变成了一个专吃小女孩的大色狼……

也许真正的原因是他深受她吸引,陷入无法自拔的迷惘之中。

他知道自己终究会爱上这个女孩的。

雷浚想抽身离开,却被她的手捉祝

「你还没有跟我说为什么。」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她突然啜泣一声,哽咽的说:「我以前喜欢一个男生,有一天他来找我,要我当他的女朋友,我当时好高兴、好快乐,以为自己的等待老天爷都听到了,所以愿意成全我,我以为自己到天堂了,可是……」

「说下去。」

「那天我先下课,想去找他,给他个惊喜,没想到他竟然跟另一个女人在床上,我当时整个人如坠入地狱一般,什么都无法想,只听到他在那个女人面前笑。」

「笑什么?」

她突然失控的扑上去抱住他,像个被欺侮的小女孩一样在他的胸口抽抽噎噎的说:「他说我一点女人味也没有,说吻我不如去亲冰箱,还说我的身材一点也不好,还自以为处女有多了不起,说他最讨厌笨处女……如果不是因为我那么喜欢他的样子很笨,他也不会同情我……」

她说到最後,索性放声大哭。

雷浚心疼不已的抱著她,「格格,他不值得你为他掉一滴眼泪。不懂得珍惜你的人都该死!」

她噙著泪望著他,「所以你就可以糟蹋我?」

她想推开他,但他却不依。

「我没有存心想糟蹋你,只是我希望你可以看到我,我别无选择……」

「不要说了—你和那个男生都一样,坏蛋!」她心碎的打著他。

「该死的!上官格格,我和他不同!」

「你走开!我不要你,不要……」

「可是我要。」

话一说完,他重重的吻她,吻得她喘息不已。

他的手用力揉捏著她的胸,拇指不断的挑逗她粉红色的乳尖。

「你——住手!」

她突然像只撒泼的小野猫般不断的挣扎反抗著,二十年来,她初次感受到这般强烈的愤怒。

她再也无法控制,只清楚的感受到怒气不断冲击著她全身,令她快要无法呼吸,直想疯狂的尖叫出声。

「住手!」

雷浚用尽了吃奶的力量才得以抓住眼前这个娇小的女子。没想到她个子娇小,凶起来也是令一个大男人招架不住的。

「放开我!放开我!」她不断的捶打著他,像是要把自己所承受的伤痛全都在此时此刻发泄出来。

「你就是因为这样固执才会被抛弃的!」他被怒气冲昏了头,口不择言。

她的泪水来不及收的往下坠,像是收不住自己委屈已久的感情。

「你说的没有错,所以我活该被抛弃……那我求求你饶过我好不好?」

他并没有回答,只是表情凝重的看著泪涟涟的她,黝黑的眼眸闪著令人不解的光芒。

她哭著推开他,转身想要离开,但被他更快一步的捉住,用力的拥入怀中。

「放开……」

他的唇吻住她的,逭次没有强硬的需求,只有温暖的抚弄。不理会她的挣扎及反抗,他执意要用最深切的吻,吻到她屈服。

而她也真的屈服了。

被他那样紧紧的拥在怀中更令她脆弱可怜的情感无法掩饰,彻底的崩溃。

她无法再反抗,只能颤抖著身体无力的承接他那霸道专制的唇。

过去的伤痕仍然令她感到疼痛,但那只是自尊心受伤;如今唯一有力量伤害她的却是这个霸道的吻著她的男人。

可悲的是——他并不属於这个人间。

雷浚将她拥得更紧,吻她就像呼吸一样自然,却又不可缺少,而她的回应更令他感到心疼及怜惜。

「告诉我你想要什么,我都会给你。」他在她的耳畔喃喃低语。

「求求你——放我走。」

「什么?」她的要求令他的心中升起了一股受伤的感觉。

「想都别想!」、

他宛如一头受了伤而发怒的狮子,狠狠的覆上她的唇。他要她的心中、脑海中,每一分一秒就只有他的存在。

格格的心一片混乱,她可以感觉到自己体内那个为爱而不知所措、无技可施的灵魂也在痛苦著,可是她渴望得到他的疼爱时,她发现她的心就越来越痛。

她现在的每一个呼吸都混合著两人的气息,令她无法忽略,无法忘记。

他的吻是那样狂烈,彷佛要将所有的爱及迷恋全都烙印在她的心、她的灵魂中,永远也忘不掉……

他在她的脸上及颈项落下无数个粗暴、饥渴又狂烈的吻。

如果她还想在他的面前保留一点自尊心的话,就应该逃离他、拒绝他。

「求求你,放过我……」

在强烈的心慌意乱中,他的吻仍能唤醒她体内女性天生的ji qing。

「不—太迟了,我已经无法放开你了。」

她将头埋在他的胸前,没有再开口,而他也没有说话。

沉默在两人之间冰冷的散开来,他凝视著不知名的前方,却不能无视怀中人儿微颤抖的身子。

她在哭!

格格心碎的想著,她再次屈服在他的拥抱下,那她将来又该如何勇敢的面对他,而不让自己任由他伤害?

突然,他磁性低沉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

「去睡吧,今晚我不会再打扰你了。」

他转身缓缓的消失在夜色中,彷佛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似的。

呆在原地的格格泪水仍是止不住的滚落,但这次的泪水却是为了他的离开。

他已经离开了,至少今晚不会再来骚扰她了,她不是应该要高兴吗?

她静静的等著一丝一毫的喜悦降临心房,但是——

只有无止尽的失落感包围著她矛盾的少女心。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雷浚!」

一声害怕的哭叫声令刚从外面回来的男人心头猛然的跳了一下。

格格?!

他迅速的穿越重重的墙壁来到了房裹,不断的寻找著她。

如果有谁敢动她一根寒毛的话,他会像整刚才那个笨男人一样,整得他生不如死!

就在他出现在房中,准备把可能出现在面前的歹徒给扔出去时,却被眼前的一幕给愣住了。

只见一只吉娃娃正热情的流著口水想爬到她的脸上,而格格却见不到吉娃娃。

她以为自己又受到其他可怕的恶鬼攻击。

「贱狗,你给我下来!」

他街上前一把扯住吉娃娃的小短腿,却被它反头就是一咬。

「该死!」

「雷浚,救命啊!」

听到她的求救,他再被咬上一百口也要快点救人。

他逭次用双手扯住贱狗的耳朵,将它的狗身整个拎起,准备再如法炮制的往窗口丢时,却被格格阻止了。

「等一下,雷浚,你捉的不会是狗吧?」

「没错,是一只贱狗。」

他一手准备把手中的麻烦丢出去时,格格一手捉住他的手。

「等一下。」

「不用等了,我先解决它再说。」

这贱狗竟然趁他不在的时候进来骚扰她引他早就说过她是他的,不准它妄想!

「雷浚,它只不过是一只可怜的……什么品种?」

「吉娃娃吧?满丑的。」他皱著鼻把手中的狗转了一圈。

格格原本吓得苍白的脸一下子如乌云拨日,整张脸都亮了起来。

「我从小就希望可以养一只吉娃娃……给我!给我抱一下。」她伸出双手开心的向他要小狗来抱。

雷浚跟手中原本挣扎不休的狗都愣住了,像是见到椅子在走路一样的定住不动。

不知多久之後,雷浚的目光又落在眼前的贱狗身上。

那张狗脸上有著得意洋洋的笑容。

想也不想,他再一次一脚将它踹得更远,最好让它一去不回头。

无人的街道上再次传来狗狗的哀号声,听起来凄凄惨惨——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