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四月 > 《恶男缠身》
返回书目

《恶男缠身》

第九章

作者:四月

「雷浚,你干什么?」

格格嘟起嘴,一张小脸气鼓鼓的瞪著他。

「你要抱的,可以抱的,允许抱的,只有我一个。」

他走到她身边将她拥入怀裹,那样充满占有欲的动作却自然的像是每天都做一漾。

他亲吻她的太阳穴,将她紧裹在自己的臂弯之中。「你刚才有没有吓坏了?」

「有一点。」她像只受宠的猫咪依偎在他的胸膛。

唉!这一定会成为习惯的。格格想著。

不过被人这样的保护著、宠爱著的滋味却是很好的。

「下次我一定把它大卸八块,替你出口气。」

格格笑开了,「它跟你一样,已经挂了。」

一说到死亡,他俊美的脸庞不再有以往的自在,反而似多了些忧郁。

格格虽不明白他在忧愁些什么,但是也感到一丝不对劲。

「你没事吧?」

他的乎捧住她的脸,静静的凝视著她如夜星般耀眼的眸子。

「你还气我吗?」

她没有回答,但是表情已经泄漏了答宰——她已经不气他了。

经过昨晚一个人孤孤单单的睡,她才赫然发现自己已经习惯有他抱著才可以安心的睡著。

「你去哪里了?害我都找不到你。」她的语气像极了埋怨丈夫的小妻子;她没有听出来,他却了然於心。

「我去替你报仇。」

「报仇?!」

「对啊!我半夜去拉那个欺负你的男生的脚,吓得他都尿裤子了。」她眼睛睁得好大,「不会吧?你好恶劣喔!」

「还好啦!」

「不过——」她坏坏的一笑,「我爱死了。」

见到她如阳光的笑容时,他才发现自己有多么喜欢见到她的笑容。

突然,他的表情变得严肃正经,令她也不敢再嘻笑,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无辜的望著他。

「我这样替你报仇,你有没有很感动?」

「有蔼」

事实上是超感动的。一直以来她都没有勇气去找那个臭男生理论,也不敢让其他人知道这糗事,就怕会被人笑软弱。

如今有个人为了她去整那个负心汉,她的心里流过了一股暖流。

「那要不要报答我?」

「怎么报答?」

「吻我。我希望再尝一次你的味道。」

像是被催眠似的,她柔顺的抬起头,闭上双眼吻著他。

她从没有想过自己也会有吻男人的一天,而且还是个帅得令人想尖叫的男人。

尽管他是鬼魂,却是她见过最帅的鬼。

「我们不应该这样的……」她喃喃地说,双手却舍不得自他的胸膛离开。

「没错。不过已经来不及了,也阻止不了了,对不对?」他呼吸急促的说,粗大的手掌在她的身上抚摸著。

没错!她的理智不断的告诉她不可以再沉沦下去,但是她的身体却已经背叛了她的理智。

她又再次感觉到那种被火烧的感觉了。在恍恍惚惚的情况下,她隐约的感觉他的手把她的衣服解开,一手温柔的握住她的ru房。

「嗯……」她昂著头闷哼一声,神经末梢似被电击一样。

「格格,你真是我的克星。」

「不,你的克星是牛头马面。」

他猛然震了一下,那双黑眸不可置信的瞪著她,而格格也一脸无辜的望著他,红咚咚的脸蛋布满了未褪的ji qing。

「我说错了吗?」

他并没有回答,因为此刻的她诱人得足以把一切都先抛到哪後,先好好的占有她再说。

池将她推倒在床上,热切的爱抚她的胸部,直到掌心感受到那敏感的小乳尖变得硬挺、凸出。

「雷浚,我说错了吗?」她喘吁吁的问。

「格格,在床上要专心。」他声音嘶哑的命令著。

「可是……」

她所有的疑问全都被一个饥渴又专制的吻给打散了。

「你——」她想说话,却被他抱得更紧。

他在她的唇、颈项、雪白的肌肤上落下如雨般的吻,令她的理智逐渐的远离。

「答应我,不要离开我。」

他声音中的ji qing及关切化做一股暖流滑遇她的心。

他的手覆上了她迷人的胸部,邪恣又磨人的揉捏、搓扯著,他的爱抚及话语化做一股强烈的火焰逐渐融化她的理智及思考力——

「我想要你,想到我的心都痛了!」

「我不相信!」她才不会像个无知的小女孩一样,轻易就被一个男人的甜言蜜语所欺骗。

「你不相信我?」

「你教我如何相信你——啊!你要做什么?碍…」

他用行动代替了回答。他低下头含著她颤动的小乳尖,一次又一次的用舌尖挑逗著,轻咬、拉扯著,大手轻揉著她那两座迷人滑嫩的玉峰,对著那片雪白又舔又吸的,执意要挑动她体内少女羞涩又热情的欲火。

「蔼—不要——」她的身子宛如著火一样在他的怀中无助不安的蠕动,更加热了他已经紧绷的身子。

她想推开他,双手却情不自禁的将他的头更往自己的身体贴近。

「雷浚——」她扬著头,樱红的唇溢出诱人的呼唤。

「我爱极了你这样喊我。」

他舌尖肆意在她小乳尖四周的红晕游走著,引得她忍不住的柔声申吟。

「蔼—嗯——」她强咬住下唇,想要压下那羞人的申吟,但仍然会有一些轻吟从她的口中逸出。

「我会让你很舒服的,你不要害羞,想叫就叫出来。」

一不——嗯……」她开口想要拒绝他那全然霸气的侵入,却反而娇叫出心中阵阵的狂喜。

他望著她半闭的星眸,美丽的俏脸上泛著因为ji qing而浮起的粉红,销魂的媚态让他忍耐不住对她强烈的欲望。

他又狂烈的吻著她,侵入她身上的每一个地方,清清楚楚的宣示她是他的女人。

「雷浚,我要——」她无意识的呼喊著他的名字。

「你要什麽?告诉我!」

她闭上眼,感受到他轻柔的碰触如火焰一般令她全身发热,心跳有如狂浪一般高chao起伏。

「爱我……求求你,我受不了了——」

她再也无法承受他的舌尖及大手那样肆意却温柔的逗弄著她发热红肿的乳尖,阵阵的快感迅速的泛滥在她的每一个细胞,令她又想起在他怀中有过的狂喜。

「我的爱,我是那么渴望……你好美……」他沙哑的喃喃著。

他的唇缓缓的从她的胸依依不舍的离开,沿著她光滑平坦的小腹落下了无数的吻,来到了她迷人的三角地带……

他分开她的双腿,用火热的舌尖轻触她敏感湿润的小核,舔吮著她,用温柔却又亲密的吻对待她……

「不——好羞!你不要——碍…」她想要夹紧腿逃开他那甜蜜又羞人的折磨,但出口的却只有一声声柔媚又销魂的申吟,她全身瘫软在他的吻之下。

「不要再折磨我了,给我……蔼—」她申吟哀求著。尽管对自己如此yin荡的叫声感到羞耻,可是欲望仍令她不由自主的哀求著他。

他脱下自己的衣服,并再次将她雪白妖媚的身子揽人怀中,将她的玉腿再次张开,让自己早已紧绷的巨大顶在她早已被爱ye弄湿的小x前,用力一挺,深深的冲入了她的体内。

「啊!好烫——」

格格闭上双眼,深深的感受他在她体内时那种充实又满足的感觉。

他开始在她的体内律动起来,一次比一次还要猛烈的摩擦抽送令她感到阵阵的熟浪袭来,让她的娇躯忍不住更加的拱向他……

「蔼—爱我——嗯……」

她恍恍惚惚的承受著他的街刺,他那样坚定又勇猛的占有著她,一次又一次……

她无法再忽视他的存在。他是她第一个男人,相信也将是最後一个。

她根本就无法想像跟其他男人在一起是怎样的情况。

她缓缓张开眼,发现他的目光充满炽热及渴望的凝视著她,就如他当初那般霸道的占有她的身子一般,想要用他那双火焰般的黑眸诱惑她坠向欲望的深渊之中,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荡妇。

但她却将只属於他一人所有。

她伸出手紧紧的抱住他的肩,放任自己的欲望随著他奔驰,随他飘向极乐的云端。

她知道自己再也回不到以前的模样了!

再也没有办法了。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ji qing过後,格格像只满足的小猫咪依偎在他的怀中,昨晚不见的睡神又回到她的身上。

他果然有安睡的功能。

「下次你不可以再那样不声不响的离开,让我都找不到你。」她一字一句的仔细交代。

「你已经像个爱吃醋的情人在注意我的行踪了。」他将被子拉起来,小心翼翼的盖住她,免得她著凉了。

格格贴著他的胸口打了个呵欠。「谁说我是在吃醋?就算我再怎麽喜欢你也没办法,人跟鬼是不同世界的——」

她话都没说完便被他一手捏住下巴,「你再说一遍。」

他是重听吗?都靠这么近说话了,他还没听到?

「人跟鬼是不同世界的。」

「不是,再往前那一句。」

「往前?」

她仰著脸看著他温柔的眼睛,失去运转的思考力渐渐回来,脸上缓缓露出一抹红潮。

「我忘了。」她不自在的回答。

「你说你喜欢我。」

她的头更低,只差没有将自己的脸埋入他的胸前。

「我没有说过这一句。」她矢口否认。

「你有。」

「我没有。」

「你有。」他固执的说。

喔!这男人!

「你是不是想跟我争到天亮?」

「如果你承认你喜欢我的话就不用。」

言下之意就是如果她想好好的睡觉,就必须跟他来一掣非常告白」了。

哼!她也是有个性的。

「好啊!反正一个晚上没睡也没差。」她得意洋洋的说,那模样好可爱。

「是吗?」俊美的脸缓缓勾起一抹不怀好意的笑。「那你一定不会介意咱们再来一次吧?」

「不要……啊!」

她痛叫一声,只感到他用力一挺,狠狠的占有她紧密的蜜x。

「你夹得我好紧!好舒服……」他的声音沙哑,仿佛是饥渴已久的野兽终於得到了渴望已久的满足。

「不要——住手——」

他开始在她窄小紧密的甬道中猛烈的抽送起来,恣意的享受著眼前这具百尝不厌倦的少女rou体。

甜美、诱人。

他的手抚摸著她雪嫩的胸部,手指拉扯、挑逗著那敏感的乳尖,令她的身子可以多分泌出蜜ye来滋润,减轻他如野兽般的进攻她娇嫩的小x……

格格娇小的身子却阻止不了他,只能本能的抱紧他,任由身子随著他的抽送而晃动著。

「嗯——」

她紧咬住下唇才勉强自己不要因为这阵阵的快感而叫出令人羞愧的申吟。

但是紧抱住他的手臂,手指却深陷他的肌肤之中,显示出她身体强烈的反应——

「慢一点——我快要喘不过气……轻一点——」

她声声娇媚的哀求声彻底的引起了他身为男人的征服欲。

「感觉很舒服吧?」

他的双手逗弄著她因摆动身子而晃动的可爱嫩乳。

明白她已经可以享受情欲之火燃烧著全身时的快感,他更加放心的加快自己的动作,好好的享受著她美丽的蜜x所带来的销魂快感。

「想叫就叫出来吧!」

他在她的耳畔轻语,并用牙齿轻嚿著她小巧的耳垂,引起她不由自主的一声轻吟。

「蔼—」

「对!就是这样叫,我会很喜欢的。」

他在她的唇上低喃著,声音如诱人性感的魔咒,一步步的引诱著她坠入罪恶的深渊,让她无法自拔!

而一旦如此,她就再也没有抑制能力的逸出了一声声无力却娇媚的申吟。

「啊碍…我受不了了……」

她无力的摇晃著头,美丽的秀发在空中画出了美丽的弧度,再散落在他的手臂上。

这样无意识的动作让他的情火燃烧得更加的狂烈。

「你真是好可爱!」

他对她真是又爱又怜,想要把她当成宝贝来疼,却又渴望像野兽一样的尽情蹂躏。

「住手——你——碍…」

格格快要透不过气来,只能随著他有力又狂野的街刺而发出一声声可爱又销魂的娇吟。

他双眼迷恋的望著身下娇媚的女子,看著她迷眩梦幻的眼神,ji qing在她粉嫩的脸颊留下了红艳的色彩,樱桃般的小口发出令人心神荡漾的浪叫,更加令他感到兴奋。

「雷浚——」

「喜欢吗?只有你才有这样的荣幸,让我这样好好的疼爱。」

他在她的唇上落下一个火热的吻,并用轻咬著她的下唇。

「你这个大沙猪!可恶——」她气若游丝的说著。

她想要反抗,却使不上一点力气。

她现在只感到自己就像个无法自主的洋娃娃一样任由他在自己体内冲刺,她却只能被那强大的欢愉弄得透不过气来。

「我承认我是有点大男人主义,但是也只有对我所重视的女人才会如此。」

这样叫做有一点?那如果有很多点的话,她不就要做到死为止?

当她感觉到他速度不断的加快,一次比一次的抽送更加猛烈及深入,她隐约猜到他也要达到高chao了。

「格格——」他发出如野兽般的低吼。

「蔼—」

「抱紧我!」

就在同时,他将她更用力的拉向自己,让自己顶向她体内最深处,伴随著一声低吼,他颤抖著身子将火热的滚烫毫无保留的射入她的花心之中……

「碍…好烫——」

突如其来的滚烫让她又再次达到了高chao,她因ji qing而泛出迷人红色的娇躯颤抖著。

「不行了……」她红嫩的樱桃小口中轻吐出甜美的喘息。

他伸出手将她搂在怀中,她紧闭著双眸,柔弱的样子令人看了想要怜爱她一辈子。

躺在凌乱的床褥闾,她是那样的秀色可餐……

他情不自禁的在她脸上落下一个怜惜的吻。

上官格格,遣辈子你将只属於我一个人的!

没有人可以从他的手中将她夺走。

就算他是个鬼,他也要她当他的鬼新娘!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今天台南的天空有些阴暗,不太符合南www.ysb88.com热情的天气。

在一处规模不算小的神坛面前,三个年轻人正跟一个老头子喝著茶。

「他要求你嫁给他?那不就是要当鬼新娘?」阿林跳起来大叫,连一边的小玲也讶异的张开口无话可说。

相形之下,反而是阿林的爷爷比较冷静。他点点头,喝了一口老人茶。

「我一看就知道了。」

「爷爷,有没有方法可以摆脱恶鬼的追缠啊?」阿林问著。

一大早格格就说想见爷爷一面,有重要的事情要请教爷爷,所以他才会开著车带著脸色不太好的格格及担心的小玲过来。

所谓重要的事情就是雷浚要求格格嫁给他。

虽然格格是很喜欢他,但是遇到生死关头,她的心里仍然不免有些困惑及迟疑。

「对啊!难怪格格越来越瘦,一定是被吸了阳气。这样下去的话,她一定会死的。」小玲也著急的说著。

林爷爷皱皱的脸朝向格格,「丫头,你跟他有段前缘未了,所以他才会第一眼就想要你。如果想逼他去投胎,就必须让他回到十年前再死一次,不然他终究有一天会抵不过私心,将你一起拖下去陪他,当他的鬼新娘。」

话一出口,站在格格身边的两人差点昏过去。

「那怎么办?」

「要不要学那种电影上面的方法到她家里去收鬼,不然就准备黑狗血

「阿林埃」

「爷爷,什么事要交代?」他一向最听爷爷的话了。

「把你的女朋友带走,她有点吵。」

「我的女朋友?」

阿林愣了一下,而小玲也不断的找寻是哪个瞎了眼的女生竟然会喜欢这个贱男人。

当她发现林爷爷的目光始终落在她的身上时,她的脸都绿了。

不会吧引难不成林爷爷误会了些什么?

「爷爷,你误会了,我不是这个贱男人的女朋友——」

「范小玲,住口!」

「不行!我还想有人追,不可以让你破坏我的名誉。爷爷,我跟你说——」

「闭嘴啦!走,我带你去吃冰。」

阿林涨红著脸,二话不说就将争辩不休的小玲给拉走了。

等到现场剩下格格及林爷爷的时候,林爷爷开口问著,「你的想法呢?」

「我不知道……」不过她也不想离开他的身边。

在这个面临抉择的关键时刻,格格才发现自己已经很在乎他了。

不管他是人还是鬼,她就已经将他当成她的男朋友了。只不过要当他的女朋友,要付出很大的代价——

她宝贵的生命。

说不害怕、不担心是不可能的;她对生命还是充满期待,她还不想死。

「但是他也没有说一定会死的,对不对?」她仍然怀抱著一线的希望。

「我说过,人鬼殊途,就算他没有心害你,但是太强烈的阴气仍会要了你的命。」

「那怎么办?」

「只有一个方法。」

只见林爷爷起身慢条斯理的走到里面去,一会儿又晃出来,将手中的红包袋交到她的手中。

「爷爷,过年还没有到,不要那么客气了。」格格不好意思的说著。

都这么大了还在领红包,真是有点害羞。

「我并没有客气!」

林爷爷差点昏过去。她还以为他是要包红包给她的吗?真是想太多!

「喔!对不起。」

她的脸一定红得像猴子屁股。好丢脸——

「这里面有一道符咒,当他跟你纠缠不清之後,一定会有精气不足的现象,这个时候就将这个符咒贴在他的额头上,这样他就会回到他应该去的地方,不会再来纠缠你了。」

格格接过来,那个红包袋很轻,但是她心里却是沉甸甸的。

「我不确定——也许他不会这样害我——」

见到她犹豫的表情,林爷爷语重心长的说:「小丫头,你还有美好的未来,人鬼殊途,不要强求才好。先拿著这张符,至少紧要关头它还可以保护你。」

她知道他们是不同世界的人,但是心里仍浮上一阵强烈的不舍。

一想到自己以後都见不到他,她就不由自主有种放声大哭的街动。

林爷爷怎么会看不出眼前这个小丫头已经陷入了爱情的网里;就算对方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她的心里仍然产生了悸动。

看来要铲除的不光是眼前无形的鬼魂,还有深埋在她心里的爱意。

他伸手拍拍格格的头,语重心长的说道:「去吧!决定权在你的手中,去跟他见最後一面,做个了结吧。」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