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四月 > 《恶男缠身》
返回书目

《恶男缠身》

第十章

作者:四月

最後一面引

做个了结?!

说起来是如此容易,要做起来却是很难。

格格站在别墅外面,一颗心旁徨不安。

她手中紧紧的握著那个红包袋,深吸了一口气才一步步的走进去。

「我回来了。」

黑压压的屋子里并没有她想见的人,她小心翼翼的将红包袋放在桌子上,心想著希望都不要有用到这张符的时候。她才想要转身去找他,却感觉到背後一阵凉意。

「你终於回来了。」

阴冷的声音带著可怕的寒意,令格格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

她还没有搞清楚是怎么回事,就被一双有力的手臂整个人抱起来。

「啊!」她惊叫了一声,娇小的身子便被推到沙发上。

「雷浚!你——」

她想要开口,却反而让他的唇霸道的覆上,火热的舌恣意的搜寻著她甜美的唇,像是一只极度渴望的野兽。

「你去了太久,我等到生气了。」他像个生气的小男孩一样对她埋怨。

「你有没有搞错?我才不过出去一天,又不是一个月!」

「不管!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我们已经三秋没见了,所以我要你好好的补偿我。」

她想推开他,却被他更深切的吻,吻到天旋地转,理智又离她而去。

「不要这样——」

「格格,我好喜欢你这又羞又怯的模样,好可爱……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人比你更能让我心动了。」他沙哑的声音在她耳畔不断的低语,像是爱人最甜蜜的情话。

他的手不知不觉中就将她身上的衣扣给解开了,露出了她白皙无瑕的酥胸。

曲线完美的双ru娇挺空中,两朵粉红色的小花蕊在他的注视下微微的战栗著,像是想要人怜爱的小花。

「嫁给我,我会好好的爱你的。」

格格闭著双眼,难以克制情欲的爆炸,整个人像是要融化在他的爱抚之下。

「我需要时间,你不要逼我。」

「好!我不逼你。不过我希望你不要考虑太久,我等不及……」

「吻我。」格格为了转移他的注意力,双手娇媚的环住他的脖子,轻声的要求。

他当然是乐意的接受了,低下头给她一个缠绵又热切的吻。

「雷溶——」她喃喃的唤著。

「你的身体就像是白色的丝缎做成的,没有人可以碰触,只有我。一

「你霸道!」她羞红著脸喘吁吁的说。

「我是霸道,因为我不希望这么纯白漂亮的身体被其他的人碰过,这样子就会像是染上污点一样。」他大手在她娇嫩的ru房上用一种缓慢却令人无法承受的力道揉捏著。

「胡说八道!」她娇嗲的轻斥一声。

见到她娇媚可爱的模样,雷浚再也没有办法控制心中的情欲,炙熟的欲火像是澎湃的洪水一下子泛滥开来。

他将娇小的她放倒在沙发上,然後像是恶虎擒羊,双手捧住她的ru房,低下头像个贪婪的野兽一样深深的吸吮著。

她的同体柔软似海绵,在他口中的小乳尖也缓缓的突出,变得敏感又坚硬。

「不要这檬——我有话要跟你说……」

「好埃不过要先让我好好的享受过你。」

「雷溶——啊!」她整个人像是被电到一样的惊叫著。

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他那邪恶的手指深深的滑入了湿滑的蜜x当中。

「你好紧啊!」

修长的手指陷在里面,紧紧的受到柔软内壁的包围,还隐隐的感受到一阵阵销魂的吸吮轻夹。

「不要这样——」格格的声音因为欢愉而显得有些沙哑,甜美的快感不断从他缓缓抽动手指的动作传来,像是平静的水面被投入石头一样泛出悸动的涟漪,不断的扩散开来。

像是不想要轻易放过她似的,雷浚的手不断在那紧密的小x中抽送律动著,还用牙齿在那泛红的小乳尖上轻嚿。

「蔼—痛!不要这样——」她本能的想要躲开,但是含住她乳尖的唇却是不肯轻易的松口。

在这样双重的刺激之下,炙熟的爱ye缓缓的从他的指尖滴落,沾染了他的手指及沙发。

「雷浚,不要这样——每次都这样欺负我——」她快要喘不过气来了。

「我怎麽会舍得欺负你?我爱你都来不及了。」说完他便在她红艳的唇上印上一吻。

啊!好温暖,有种令人想哭的感动……格格闭上双眼想著。

她双于也情不自禁的环上他的颈项,盈盈的大眼含羞带怯的凝视著他俊美的脸庞。

此时的她脸上布满了ji qing的痕迹,看起来更加的令人心跳脸儿红。

「你骗人。」

只见他性感的唇缓缓的勾起一抹笑。

「我骗人?不!我可以证明我的话。」

说完,他将她抱起来,要她背对著他,雪白有弹性的小屁股高高的翘起,他的大手紧紧的握住她纤细的腰。

「等一下!不要——」她倒抽了一口气。

来不及阻止了,他的手指已经将她双腿间的花办拨开,并且舌头深入吸吮著。

「雷浚?不要——」她羞红著脸想要逃避他邪恶的挑逗,但是他的双手用力的固定著她,不让她有机会移动。

贪婪的舌头侵入蜜x的最深处,像只饥渴的野兽不断的汲取甘美的蜜汁。

她的花办内发出淫亵蜜ye的声音在房间不停的回响,带著一种暧昧的气氛。

她就像是被淫兽舔弄的小猎物一样,一点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不要——住手——」一次比一次更加深入的刺激令她觉得自己的下半部都要融化在他的舔弄吸吮下。

「你都已经湿了,还不想要?」

「不要——」她无意识的猛摇头,嘴里难受的娇喘著。

「口是心非的小女人。该受惩罚!」

像要真是惩罚她的口是心非,雷浚将自己早已蓄势待发的坚挺释放出来。

「接受我的惩罚!来,屁股抬高一点。」

「不要——」

但是他哪里会理会她的哀求,手里握住自己,然後抵在那紧密的小x前,一寸一寸的往那销魂的蜜源侵入。

当他完完全全的进入她时,格格感受到他的巨大几乎快要撑破她的身体。

「好烫——」她闭著双眼,香喘吁吁的说著。

「你的里面好温暖,包得我好紧——」他紧握著她纤细的腰,不断的狂油猛送。

「蔼—」格格力的摇晃著头,整个人徘徊在不断涌上来的高chao里,享受著飘飘欲仙的感觉。

雷浚用一种她永远都无法匹配的力量将他们推得越来越高,直到她无法自制的狂浪申吟。

「不要!我要去了——不——啊蔼—」

她忘情的狂叫出解放的快感,雷浚同时也发出狂野的低吼。

随即一阵强烈的快感将两人卷入了欲望的最高点,久久不可自拔——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你会害我被死当的!」她嘟著嘴撒娇的说。

雷浚像只满足的狮子倚在桌边望著她正努力的打著电脑。

虽然是被鬼缠身了,不过也是需要认真准备报告,否则发火的老师绝对会比鬼还要可怕的。

「我从小就不需要像你这样用心的读书。」

喔!这位大少爷言下之意就是她很笨罗?!

「不要告诉我你是几个学科的博士,或是出过国的硕士,我是不会相信的。」

雷浚笑了笑,双手从她的背後环住她,深深的闻著她刚才沐浴过的香味。

「如果我不是已经挂了,我也许会是个博士或硕士的。」

听到他这样说,虽然是含著笑,但是格格也能够听出他语气中的难受及

一丝苦涩。

看来他仍然很希望自己还活著的。

「雷浚,如果时间可以重来的话,你会不会希望有人阻止你,让你那一天不要出门?」

他没有说话,但是黝黑的眼眸却闪著令人不解的光芒。

久久——

「也许没有人可以阻止当时的我。我的脾气是有名的坏。」

雷浚的唇缓缓的落在她的耳边,然後用牙齿轻嚿著,弄得她好痒,不禁咯咯的笑了起来。

「那可不一定。也许我就有办法阻止你啊!」

「真的?你有什么好方法?」

「像你这么好色,我可以用美人计啊!」

「是吗?可若不是你这个小美人,我一定不要的。」

「骗人!也许当时的你根本就看不上我。」

「不会的。」他语气肯定得令人感动。

「你为什么这样肯定?」

他双手温柔的捧著她的脸蛋,用一种温柔得似春天暖风的语气对她说著,「我就是这么的肯定。相信我,如果你站在我的面前,用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瞅著我,又可怜兮兮的叫我一声雷浚,我一定就会认出你的。」

「为什么?」

为什么?都到了这个地步了,这个小丫头竟然还会问这种白痴的问题!雷浚有个冲动想要打开她的小脑袋瓜,看看她的脑子里都在想些什麽。

「因为——」

他要说吗?现在的他可以说出这种近似承诺的言语吗?

「因为什么嘛?」她娇嗲的说著,甜美而清新的气息喷在他的脸上,引得他一阵心猿意马。

「因为我已经爱上你了。」

如果有一个帅哥说他已经爱上她,那她应该要怎样反应?

昏倒?尖叫?还是又被他扑倒在地上,又来一次好色又yin荡的做爱?

「雷浚,你真的喜欢我吗?」

「不,我不是喜欢你。」

她愣了一下,伤心的情绪都还没有爆发出来,就被他的下一句话给打散了。

「我是爱你。喜欢两个字并不足以代表我的心情。」

她感动得差点哭出来。她双手紧紧的环住他,哽咽的说著,「可是你是鬼,我们会有未来吗?」

他没有回答,而沉默已经将两人悲惨的未来表露无遣。

格格突然抱著他大声的说著,「我不要你离开我!反正你都已经在这个世界上那么久了,应该可以陪我一辈子的。」

他也是这样希望著,但是事实上却是困难的。

不过他并不会打碎她的美梦,只是将她抱得更紧。

当初他只是单纯的想要找个伴来打发时间,并不想爱上她。

但是爱情这种东西就是这样的莫名其妙,他想要阻止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雷浚?你怎么不说话?」

「我只是担心如果有一天我真的不见了,你会不会想要再找另一个男朋友?」

「我——」嗯,也许会喔!

就在她迟疑了一下的时候,却发现他的脸色不太好看,她知道他是生气了。

「你生气了?」

「没有。」

「你就有。」

「没有。」

「你——」她还想说话,却被他的唇狠狠的吻祝

这个吻带著惩罚,令人喘不过气来。

他将她抱起,放在刚才她打电脑的桌边。

「雷浚——」她羞红著脸按著正要扯开她衣服的大手。

「我要你!你不可以拒绝我!」

他的黑眸闪著令人脸红的火热,她可以看得出他眼中那份赤裸裸的欲望。

但她却也感觉到他有些不一样。可她还来不及开口问他,他已经将她拉入怀中狂烈的吻著。

她香喘吁吁的躺在桌上,而他用力的撕开她的衣服,将她迅速的剥光,让美丽诱人的玉体完完全全的呈现在他的面前。

「雷浚——」她羞红的粉脸此时更加红艳,少女的矜持令她不好意思。

「你好美!」

他低下头含住她早巳变挺的粉红色小乳尖,另一手也爱抚著她柔嫩的ru房。格格被他揉吮爱抚得快要疯狂,只能紧紧的抱著他,口中发出销魂的声音。

「蔼—雷浚——」

她的身子因为尝过了他带给她男女之间的极度欢愉,所以很快的在他的碰触之下有了热烈的反应。

他的大手在她娇嫩的身体上上下游移著,火热的舌依然不断舔弄著她粉红色的小乳尖。当他用牙齿轻嚿、咬扯著那两朵红艳的果实时,格格整个人弓起身,不断的摩擦著他的身体。

「雷浚——」她喘吁吁的唤著他的名字,那柔媚的叫声令他的欲火更加炙熟。

他的手来到了她的双腿之间,爱抚著她诱人的花办,并逗弄著她敏感的小核,被刺激的小x不由自主的流出更多湿润的爱ye。

「嗯……雷浚,不要——」她的声音颤抖著,双手也紧紧的抓住他的手臂,却阻止不了他执意的侵入。

「蔼—」

她整个人震了一下,因为他的手指已经往她湿润的小x侵入。雷浚只感到自己的手指被她紧紧的包围著,又紧又热,而她流出的晶莹爱ye也沾湿了他的手指。

他的手指狂烈的在她的体内冲刺著,似电流般的快感迅速的流窜在她的身体,她沉溺在前所未有的欢愉之中——

「啊!雷浚,我受不了……你不要——慢点——」她哀求著。

「不行!」他喘著气。

格格望著眼前的男人,他眼中燃烧的欲火令她心惊,饥渴的神情彷佛是黑豹盯住了他最爱的小羊。

「你——」她的心中一阵徨恐。

他看穿了她眼中的不安,双手摸著她的粉脸轻轻的说著,「别怕!我只是太想要你而已。」

「雷浚——」

她才开口,他又低下头恣意的玩弄著眼前这尊甜美的女体,而他略带粗暴的吻几乎要令她无法呼吸。他一手有些用力的揉搓著她白嫩的ru房,另一手并没有减缓对她小x的攻击——

她忍不住发出痛苦又无奈的娇吟声,不喜欢他这样粗暴,但是身体却又不自觉的回应著他。

他用力的将她如玉琢般的双腿拉开,坐在桌上面对著他。

「不要——」

他不理会她的哀求,只是低下头深深的埋在她的双腿之间,吸吮著她所流出的甘美蜜汁——

她白嫩的身体因为ji qing而羞涩泛红,变成了很漂亮的粉红色。

在她沉迷於他那样邪恶却又抗拒不了的挑逗时,他已经紧紧的捧住她雪白的臀部,将他的坚挺抵在她湿润的小x前——

「雷浚——」

当他狠狠的刺人她的身体,她忍不住弓起身吟叫出声,感受到他的强大塞得她的小x满满的,令她无法忽略他充满她体内的存在感。

她感到自己不但是身子跟他合而为一,连她的灵魂也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

此刻的她心甘情愿的承受他那样狂烈的欲望。

「啊蔼—雷浚——」她不由自主的摇动著自己的臀部迎合著他强而有力的冲刺。他不断的往她的体内刺入,强烈的麻痹快感令她整个人飘飘欲仙,完全无力抵抗,只能任由他摆布。

雷浚低下头含住她泛红的小乳尖,下身不断狂烈的冲刺著。

「不要了——雷浚,我受不了了——」

她想要推开他却怎样也使不上力,而她的ru房被他挑逗得好熟,乳尖也被他的唾液弄得湿湿黏黏的。

「这么美丽柔软的娇躯只可以属於我一个人的!」他大手贪婪的爱抚著她全身每一寸白嫩的肌肤,最後握著她的细腰更加用力的律动著。

随著他的节奏,她娇小的身子无力的前後移动著,充满弹力的双峰也一直晃动不停。泛红的粉颊,散乱的发丝,星眸微闭,香唇中不断发出声声娇吟,这样诱人的画面令他更加疯狂。

「啊啊碍…嗯——」她忘情的胡乱申吟著,双手紧紧的抱著他。

而她也感觉到今天的他似乎比往常更加的激烈,彷佛只是一只贪婪的淫兽吞噬著眼前这美丽又诱人的少女躯体,不到满足不甘心似的。

他又将瘫软无力的她抱起来,让她双手抓在桌上,握住她的腰让她的臀部抬高。

他根本就没有给她喘息的机会,再一次从後面将自己的坚挺插入她的小x中,恣意的在她那紧密又温暖的体内来回进出。

「蔼—不要——」她双手紧紧的抓住桌子,不由自主的摆动著腰身热烈的回应著他。

「雷浚——不要了……求求你……」她忍不住流出了无助的眼泪哀求。

她真的不行了!

她身子无力的瘫软下来,如果不是他抱住她的腰的话,只怕她就会跌倒在地上。

就在此时,只感到他加重力道并快速的抽送著,下一秒他的身子猛然一颤,让ji qing淹没了精疲力尽的两人——

两个人疲 惫又满足的躺在地毯上,她静静的依偎在他的胸前,酡红的脸蛋仍有著未退的ji qing,幸福的光彩将她的小脸烧得发亮。

「我想你应该可以回应我的求婚了。」

她是可以,不过她还想等一下。

「格格?」

「不要吵我,人家好累喔!」她撒娇的说。

「可是——」他迫不及待想要知道她的答案。

格格却只是抱住他的腰,像只要人怜爱的小猫咪一样在他的胸口磨蹭。

「人家真的好累嘛!等睡饱了再回答你好不好?一

见到她这样,他也不争气的被说服了。

他捏捏她可爱的小鼻子,「好啦!先饶你这次。不过睡醒之後就要告诉我你的答案喔!」

「嗯!」她笑得好甜好甜。

满足的窝在他的怀里,格格闭上了眼沉沉的进入了梦乡。

等醒过来她就会告诉他,她的回答。

她的回答就是——我愿意。

当她这样想著时,却没有想到残酷的命运在此刻狠狠的捉弄了他们。

像是在惩罚两个不应该在一起的人却相爱了……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格格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她是被冷醒的。

她伸出手想要摸摸雷浚,但是却没有人。

一阵透入骨头的冷颤令她整个人瑟缩了一下,睁开眼,她不断找寻著他的影子。

她看到雷浚站在她当初放红包袋的桌子面前,好奇的打开那袋子——

「不!不可以!」她惊慌的大叫。

但是,来不及了。

当他一把将里面的符咒拿出来的时候,一道刺眼的光芒猛然的射向他,让他整个身子狠狠的撞到墙上,然後重重的落地。

「雷浚引」

格格惊叫,挣扎著想要冲到他的身边,却被碍手碍脚的床单绊倒,整个人跌在地上。

「雷浚!」

顾不了撞击在地上的剧痛,格格含著泪水惊慌的望著那道强大的符咒法力不断射向他的身体,令他脸色变得十分苍白。

事实上,在这个时候,她真正觉得他是一个已经死去的人。

「雷浚!」她哭喊著街向他,却反而被那道金色的光芒给弹开来。

「格格——」他声音虚弱得令她感到十分的害怕。

「我把这张符咒丢掉!」

她顾不了自己的手抖得不像话,想要抓起红包袋,却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给阻止了。

「没有用的,我就要离开你了。」

「不要!」

她哭喊著想要冲向他,却又再次被弹开,逼得她只能趴在地上哭著哀求。

「告诉我,我要怎样帮你?我不是故意的!我本来也只是先拿回来而已,当我听到你说你爱我,我就决定要把这张符丢掉……你干嘛那么好奇去碰它?」她不断的哭泣,眼泪怎麽也止不祝

「也许我是不相信你会这样对我吧。」他虚弱的说。

听到他这么说,她的眼泪流得更急。

「不要离开我!都是我的错……求求你,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但是她的苦苦哀求根本没有用,强大的光芒倏然消失,而雷浚的身体也逐渐的在消失当中。

「不要!」她挣扎著爬到他的身边,哭著紧紧抱住他。

雷浚伸出虚弱的手抱住她,「我一直都有个希望,希望我在十年前的那天可以遇到你。如果你出现在我的生命里,我也许就不会任由自己这样无意义的死去,我会因为想要好好爱你而认真的活下去……」

「不要说了!我不要以前,我只要你以後都陪著我!就算你是个鬼魂,我也无所谓。因为我——雷浚?」

她话还没有说完,就见到他的身体逐渐的变成透明——

「不要!不要!不要!」

她的痛苦呐喊却仍然阻止不了他消失在眼前。

有那么一瞬间,格格感觉到自己的灵魂也随著他的消失而流出了自己的身体,她变成了一个麻木没有感觉的行尸走肉。

房间里只剩下她一个人,再也听不到他低声呢喃著爱她的话语,再也感受不到他霸气的怀抱及亲吻。

更重要的是——她还没有来得及对他说三个字。

我爱你——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爷爷,你最好是负起责任,否则你就要没有孙子了。」

阿林跟小玲带著面无表情的格格又再次出现在林爷爷的面前。

林爷爷一见到格格的模样便摇摇头,「这个丫头的三魂七魄已经跟了那个男鬼去了一半。」

「那怎么办?」小玲著急的问著。

「我也没有办法。」林爷爷丢下这样一句就要转身回到屋里,却被阿林挡在面前。

「爷爷,不行,你一定要救她。」

「你知道世界上有两种人是最难救的,一种就是已经回天乏术的人,另一种是失恋的人。这丫头一看就是失恋了。你看哪个失恋的人不是这样子失魂落魄、活像个行尸走肉?」这有什麽好大惊小怪的,他可是见多了。

「不行!你一定要救她,她是我的好朋友。」

「不是女朋友,那就差一点。不过你不用说,我也知道你看上的不是这一个。」林爷爷意有所指的瞄了小玲一眼。

但是小玲因为太焦急,所以没有听出林爷爷的弦外之音。她也著急的向林爷爷求救。

「爷爷,她是我跟阿林的好朋友,看到她这样子,我们也是好心痛……如果你真的有办法救她,求求你看在阿林是你的孙子份上,告诉我们。如果你不方便自己来,我们来就行了,不用麻烦你老人家。」

「还是我这个孙媳妇讲的话好听。」

「爷爷!」阿林眼睛睁得好大,一张俊秀的脸涨得像猪肝一样红。

而小玲也垂下头,脸红红的。

「办法——也不是没有。带著她剩下的那一半魂魄回到那个男鬼死亡的当天,这样子就可以让她的魂魄会合。」

「这样就行了吗?」

「当然还是要有人带著她一起回去。」

「那谁去?」阿林话一出口,却发现大家的视线都落在他的身上。

是他吗?为什么?

看出了他心里的困惑,林爷爷用力的敲了一下他的脑袋瓜,「笨蛋!你不去,难不成还要爷爷这把老骨头去啊?万一那个男鬼不让她回来,那就需要有人去跟他拚啊!」

「可是——我不会——」

他话没说完就又被敲了一记。

「笨蛋!我既然会要你去,就一定会教你方法的。」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於是阿林就藉著灵魂出窍的法术,带著格格的魂魄回到了十年前的那一个夜晚。

雷浚死亡的那一个晚上——

阿林跟装著格格另一半魂魄的袋子一同出现在一间熟悉的房子前——十年後闹鬼的别墅。

就在这个时候,阿林听到一声熟悉的哭泣。

他好奇的循声找过去,却发现格格正蹲在屋外的角落哭泣。

「格格?」

他的呼唤引起她抬头,但她只是不断的流著泪,像个被人抛弃的小女孩一样可怜兮兮的望著他。

她好像不认得他是谁。

阿林这才想起爷爷曾经说过,如果一个人失去了部分的魂魄,精神就无法集中,自然也就没有分辨人的能力。

想到了自己的任务,他连忙将腰际的袋子拿下来,然後打开,口中还念著爷爷教他的咒语。

不可思议的,一道光芒自袋中射出,然後跟眼前的上官格格融为一体。

当光芒消失之後,格格一见到自己的好朋友,顾不了一切的就扑上来抱住他哭著。

「阿林,他不见了!是我害死他的,一切都是我……」她哽咽的说著,

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硬要把他的衣服哭湿才甘心。

「不要这样。他毕竟跟我们是不同世界的人,你要看开一点。」

「不要!我不要——」

「不要哭了。我先带你回去,如果一个小时之内没有回去的话,我跟你都会死翘翘的。」

「死翘翘?为什么?回去哪里?」

「你因为那张符咒收了那个好兄弟而惊吓过度,三魂七魄就这样一同被收进来了。这里是十年前,那个好兄弟死亡的那天,并不是我们的时空。」

「你的意思是——我现在如果见到雷浚的话,他还没有死?」

「应该是吧……」

就在这个时候,只见一个人正打开门,一身皮衣皮裤,看起来潇洒又性感。

那个人正是雷浚。

「雷浚!」

「格格,不要过去,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但是格格才顾不了那么多,她心中最重要的就是再见他一面。

雷浚才刚发动车子引擎,突然有个陌生的女孩张开手臂站在他的面前。

另一个年轻男子接著冲到他面前。他瞪大眼不悦的望著这两个莫名其妙的陌生人。

「格格,不要!」

「阿林,你不要管。」她用力的推开他。

格格又街到他的车前,只差没有爬到车上。

「雷浚,不准你出去!」她大声的说著。

「你是谁?你不想活了吗?快滚开!」

「不要!你不可以出去。」

他不可以出去?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有女孩子敢用这种语气命令他。

他才不吃这一套!轻踩油门,他做势要撞她,本以为她会吓得躲开,但是车子冲到她面前,她却一点移开的意思都没有。

「格格!」阿林大叫一声。

叽——

好大声的紧急煞车声令人听了不禁心惊胆跳。

「你是从哪里跑出来的笨蛋?」他气愤的下车,当他看到车头离她的身体不到一个拳头的距离时,更加的火大。

他一把抓住她的肩膀用力的摇晃著她,「你是不是不想活了引」

「对!如果你今天晚上出去的话,我就跟你一样不要活了!」

「你敢诅咒我?」

今天晚上是阎虎帮跟天雷帮谈判的日子,自然是少不了火并的场面。但是他却不认为自己会输,更别说是送命了。

但是,当他的目光迎上她充满感情的眼眸时,一种陌生却又难以言喻的感觉不断的涌上他的心房。

尤其是她的眼泪。

从来没有被任何一个人的眼泪打动过的心,却因为她一滴接著一滴滚落脸颊的眼泪而心疼著。

「我——是不是认识你?」

听到他这样一句,格格情绪失控的扑进他的怀抱里,抱得那样紧,哭得那样的伤心。

「雷浚……你说过如果我站在你的面前叫你的名字,你就会记得我的……你不可以忘记啊!」她抽抽噎噎的说著,楚楚可怜的模样令人见了万般的心疼。

他应该推开她,然後明明白白的告诉她,他并不认识她。

但是他的双手却怎样也离不开她熟悉又温暖的娇躯。 抱著这个陌生的女孩,他却一点也不觉得别扭及不自在。

相反的,他有一种回到家的感觉。

「雷浚,求求你,为了我,今天晚上不要离开这个屋子。求求你——」

「我一定要去的。」

「求求你……不要——」她哭泣地哀求著,像是经历过多麽伤心的事情,无力的想要挽救这一切。

「给我理由。」

她抬起哭得红肿的眼睛,「我的理由就是——一就在这个时候,一股强大的力量却阻止她说下去,格格下一秒便感觉到自己整个人正被往後拉。

「阿林?」她惊慌的望著冲到她身边的好友。

「格格,是爷爷在催我们回去了,快点走吧!」阿林一把抓住格格的手臂。

「不要——」她不想离开雷浚的身边。「我不要离开他!」

虽然雷浚并不明白两人是从何处冒出来,但是见到另一个人抓住她,雷浚竟也本能的紧抓著她不放。但是那股拉力越来越强大,眼看他也快要抓不住了。

「雷浚,我不要离开你!我再也不要离开你——」她挣扎著想要紧紧的抓住他。

「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雷浚很讶异自己会说出这样的话,但他就是很自然的脱口而出。

「格格,你这样子会回不去的!快放手吧,你阻止不了命运的运转,他的命运也是改变不了的!」阿林紧紧的拉著格格的手不放,场面形成了拉锯战。

「不要,我不想跟他分开!」她不断的摇著头,但是强大的拉力却硬生生的要将两人分开。

「雷浚,不要出去,只要熬过这一晚就好了……」

「你没有对我说理由。」

「我——啊!」

终於敌不过强大的拉力,格格跟阿林就像是被强大的龙卷风卷向天际,消失在雷浚的眼前。

当天空又恢复了平静,呆在原地不动的雷浚却不停的回想著那句飘荡在

天际久久不散的话。

我爱你!这辈子我永永远远都只爱你一个,不会改孪——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