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怜怜 > 《元气美女甘巴茶》
返回书目

《元气美女甘巴茶》

第八章

作者:怜怜

「现在……你认为我们还是不熟吗?」挑衅的目光迎向她,他还记得她先前说的话。

「熟透了,可以吧!」她咬牙切齿地回应。

衣服都被扒光了,就算她厚著脸皮说「不熟」,也不会有什么说服力。

但他实在是太过分了!居然一路把她拖回他家,一进门就扒了她的衣服做这档事……

猴急也不是这样猴急法吧?

「很好。」任翔之露出满意的微笑。

他把佳人压在身下,玩味地看著那涨红的小脸。

她知道不论自己再怎么挣扎也没用,只有躺在男人身下,任凭灼热的男性欲望在她体内驰骋。

终於,在一次次猛烈的袭击後,他将白浊的液体射入她的体内,与她共赴极乐感官世界的顶峰——

之後,凌芷柔便沉沉昏睡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凌芷柔迷迷糊糊中听到任翔之的声音。

「我知道了。我今天会晚一点过去……」

交代完毕,任翔之挂上电话,因为身旁的人已经醒了。

「这里是哪里?」凌芷柔眨眨迷蒙的双眼。

「你忘了?」任翔之专注地审视著凌芷柔刚睡醒的模样。他错过这样美丽的她好多年了……

凌芷柔再眨眨眼,看著男人俊秀的脸庞,才想起昨晚的事。「你上班要迟到了……」

「是已经迟到了。」任翔之指向时钟。已经九点五十分了!

「会迟到也是你自找的!」凌芷柔没好气地瞪了身旁的男人一眼。再想到昨夜的ji qing,她就觉得全身的血液已经沸腾……

这个精虫充脑的男人!昨天居然半夜挖醒她,又要了她三次……

「我的小柔儿,你不喜欢吗?」揽住她的纤腰,他亲吻她的脸颊。「你敢说你都没有得到快乐?」

「我有没有得到快乐,你又知道了?」凌芷柔看见自己赤身裸体的,心头就万分害羞别扭。

她怎么那么没用?居然还臣服在他迷人的魅力之下……

「需要我再求证一次吗?」他瘖瘂的嗓音充满危险性。

「你该去上班了!」

不想理会这霸道、无理的男人,她推开放在她身上的手下床,却发现双脚一落地,全身就起了一阵酸痛,而昨晚的火热又随之浮上眼前。

不仅如此,她雪白的肌肤上也留下了数十个深浅不一的痕迹。

她不禁叹口气。

为什么过了十年,她还是把持不住自己,和他发生关系?

凌芷柔万分狼狈地走进浴室,打开水龙头。

她在莲蓬头下站了很久,希望能藉著水流冲去任翔之的气味,也冲去昨晚ji qing狂爱的记忆。但一双手臂却从她的背後伸出来,抱住了她。

「怎么冲个澡要花这么久的时间?要我帮你洗吗?」

「不用了,你滚出去!」凌芷柔想推开黏在身上的男人,却没有力气。

「不用客气,我帮你洗比较快……」

不顾佳人的抗议,在潺潺的水流里,他贴上她细嫩的嗣体,开始亲吻她洁白的颈项。

「我说不要……」

不让凌芷柔再说话,他霸道地堵住她的唇,任凭情焰在潺潺的水流中彻底燃烧……

www.shangxueji.com

「站住!」

趾高气扬的娇斥声从背梭传来,凌芷柔转过头,原来是何曼妮那个垂涎任翔之的女人。

「何小姐有事?」凌芷柔端起温柔礼貌的表象应对。

虽然她很想一脚踹在何曼妮那张骄傲得非常夸张的脸蛋上,但她还是克制住胸口的愤怒。

「没事会叫住你吗?」何曼妮非常厌恶这张神采焕发的狐狸精脸——居然敢抢她渴望很久的角色,那天还在餐厅里当众和任翔之接吻……真是不可原谅!

何曼妮越想越气,简直是咬著牙问道:「你这狐狸精凭什么拿到这角色的?是靠著跟任翔之上床吗?你说啊!」

「何小姐,很抱歉,我不懂你在说什么。」凌芷柔深深吸了一口气,硬是压抑住往这猪头女人脸上赏一巴掌的冲动。

他妈的!这疯婆于是来这撒什么泼啊?居然说她是跟任翔之上床才接到这支广告?!她是发花痴发过头了吗?

「你还装傻?」何曼妮嗓子尖了起来,非常生气地骂道:「人家翔之哥哥跟我这么熟,这角色分明就是为我量身订做,而你这个来历不明的女人一出现就抢了我的角色,你还敢装傻?」

凌芷柔仔仔细细地听著,忍不住坏心眼地想——

如果当初剧本真的是为这胸大无脑的女人而写,那应该不是卖科技产品,而是卖牛奶才对!

想归想,她还是很努力在脸上挤出个同情又爱莫能助的表情,「何小姐,我很抱歉听到这件事,只是……这个案子是我的经纪人谈的,如果你有任何意见或指教,可能要麻烦你去跟他沟通。」

哈!派区克有教过她如何将这种又贱又无辜的表情发挥得淋漓尽致,这下他应该会倍感安慰才是——如果他在热情追求宜人的同时,还有空注意到他旗下的艺人的话。

可惜凌芷柔的答案并没有让何曼妮满意。

「你讲这什么烂话?」何曼妮更生气了,擦著腰,以茶壶的模样尖声厉骂,「本小姐特地过来跟你讨论这件事,就是要你自动退让,你还给我讲些什么风凉话?跟你那个阿凸仔经纪人谈?你以为我时间多喔?!」

凌芷柔眉头微微地皱起。

她可没时间理个泼妇!

深深吸口气,凌芷柔假装若无其事的回应,「何小姐,我恐怕帮不了你什么忙。我还得准备工作,请你先离开好吗?」

「我再问一次,你退不退出?」何曼妮满腔怒火,描绘精致的脸孔因愤怒而变得扭曲及狰狞可布。

「很抱歉,我无法做主。还是请你跟我的经纪人谈。」凌芷柔依旧很有礼貌。

哼!她从小和黑道兄弟一起长大,威胁恐吓对她而言是家常 便饭,她根本下会被吓到。

老实说,她还觉得这很有趣呢!

「好,你敬酒不吃,偏要吃罚酒!到时你可别怪我!」何曼妮恨恨地看了凌芷柔好一会儿,才从牙缝中进出这句话。

然後她就扭著水蛇腰、蹬著高跟鞋,一摇一摆,怒气冲冲地走了。

www.shangxueji.com

下午茶时间。

任翔之兴高彩烈地想将凌芷柔拐到他办公室去。

「来嘛,小柔儿,统统是你爱吃的喔。」任翔之正在努力地诱惑凌芷柔,「有香香软软的司贡,还有口感销魂的提拉米苏……」

凌芷柔狐疑地看著任翔之,很难想像这是那个之前对待她像被她倒会的家伙。

难道被他欺负过,他就气消了?凌芷柔纳闷地想著。

然而任翔之的甜言蜜语及和颜悦色也是她最想看到的,所以她也不打算点破心中的疑虑。

凌芷柔半推半就地踏进任翔之的办公室,任翔之立即秀出所有他准备好的精致小点心。

「小柔儿,吃一口柠檬蛋奶酥,你会喜欢的……」任翔之柔情地拿著甜点喂凌芷柔。

突然门口传出一阵爆笑声,「我还以为自己看错了,没想到真的是你!天啊,任翔之怎么变成一副小太监的模样?说出去恐怕都没人相信!哈哈哈——」戴杰笑得猛拍膝盖。

今天早上传来任翔之发花痴的消息,他还不信,想不到任翔之的春天真的降临了!

这几年来,他对女性的疏远淡漠可真令他们担忧——担忧他是不是改变性向了!

看见戴杰这个不速之客笑嘻嘻地走进,任翔之满心不悦。

「笑完了没?」任翔之眯起了眼,眼角开始抽搐,手指关节喀喀作响。

唔,杀气袭人——戴杰立刻有所警觉,正经起来。

他止住笑,小心翼翼地进了任翔之的办公室,指著甜点陪笑道:「呃,蛋糕分我几个就好,你们不用客气,继续忙你们的,当我不存在……」

凌芷柔笑著看戴杰,觉得这人真有趣。

「你是——」凌芷柔礼貌地递过茶水,询问道。

「我就是被那狠心的任翔之蹂躏十来年的拜把兄弟。」戴杰笑咪咪地自我介绍,心想这样的美女怎么让任翔之先占了,真是可惜。「美人儿,等你腻了假惺惺的任翔之,我再帮你介绍其他帅哥。」

「你真好笑!」凌芷柔大笑起来。

「是吗?我就知道美女最识货了!」戴杰大喜。这美人儿有趣!

一只大手冷不防从後面出现,紧紧地环著凌芷柔的肩头。她惊讶地转头,看见一张万分不悦的酷脸。

任翔之将她拉进怀裏,不让她有机会靠近其他男人。

占有欲十分明显——

「你没事滚过来干什么?」任翔之口气平淡,眼神跟话语却很骇人。

凌芷柔瞪了任翔之一眼,气他不够义气。「你别这样!」

在道上混最重要的就是义气,任翔之怎么可以这样对朋友讲话?

「别理他。你喜欢什么就吃什么。」凌芷柔替戴杰递过甜点。

「离他远一点。」任翔之低头凝视怀裏的小女人,向来从容的神态不免显得懊恼。

「你怎么可以随便命令人呢?」她用力摇头,不肯乖乖听话。

任翔之眯起黑眸,眼中闪过愤怒与挫败,不知该拿她怎么办。

当她的大眼睛眨啊眨,认真地看著他时,他所有的坚持全都瓦解……

他可以对任何人摆出最冷淡的表情,独独对她,一丝一毫的冷漠都会令他感到罪恶万分。

「再说你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她小声地说,直视他的眼睛。「我怎么可以漠视你的朋友呢?你怎么可以对你的朋友这么冷淡?这是很没江湖道义的……」

「我知道了。」任翔之双肩一垮,顿时有点无力。

见他一脸受到打击、垂头丧气的模样,凌芷柔也著实不忍,拿起一小块沙其玛软声软语地说:「来,我喂你。」

看到任翔之跟凌芷柔恩爱的模样,戴杰不免有些黯然。

有情人终成眷属,他在这里干什么呢?

人家都成双成对,只有他形孤影单——

「你没事吧?」凌芷柔心肠软,见不得人难过。

戴杰颓丧地摇摇头,用可怜小狗的眼神万分哀怨地看著她,「美人儿,你真好……」

「用不著同情他!这笨蛋一年失恋三百六十五次。」

「真的吗?」凌芷柔一愣。

「任翔之!」戴杰气呼呼地看著任翔之,心里直埋怨他不留面子。万一美人儿有妹妹或姊姊,他不就没机会了吗?

「那你也满厉害的,居然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能遇到自己喜欢的美女。」凌芷柔因为和戴杰稍稍熟稔了些,所以语气就表现出一贯的豪迈。

这下换戴杰诧异了。

任翔之则坏心眼地打趣道:「我看是没人喜欢他,他到处发花痴。」

「靠!这哪有可能?」凌芷柔不自觉地吐出惯用的口头禅。「我看他长得也挺帅的啊!哪些女孩这么蠢,居然看不上他?」

任翔之忍不住放声大笑,「就是有人不喜欢他啊!」

「没关系,我帮你留意。」凌芷柔很海派地说。

戴杰听在耳里,却是难以置信。

长得如此清秀雅致的美人儿,居然有如此男性化的豪迈作风?

「呃……我有事,先走了。」戴杰手脚十分快速地溜了出去。

任何一个笨蛋在看到任翔之满肚子不爽的脸色後,都会觉得先行告退比较好一点的——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