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怜怜 > 《元气美女甘巴茶》
返回书目

《元气美女甘巴茶》

第九章

作者:怜怜

「芷柔,你看!」梁宜人一大清早就冲进凌芷柔的房里。

「嗯……」凌芷柔还在床上抱著棉被与周公缠绵。

看到凌芷柔这么优闲的模样,梁宜人真是又气又著急,拚命推她,「大事个好了!」

凌芷柔依然睡眼惺忪,努力让自己清醒过来,懒洋洋地问:「怎么啦?」

「你看今天影剧版的头条!」梁宜人将报纸传过去。

「噢……我最恨看报纸……你念给我听就好了……」凌芷柔一听到要看报纸,眉头部皱在一起了。

这时候派区克也冲进来了,「柔柔,糟糕了!」

「到底怎么了?」凌芷柔一头雾水。怎么一大早就有两个人冲进她房间大喊糟了?

拍拍脸颊,凌芷柔试图让自己清醒。「好了,我醒了,可以告诉我是怎么一回事了。」

「你看报纸就知道了。」派区克的表情十分严肃。

凌芷柔接过报纸,满腹疑惑地摊开,赫然见到——

清纯模特儿,高中曾是不良少女!

据相关人士透露,刚从法国归来准备进翠www.ysb88.com娱乐圈的清纯玉女名模,在高中时居然是不良少女。

凌芷柔来不及读完全部,讶异地放下报纸看著派区克,「现在怎么办?」

其实她并不是十分在乎表演事业,当初也只是无心插柳柳成荫;重点是,这篇报导根本是捏造的!

她从来都不是不良少女,也没混过帮派——自己家里就是黑道了,干嘛还要去外面胡搞?

「我现在也不知道……」派区克没预期到www.ysb88.com的狗仔队这么厉害,几百年前的往事也可以挖出来,再加以渲染!

不过,这些狗仔队到底是从哪里挖到这些陈年八股的事呢?派区克百思不得其解。

这时梁宜人又紧张兮兮地丢出另一颗炸弹,「我刚刚看到凌伯伯气冲冲地带了一些兄弟,说要去找任翔之……」

「你说什么?」凌芷柔惊讶地大叫。

「我刚才上来时,听到凌伯父在打电话调人手,说要给任翔之一个教训——伯父说你高中的事应该只有他知道而已。」

「老天爷碍…」凌芷柔忍不住惨叫。

「喔喔……你和那位叫任翔之的到底是什么关系?我已经怀疑很久了。」派区克猜想他们的关系很久了。他一直以自己不是那种会千涉艺人情感生活的经纪人自豪,但这次的情况逼得他非过问不可。

凌芷柔痛苦地哀号一声,「活见鬼的……我一定得交代自己的私事吗?一

「柔柔!」派区克语调温柔,却极具威胁性。

凌芷柔继续咕哝了几句脏话,才说:「好啦!我说!」

她尽可能简短地让派区克了解她和任翔之高中时代的那段情,以及最近在他们之间滋长的情愫。

「难怪他的举动总是带著很强烈的醋意……柔柔,眼光不错喔!」派区克并没有责备凌芷柔,反而为她打气。

凌芷柔只能苦笑以对。

「好了,我们还是先想想该怎么说明这件事——毕竟凌伯伯已经带人去找任翔之了。」梁宜人适时提醒。

「说得也是。」派区克意味深长地看了凌芷柔一眼,「你的情人耐打吗?」

「噢……我不知道!给我一分钟,我马上就可以出门了!」凌芷柔连忙从床上跳下来,冲进浴室以最快的时间盥洗换装。

「宜人小宝贝,这个早上很麻烦,不是吗?」派区克也很会利用时间跟粱宜人调情。

他很确定梁宜人已经对他心动了,但要叫一向小家碧玉的梁宜人马上大方地接受他的爱情,他可能还要再加把劲罗!

不过没关系,他有得是耐性。

「呃……是吧!」粱宜人腼覥地回答,实在不懂为什么这个法国人会看上她?

然而,她也没有太多时间去思考。

凌芷柔十分快速地整装完毕,「我们快走吧!」

www.shangxueji.com

任翔之正皱著眉看今天的报纸。

到底是谁去挖出芷柔高中时的事情?这种负面消息将严重损害芷柔的形象,同时还可能使得芷柔无法继续担任他们公司的代言人,这很严重。

是谁跟芷柔过不去?

突然,门外传来一阵骚动。

办公室的门「砰」地一声被踢开了,凌震雄带著一批穿黑色西装的人走了进来。

的确颇有电影教父的气势——任翔之频频赞叹。

「伯父……」任翔之只来得及站起来打个招呼,下一秒他的桌子就被掀了。

「不准这么冲动!」凌震雄开口阻止。

「谢谢伯父。」任翔之大概猜得出为何凌震雄这么多年没出面,今天早上会突然找上他。

他不预期这事会和平落幕,但他也不想未来的岳父大人对他印象更差。

「小白脸!少要嘴皮子。」穿黑衣西装的其中一个喽罗出声。

「我说过了,不准冲动。」凌震雄极有气势地瞪了一眼开口的人。

「是。」

凌震雄满意地点点头,再度把目光转向任翔之。「知道我为什么来找你吧?」

任翔之笑著点点头,很沉稳地回答:「很可惜我并没有做这种下三滥的事情。我也很好奇到底是谁泄漏出去的?」

「不是你?」凌振雄再度确认。

「老大,别信他!除了他之外,还会有谁知道小姐的高中生活,还有小姐要当演员的事?」另一个小喽罗也出声了。

「是你吗?」凌震雄眼神犀利地看著任翔之。

这年轻人长大了!十年前,他的气宇风度就已经非常不凡,沉稳的气质十分令他激赏。

十年後,他的气势更加不凡。看得出来是个极有自制力的有为青年……他也打从心底希望不是任翔之做的。

不然就太可惜了——

他可不会漠视自己的宝贝女儿被人欺负!

「我不会做出伤害芷柔的事,请伯父放心。」任翔之非常诚恳地对凌震雄重申一次自己的清白,也是承诺他对凌芷柔的珍视。

他很清楚自己对凌芷柔的爱,他绝对不想再错过她一次了。

「很好——」

凌震雄话未讲完,就看到凌芷柔冲了进来。

「爸!你不能伤害任翔之!」凌芷柔气冲冲地跑进来。

「宝贝女儿,你来得太快,我还来不及动手。」凌震雄淡淡地说。

「真的?」凌芷柔不是很相信,迅速跑到任翔之身边,担心地问:「你真的没事?我爸真的没对你动手?」

「没事。」任翔之安抚紧张的凌芷柔。

凌震雄清清嗓子,继续说:「我想我们有很多要谈的,现在就是好机会了。」

「呃……不用吧!」凌芷柔支支吾吾,实在没什么勇气去面对自己年少的胡思乱想。

而且还是一场误会,蠢死了!

「好主意。伯父,我的确需要知道为什么当初芷柔会一声不响地离开我。」任翔之非常懂得把握机会。他还是不喜欢那种被甩得莫名其妙的感觉。

现在的确是很好的时机,大家可以把话讲清楚。

「嗯……当真要讲?」凌芷柔悄悄地往後退,打算来个溜之大吉。

正好粱宜人跟派区克走了进来,也适时把要跷头的人拦祝

「也许由我来讲会比较好。」梁宜人出声了。

「麻烦你。」任翔之浅浅地笑著。

虽然对梁宜人感到陌生,但他不介意由谁来厘清这十年的迷团——只要能让他明白就好。

梁宜人便一五一十将当年她不小心多看了任翔之一眼、凌芷柔误会她在暗恋任翔之,为了成全她跟任翔之,所以突然远赴他乡的事全说了。

梁宜人讲得很简单,派区克却是听得心惊胆跳,不时打断梁宜人的陈述,以确定梁宜人真的没喜欢过任翔之。

「原来如此……」任翔之意味深长地看了凌芷柔一眼。

她还真是重义气啊!

朋友如手足,情人如衣服?

他任翔之就被当成穿过的衣服丢给了她的姊妹?唉呀呀,他真是一件很可怜的衣服!

而且还是件可怜的名牌衣服……

「嘿嘿……」凌芷柔下停地乾笑。

任翔之叹了一口气,「伯父,她这么不信任我、这么专制独断,实在是肃伤我的心了。」

凌震雄不可置否地笑了笑,「那你觉得该怎么做呢?」

「让我想想……」任翔之笑得很坏心眼。

「等一下!我要说话!」凌芷柔连忙提出抗议。

「你已经丧失反对权了。」凌震雄和任翔之异口同声地说。

「什么?」但没人理她。

「那你觉得怎样比较好呢?」凌震雄笑咪咪地问。

「让我想想……」任翔之笑得很坏,灵光一现似地说:「最好的补偿就是用芷柔的下半辈子来弥补我受伤的心灵!」

「啥?」凌芷柔大惊。

「这主意似乎不错……」凌震雄颇为赞同。「条件是——你要找出是谁欺负我的宝贝女儿。」

「没问题。」任翔之承诺。

「喂!你们太过分了!」凌芷柔火大地骂道,随即转身冲出去。「我才不理你们呢!王八蛋!」

任翔之十分机警,连忙跟著追出去——

www.shangxueji.com

冲回家後,凌芷柔把自己摔在床上。

他们怎么可以那么过分?!

「呜呜……」凌芷柔躲在被窝裏,伤心地啜泣著。

尾随她回到家,任翔之安静坐在隆起的棉被旁,无言地看著床上那团颤抖的隆起,在听她哭了半个小时後才掀开被子。

「为什么哭?」他不明白。

「哼……」她泪眼汪汪,埋怨似地瞪他一眼,背过身去继续抽泣。

「有什么好哭的?」不说清楚,他怎么会明白?

「我才不要嫁给你啦!」凌芷柔有不受重视的感觉,瘪著小嘴,呜咽抗议著。

「为什么不想嫁?」男人有受辱的感觉,握紧拳头,额上青筋暴起。

她先是在十年前抛弃他,十年後,她说爱他,可是又不想嫁给他?

这算什么?!

「你会凶我!」虽然都是她凶人的时候比较多,凌芷柔还是随便找了个理由搪塞,再度别过脸,觉得万分哀怨。

任翔之深深吸一口气,不停地告诉自己——要优雅!

他将她的脸扳回来,逼近那张泪痕斑斑的脸蛋,「我尽量改。」

「你……你你你很爱吃……」他的俊脸近在咫尺,她说得结结巴巴。

这是什么理由?「民以食为天,难不成你要我饿肚子?」他头痛欲裂,怀疑她在胡说八道。

「你、你你比我还优雅……」

这下他确定,这女人的确是在无理取闹!

「凌、芷、柔!」

「哇靠!那么凶干嘛?」本来是想好玩地装可怜、装无辜,想不到任翔之这猪头居然不懂怜香惜玉,还对她大小声?

难道他不知道她凌芷柔打小就是被吓大的吗?

这么凶还要跟她求婚……

凌芷柔越想越不甘心,小嘴一扁,眼泪忍不住掉了下来。

「该死!」一见到凌芷柔落泪,任翔之的心就忍不住发慌,不知该抱住她,还是狠狠地吻著她。

「别哭……」替她擦泪的动作很轻柔。

她没理他,继续哭个不停。

「可恶!你到底想怎样?」任翔之也开始毛躁了,气恼地抓著头发。

「你……你又没有真的追过我……我不要嫁给不爱我的人……」她边哭边骂,抽抽噎噎地数落起任翔之,「高中时也是逼著人家让你吃,之前还是把人家硬押回你家给你吃……那人家算什么?」

「你就为了这样不嫁我?」真是够了!

「这个就很严重啦!」她理所当然地抗议,气他是个呆头鹅。

「我有说过不爱你吗?」他无力地质问。

「你也没说过爱我啊!」她哀怨又理直气壮地顶回去。

「那种事用得著一直说吗?」

「当然要说啊!」她一脸「本该如此」的表情。「你不说我怎么会知道?」

「你该知道的。」他优雅而冷静地微笑著。

怎么向女人求爱这么复杂?

怒火狂烧,她跳起来,手指戳著他的胸膛。「任翔之!我又不会读心术,更不是你,怎么会知道你怎么想?我从高中等到现在,没等到一句我爱你,你要我怎么想?就像如果我爱你,我就会告诉你『我爱你』啊!」

「那你爱过我吗?」他以怀疑的口气质问她。

「当然!」凌芷柔气冲冲的脱口而出。

「那还等什么?嫁给我吧!」

「啥?」她瞬间呆滞,怔忡地看著他,这才发现自个儿刚刚说了什么。

啊,这混帐竟然套她的话,让她先说出女人不可说出的秘密……她输了!

凌芷柔开始尖叫,拿起枕头,疯狂地攻击陷害她的男人!

「你这个王八蛋!下流无耻的臭男人——」

才骂到一半,她已经被他制住压在床上,吻得天昏地暗。

直到两人为了呼吸而分开,任翔之才贴著她的耳朵,声音沙哑又充满诱惑地表示——

「小柔儿,我爱你,一直都爱你,爱你很久了……」

尾声

午後,美好的时刻。

凌家客厅传来优雅美妙的杜兰朵公主歌剧乐声。

任翔之、派区克、凌震雄及梁宜人都窝在客厅,优闲地享受下午茶。

「嗯……好茶。」四人莫不赞叹。

「看看这完美的芒果慕斯,入口即化,清凉感十足。」任翔之忍不住闭上眼,好好享受芒果慕斯带给他的欢愉。

「对啊!加上芒果酸酸甜甜的口味,真是适合夏天。」派区克也赞扬下已。

「这才是人生啊!」梁宜人幸福地笑说。

「说得好!这才是人生。」凌震雄附和梁宜人的说法。

四个人悠悠哉哉地听著音乐,幸福地喝著下午茶。之前所有的不愉快都被抛在脑後。

任翔之最後查出把凌芷柔高中时代的事抖出来的是何曼妮——只为了一圆明星梦,她不惜伤害别人的名誉。

可惜,任翔之并非善类。

他绝对不会就这样善罢甘休,让何曼妮逍遥自在。

任翔之安排了个专拍3级片的导演和何曼妮接洽,再把何曼妮所拍的成品寄给何曼妮的父亲,好让他了解自己养出个怎样的好女儿。

所以何曼妮的下场十分凄惨,她被送出国去,无法再踏上www.ysb88.com一步。

至於那个发布新闻的八卦报社,则莫名其妙地陷入财务危机,还有逃漏税的嫌疑,进而宣布倒闭。

之後,派区克帮凌芷柔安排了记者会,让凌芷柔好好解释她豪迈的个性,及不拘小节的天性。

想不到凌芷柔因此更受注目,通告接不完,她忙得没时间陪任翔之,遭到任翔之严重的抗议。

而凌芷柔所拍的广告,更是成功地将任翔之的公司形象带到另一个层次。

结局是如此完美,美好到客厅这四个人觉得人生真美丽——

「我靠!你们这几个家伙!」突然楼上传来凌芷柔的尖叫声,接著便是她冲下楼的声音,「这是什么鬼叫声啊!」

他妈的,她赶通告赶到没时间睡觉,这几个家伙居然在她难得可以补眠的空档,放这种鸡猫子鬼叫的音乐打扰她睡眠?

真是欠扁!

凌芷柔冲下楼去,气嘟嘟地擦著腰,瞪著在客厅享受下午茶的四个人。

「岳父大人,你把我老婆送到法国十年,也没让她学会欣赏歌剧。」任翔之气定神闲地喝了一口茶,打趣自己的岳父。

「不关我的事。在法国,她可是归我的老婆大人跟派去克管。」凌震雄马上撇清。他个人可是很有品味跟水准的。

「别看我,模特儿训练课程可不包括古典音乐欣赏。这纯粹是个人修养。」派去克也撇得乾乾净净。

「别看我,跟我也没关系。」梁宜人也很聪明地画清界线。「我们可是最近才重逢。」

「你们——」凌芷柔既好笑又好气地看著他们,心里很想骂他们,可又被他们的对话给逗笑了。

派区克连忙转头,「任翔之,我觉得是你的错。你不该让柔柔有任何时间开口骂人,特别是她总算有空档的时候。」

「说得也是。」任翔之颇感赞同地点点头,然後马上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跳起来,扛起凌芷柔往楼上去。

「你这个大笨蛋!」她俏脸染上一层嫣红,美极了。

「亲爱的同胞,好好享用下午茶,我和老婆大人先告退了。」

任翔之依旧非常优雅有礼地跟几个同好点点头,再抱著他的老婆大人,迅速离去……

凌芷柔的粗暴在老公怀里,毫无用武之地。

派去克跟梁宜人低头嗤笑,并不打算上前解救。

梁震雄则闭起眼欣赏著歌剧,心里大声赞叹「人生真美好」,因为不会再有人打扰他听歌剧了!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