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子心 > 《我的撒旦老公》
返回书目

《我的撒旦老公》

第一章

作者:子心

「芝娴,求求你不要离开我,你怎么能忍心拋下我和尹东?」

偌大的客厅里,一个男子跪倒在女子身前,双手紧紧抱住她的腰身,昂首啜泣着苦苦哀求。

「于震天,你别再让我瞧不起你了,好吗?当初结婚的时候都说好了,合则聚、不合则散,现在你就不能大方一点,让大家好聚好散吗?」

女子用力的挥开他的手,将人推倒在地,转身就要离去。

男子见状赶紧爬上前,这次是紧紧地抱住她的双腿。「芝娴,我拜托你、拜托你别走,我需要你,真的需要你呀!」

女子居高临下的睥睨了会儿。

慢慢的蹲下身来,她的嘴角高高的挑起,绽开了抹讥讽侮慢的笑。「于震天,你知道吗?你的懦弱还真教人瞧不起耶!难道你就不能有一次像个男人一样,别这么婆婆妈妈的?」

她伸出双手慢慢的握住他的,两人的眸光相互凝视了会儿,她毫不留恋的放开他的手,头也不回的朝外走。

「芝娴!」男子大喊一声。

女子顿住脚步。

「我求求你,用我所有的尊严求你,就算你不看在我的面子上,但还有尹东,尹东今年才九岁,他需要你呀!」男子痛心疾首的吶喊。

女子没转过身来,只以淡淡的眸光瞥向一旁。

气派豪华的黑色古典钢琴前,坐着一个眸光幽深的小男孩,男孩的唇线紧抿,双眸剔亮,毫无表情的脸蛋看来相当早熟。

「你以为我会在乎他吗?」女子转过脸来,闷哼的嗤笑了几声。「谁也别想阻止我追求属于我的幸福。」

「你……」男子抬起手来指着她,指头颤呀颤地。

是气愤、是颓丧、是失望,更是茫然……

「我!」女子哈的一笑。「那个小鬼不过是个错误,是我一时鬼迷了心窍而生下来的错误。」

为了生他,甚至害她腰围足足胖了三吋。

「住口!」男子猛力一喊。「你滚、你滚,你想走就走吧!不过我不会给你一毛钱,你休想从我的身上拿走一毛钱!」

他痛心疾首,她居然将两人爱的结晶说成了错误!

错误、错误、错误……真可笑,难道他爱她也是个错误吗?是个从头到尾的错误?

「求之不得!」女子朝着他摊摊双手,然后走向男孩,伸出手来摸摸他的头。「再见了,小鬼!喔,不,希望是永远不见!」

小男孩抬高脸,用着锐利的眸光瞪着她,伸出一手,一把挥开她。

「喔,不错,挺有骨气的,这点倒不像你那个老头。」女子不在意的勾唇一笑,转身大步的离去。

室内静了下来,许久许久,仿佛一切都已不存在,没了方才的争吵、没有苦苦的哀求、没有让人心碎的失望、没有……

终于,小男孩由琴椅上站起来,他走到颓丧的父亲身旁,蹲了下来,用力的抱住他。

「她想走就让她走吧,没有她,我们一样可以自己过生活。」

男子抬起头来看着儿子,蠕动着唇,激动的将他抱紧,许久之后,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是的、是的,尹东,你说得一点都没错,没有她,我们父子俩一样可以一起活下去。你要记住今天,永远、永远的记住今天,不要跟爸爸一样,不要当一个过于疼爱女人的男人,永远不要将你的爱表达出来,否则女人就会爬到你的头上……」

www.shangxueji.com

晨曦的光晕透过长窗洒入,调皮地舞跃于于尹东的眼皮上,扰人清眠。

沉沉的一吟,他懊恼的由睡梦中醒来。

昨晚又是一个失眠的夜。揉揉发疼的额角,于尹东难得深沉的一叹,自从上回与阎罗和佟继白的聚会之后,失眠的情况就持续的出现。

这次更夸张了,一个被他尘封在脑海多年的影像,居然重新跃回到他的睡梦中与他打招呼。

那个女人,除了在血缘上与他有密不可分的关系外,事实上,他并不承认她是他的母亲。

由床上坐起,他双手拱抵着头,一下下轻缓的揉着。

「我是不是越来越在乎她了?」她,指的是他的女秘书兼地下情人——马郁勤。

事情显然是因她而起。上回阎罗提及了MSN上的票选活动,表面上他是不在乎,但心里早已波涛汹涌。

逼问她,不是个好法子,也不是他会做的行为。

但硬将这件事压下的后果,竟是害他夜夜失眠,烦躁又不安。

「虽然都是女人,但……她是不一样的吧?她和那个女人,绝对不会是一样的女人……」

他轻叹着,脑中影像回溯到数年前,那年他才刚由国外回来,而她则还是个勤奋打工的女大学生。

他撞见她,也吓着了她,在漆黑只留了一盏小灯的办公室角落。

她的反应有点迟钝,双手一边拚命忙碌的在计算机键盘上穿梭,一边昂起脸来,呆呆的看着他。

他清楚记得那一夜,像在他脑海中生了根一样的清晰,她的眼神清澈透亮,虽只有淡淡的光源,但他看得很清楚,甚至有些着迷。

她轻轻地笑着,楞了一会儿,却没忘继续着手上的输入动作。

答、答答、答答答,空气中独剩 规律的打字声响着,他和她呆呆的望着彼此许久,久到忘了后来是谁先开口。

一年之后,他再度遇到她,她已由大学毕业,从基础员工一路升迁到秘书,又半年之后,两人理所当然的在一起,他从没思考过缘由,或许是因为近水楼台的关系。

但如今呢?如今他能再像从前一样不去思考,故意漠视下去吗?

又是一天的开始,让他头疼又矛盾的开始。

www.shangxueji.com

上午十点,于氏建设的会议室里。

答、答、答答……

规律的计算机键盘敲打声,为气氛凝结的会议室里带来一点点节奏感,让紧张得恨不得能进入冬眠状态的人,记得心脏一定要跳动,否则小命随时不保。

「尤经理,你方才说的企画到底进行得如何?」坐在会议桌最前端主位上的于尹东,绷紧着俊颜,以一指轻敲着桌面。

「报、报、报告董事长,关于幸福天地造镇计画,嗯……这个企画……嗯……我……」年方四十,头已微秃的企画经理,边拭着满脸汗滴边支吾的说。

于尹东停下轻敲桌面的动作,仅扫过去一记森冷目光,企画经理尤光马上住嘴,吓退了一步,差点由椅子上摔下来。

其它财务、会计、工程、营业、法务等经理,人人为求自保,拚命的压低头来,噤若寒蝉。

答、答答、答答答……

打字声依然极其规律的响着,突然寂静下来的氛围,并没有影响到敲打字键的人,仿佛只有她能置身事外,冷眼旁观着这个会议。

马郁勤,于尹东的私人秘书,就坐在他身旁一臂之遥的距离,是个从头到脚看起来都相当亮眼的女子。

首先,她有一身白得似隆冬初雪般细致的肌肤,乌黑亮丽却常常 被高高盘起的长发,卷翘调皮的眼睫,细如弯月的眉,一对看似随时会放电的眼瞳,性感丰润的唇,和让许多女人妒嫉的完美身材。

花瓶!

综合上述条件,这样一个美得足以让许多男人垂涎的女人,将她放在秘书的位置是何作用?

想必许多人都会认为,不过就是个花瓶罢了,但事实呢?绝对不然。随便抓一个于氏的员工来问,他们都会告诉你——

马秘书是大家的救星、民族的英雄、是唯一能让大老板降火气的消气丸。

答答、答、答答答……

空气中依然传来规律的打字声,直到她伸手取下挂在耳边的耳机,打字声才停止,寂静的会议变得更加无声,死气沉沉的仿佛让人连呼吸都感到困难。

「企画到底做得怎样?」于尹东的声音再度响起。

说实在,企画经理尤光已经有了落跑的打算。「再、再……报告董事长,需要再一个星期的时间。」

「什么?」没有怒吼声,不需要拍桌叫骂,同样是一记冷凝的目光,已足以让企画经理躲到桌子底下去。

「他的意思是,只需要再三天。」柔柔软软的声音传来,马郁勤一手撑在桌上,以一对灵动漂亮的眼瞳瞅着大伙儿瞧。

剎那间,准备躲在桌下去的人停止了动作,而一个个低着头猛学鸵鸟的人,也终于有了勇气抬头挺胸的坐直身躯。

「是的、是的、是的,董事长,我就是这个意思,马秘书说的正是我的意思。」尤光赶紧接话,对着马郁勤投去感激的眸光,只差没当场跪拜在地。

太好了,马秘书,你真是天使,是圣母玛利亚,是最了解撒旦老板的人,是我们大家心目中的偶像。

「好,就再等三天。」于尹东拉回眸光,睇了马郁勤一记。「林经理你呢?上回要你先做好的游乐区开发案资金评估报告书呢?」

话题一下子转到了财务经理的头上,他吓得深抽了好几口气,稳住心跳,但掌心却已一片汪洋,汗水沁得足以淹死桌上两三只可怜迷路的小蚂蚁。

「董事长,这、这……这就是报告书,已经初步评估完毕。」刷地一声,林经理推开椅子站起,赶忙冲上前,奉上报告书全案,再将另一叠影印本分别发送给在场的其它人。

于尹东伸手接过资料,睐了他一记。

「好吧,挑重点,将评估从头到尾简略的说一遍。」抿紧唇线,于尹东只手撑着下颚。

「是的,董事长,关于这次的评估……」林经理回到座位,一刻也不敢松懈,开始滔滔不绝的讲着报告书的内容。

耳边听着报告,马郁勤的双手忙碌的在字键上来回穿梭,边打着今日的会议记录,柔亮的双眼边不由地拉向一旁的于尹东。

她是由何时开始迷恋上他的?

应该是许多年前,从第一次见到他开始,那年她还没满十八,公司依然是老董事长在负责,而她只是个暑期打工的小妹。

从那年暑假起,她就立志要进于氏建设,立志要当他的秘书,立志要当他的女人。

而,多年之后,她所立的志向都一一达成了——白天,她是他光明正大的秘书;夜晚,她是他的地下情人。

www.shangxueji.com

冗长的会议一结束,天色已接近黄昏。

马郁勤端着一壶茶刚由茶水间里走出来,就遇到了企画经理尤光。

「马秘书、马秘书。」尤光挨了过来,紧张地频频擦拭额上沁得如落雨般的汗滴。

「尤经理?」郁勤将手里端着的茶壶端高,免去了被撞倒的命运。「你这样慌慌张张的干嘛?」

尤光飞快的扫了四周一眼,伸出一手将人给拉到一旁的角落。

「马秘书,你就别再寻我开心了,现在我当然慌张,不仅慌张,一颗心还七上八下呢!」

三天后要是交不出企画书,别说是自己打包好行李滚蛋,光一想到董事长那冷如极地一样的目光,就教他的寿命要短少好几年。

看着他频频拭汗的表情,郁勤摇头笑着,偷偷咕哝了声。

「莫怪乎你要叫尤光。」还真是满脸油光。

「什么?」尤光绷紧了脸色,汗如雨下。

「没事。」郁勤空出一手,掏出口袋里的面纸,递了几张给他。「放心吧,三天够你们企画处写一份好企画了。」

尤光接过面纸边擦边道谢。

「呃、不、不……马秘书,你别开我玩笑了,三天怎么够?」这个企画可是个大案子。

郁勤咧嘴冲着他一笑。「够,当然够了,怎么会不够?」

尤光沉下脸,表情如丧考妣。「够让我的脚底抹油,早早落跑,还是够让我赶快打包行李,准备被人给瞪出去?还是拋到北极去?」

郁勤哈哈笑着,伸来一手拍上他的肩,聊表同情。「事情没你说得这么严重,你们企画处里,多的是高手。」

她在于氏多年,又是由最基层的小妹做起,所以哪个部门里有多少人,谁可用、谁不可用,她可说了如指掌。

「是吗?」尤光沮丧的一叹。

「当然。」对于尤光的评价,郁勤觉得他是个相当有气度的主管,对于下属爱护有佳,而下属也极为喜欢他。「你企画处里,去年和前年不是添了两位很棒的人才,何不把这个案子交给他们去试试看?」

「我也知道。」

「知道就去做呀?」郁勤挑挑眉睨着他。

「他们两人在休假中。」尤光重重的叹了口气。

「休假?」郁勤哼笑了两声,表情丰富的翻翻白眼。「你不会打电话去找人回来吗?」

「这样有点……」休假还被召回,会不会太可怜?

郁勤真想干脆昏倒。「你铁定没跟他们说,这次企画的重要性。还有,他们一定也不知道,万一企画没如期完成,你会被老板劈得多惨?」

如果说了,人怕是要连夜赶回来。

因为百年也难遇到这么好的一个主管。

「我确实是没说。」尤光还在犹豫该不该拨电话去叫人?

「你别再想了,就算是二选一如何?」郁勤一眼就看出了他的犹豫。「你可以拨电话去给他们,把取消休假的缘由跟他们说,至于要不要回来,就由他们自己决定。」

「呃……」尤光陷入考虑,这个提议听来不错。

「就这么说定了。」郁勤又冲着他一笑,转身就要走人。

「马秘书,那我是不是也要准备打包好行李?」脑筋一转,尤光无法拋开担心。

郁勤朝着他挥挥空出来的一手。「记得,把这一点也跟你的那两位企画高手说。」

www.shangxueji.com

端着茶,郁勤习惯性的在办公室门板上轻敲了三下。

果然,不需多等,门里传来冷沉的嗓音,声音的主人似住在极地里的冰人一样,表情冷得能让生人回避。

「你不该在今日的会议上开口说话。」没等郁勤转身推上门,于尹东的声音就已冷冷的劈了过来。

看着她美艳动人的身影,他恨极了心头的矛盾。

他不知道自己何时开始爱恋上了她,爱她艳如烈阳的外貌、爽朗的性子、动人的同体、聪慧的脑袋,还有甜得足以让人沉沦的笑容。

他爱她,爱得心知肚明,也因此恨透了自己,他不该爱上任何女人。

「我只是觉得尤经理好象快躲到桌下去了。」郁勤推上门,转身走了过来。

软软嗲嗲的嗓音让人听来极舒服,就怕是隆冬极地里的冰山,也该融化在这样的温柔之中。

「哼,他若真的躲到桌下去,就不配继续留在公司里。」他冷哼着说。

只有尤经理想躲到桌下去吗?郁勤怀疑。

在她看来,其它的那些经理们还不都一样,基本上,鸵鸟跟乌龟应该归属于同一类型,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

「这样好吗?他真的是个不错的主管。」走了过来,将手里捧着的茶壶轻轻放到他的桌上,绕过桌身,她站到他的背后,帮他按摩起脖子。

「你未免管得太多了。」他蹙起眉,声音冷硬的一斥,心里却大大的吁了口气——

唉,舒服、太舒服了!为何她的按摩力道总能恰好的控制在他所需要的范围,让人感到该死的舒服?

「也许。」她不再多言,尽量将注意力完全拉到按摩上。「今天你的颈子很僵硬,是不是已有几天没睡好?」

于尹东撇了撇嘴,没好脸色。「别以为跟了我,你就有特权管我的私事。」

废话,他当然没睡好。两人已经将近有一个星期没私下约会,没抱她入眠,怎可能会睡得好?

郁勤不以为意的勾唇一笑。「要不要喝杯奶茶?」

她太了解他了,就如爱他一样,对他的爱有多深,就有多了解他。

「等一下我还有什么行程?还有,今晚有没有约谁?」依然冷着脸、冷着声。

最让于尹东困扰的,是郁勤的态度。不管他如何的冷言冷语、不管他待她如何冷漠,她总是不改态度,对他温声软语。

郁勤走过去拿了个马克杯,很快折回到桌边。

「等一下鸿图工程的陈董会来访,时间大约是再过二十分钟之后。至于晚一点,你在七点半时得出席一个慈善拍卖晚会,和当红的模特儿戴薇拉一同列席为今晚的佳宾。」

边说着,她边端起注满奶茶的瓷壶,将茶水倒入马克杯里,再将杯子递上前。

「喔?」接过杯子,于尹东略眯起眼来,仔细的打量着她。「那么,我应该几点离开公司,才来得及?」

他不喜欢她过于镇定的表情和反应。

她应该吃醋、应该表现出不高兴,应该要求一同出席、抑或是大声的问他为何晚会要安排一个名模与他一同列席?

然而,没有,她不仅什么都没问,还一副神情自若的模样,仿佛什么都不在乎。

她,怎么可以不在乎他呢?怎么可以不在乎他与其它的女人在一起?莫非……是的,一定是她还不够爱他,对他的爱还不够深。

那么,他就该让她知道她是谁的、该在乎些什么。

「七点离开就可以了。会场离公司不到十分钟的车程,把可能塞车的时间加上去,七点离开有三十分钟的预备时间,不至于会迟到。」

放下茶壶,郁勤拿起夹在腋下的笔记本,边做着记号边说。

于尹东挑高一眉看着她,心里有些不是滋味。「那你呢?你今天晚上打算做些什么?」

将马克杯凑到嘴边,就着杯沿,他啜了口杯内的液体。

喔,老天,就是这味道没错!

香醇浓甜得刚刚好,他已经足足有一星期没喝到这种滋味,可以让他心清气爽,神情愉悦的超级特制奶茶。

「一会儿下班后我与几个朋友有约,已经许久没有一同吃饭了。」看着他的表情,郁勤掀唇笑着。

某人的眸光变柔了,从第一口奶茶滑入咽喉开始,那冰层一样的眸光终于透出了一点点的温度,有了正常的人气,灿烂得教人着迷。

「跟谁?」他问,继续第二口、第三口……直到喝干了杯中的奶茶。

「要不要再来一点?」她看着他放下杯子。

他朝着她点点头,不仅没了平日的冰冷,那对黑得发亮的眼瞳甚至沁着显而易见的柔情。

郁勤再度拿起茶壶,为他斟满。「当初交往的时候,是你提出要求的,除了不得过问彼此的私事之外,我们之间的恋情也不得公开。」

说完,她端着茶壶,腋下仍旧夹着记事本,转身准备离去。

于尹东的动作很快,就跟他喝奶茶的速度一样,倾身向前,一把抓住了她的手,将人给扯了回来。

「好,我不问你跟谁吃饭,不过……」他有点懊恼的微蹙着眉,一昂首,干脆将第二杯奶茶一饮而荆「今晚到我那儿,我十点以前一定回到住处,一个星期没抱你了,我这个星期睡眠品质奇差无比。」

她,就跟她所做的奶茶一样,两者都同样教他上瘾,让他爱不释手,欲罢不能。

「可是……你今晚不是有女伴吗?」谁说她不在乎,怎可能?

「你明知道我只要你!」他咬牙切齿的说,冷然已经不见。

郁勤的一手慢慢、慢慢的爬上他的胸前,戏玩着他的领带。「那……好吧,我就到你那儿去,不过先说好了,我只等到十点半,如果十点半以前你没回来,我就回家了。」

他抬起大掌,抓住她贪玩的双手。「放心好了,不用到十点半,我绝对十点就到家。」

一说完,他攫住了她的下颚,一低头,吻上了她,既激烈又有点粗暴地。

「就这么说定了。」待他离开她,她的气息已不稳。

就说她了解他吧!

她和奶茶都是他的天敌,一旦沾上了,就教他欲罢不能。他很冷漠、严肃,也教人害怕,但一遇到她,那些冷漠和严肃都自然崩解。

奶茶里的糖分能让人心情愉快、精神松懈,她记得有人说过。

就像她对他而言,也有着相同的效果。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