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子心 > 《我的撒旦老公》
返回书目

《我的撒旦老公》

第四章

作者:子心

于尹东将人给送走,一回到办公室,就以极差的口吻把郁勤给叫进办公室里来。

「把门关上。」坐在椅子上生闷气,他连头都没抬。

郁勤和缓无声地将门给关上,手上端着一壶茶来到桌边。

「不喝。」于尹东冷硬的说,还是连头部没抬。

又想拿奶茶来喂他?或许喝了会让他的心情变好,但现在他不想变好、不想让不爽的心情消失,只想发飙。

「方才戴薇拉有来找过你。」郁勤没理会他那张能冻死人的臭脸,迳自端起桌上的杯子,帮他斟满茶水。

「嗯。」他只哼了声,目光仍集中在手上的资料,不知有没有将她的话给听进去。

看着他,郁勤在心中深深一叹。

「她带了这个东西过来给你。」将蜡黄的信封放到他的面前,上头还附着一张名片。

于尹东的眸光梢梢由资料上移开,落到那张名片上。

半晌之后。「戴薇拉是谁?」

郁勤啼笑皆非的将手里的奶茶递给他。「昨天慈善拍卖会里,主办单位邀请的超级名模。」他果然没将人给记住,就如她所想。

「哼,原来是那个八爪女。」于尹东不悦地呿了声,反射的接过茶杯就口一喝。

嗯哼,就是这味道,香醇浓郁甜得刚刚好,不愧是天地间的美味!

但是,但是……嗯……他不是不喝吗?怎么又……深浓的眉被挤成了两条毛毛虫。

「她特地帮你送这东西过来,说是附在手表里的。」就当没见到他的尴尬,郁勤尽量让自己面无表情的说。

原来送她的表是在拍卖会里买的,也就是说价格一定不菲。

「既然是手表里的东西,表已经送给你了,这个东西你自行决定如何处理即可。」他仍旧臭着脸,开始猛灌起手上的奶茶。

郁勤收起了蜡黄的信封,但是……「董事长,要不要拨通电话给戴小姐?」毕竟人家可是专程将东西给送了过来。

他停下喝茶的动作,锐利的目光扫了过来。「你叫我什么?」

董事长?什么董事长?他和她的关系何时这么见外了?她可以喊李宗亮一声宗亮,却以职称来称呼枕边情人的他?

「董……」郁勤从不怕他,真的。

但此刻,他的目光不仅能冻死人,还一副欲将人给拆解入腹的模样。

「董什么?」他难得发火,横眉竖目地。「我没名字让你喊吗?」

他很介意,天知道他该死的介意。

这个女人居然对着他以外的男人笑,而那个不知死活的男人居然妄想邀她去喝咖啡约会,甚至还想将人由他的身边挖走。

郁勤撇了撇唇,当然知道他的不愉快所为何事。「但是,我们现在是在办公室。」

「该死的办公室。」于尹东难得失控的骂人,如果可以,他会直接伸手掐死这个女人,但他知道自己事后一定会后悔到死。「办公室里还有其他人吗?就你和我而已,不算私下吗?」

「呃……」郁勤咽下一口唾沫,说实在的,他失控的模样还真的挺吓人。

「尹东,呃……如果没别的事,我想我先出去。」喊一下名字是死不了人的,她要声明,她绝对不是屈服于恶势力之下。

一声尹东让他的心情好去了一大半,不过……谁准她走了?他有说可以吗?看着她转身准备离开,他直接以行动表明了他的所有权。略倾身,他手一伸,直接抓住她的手,将人给扯回怀中来。

「谁说你可以走了?」他以一手抬起她的下颚,迫使郁勤昂起脸看着他。

迎着他深亮的眸子,郁勤的心失律的狂跳。「我、我……我想你已经没事要交代了。」

他眼里一贯的冷沉不见了,那深邃炽烈的热情仿佛随时会将她给吞噬了般。

「谁说跟我在一起,就只有公事可谈?」他咬着牙说,也很不愿意自己失控。

「但是……」天啊,他的气息喷拂在她的脸上,让她全身不由地窜过无数的哆嗦,每个细胞都绷紧了。

「但是什么?」他的唇与她越贴越近,近得郁勤不得不怀疑,自己的心脏就要由嘴里跳出来。

「我以为在办公室里……」她想说话,他却直接将她的嘴给封缄祝

一阵缠绵悱恻的激吻展开,当他的舌头带着强悍的男性气息进驻她的嘴里,当他的一手再也无法隐忍的爬上她裙裾间的软绵,当他的雄伟绷紧得教人发疼,他终于寻回了一丝的理智,让自己离开了她。

「别再跟我说什么行、什么不行,我自己有判断力。」他喘着息,眸光仍然炙烈。

天知道,他一定是疯了,要不就是这个女人天生带毒,要不就是她在奶茶中下了蛊,否则他岂会迷恋她到这等程度?

郁勤红着脸,半倚在他的怀中。

「那,我……」她想出去,也庆幸着方才的事没接着发生。

她了解于尹东一向不喜欢在办公室有任何私人的情事发生,看来她真是逼疯他了,不过由此也证明他在乎她。

「你什么?」于尹东瞪着她,略略扬起一眉来,才松手放开了她。「别跟着人家搞些有的没有的,我一直不说、没问,并不表示我不知道。」

他是指MSN网路上的事,从那件事之后,他发觉自己对她的情感似乎不能再压抑得冷沉平稳。

「呃?」一向聪明的郁勤突然变笨了,真的完全听不懂他的话。

又看了她一眼,他的眸光变回原样,冷冷的寒霜又罩上瞳仁。

「再给我一杯奶茶。」他将喝空了的杯子由桌上拿起,递给她。

「那、你、我……」郁勤愕然地接过茶杯。他方才讲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快点。」冷眼瞪了过来,他催促她的动作,

郁勤的脑袋里装着一堆的问号,匆匆的又倒满一杯奶茶递给他。「尹东,我……」

思前想后,她实在想不起有做过何事,除了背着他在MSN上讨论男友之事。他说的会是这事吗?

端着手里的茶杯,于尹东仰首又喝了数口。「还有关于跳槽的事,李宗亮只是随便说说,你最好别放在心上。」他绝对也不允许她这么做。

「我知道。」郁勤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

「他不是什么好东西,你最好跟他保持一点距离。」一想到两人肆无忌惮的在他的面前交谈,他的心里就有火。

「我会的。」她当然会,因为除了于尹东之外,她谁也不要。

「既然这样,那没什么事了,你可以下去了,顺便把这些我批过的公文送到各部门去。」将桌上的一叠卷宗推给她,于尹东边喝奶茶,继续边看文件。

郁勤抱起那叠卷宗,转身打算走了。

「算了,你回到座位按电话,让各部门的经理自己上来拿就好。」他突然反悔。

「耶?」要经理级的人物自己上来拿公文,好吗?

「我怎么说,你怎么做就对了。」于尹东的口吻强硬。

「呃……」不想作无谓辩驳,郁勤心想算了。

「就这样。」他朝着她挥了挥手,—不意她离开。

他当然不会明着向她说不让她去送公文的原因,近日来他突然发觉,她的魅力真是无远弗届,若让她到各个部门去走一遭,搞不好又会有些不识趣的家伙卯起劲来想追求她。

唉,不知算不算作茧自缚?遇上这个女人、这段感情,还有当初决定不公开恋情……

www.shangxueji.com

白茉莉拨了通电话约马郁勤一同吃晚餐。

刚好郁勤今晚有空,于尹东跟她的约会被取消了,因为临下班前,于震天突然来了通电话,要尹东回家吃饭。

坐在餐厅里,茉莉的神情非常沮丧。「对不起,临时把你找出来。」

「什么话,大家都已经是这么熟的朋友了。」将皮包放到一旁的空位上,郁勤拉开椅子坐下。

「这里的海鲜茄汁饭还不错。」茉莉边说着边将菜单递给她。

「我不看了,就依你的推荐就好。」是家新餐厅,郁勤从来没来过。

「就两份海鲜茄汁饭,附餐请帮我们送热咖啡。」茉莉转向餐馆的服务生说,并且将菜单递还给他。

看着服务生一退下,郁勤赶紧关心的问。「怎么了,看你的神情好像很沮丧?」

「我们吵架了。」茉莉摊摊双手说,虽然脸上还挂着微笑,但郁勤可看出笑容是勉强挤出来的。

「很严重?」她想应该是的。

「嗯。」先是一点头,然后茉莉满脸疲 惫的以双手捣住了脸。「他还是那副坏脾气,还有自以为是的该死习惯。」

「你打算要放弃他吗?」郁瞧偏头想着,偷瞄了她一眼。

当然提也不必提,茉莉口中的他,指的一定是佟继白,那个脾气暴躁的宙斯混蛋。

「不甘心!」放下捣着脸的双手,茉莉大声地说。「他从来都没跟我说过爱我,现在要我放弃,我真的不甘心。」

只有她自己知道,这并非重点。重点是,她真的爱那个男人,很爱很爱。

「真的只是不甘心吗?」郁勤叹息着问,感同身受呀!

「当然……」茉莉咬了咬唇,嗫嚅着。

当然不是。

「当然不是,对吧?」郁勤代替她回答。她自己又何尝不是相同的状况?

「……」茉莉一时无语,沉默地低着头看着自己放在桌上的双手。

「唉,感情的事好像都是这样,是一条漫长而达不到尽头的战斗之路。」郁勤有感而发的说。

就算有情人终成眷属,能平安无波的走上红毯,结婚之后,还不是另一个挑战的开始。

「是的,你说得没错,是战斗。」茉莉突然抬起脸来。

郁勤被她吓了一跳,呆呆的点着头。

「既然是战斗的话,就没道理我们要一直处于被动位置。」啪地一声,她突然推开椅子站了起来。

为怕引来不必要的目光,郁勤赶紧拉住她。

「我知道你的意思,要不要考虑一下,先坐下来再说?」

看了四周一眼,发觉了自己的失态,荣莉尴尬的赶紧坐下。「郁勤,我要反击,我就不信在医院里能战胜病魔解救许多人的我,一到了他的面前,就像是只任他宰割的羔羊。」

茉莉气得发抖,越说越激动,越说越愤慨。

「也对。」羔羊?嗯……这样的形容好像还蛮贴切的,在于尹东的面前,她也好像是只被送上祭坛,准备待宰的羔羊。

唉!爱情之于女人,说来可真是无可救药的m药!

「你准备怎么反击?」拍拍自己的脑袋,郁勤暂且拉回思绪。

想来荣莉的情况应该会比她还好些。

至少她和佟继白间没掺着其他的因素,也没有一个肯定会非常难缠的父亲。

一想起了于震天,郁勤就忍不住连连叹息。

「我要让他知道,我白茉莉并非非他不可,想追求我的人多的是,随随便便一喊,一部卡车还载不完。」她该高兴、该喜悦的,但……

怎么感觉越说反而越伤心呢?

「你的大反击就是准备放手一搏,再去谈其他的恋爱?」郁勤撇撇嘴。

这也许是方法之一,但不见得会是个好法子。

「那你呢?」荣莉以双手撑着下巴,问得突然。

「我……」是呀,她呢?还要一年一年一直的呆等下去吗?

郁勤一时无语,以一指轻轻的叩着桌面,在桌上勾画着一圈一圈永无解答的漩涡。

「郁勤,我们要一直这样过下去吗?」茉莉有感而发。

她这个问题问得好,不仅问出了自己的心思,也问到了郁勤的心坎里。

www.shangxueji.com

于尹东很惊讶,一回到家,来帮他开门的居然是个陌生的女人。

一走到客厅,映入眼帘的景况更是让他吃惊不已,还好他一向冷静沉着,就算喜怒哀乐也不形于色,脸上永远只挂着一个冷字。

「我才跟伯父谈着你呢,没想到尹东兄你就已经回来了。」是李宗亮,他由沙发上站起,笔直的朝着于尹东走来。

于尹东看着他,有点不悦地略眯起眼,再转头瞧向一旁的父亲。

于震天坐在单座沙发上,双腿交叠着,指间夹着根雪茄,有一口没一口的吐着烟圈。「人是我邀请回来的,我总得了解一下今日你们洽谈的情况。」

不动声色的抬起一手来,于尹东拍拍刚好来到身旁的李宗亮的肩,转而走向父亲。

「看来宗亮都向你报告过了,这样也好,我省得再说一遍。」挑了张不远的单座沙发,他坐下,与父亲面对面。

闻言,李宗亮赶紧靠过来打圆常「尹东兄,你可别误会,伯父邀我来做客可没有别的用意,纯粹是为了联络感情,还有他有许多年没见过我妹妹宗吟了,所以才藉由这次吃饭的机会,带着我妹妹一同过来走走。」

「你妹妹宗吟?」于尹东眯起的眼徒睁,眸光直烈的扫向父亲。

「是呀、是呀,你方才也见过了,就是帮你开门的那位。」不知是有意或是无心,李宗亮完全没察觉于尹东略变的神色,继续滔滔不绝的说着。

「那就是令妹?」嘴角勾着笑,于尹东的笑纹中露着寒意。

他记得跟父亲拒绝过的,没想到他仍一意孤行。

「唉,真是女大十八变呀!印象中当年的宗吟只有这么一点大,没想到现在也长成了亭亭玉立的美少女了。」或许是为掩饰心虚,于震天甚至站起身来,边说边比划着。

「于伯伯,如果没记错的话,我听爸爸提过那段往事,当年宗吟才五、六岁,你还常常夸她长得可爱,长大后一定会是个大美人。」李宗亮将话接得巧妙,时机掌握恰当,让于尹东不得不怀疑,两人是不是早有套招排练过。

懒得理人,他完全没回应,只当是看了场免费肥皂剧。

然而这时,肥皂剧中的女主角出现了,她端着一盘刚炒好的米粉,由厨房里走出来。

「宗吟、宗吟,把东西放下,赶快过来,我才和尹东谈到你。」一见到人,于震天忙着挥手催促。

李宗吟先将东西放到餐桌上,然后很听话的小跑步过来。

「于伯伯好,于大哥好。」她不敢抬头,视线低低的看着双脚。

于尹东撇撇嘴,连说话都懒。

「尹东呀,这就是宗吟,你还记得吗?」于震天仍没打消撮合的念头。

于尹东疲 惫的揉揉眉结,冷淡的眸光扫了过来,略瞄了眼前的女子一眼。

「如果没别的事,我先上去休息,吃饭的时候再叫我。」细眉、凤眼、蒜头鼻,呿,还顶着他最讨厌的一头西瓜皮,还有一张菱角嘴。

最重要的是一副唯唯诺诺的模样,学谁呀?

不管横看、竖看、立着看、倒着看,哪怕由她身上努力的寻找,都难寻出任何一个胜过郁勤的优点。

这样的女人,怎可能让他动心?

头不回的,于尹东连多说一句话都懒,甩身就上楼去。

他的突然离去为客厅里带来一阵尴尬,许久之后,是李宗吟先开口。

「于伯伯,于大哥好像很讨厌我?」

「怎、怎么会呢?」于震天干笑了几声。

「于伯伯,关于舍妹和尹东兄的婚事……」李宗亮望向于尹东消失的方向。

「你放心、你放心,你大可回去跟你的父亲说一切有我的安排,怎么说我还是这个家庭的大家长,尹东不得不听我的!」

嘴里虽强硬的说着,但于震天的心里可是没把握。

他发觉这几年来尹东变了,变得不像之前那么听他的话,会是那个女人的关系吗?他想一定是的。

马郁勤,一定是她改变了他的尹东!

不行,他一定要去找她谈一谈。

www.shangxueji.com

坐在驾驶座上,于尹东难得烦躁的抽了一地的菸蒂。

掏出手机来,他又拨了一次电话,在确定得到相同无法接通的讯息之后,他气愤的想将手机直接砸出车外。

这时,宁静的午夜街道上徒地传来规律的高跟鞋踏声。

须臾之后,鞋子的主人现身在街灯之下,她一手背着皮包,一手拿着外套,仍是一身上班时的套装,踩着脚下的细跟鞋,极具节奏的走过来。

坐在车里的于尹东,一眼就看到了她。

心中澎湃的情绪翻腾,瞧他苦等了她一整晚,而这个该死的女人却不知到哪里去鬼混,不仅让他找不到人,就连手机都不通?

又走了几步,郁勤很快的发觉了停在公寓门口的进口高级房车。

心猛地砰咚跳了几下,对于这部车子她相当眼熟,鞋跟摩擦地面的音频加快,她几乎是以小跑步的动作来到车边。

往驾驶座里一看——果然是他!

「你不是说今晚要回家吃饭吗?」她微微的讶异着,他的脸色看来极度不善。

「我说要回家去吃饭,不代表你就能出去私混到这么晚!」于尹东咬着牙的说,甚至可看到额角夸张地微爆着青筋。

「我没有去私混,是茉莉约我吃饭。」郁勤小声地说,对于他会直接来找她,仍感到惊讶。

算算时间两人交往前后应该也有四年了吧?这是四年来的头一回,他主动到她的住处来找她。

「茉莉……」于尹东想了下,很快想起茉莉是佟继白的女友。「那手机呢?既然是跟茉莉去吃饭,为什么手机不开?」

害他拨了—整个晚上。

没等家里那顿让人食不知味的晚餐结束,他就随便找个藉口离开,心情恶劣极了的开车前来找她,不仅扑空,连手机都拨不通。

「手机?」郁勤赶紧低头,在皮包里一阵翻找。「明明有开呀?」

好不容易翻出了小手机,握在手里一看,她叹了口气。

「啊,竟然没电了。」难怪他会拨不通。

又睨着她看了会儿,于尹东突然拔起车内的钥匙,拉开车门下车来。

「给我。」对着她,他伸来一手。

「手机?」郁勤小心翼翼的问。

「废话。」他粗声粗气的。

郁勤握着手机的一手往前一递,心想不对的又连忙抽了回来。「你该不会又要把我的手机给扔了吧?」

上回说她的手表不准,可怜的表一被拿下,马上就落到地面去与地板亲吻,一命呜呼哀哉。

现在,她的手机没电,他想看,该不会又……

于尹东略挑起一眉。「叫你拿来就拿来,废话那么多干嘛?」

他相信她没胆子对他说谎,不过手机是否真的没电,最好是亲自证实过。

他宽大的掌直接伸到她的面前,郁勤咬了咬唇,虽心有不甘,还是乖乖的递出自己的手机。

他拿起看了一眼,她紧张的差点尖叫,以为手机就要一命呜呼。

「那么紧张干嘛?」他觑着她,半哼声的说。

其实心里满意极了,真的没电了,不管如何按压开机键,手机就是无法开启。

「喽,还你。」拉过她的手,他将东西塞还到她的手中。

「谢谢!」看着手机仍然健在,郁勤大大松了口气。

「这么旧的东西了你还用?」他仍睨着她,不过口气明显变好,转过身去按了下钥匙串中的汽车防盗中控锁。

「收讯很好呀,干嘛跟人赶时髦。」郁勤利用机会赶紧将手机收回皮包里。「怎么会想来找我?要上你那去吗?」

于尹东凝着她,抿着唇线沉默了许久。

终于,「我今晚想睡你这儿。」

每当他心情极度恶劣时,第一个想到的会是她,待在她的身边至少能让他的心情平缓些、舒服些。

至于今夜为何不回住处去,因为他不想接电话。

他想,不用到半夜,父亲一定会拨电话过来,如果他不接,他一定会把他住处的电话打到烧掉,就算吵得他整夜不能睡,恐怕也不会介意。

「你要睡我这儿?」郁勤眨眨眼,被今夜第二粒震撼弹炸得瞠目结舌。

他连她的住处都没来过,更别说上楼去,何况是在她的小公寓里过夜?

「怎么,不欢迎吗?」如果她敢说是,他想他会直接将人给掐死在公寓前。

「也不是。」只是她的住处真的很校

独自北上发展的她,家人都在南部乡下,以这屋子的坪数来说,一个人住已算奢侈。

但若看在他的眼中,他绝对会认为,小得似鸽子窝。

「那还杵在这里摩蹭什么?」他迈开步伐,率先往前走了一步。

「也不是,应该是……」郁勤赶紧跟上他。

于尹东突然停下脚步。「除非你在楼上藏了个男人?」

「怎可能!」郁勤顿觉啼笑皆非。

「那不就得了。」说着,他懒得再理她,三两步就走到公寓门前。「钥匙。」

他朝着她伸来一手。

郁勤赶紧掏出皮包中的钥匙。「先说好了,我租的房子不大喔,扣掉前后阳台,大概剩不到十五坪……」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