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子心 > 《我的撒旦老公》
返回书目

《我的撒旦老公》

第五章

作者:子心

这间屋子真的很小,这是于尹东第一脚踏入这间屋子的第一印象。

不过在屋子里逛了圈后,他倒是觉得还不错,麻雀虽小,但五脏俱全。

由里到外,不管客厅、餐厅、厨房,还是卧房,没有多余的赘饰,只有简洁两个字可以形容,就如郁勤一向给人的感觉一样,简洁明快、不拖泥带水。

从卧房里走出来,他随手将西装脱了下来,扔到一旁的沙发上,看着她在厨房和餐厅来回穿梭,忙着泡茶。

「我从不知道你自己一个人祝」他承认,他是故意漠视了某些事。

包括不去了解她,关于她的一切背景,并且在发觉了心里恐怕早已烙上她的名字之后,他更是故意漠视。

他害怕,怕越了解她,就越爱她,越是挣扎就陷越深,最后会不可自拔。

「我爸妈都在屏东,他们从小种田,早已习惯乡下生活,说要一辈子住在老家。」郁勤捧着一个陶杯,杯里装着热茶,走过来,将茶水端给他。

他接过她的茶。「那你呢?」

喜欢城市、喜欢热闹的都市生活,所以到台北来?

「一开始是不得已的。」郁勤笑着说,选了张软软的懒人椅坐下。「别看我爸是农夫,但他可是相当坚持,觉得他的子女得乖乖的念书,至少要读到大学毕业。」

所以高中毕业后,她就北上读大学,为了怕给家里太大负担,还利用许多机会去打工。

「那后来呢?」他在她身旁的沙发坐下,温暖的茶,暖了他的手和心。

「后来……」郁勤转过脸来看着他,笑容突然消失,声音卡在咽喉。

后来当然是因为遇上了他。

爱上了他的她,连心都遗失在他的身上,又怎可能会舍得离开台北回到屏东去呢?

「后来怎样?」他掀开杯盖,慢慢的啜了口茶。

郁勤笑着摇摇头,略倾身向前,突然将脸埋在他的双腿上。「后来我找到工作啦,又不能随便离职,所以就只好留下来。」

她知道不能轻易说出爱他,怕会将他给吓跑。

这是个禁忌,她只能以行动表示,但不能说。要直到他先说出爱她,等到那日的到来,她才能坦言对他的爱。

只是,唉,这是何等孤独又漫长的一场战役?

就像是茉莉所说,一场男人与女人,为爱而坚持着的战役。

「这就是原因?」说实在,她的答案让他有些失望。不过,看在她主动投怀送抱的举动,他就不与她多计较。

「你不是说过,如果是我要提出辞呈的话,条件得比一般人还严苛,至少要提前三年说。」她昂起脸来看着他,脸上绽着甜美笑纹。

「我有这样说过吗?」他故作糊涂,一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拨弄着她的一头长发。

当然有,记得某年、某月的某一天,有人因为发高烧而旷职一天,结果隔日被人骂得想离职,那个骂人的人,正是这么说。

郁勤笑着坐起来,躺到沙发上,将他的腿当成了最舒服的枕头。「那时候我还没跟你,被你骂得差点哭出来。」

他极喜欢她的耳朵,他居高临下的拨弄着。

「一定是你记错,我通常不用骂人。」光眼神就能杀人,何需开口骂人呢?

「是呀,眼神就能杀人了。」这点她同意,举双手。

于尹东哼笑了声,喝了口茶后将茶杯往小茶几上一放。「如果真能杀人,那么,为何你不怕我?」

算了,他不子计较她大不敬的话,因为现在他的心情好极了。

「谁说我不怕。」拜托,她只是比一般人要来得了解他好吗?

「既然怕,为什么还敢跟我在一起?」他审视着她,眸光炙热地。

或许是因为在自己的住处,郁勤显得比较大胆了些,坐起了身体,她将纤细的双手缠上了他的颈子。

「天知道,或许是因为你吸引我吧!」到目前为止,她只能承认这么多了。

她的话引来于尹东的一笑,那笑容没寒意,很难得。

「那要不要听听,我为何选择你?」她对他的吸引很难讲,也难厘清。

对于尹东来说,郁勤一直是个绝佳的帮手,是个体贴、效率佳、又善解人意的好秘书,何况她还有着一副绝对可被评为一百分的外貌和身材,而且对他唯命是从。

但,他是因为这些因素而选择了她的吗?不,隐约间他知道,绝非如此。这些不过是让他在选择了她的同时,更觉满意的附带条件罢了。

那,他到底为了什么呢?唉,目前他也很难说出个所以然来,或许某天他会搞清楚。

「近水楼台喽。」她仰着脸看他,好喜欢他眼中黧亮的光彩,如果不要有那片寒意的话。

「近水楼台?」呿,他是这么随便的人吗?

「你很忙的不是吗?而我又刚好靠得你那么近。」近得每天都能见面,接触的机会又比别人多。

不过,真的是这个原因吗?以前她觉得是,现在不确定,因为隐约间觉得他是喜欢她的,也许离爱还有点距离,但希望将来有一天,他能亲口说出爱她。

「听你说得好像我一点也不挑。」于尹东有点不满的撇撇嘴。

「这样说对我好像有点不公平,我自认自己的条件算是不错。」她抗议的略推开他,收回了缠在他颈于上的双手。「也许你忘了,当初我们是怎么在一起的?」

「怎么在一起的?」没有她倚在怀中,他顿觉空虚。

不过,他是真的忘了,如果她没提起的话。

「是个夜黑风高的夜,我加班。」为加强效果,她夸张的强调夜黑风高。

「不可能。」他却毫不赏脸的直接点破。「我印象中,好像从来没让你留在公司加班到夜黑风高。」

郁勤翻翻白眼,动作既生动又活泼。

「拜托,那只是叙述往事时,为加强张力效果而添加的形容词汇。」或许是因为在自己的住处,心境的轻松让她在他的面前显出活泼的一面。

「……」于尹东哼了声,无言以对。

不过,他倒还蛮喜欢这样的她,让聪慧直接表现在她的活泼上,不会因为过于压抑而显得死气沉沉。

「那天你只问了我一句,要跟你吗?」郁勤继续接着说。

「……」于尹东仍旧无言,暗得发亮的双眸锁着她。

想了下,好像真有这么一回事。「我就只问你这四个字吗?」沉默了许久,他的薄唇终于再度蠕动,缓缓吐出嗓音来。

「嗯。」郁勤眨眨眼睫。

唉,她又发觉了他另一个迷人的地方,当他浑身不放送免费冷气团时,他的瞳仁会绽放出迷人的黑紫色光彩。

不费吹灰之力,他又让她的心陷落得更深,深得不可自拔,超级迷恋他。

「那你回答我什么?」于尹东很骄傲的扬扬一眉。

几年前的事了,虽然来龙去脉已不大记得,不过他很得意,至少他的选择没错,她是个越来越迷人的女人。

「好呀!」郁勤坦言,如今想来,真是勇气可嘉。

「只有两个字?」他的一眉挑得更高。

没想到她比他更惜言、更扼要、更直接、更让人赞叹,不知她脑中当时想些什么?又为何要答应他的要求?

「是。」郁勤冲着他绽开灿烂得如蜜糖的笑,双眼直勾勾毫不避讳的盯着他,双手重新攀上了他的颈肩,将脸埋在他的胸怀里。

「你是不是在想,当时我脑中到底在想些什么?」

他应该以为她会想要得到一些物质上的回馈吧?但这几年来都没有,她从没开口向他要求,或要过任何的东西,或是金钱。

「……」于尹东没应声,沉默即表示默认。

「抱我。」她突然昂起脸来,眯起眼的送上自己的芳唇。

总有一天他会知道的,她要的东西其实很简单,但也有点困难。

她要他的心,她要他的爱,她要他能以同等的情感来回应她。

「这就是你所想?你所要的吗?」于尹东的一手轻轻地搭上她的后脑,掌着她的颈项,低头吻上了她。

对他而言,她一向是致命的吸引。

不用言语、不用姿态,她已能让他沉沦,更何况是此时,她难得的主动。

这一夜,他们聊了许多,只是因为小小的改变了环境,不知是不是这个因素,他们之间的关系也跟着起了微妙的变化。

一个两人间彼此心知肚明,却又心照不宣的改变。

www.shangxueji.com

一整天下来,于尹东的心情在极度恶劣下度过。

起源是因为一束该死、碍眼又让人气愤到不行的火红色玫瑰花。

终于,忍受到下午三点半,在忍无可忍也无心办公的情形下,他大步的走出办公室,来到郁勤的桌边。

「董、董……董事长,有事?」郁勤被他吓了一大跳,因为他怒气冲冲的模样。

他睨了她一眼,斜视着,很冷的眸光中仿佛透着千万支能杀人于无形的利箭。

如闪电般疾速的出手,他不着痕迹的抽走了她办公桌上花瓶里的玫瑰花束,不用数步伐,因为他几乎是将花束给当成了利箭一样的往前射。

咚地一声,不要几秒钟,美艳的花朵已落到了去与垃圾桶亲吻的命运。

「以后拒绝掉别人送来的花,因为我讨厌。」他的一手甚至还指着花瓶旁的卡片,然后示意她不远处有部碎纸机。

郁勤无奈的笑笑,乖乖的将卡片拿到碎纸机去销毁。

「告、告……告诉他,你已经有男友了。」他表情有些僵硬的说。

恨极了那个送卡片、送花的男人。

就说他早看出李宗亮的图谋不轨,竟然敢将脑筋动到他的女人身上。

「呃?」郁勤被他的话给吓了一跳。「可是表面上,我是没……」他是间接承认了两人间的关系了吗?

「没什么?」他很气愤,冷冷的态势不见,难得吼人。

莫非她对那个男人也有兴趣?

「呃……」看他好像气得不轻,郁勤还懂得识时务者为俊杰的道理,赶紧改口。「没什么、没什么,如果他有打电话来我一定告诉他,还有花,我会记得全部退回去。」

他看着她,哼了声。

对于她的答案,他还算满意。

不过,这似乎不够,不够让他安心。「这个星期下班之后都不许先走,我决定送你回家,不,干脆我搬去住你那儿。」

抛下话,他转身头也不回的走进办公室。

真是个一举两得的好法子,可以免去父亲到他的住处来罗嗦,又可以赶走那些对她有遐想的男人……

www.shangxueji.com

临下班前,于氏来了几位稀客。

于尹东的办公室里,郁勤忙碌的来回穿梭,急着端茶递杯子。

「郁勤,多年不见,你还是如以往一样的干练。」坐在主位沙发上,于震天接过茶水,若有喻意的笑说着。

有许多年了,从放手将于氏交给于尹东之后,他就没再到过于氏来。

「谢谢老董事长的夸奖。」连忙将另一杯茶放到一旁于尹东的桌前,郁勤又转身为李宗亮和李宗吟递上茶水。

于尹东的眸光始终随着她移动。

对于父亲的突然造访,心底打的是什么主意,他早已心知肚明。

「我想今天没有别的事,一会儿下班后,你就可以先走。」不能让郁勤留下,他怕父亲会有出人意料之举。

「是。」郁勤转身准备退出去。

她懂得他的双关意思,就是不必等他,她自己一个人先行下班。

「等一下。」于震天却忽然喊住她。

「老董事长还有事?」郁勤停下脚步转回身来。

「我还没帮你们介绍、介绍,以后宗吟可能会常到公司来走动,万一你不认得她的话,对尹东来说,可能会是个困扰。」于震天无瞄了儿子一眼,故意说。

「马秘书你好,我是李宗吟。」李宗吟配合的天衣无缝,于震天的话才刚落下,她就站了起来,朝着郁勤伸来一手。

郁勤的反应先是一愣,随即伸手与她一握。

「她是我的妹妹,唯一的妹妹。」李宗亮连忙插话。

「你好。」郁勤挤出招牌性的笑容。

她从头到脚将李宗吟给打量遍,与她相较,两人是天地之别。若她是朵艳丽的玫瑰,那么李宗吟就是朵毫不起眼的小山菊。

她的外表只能用非常普通这四个字来形容,不过郁勤倒是可以看出,于震天对于她有着相当程度的满意。

至于她为何会出现在这儿,依照常理来判断,她知道于震天别有用意。

「好了,你可以下去了,我不是还有两封私人文件你还没处理好吗?动作快点,下班前我要。」于尹东的看法似乎与郁勤相同。

为避免父亲提及任何让人难堪的话,于尹东只好随便找个理由,让郁勤可以顺利退常

「是。」懂得他的用意,郁勤恭谨一应准备退下。

「郁勤,你可得好好的记住宗吟喔,因为合作案的关系,以后她会常来办公室来走动。」于震天强调。

「是的,我知道的,老董事长。」郁勤仍旧恭谨的应着,然后转身,很快的步出办公室。

在合上办公室的门前,她听到了里头传来的话。

「尹东,你可不能让我丢脸,人家宗吟是第一次到我们于氏来参观,做为一个公司的老板是绝对不能怠慢客人,不用我说,你也该知道,陪陪人家去参观参观公司,是基本礼貌。」

郁勤明白,这叫作制造机会。

看来于震天对于李宗吟,似乎颇满意。

www.shangxueji.com

下班时间一到,郁勤准时做完手上的所有工作,整理好桌面,拿起随身皮包,很潇洒的离开办公室。

走出电梯,才离开于氏大楼,她很意外的在人行道上遇到了李宗亮。

「嗨,你收到我送的花了吗?」他似乎是故意到楼下来等她,而且在门口等了她一会儿。

「收到了,谢谢,不过我不喜欢玫瑰。」郁勤很怀疑,他妹妹不是还在楼上吗?他在这儿堵她是为何?难道是……

想警告她吗?怕女秘书和年轻的老板间有过于亲密的互动。

关于有钱人和有钱人间的联姻,已工作多年的她可看多了。

何况,方才在楼上,于震天也毫不掩饰对于李宗吟的好感,急着将人和尹东送作堆,而刚好李家也有此想法,想来个一拍即合。

「那你喜欢什么?」如果送花能打动佳人芳心,就算再难、再稀有的花种,他都能让人找来。

「我什么都不喜欢。」郁勤有些疑惑,似乎又不像。

他的出现不像是为了警告她别妄想着于尹东,因为他过于热忱的眼神和眸光,让郁勤想得有点头疼,不如直接走人。

看了他一眼,她绕过他,想暂时甩开脑子里复杂的思考。

李宗亮怎可能死心。「想想吧,怎可能没有你喜欢的呢?不一定要是花,只要是你喜欢的,我一定帮你找到,送给你。」

他跟在郁勤的身边,亦步亦趋的跟着。

过往他交往过许多女人,从没有一个像她一样,在第一眼就吸引住他,简直教他神魂颠倒。

「你真的能帮我找到?」郁勤停下了脚步。

心里呿了一声。

怎可能?她如果告诉他,全世界她什么都不要,只要于尹东一个人,他就能将他送到她的手中吗?

真是痴人说梦话。

「是。」李宗亮应得极为肯定。

郁勤感到啼笑皆非。「李大老板,不是有钱就能买到全世界。」睨了他一眼,她以一副懒得理你的表情,恢复了脚步,继续往前走。

李宗亮急着绕到她的前方挡住她的去路。「你不说,怎知道我做不到?」

他可是诚心诚意的想追求她。

叹了一口气,郁勤再度被迫停下脚步。「当你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就知道你一定做不到。还有,劝你别把时间浪费在我的身上,我是不可能接受你的追求。」

除非他变成于尹东,不,就算真变成了尹东,她也不一定会接受他,她要的是原原本本,那个冰山一样的男人,最纯粹的于尹东。

不是任何男人可以替代,也不是任何男人可以伪装的,他就是他,在她心里的他。

「为什么?」瞧她拒绝的多直接,李宗亮伤心道。

「不为什么。」又睨了他一眼,郁勤无奈的撇撇嘴,绕过他又继续往前走。

李宗亮只愣了几秒,再度追上她。

「是因为尹东吗?」国父革命都得经历十次的失败,最后才得到成功,所以他怎可轻言放弃,被拒绝个一两次又算什么。

「你胡说什么?」郁勤没停下脚步,瞥过来一记大白眼,冷冷的瞪着他。

该不该说有点心虚,她和于尹东的关系确实不单纯。

「谁都不难猜测,你可能对他怀着某种程度的爱恋。」否则以她的外貌和干练的工作能力,怎可能长久与一个冷得可以冻死人的老板在一起。

而身旁摆着一个美艳到足以让所有男人喷鼻血的女秘书,他不相信于尹东会完全无动于哀。

「如果我说是又怎样?」如果逃避不能解决问题,那么她不介意与他来个模糊话题的鸡同鸭讲。

「那你注定要伤心。」从今日父亲与于伯伯通过电话之后,两家联姻的事似乎已大势底定。

「伤什么心?」郁勤装出一副不解疑惑的模样。

「于尹东会娶我妹妹。」李宗亮斩钉截铁的说。

「关我什么事。」心里虽早已猜到,但亲耳听到,证实了猜测,心里还是难免酸涩难当。

「如果你是喜欢于尹东,那当然就会与你有关。」李宗亮毕竟不是傻子,他小心的观察着郁勤的表情和反应。

郁勤冷冷的睇了他一眼。「神经!」

嘴里虽硬气的说,但心里却早已不确定。他会答应吗?答应为了利益而结合的婚礼,去娶一个她很肯定他不可能会爱上的女人?

李宗亮不在意被冷然的美瞳瞪着,美女有这样的权利,何况她还是个有智慧的美女。

「你何不考虑考虑我呢?我能保证,我们之间的恋情不会有任何阻碍,我家是民主的,会完全接受我个人意愿。」

郁勤仍旧瞪着他,许久,她吐出一句:「无聊!」

懒得再理人,她加快脚步,恨不得能长出一对翅膀来,马亡飞走,或是能有魔法,将眼前这个缠人的男人,刷地一声变不见。

「郁勤……」李宗亮不肯死心的跟在她的身旁。

「别喊我,我跟你不熟。」她实在烦极了,干脆停下脚步,指着他的鼻子骂。「你听清楚了,我跟我们老板没什么,还有,我不可能接受你的追求,所以,请你省省吧,别再缠着我。」

她疾言厉色,只求赶走人,更期望他别不识趣。

「别再跟着我,否则别怪我踹你或踢你。」最后她甚至撂狠话,狠狠瞪了他一记,转身跑了起来,跑进不远处的地下道。

看着她的身影,李宗亮承认,方才那一瞬间是被她的恶声恶气给吓了一跳没错,但是他会因此就放弃吗?似乎并不会。

「好可爱的女人,好酷喔!马郁勤,我要定你了,就算你真的是于尹东的女人,我也要把你给抢过来!」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