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子心 > 《我的撒旦老公》
返回书目

《我的撒旦老公》

第七章

作者:子心

于尹东真的去和李宗吟约会了,在马郁勤的安排下,硬是挪掉了今晚两个商务饭局。

坐在咖啡馆里,郁勤边看手表边看着窗外地喘息。

什么叫自作自受,恐怕是她目前处境最佳的写照。

又叹了一口气,没来得及将视线由窗外拉回,一个一身黑色劲装的身影,已来到她的桌边。

「怎么了,瞧你一副要死不活的模样?」贾以婕拉开椅子坐下。

照着惯例,砰地一声,黑色全罩式的安全帽,又被丢向一旁的座位上。

「我呕。」郁勤懒懒的抬眼看她,无力的吐着气。

「呕什么呀?」贾以婕伸手招来服务生。「阿刚,给我一杯热可可。」

叫阿刚的服务生还在一两步外,应了一声喔,没再走近,而是直接在手上的帐单上写了写,转身又往吧台走。

「于尹东去约会了。」郁勤讷讷地说。

现在她的心有点闷也有点烦,本来还有一点自信的,对于他对她的喜爱,但随着今日他在公司里的一句话,她的信心又被逼到了谷底,见不了天日。

唉,他居然主动邀约李宗吟一同用餐,还让她拨电话订位。

「约会?」拉拉衣袖,以婕高高地挑起一眉来。「你所谓的约会是指和女人?不是商务上的?就是带着另外一个女人的那种?」

郁勤望着她,连眨眼的气力都没,下巴笔直地朝下,点了点。

「真是猪一头!」以婕不在乎形象,狠狠地咒骂了声。「玩劈腿?」

郁勤摇摇头。「说起来有点无趣,也有点老掉牙,尹东的父亲希望他联姻。」

「企业联姻?」以婕扬扬眉,未吐出声音的嘴形张张合合的嘀咕着老八股。

「可以说是,在形式上有点像。」毕竟于氏正和李家在谈一笔土地合作开发案。

「那你怎么办?」以婕看着阿刚将热可可端来,接手后道了声谢。

看着阿刚走开,郁勤无力的在桌上趴了下来。「还能怎么办?」

她要是知道就好了,也不用在这里烦恼。

「他都没表示什么吗?」以婕的心里早已吁声不断,若是她的男人敢这么待她,她会一脚把他踹到天边去。

「表示?」不,郁勤以一手半撑着脸,看来斗志低落。「还不是一样冷得似座冰山,他没明白的表示,我就得摸索着猜,害我心里七上八下的,不知该怎么形容。」

「你真的非他不可吗?」神情一转,以婕抱以同情的眸光。

郁勤一向很有自信,不管外表或是在工作能力上,如今却让情感给困锁住,她看着她的心情起起落落已有数年,全是因为那个男人。

郁勤扫过来一记大白眼。「你这个问题问了等于白问。」

她跟茉莉一样,甚至比茉莉还严重,陷得更深。

同一个问题,茉莉的回答会是不甘心,但她知道绝非是不甘心,而是放不下。至于她呢?则不仅仅是放不下了,于尹东早已是她生命中的一部分,一旦失去了他,她将失去完整的生命,内心会留下一个永远填不平的空洞。

「那你打算怎么办?」可恶的臭男人,搞得她们几个女人团团转。

「前几天茉莉约我吃饭,她说她要自立自强,打算来场战斗。」郁勤没应话,而是将话题转开。

她是不是也该如此?还是继续任随着时光流逝,一年一年的等下去……

「她总算开窍了吗?」以婕似乎颇为认同。

像她和阎罗,如果他敢耍手段,她也绝不给好脸色看。

郁勤摊摊手,无力的一耸肩。「这几日没她的消息,也不知她进展得如何,我想急诊室里应该还是一样忙碌,不过……」

她怀疑,她真会完全放下佟继白,将人放牛吃草,另外去勾搭新欢?

「怎么?」

「我怀疑她根本放不下佟继白。」就像她离不开于尹东一样。

「你们呀!」以婕听了实在想骂人,但想了下还是作罢。「不如你也给点颜色瞧瞧吧,至少自立自强起来,学茉莉去战斗一下,结果如何虽是未知,但至少你努力过了。万一将来哪一天,于尹东真的娶了别人,你的遗憾也会较校」

「……」郁勤首度哑口无言。

也对,恐怕已到了不能坐以待毙的时候了,为了捍卫她的爱情、为了捍卫属于她的男人,她该化被动为主动,她要站起来、她要战斗。

好吧,放手一搏,最终或许仍没结果,但总比抱着懊悔哭泣一辈子要来得强。

www.shangxueji.com

世间的巧合往往来得教人措手不及,说有多神奇就有多神奇。

「郁勤,你可以请假回家来一趟吗?」一早,郁勤还为于尹东一夜末归而忧心猜测,屏东的妈妈就刚好拨电话来。

「怎么了?发生了急事吗?还是你或是爸……」她整整心情,暂且将脑海中的于尹东抛掉。

「没什么,我和你爸爸都很好,只是上个星期你爸爸遇到了高中同学,他的同学有个儿子,上个月底刚由美国回来,听说很优秀,人又亲切长得也很帅,所以想介绍你们认识,对方说……」

「妈。」没等母亲将话说完,郁勤难得不耐烦的打断。「我这个星期很忙,下个星期很忙,下下个星期还是会很忙,公司有一大堆的事情等着我处理,所以没空请假回去。」

拜托,饶了她吧!

脑中乱烘烘,心思紊乱,全都还在想着该用什么法子,才能解决掉她和尹东之间的无形之墙,母亲却又塞了个相亲的问题过来。

「这样……」听到母亲觉得可惜的沉吟声。「可是你爸觉得对方很不错,你真的不再考虑一下吗?」

「妈……」郁勤想说,当然不考虑。不过灵机一动,她脑中突然浮现了一个想法。「不然下个星期三如何?你跟爸爸说,我下个星期三会请假回去,然后可以住到星期天,总共有五天的假期。」

反正年假多的是,她整个年度都还未休假。

说好了要战斗的,不是吗?要为自己的爱情而战,就算得将死马当成活马医也可以。那么,她是该要主动一些。

一想到将告诉他,她要请假回家里去相亲,不知他会有何反应?郁勤的心里就忍不住的雀跃,翩翩起舞。

「真的吗?你真的可以回来!」母亲的声音因高兴而激昂。

当然,这时她不会去追问自家女儿,方才不是还说着这星期很忙、下星期很忙、下下星期也很忙。

「嗯,就这样说定了,我下星期二下班之后就搭夜车回去。」看了眼手表,已快来不及搭车上班,郁勤匆匆又说了几句就挂断电话。

看着挂上话筒的一手,她的心还雀跃着,甚至因为过于激动而微微颤抖着。

已等不及了,她真想看看,当她对着他大声说,我要回家去相亲时,他的脸上不知会是何反应?

www.shangxueji.com

郁勤很讶异,对于一早就在办公室里见到于尹东。

通常他会比她还晚进来,大约晚半个小时或是一个钟头,而她则是利用这个时间帮他整理过桌面,顺便泡壶热茶。

但,他今天却早了她一步,不,也许是好几步。因为当郁勤进到办公室时,他已端坐在他的座位上。

「呃,早……」她忍不住怀疑,自己的手表是否已经故障。

「不用看表,是我早到。」他的神情看来比昨日阴沉了些,整个背脊仰靠在椅背上,轻轻地闭着双眼。

其实他哪是早到,根本是整夜没有回家。

李宗吟果然是个非常无趣的女人,昨晚一顿饭吃下来,气氛沉闷的让他不得不怀疑,他的细胞会因为过于枯燥而死去一大半。

「喔。」郁勤轻应了声。

唉,许多年了,她始终想不透,就算他的双眼不看着她,为何总能猜出她的心思、她的动作。

「你昨晚在忙些什么?」于尹东仍没睁开眼来。

最让他感到气愤的是眼前这个女人。

都跟她说他要去跟别的女人约会,她居然毫无反应,一副无动于衷的模样。

所以,为了气她,他昨夜没去找她,草草结束了与李宗吟的晚餐之约,他干脆回到公司,待在办公室里一整夜,直到现在。

「昨晚?」郁勤小心翼翼的看了他一眼,急急吸了几口气稳住心跳,决定照着拟订好的作战计画,一步一步前进。

于尹东终于睁开眼来,眸光冷冷的睇着她。

「昨晚我和以婕一同去吃饭。」她笑着说。

于尹东见过贾以睫,知道她是阎罗的女友。不过这票女人又聚在一起,会不会是又在想些什么馊主意?

「……」他沉默着没再说什么,也将眸光由她的脸上移开。

郁勤看着他将手斜撑在桌面上,偏抵着脸,说道:「要不要喝壶热茶?」

「奶茶吗?」他仍没抬起脸来。

「是。」他在想些什么?郁勤不禁这么想。

「那就快去吧,我还没吃早餐。」于尹东心里的烦闷正在累积中,为这阵子来紊乱的心思,还有另一股让他莫名烦躁的情绪。

「我有多带了一份三明治来。」本来是要充当午餐用的。

「快吧,只要能充饥就好。」他有点气自己地冷硬说道。

他到底是怎么了?明明讨厌李宗吟,却答应父亲要跟她交往看看?明明不该太在意马郁勤,却越来越管不住自己的心?

是为了她吧?为了转移父亲的注意力,让他别再去骚扰郁勤,他才勉强的答应了与李宗吟的交往。

「你等等,我几分钟就好。」郁勤说着,又看了他一眼。

只瞧见于尹东朝着她挥了挥手,眉间轻蹙起的阴影,说明了他的心情似乎十分糟糕。

郁勤转身离去,两三分钟之后,她端着奶茶和三明治重新回到办公室。

「我去拿杯子。」将餐点放下,她转身想去拿杯子。

「她今天起会过来这里。」于尹东的声音突然传来,抬起脸来看着她的背影。

「谁?」刹那间郁勤感觉整颗心似让人狠狠地给揪掐住,僵硬的转过身来,两人的眸光交错,由眼瞳中可看见彼此清晰的身影。

不用问也知道会是谁,但是她心里仍有那么一点点的不服,不肯死心。

「李宗吟。」于尹东以一手撑着下颚,似在研究着她的神情和反应。

郁勤尽量让自己看来自然。「是不是需要帮她安排个位置?」

他接受?他居然接受让其他的女人进驻他的工作环境?那么接下来,是不是就要融入他的生活空间?

于尹东高高地挑起一眉,望了她一眼,收回目光,拿起桌上的三明治用力的咬着。

「不用了,她会一直待在我的办公室里,直到土地的合作开发案圆满结束。」他怀疑,她怎么问得出口?

至少该意思、意思表达一下她的不满吧?

两人的关系虽一直没公开,但不管如何,她可是他多年来的地下情人。

「喔!」郁勤很气,当然生气,气得恨不得冲上前去揪起他的领子,当头来个狮吼逼问。

但不能,她知道自己没有立场,理智告诉她只能暂时按兵不动。

「喔?」他冷凝的眸光扫了过来,瞧她是什么表情和答案。「既然你已经知道了,就千万记得别将人给认错。」

「是的,我知道了,如果没事,我先下去了。」郁勤的一手在身侧紧紧地握成拳,任尖硬的指甲戳痛掌心的肌肤,藉以提醒自己得沉住气。

是的,她要沉着冷静,不能是这场恋情战争中的失败者,否则她将会失去她的最爱,还得用一辈子的伤心来陪葬。

www.shangxueji.com

她在反击!

于尹东可以很肯定的说,绝对是的。

否则过去他那个精明干练又听话的女秘书,怎会在一夕之间突然消失,一整天下来她出了许多的差错,很难不让人怀疑,这是她无声的抗议。

不过有抗议,表示她的在乎,既然在乎的话……

这样的认知让于尹东的心情愉悦,所以就不去计较她暂时性的失常,难得的容忍着她不彰的工作效率。

然而,也并非所有的事都能教人容忍得下,临下班前的一通电话,让于尹东火冒三丈,差点就熔掉了脸上一惯的冷冰山,当场水泛成灾。

「喂,于董,你好。」娇嗲得让人起鸡皮疙瘩的嗓音传来。

「你是谁?」于尹东觉得浑身不自在。

「你已经忘了人家啦?唉,真让人失望。」电话的那端,戴薇拉使出浑身解数的说着。

于尹东厌恶地蹙紧了眉结。「我现在只给你三秒钟,你最好识趣的快说出你是谁。」

冷得能冻人的俊颜上开始冒着白烟,他发誓,要将人给骂哭,对他来说绝非难事。

「我是戴薇拉呀,于董,你真的将人家给忘了喔!」见不到人的戴薇拉,当然瞧不出气氛的冷凝。

「我管你戴什么?你现在只要告诉我,你到底拨电话给我做什么?」于尹东再也控制不住火爆的口吻。

该死的八爪女,他当然记得她了。

还有,该死的郁勤,她是真的脑袋坏掉,还是存心与他作对,居然将这个女人的电话转接给他?

「呃……」戴薇拉被他暴吼的声音给吓祝

「你最好有该死的好理由,否则我会让你死得很难看,」撂狠话了,还是挺难得的当面警告。

于尹东不禁在心里叹息,他的冷沉呢?都到哪去了?居然会对着一个女人撂狠话?

「呃、我……」电话接错人了吗?戴薇拉的印象中于尹东只会冷得冻死人,不会像暴龙一样吼得人想在地上挖洞钻。

「你什么你?」他已非常不耐烦。

决定了,一会儿挂上电话后,就将外面那个不知死活的女人给叫进来骂上一顿。

「人家、人家……」戴薇拉的声音听来已快哭出来。「人家是想问问你,那天我专程帮你把在拍卖会上标得的古董表附件送过去,不知道你收到了没有?」

她该为自己的勇气嘉许,居然能将话给完整说完。

本以为自己高明的留下一个可以与他联络的藉口,没想到……她不敢再信誓旦旦的说,绝对要将他手到擒来。

毕竟可没有多少女人,会愿意陪在一头暴龙的身旁,给多少钱或可以过多富裕的生活,她都不要。

恐怕有钱也没命享!

「嗯哼。」于尹东微哼了声。

「……」戴薇拉在话筒那端,静得不敢再有任何回应。

终于,他又说:「还有事吗?」

火气似乎已降了不少,但一下子降到北极去了,冷得可以将人给冻死。

「没事、没事、没事……」她发誓,自此之后再也不打电话给他。

「没事就好。」于尹东想了下,有些女人就是不够聪明,非得要人将话给讲白。「我很讨厌你,希望这是最后一次接到你的电话。」

「是、是、是,我知道。」现在开始,她也一样讨厌他。

至于过去,则是纯欣赏他的外貌和财富。

「很高兴我们有一致的想法。」叩地一声,无须再废言,他直接将电话给挂断。

www.shangxueji.com

于尹东才想着要将人给叫进办公室来训斥一顿,马郁勤已早了他一步,自动「负荆请罪」而来。

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

「董事长,这是你要的资料,还有……」她递上手里的资料,是一份合约,半个小时前他指定要的东西。

以往,这样一份资料,她不到五分钟就能调到送进来。

「还有什么?」他坐在办公桌后,抬起脸来冷睇着她。

该咬牙切齿,冷冷的劈头给她一顿臭骂,但没有,脾气只是在心肺间沸腾,还没达到火山爆发的境界。

于尹东再度感到诧异,关于他对她的包容力。

「还有这个。」她抽出一张纸片,大小有A4纸张的一半。

看着她将纸张递到桌上,他的面前,于尹东神情肃穆的眯眼一瞧,很陌生,纸张的形式和表格的内容,过往他从不曾见过。

抽起那张纸,挪近一瞧,他的眉尾微微上挑,如细看,可瞧出额角隐有青筋跳动的痕迹。

「你要请假?」不准、当然是不准了!

「是。我进公司很多年了,算一算年假都快十天了,今年却一天都没休过。」郁勤保持着一贯的口吻,平静且轻缓。

「我记得去年你不也一天都没休?」也不曾听她抱怨过。

「去年我妈妈没临时拨电话来要我回家。」她得想一下,挑个最棒的时机,以最佳的技巧,用最不经意的口吻告诉他,她要去相亲。

为了回敬他的安排,让李宗吟入主办公室,郁勤想了一整天,最好的法子是提前请假回屏东去。

总之,她这次是准备放手一搏了,筹码是赌上她一辈子的爱,也要逼出他的爱情。

「家里发生了什么事吗?」于尹东直觉地想。

「没有。」她耸耸肩的说。

「没有的话,为何会……」

「我妈要我回去相亲。」她打断了他的话,好似无所谓,不痛不痒。

「你说回去干嘛?」于尹东大喊了出来,难得显露出情绪,一手用力的在桌上一拍,整个人差点由椅子上弹起。

「相亲。」郁勤忍住笑意,对于自己选对时机,得意得很。

「你请假就为了回去相亲?」这下他更不可能准她的假期。

可恶的女人,把他当什么了?居然当面告诉他,要回乡下去相亲?

「是的。」郁勤尽量让自己的情绪看来平稳。「我妈妈说,对方是个条件很好的男人,又是我父亲好友的儿子。」

不知道是不是她听错了,隐约间,她好像听到有人将指节握得喀喀作响的声音。

「不准,接下来公司会很忙,你的假无法被准许。」他冷冷的说,眸光亟欲杀人。

他如果会准她的假,让她返乡去跟其他男人相亲,除非是太阳打西边出来,要不就是有鬼!

「我有休假的权利。」郁勤很坚持,她说过从今天起,不要再当一个默默无声,听话温柔的地下情人。

「我也有不准你假的权利。」于尹东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

今天他真是受够了,不仅故意耍弄小手段,还让他接了一通厌恶得快吐的八爪女电话,现在居然敢堂而皇之的要求休假?

想休假回乡去相亲?门都没有。

她是不是跟谁借胆了?忘了谁是老板,居然敢跟他讨价还价?

「我不管,假我是休定了。」郁勤命令自己摆出一副不在乎的模样。

「如果我硬是不准呢?」他眯起了眼,透露出危险的讯息。

「那我就……」咽下了一大口唾沫,郁勤在心里忖量着,该不该将话说得太过。

「你就怎样?」他就不信她有胆子说她不做了?

「我就……」郁勤还是没有十足的把握,万一她真说出我就辞职不干,而他真的答应呢?

那她一定会哭死,哭到肝肠寸断而死。

「就怎样?」他就不信她有胆说。

「我……」郁勤很气自己,更气他。

「嗯?」他眯起眼来瞧着她。

「我……」她的话再三的哽在咽喉里翻滚,却怎么也无胆说出。

「于大哥,我来了,你这里……」李宗吟的突然闯入恰好解救了郁勤,等她发觉办公室里不对劲的气氛,人已经深陷在这波低气压之中。

「董事长如果没别的交代,我先下去了。」郁勤首度感谢有李宗吟的存在。

深深的吁出几口气,她转身就朝外走。

「等一下。」于尹东突然喊住她,没等人转身,他就接着说:「请假的事,还是一句——不准。至于闲杂人等的电话,别忘了过滤是你的职责。」

顿了顿,郁勤讷讷地转过身来,考虑到李宗吟的存在,她只能开口应声是。

唉,看来这一回合的交锋,她似乎又略输了他一筹。

不过等着看吧,他说不准假,她就真的不放假吗?当然不了,为了捍卫她的爱情,她决定要放手一搏!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