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子心 > 《我的撒旦老公》
返回书目

《我的撒旦老公》

第八章

作者:子心

夜深了,郁勤习惯性的坐到电脑前,打开电脑连线上网。

她想今夜于尹东是不会过来了,因为白天办公室里的争执,还有得忙着与李宗吟约会。

「郁勤,你还好吧?今天白天我和以婕有见过面,她说你改变主意了?」一连上MSN,马上传来了舒晴的问候。

郁勤在萤幕上键入一个笑脸娃娃。

不用应是,舒晴已知道了她的意思。「那你打算怎么做?」

这可是个大赌注呀,郁勤有多爱于尹东大伙儿可是有目共睹,万一要赌输了,岂不要失掉最爱,换作是她,肯定要哭死。

「我要回乡下去。」郁勤深吸一口气,很平静的打着字。

「你要回乡下?」谁管她要不要回乡下?现在谈的可不是这事,何况……慢着,回乡下?回……乡下!

「喂,你该不是想丢下你的最爱,回屏东的乡下去吧?」

「我妈要我回去相亲。」郁勤据实告之。

「相亲?!」舒晴的电脑停顿许久,才以着极惊讶的口吻键入这两个字。

「是,我本来也不同意,不过换个角度想了一下,或许这会是个不错的机会也说不定。」等待已不能满足她。

她得强迫于尹东正视问题所在,迫使他改变,当然,是在他仍旧要她的情况下。

「喂,你这是在赌大笔的吗?」舒晴忍不住要为她擦冷汗。

「许多年了,不是吗?如果再这样继续下去,其实我也很怕自己会越来越没信心。」最难让人接受的结果,是最后两人会以分手收常

如果真有那一天的到来,她想,她不仅会哭死,还会肝肠寸断。

「可是、可是……」狗急跳墙好吗?舒晴在电脑的那端犹豫挣扎,不知该如何劝说。

「你是想问,万一他若真的放弃?」郁勤接续着舒晴未问出口的话。

「是呀,难道你真的就放弃了吗?」要换成是她,不哭死才怪。

郁勤的动作僵了僵。「目前我也只能这样做了,如果真的到了那种情况,我也只能再想其他的方法。」

「郁勤……加油!」想了许久,舒晴发觉自己也只能这么说。

哎,为何她的好友们会遇上这些混帐男人呢?

「我会的。」许多年下来,她早就够坚强了,何况这次可不准她有半点迟疑。

她和于尹东之间多出了李宗吟这个第三者,只要她稍有不慎,很可能将真的永远成了他的地下情人。

不,她不喜欢这个称谓,更不允许自己成了情感中的第三者,所以只好逼他做出抉择。

「那,你打算回屏东去多久?」舒晴听说了,以婕告诉她,于尹东的父亲好像安排了一个对象。

如果郁勤离开太久,会不会适得其反?

「目前还没决定多久,不过……明天一早就走。」郁勤已忍不住开始想像,当明日一早于尹东在办公室见不到她,会是何种表情?

大发雷霆?还是顶着一张能冻死方圆一公里内所有生物的脸?抑或是干脆直接拨手机骂她?还是亲自南下屏东找她?

很显然的,最后一项的可能性最低。直接打手机最有可能,所以她会记得,明天之后就关机。

「明天一早!」舒晴被她的决定吓了一跳。「这么快……」

看来郁勤是真的被逼急了。

唉,女人的反扑,绝对不可小觑!

www.shangxueji.com

于尹东在发飙?

百分之百的不用怀疑,在郁勤无故旷职第三天后,他的脾气终于累积到了临界点,像一座随时会爆发的活火山,熔掉了他脸上原本的冰漠,不仅会将人给烫死,还可能尸骨无存。

一早,会议室里,又是一场大战即将开打的态势。

机警的企画经理尤光,想起了马秘书请假第一天一早拨电话给他的建议,连忙向坐在一旁顶替马秘书的临时秘书,使了个眼色。

早已一身「皮皮挫」的秘书小姐,连忙起身,咚咚咚的跑出会议室,不到一分钟,又咚咚咚的跑了回来,必恭必敬的送上手里端着的杯子,还有温热着的茶壶。

于尹东定定的望了茶杯一眼,再望望一旁的茶壶。

端起杯子,他喝了一口。

「这是什么茶?」眼尾微微的抽搐,额角跳起了青筋。

「报、报、报告……董事长……是奶茶……」代理秘书吓得只差没拔腿就跑,也或许在会议室地板打个洞,将自己藏进去,可能也是个不错的想法。

「奶茶!」不要怀疑,这是暴龙嘶吼的声音。

会议室里的其他人面面相觑,再也不敢怀疑「这不是肯德基」的广告,有过分夸张的嫌疑。

「你敢告诉我,这是奶茶!」为何跟他脑海中和心里的记忆差那么多?

「报告董事长,这、这……」看着秘书已吓得快哭出来,尤光硬着头皮,自告奋勇起身,展开悲惨的挡刀命运。「这确实是奶茶没错,还是照着马秘书告知的配方调合的。」

这句话一出,会议室里的其他经理眸光一致,刷地拉向尤光。

老尤,我们同情你、我们敬佩你,如果你入地狱的行为,能解救得了大家的话。

唉,谁来告诉他们,谁来同情他们,他们过往的那个冰山董事长到底跑到哪去了?不由地,大家已开始怀念起冰山,他们不要火山……

「别提她!」果然,于尹东的火气更甚。

啪地一声,他挥掉了桌上的茶杯和茶壶。

砰锵,可怜的茶壶和茶杯飞出去,被判处去与地板亲吻的悲惨命运,碎成一堆废瓷片,地毯上晕开了一片奶茶渍。

「我要开除她,公司规定,无故旷职三天,一律以开除处分。」是的,那个该死的女人,他一定要开除她。

推开椅子,他站了起来,气愤的抛下话。「如果没别的事,今天的会议到此结束,有事就私下到我办公室来。」

头不回的,他转身离开。

看着他离开,尤光终于松了一口气,整个人跌坐回椅子上。

「尤经理,你看接下来怎么办?」会计经理问。

「马秘书要是继续请假不回来,我们大概会死得很惨吧?」财务经理有感而发。

「要是董事长真的辞掉马秘书,我们才是真的会死得很惨!」总务经理说。

「追根究底的说,你们谁知道马秘书为什么请假?」营业经理想到了重点。

大家面面相觑,看了许久,然后有志一同的叹息。

「谁知道呢?不过,我还是比较怀念以前那个冰山董事长。」不知是谁,说出了大家的心声。

「还有,在马秘书没回来之前,聪明一点的人都知道,非到万不得已,绝对别进董事长的办公室。」

这句话又是众人一致的心得。

冰山虽可怕,但也只是冻人,但若是一座即将爆发的活火山,喷出的熔岩绝对可以让人尸骨无存。

www.shangxueji.com

可偏偏就是有人不够聪明。

不,也许不是不够聪明,是从头到尾都没进入情况。

「于大哥,我父亲方才拨电话来说,他问何时可以签约,还有何时有空可以先去看看地。」李宗吟推开办公室的门走进来。

于尹东正好站在窗边抽菸,排解萦回于胸口,久瘀不散的烦闷和怒火。

「啊,你在抽菸!」走到离他约有两步的距离,李宗吟突然顿住脚步,满脸嫌恶的盯着他看。

她不喜欢菸味,对于任何的菸味都过敏。

于尹东冷冷的将眸光拉向她。「不喜欢菸味就滚远一点。」

他不再客气,目露凶光,冷沉不再,显得暴躁易怒。

他知道这症状是由得知郁勤没到公司上班的那日起,即开始发作,然而他越表现的不在乎,越是压抑,就越是烦闷,越烦闷心情就越差,心情越差就越想发火骂人,越骂人脾气就越糟。

最后,连他自己都开始讨厌起自己,说不出的厌恶。至于厌恶的原因,追根究底,他的心里其实很清楚。

他太在乎郁勤,在乎到远远超过他所以为的程度,甚至已经到了不可自拔的地步。

多可笑,他竟在不知不觉中让一个女人攻占了他的心,还深陷得不可自拔,像无底沼泽一样,越挣扎就陷得越深,最终达到灭顶的命运。

「于大哥,你怎么……」李宗吟被吓得猛地往后又退了几步。

以前他是冷得很吓人,但现在却是暴躁得更骇人。

「我怎样?你现在很怕我吗?你可要看清楚,我就是这副模样,你还敢听从你父亲的安排,还想嫁给我吗?」

是的,他也意识到自己正由冰山褪化成一头暴龙,一头会莫名其妙喷火的暴龙。

至于元凶是谁?始作俑者是谁?想都不必,答案全都指向同一个女人,是那个无故旷职的女人,害得他心浮气躁,害得他的冷静全都一古脑儿的不见,害得他……唉,真是该死!

「我、我、我……」李宗吟被吓得几乎要哭出来。

「要哭就滚回家去哭个痛快!」于尹东嫌恶的瞪了她一眼。

呿,无聊的女人,若不是怕父亲罗嗦,他早就将她给赶走。

「我、我、你、你……」哇地一声,李宗吟真的哭了出来,哭得惊天地而泣鬼神,哭得梨花带泪,呜呜咽咽。

「住口,你哭什么哭?我叫你要哭回去你家哭,你没听见。」她一哭,于尹东的心更烦,一烦吼得更大声。

经他一吼,李宗吟哭得更大声,几乎声嘶力竭。

「闭嘴,你烦不烦呀,滚、滚、滚出去!」他发誓,他已经尽力的克制脾气,不过她的哭声实在太烦人,烦到让人想拿东西往她的身上砸。

于是,他用力的扫过了办公桌上的所有东西。

文件飞了满地、钢笔在地毯上乱滚、液晶萤幕报废、纸镇掉落在桌角下、卷宗被挥到了窗帘旁……

李宗吟见状吓白了脸,一下子忘了该哭,声音全哽在咽喉里。

「我、我、我……」不,她不要嫁,就算父亲拿刀押在她的脖子上,她死也不嫁。

「滚!」于尹东又恶狠狠的瞪过来一眼。

李宗吟吓得连滚带爬的往外冲。

她宁可去嫁个路边乞丐,也不要嫁给一个这么恐怖的男人!

www.shangxueji.com

三个男人难得在天未黑,下班时间未到,就相约到私人俱乐部里喝酒消愁。

「我的女人跑了,说是到欧洲去看一级方程式赛车去了。」坐在吧台前,阎罗叹了一口气,无精打采地说。

该死的是,她认识了一个真正的赛车手。

说什么与其让他开车载着四处甩尾,倒不如真的去跟一个赛车手,生活还来得有趣些。

「茉莉也不见了,急诊室找不到人,她的代班友人说,她跟一个同期的男医生走得很近,两人还提到要一同去参加红十字会的世界义诊。」

佟继白,紧接在阎罗之后开口,没了以往的暴躁口吻,意志消沉。

于尹东端起酒,一仰头,又是咕噜一声的全数喝下,一滴不剩。

已经是第五杯了,过往,他从没像今天一样的喝酒。

「喂,你呢?」阎罗推了他一把,换来一记凶恶的眸光,吓得他赶紧将手给收了回来,就怕缩得太慢,会让人给剁掉。「该不会,你也……」

「要你管,你管好自己的事就好!」于尹东一开口,就爆吼。

这一吼不仅吓着了阎罗,也让一旁的佟继白拧眉眯眼。

「哇,这家伙八成是吃到炸药,要不然就是继白你的暴躁头衔已经换人做做看了!」阎罗提肘朝着佟继白顶了顶。

佟继白免费附上一记大白眼,不过挺让人意外,没开口骂人,而是端起酒杯,猛灌猛灌。

「喂、喂,你们两个,没那么惨吧?两个人的个性居然一百八十度的对调?」唉,看来他们三人真是被那三个女人给逼疯了!

「你闭上嘴的话,没人会说你是哑巴。」于尹东掀掀薄唇。

「喂、喂,尹东,你这样说就不对了。」阎罗靠了过来,一手搭上他的肩。「我们不只是好哥儿们,也同是天涯沦落人吧?」

顿了下,他似乎突然想起什么,呀了一声,一脸贼气的靠到了他的耳边。「没看你这模样,我倒是忘了问,你的女人不是一向最容易搞定的吗?」

没名、没分,就算当地下情人也无所谓,一跟就是许多年。

算算还是由尹东回国后的几年,就开始了交往。

忿忿的瞪了他一眼,于尹东继续灌酒的动作,一口气又喝下三、四杯,在吁出一口气后,他才讷讷地道:「她说她母亲要她回乡下去相亲。」

「相亲?」阎罗高高地挑起一对浓眉来。「该不会就真的放着她去了吧?」

三人比较起来,尹东已算幸运,如果他肯开口阻止,他的女人铁定不敢说不,而且只要表明心意,相信就算拿着枪想将人给赶离身旁,都赶不走。

「不然……能怎样?」放下喝空了的酒杯,于尹东一对凛冽的眸光又瞪了过来。

他才不可能开口求她,一旦让她知道他的心意之后,她会变得如何?在他的面前永远盛气凌人?不,他可不想父亲和母亲的故事重演……

没有人可以凌驾他,更没有人可以羞辱他。

「拜托!」阎罗伸来一拳,鎚了他的胸膛一记,「你如果不跟她说明你的感觉,鬼才能猜得出来你的心里在想些什么。」

这两个友人都一样呆。

虽然他和贾以婕也处于感情的低潮期,不过,情况绝对与他们大不同,他是因为喜欢耍酷、耍帅、开快车,才会让两人吵得不愉快,绝非是不懂得哄女人和逗她们开心。

「听你这么说,好像有几分道理。」一直静静地喝着酒的佟继白突然插话,难得认同阎罗的说法。

望了他一眼,于尹东又将眸光拉回到阎罗身上。

仍是紧抿着唇,他不轻易向人透露心思,包括他的家庭往事。

看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阎罗挑挑眉,与他对望了起来,须臾之后,他呀地一声叫了出来。

「该死的,尹东,你该不会是……是因为……」他忽然想起,以前于尹东偶尔喝醉酒时提起的往事。

于尹东瞪着他,眸光转为犀利。

「该不是因为那件事吧?」阎罗不怕死的用力一拍,勾肩搭背的又将脸给贴了过来,

「什么事?」佟继白难得好奇。

「不准说!」于尹东挑起了两道浓眉,抬手将阎罗的俊脸给拍开。

「果然是让我给猜中了。」如中了大奖,阎罗似笑非笑的挑着眉。

佟继白一头雾水,眸光穿梭在两个好友间。

于尹东的唇线抿得更紧,满脸不悦。

「我说,关于这件事是你担心太多了。」想了下,阎罗还是决定仗义执言,如果被揍几拳的代价能拯救好友脱离挣不开的心结,那么,他倒是愿意。

于尹东拉回眸光,端起酒杯,继续喝他的酒。

「尹东,你别忘了你是你,你老子是你老子,在我看来,你可比你老子有个性不知千百万倍,何况,你的女人是你的女人,她又不是你老妈,不用混为一谈。」

「够了!」一声怒喝,于尹东砰地一声放下酒杯。

他不得不承认阎罗一语道中了他的心事,他心中最脆弱的那一角。但,又不能不承认,他说得极有道理。

虽然他明白知道他是他,绝非父亲;郁勤是郁勤,也绝非母亲;坦承对她的爱意,让她永远进驻他的生命,确实未必会得到和父母亲一样的结果。

可是、可是,阴影就是阴影,残存在记忆中的阴影是很难被抹去的……

「好、好,我不说、我不说。」被吓了声,阎罗自认无趣的端起酒来喝,不过又有那么点不甘心,反正他也还没出拳揍他不是吗?

言下之意就是说……他还可以再说几句?旁敲侧击,或是一针见血的话,都可以?

既然这样,那不如就……

轻轻地挑眉,他故意让自己的音调听来似漫不经心。

「不过,似乎也无所谓,如果她相亲成功的话,你也可以再重新找个女人,换个新的似乎也不……」

错字还含在嘴里来不及说出,于尹东己砰地一拳击来。虽然阎罗从小是个练家子,反应动作也够快,不过额角还是轻轻地擦伤了。

站都没来得及站好,他就见到一旁的佟继白猛地跳起,由身后紧紧的架住欲再上前挥出第二拳的于尹东。

「尹东,都几年的朋友了,你还不了解阎罗那张臭嘴吗?」

于尹东挣扎着,或许是因为已有几分醉意,也或许是想藉机发泄多日来所累积下来的脾气,他张口,嘶声地吼着:

「他说的都对,我的心里有问题,关于我母亲的事让我心存芥蒂、我有阴影,对于郁勤我却又不舍得放手,我就是喜欢她、我就是又爱又怕、我就是不要她成为别人的、我就是矛盾、我就是、就是……」

握成拳头的一手紧了紧,然后软了下来,他推开佟继白,重新在椅子上坐了下来。

「Shit,我就是不能没有她!」他终于吼出了他心里深处的呐喊,一个他始终不愿承认的秘密。

看着坐回吧台的友人,佟继白朝着四周的人看了眼,又向吧台里的酒保耸耸肩表示不好意思。

吧台里的酒保朝着四周突然停下脚步来围观的人挥挥手,表示没事,迳自转身继续调酒的工作。

阎罗也走了回来,一手搭上于尹东的肩。

「去吧,去把她找回来,我相信她一见到你,会高兴得跳起来。」

佟继白也走了过来,一手搭上于尹东的另一肩,拍了拍。「我也会努力去将我的茉莉找回来,毕竟要遇上一个能让自己真心去爱着的女人,实在不容易。」

于尹东抬起脸来,看着两个好友。

「是呀,真不容易。看来我们有点自作自受。」他难得的笑了出来,这个笑挥别了以往的阴霾,是发自内心真诚的一笑。

「有自作自受吗?」阎罗不怎么认同这句话,不过有件事倒是真的不能迟疑。「看来我也得赶紧到欧洲去一趟,将我的女人给逮回来。」

不过,要他以后开车都不可以再甩尾,呿,实在是种可怕的酷刑呀!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