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子心 > 《我的撒旦老公》
返回书目

《我的撒旦老公》

第十章

作者:子心

回到公司上班的第一天,郁勤就又收到了玫瑰花。

有别于以往,今天的花不是花店代送,而是由李宗亮亲自送到她的面前,她的手中。

不知道该不该说是巧合?

就在百般拒绝无效下,郁勤正伸手准备接下花的同时,于尹东刚好由办公室里走出来,他的眸光看来无异,但动作却快得让人措手不及。

一、二、三,大约只有三秒钟吧?他抢过花束,以神准的射姿,咚地一声,将花束直接丢到角落的垃圾桶里。

「宗亮兄,如果你是到我公司来与我商讨土地的合作开发案,基本上我会很欢迎你,但如果你的目的是来骚扰我的女人的话,以后请你别再踏入于氏一步。」

他冷着脸,就如往常,所以一点也不吓人。

不过,他的这一番话,惊人的威力倒是无限,先是郁勤睁着两只大眼,眨呀眨的傻瞪着他,然后李宗亮则是高高的挑起一眉,满脸不可置信的瞧着他。

他、他的话,未免过于直接了些吧?

而,于尹东接下来的动作,更是可以将人吓到喷饭。

他走过来,一把将郁勤给揽了过来,直接大胆的就在她的唇上一啄,不在乎有第三者的欣赏,一啄之后,更是夸张的上演缠绵戏码,欲罢不能的激吻了起来。

许久之后,他终于放开了佳人,转向李宗亮。

「现在你明白了吗?是要跟我进办公室来讨论合作案?还是要直接滚出于氏,你可以自己作决定。」

宣示完他的所有权之后,他没等佳人回神抗议,而是一转身,就往办公室里走。

郁勤看着他的身影,红着脸。

天啊,他是认真的!

他真的打算公开两人的恋情了,而且也已经做了,还是以最直接,大胆到会让人跌倒的方式!

同样也瞪着于尹东背影瞧的李宗亮,似乎陷入了一种两难的深思,两道浓眉挤蹙得几乎要叠在一起。

许久之后,他吁声叹了一口气。

「原来这才是他拒绝我妹妹最主要的原因。」咕哝了声,他转向郁勤。「不过,马秘书你也真是的,既然你是尹东的女人,那天我追问你时,你早早承认不就得了,干嘛搞得我这般丢脸?」

女人可以有无限多,但生命就只能有一条。

他坦承,马郁勤是很迷人,但跟他的生命比起来,他较在乎自己能活多久,还有财富能累积到多少。

以于尹东方才的表情,他深刻明了是警告,如果还想多活几天,也不想让合作案破局,那以后到于氏来,最好将这个迷人的马秘书当作隐形人吧!

「我干嘛跟你说什么,也不必对你承认些什么。」她睇了他一眼,转身走回位置上坐好。

她当然什么事都不能说了,在这种大机构里上班,只要有任何的风吹草动,消息很快就会传得满天风云。

www.shangxueji.com

晚餐之后,于尹东抱着郁勤,两人一同窝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

从屏东回来之后,于尹东就要求郁勤直接搬到他的住处,目前两人过着正式且甜蜜的同居生活。

他想,再过一阵子,等说服父亲之后,就正式再南下一趟屏东,当面向郁勤的父母提亲,然后两人就可以正式步入婚姻生活。

不过,一想到父亲,他的心情就很难乐观。

「怎么了?」贴心且聪慧的郁勤,很快发觉了他身体微微的僵硬。

「没什么。」他僵硬的朝着她笑笑。

「少骗我了,我可是对你很了解的喔,而且……」她还想长篇大论的说下去,但电铃声却在这时响起。「我去开门。」

她从他的怀中跳起来,于尹东却突地伸来一手拉住她。

「别管他!」这个时间还有谁会来找他?除非是……

是的,除了他父亲之外!

「可是……」郁勤不解的眨眨双眼,电铃在这时又响起,这次响得更久,久到让人不得不怀疑,那个按电铃的人,手是不是被电得黏在按键上了?

「一定是我父亲。」他抿紧唇线,望入她的双眼。

「是老董事长。」郁勤先是愣了几秒,然后装出不以为意的笑容。

现在的感觉好怪,如果不去开门的话,就好像他们两人谈的恋情,真的是一段奸情的样子,怕被门外的人抓奸,见不得光。

「我觉得我没关系,你呢?」一会儿后,她提足了勇气,眸里闪现自信的望着他。

「我?」是呀,她都不怕了,有十足的勇气面对,他是个男人,又怎能逃避?

「我当然是没问题。」牵起她的手,于尹东低头在她的手腕上一啄。「不过,由我去开门!」

他很坚持,将她给揽近,在她柔软的唇上一啄之后,他转身去开门。

果然,门一打开,门外的人都还未现身,就听到让人气到吐血的质问声传了进来。

「尹东,你是怎么回事?你骂哭了李宗吟,还当面对着李宗亮撂狠话,真的都是因为那个狐狸精吗?你这孩子,怎会这么不理智,为了一个贱女人,值得吗?你不是一再向我保证过……」

「爸!」于尹东极端不悦的一吼,打断了于震天的话。

就因他话中一再提到的狐狸精、贱女人,这几个字!

他无法听人这样诋毁郁勤,哪怕对方是自己最敬重的父亲。

「怎么?你哪根筋不对了?」被他突来的一吼,于震天愣了几秒,一回神才想到人还站在门外。「走,进去说、进去说。」

推开于尹东,他迳自往屋里走。

还没踏出玄关,也没来得及将脚上的皮鞋脱下换成室内鞋,于震天就看见了站在客厅里的马郁勤。

「你这个女人……你怎么会在这里?」他气愤的质问,一转身,于尹东刚好关好了门,转回身来。

他和郁勤互看了一眼,交换了一记甚富默契的眸光。

「爸,郁勤目前跟我祝」他由鞋柜里取出拖鞋,放到父亲的脚前。

「你已经跟她同居了?」于震天大吼,气得一脚踢开他放好的拖鞋。「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到底对我儿子施了什么魔法,还是喂他吃了什么药?」

他输了吗?这个女人就要抢走他唯一的儿子了吗?

「……」郁勤默不吭声,聪明的选择不出声回答。

面对一个情绪将临失控的人,最好的处理方式就是不应任何的话,免得随随便便的一个字,都能被对方视为引爆脾气的激发点。

「爸。」于尹东看了一眼被踢远的拖鞋,慢慢的走过去捡了回来,然后他站直了身子,满脸肃穆地说:

「我和郁勤是真心相爱,这正是你和妈的婚姻中所缺乏的,而且我不是你、郁勤也不是妈,将来我们的婚姻不会跟你们有一样的结果,所以请你别再拒绝接纳她,如果你肯用心去观察,你会发觉郁勤是个百分之百的好女人。」

「你……」他的一席话,让于震天气得浑身发抖。

一旁的郁勤则是感动的眸眶含泪。

「如果你坚持要这个女人,不怕我收回你手中的一切?」他就要失去这个儿子了吗?

「于氏吗?」于尹东瞥了一记,冷冷地问。

他当然不怕了,因为于氏需要他,在他的手中,他不知将于氏给壮大了几倍。

「你……」于震天气得只差头顶没冒烟了。

但脑筋一转,他没忘于氏真的需要儿子,还有如果真的吵开来撕破了脸,不就正好将儿子往那个女人的怀里推?

「算了,我今天就说到这,不过你们两人别妄想着能私下结婚,不经过我点头同意,这样的婚姻,我永远不会承认!」

抛下话,他转身愤然开门离去。

www.shangxueji.com

一星期后,于尹东到欧洲出差,说是为了考核土地开发案。

一早,还未到十点钟,于震天就亲自杀到办公室来。

电梯门当地一声开启,他就怒气腾腾的走了出来,一副准备将人给生吞活剥的来到马郁勤的面前。

「从现在开始,收拾好你的个人物品,马上滚出我的于氏。」

郁勤抬起头来看着他,脑中灵光一闪,跟着啊了一声。

「对不起,请问为什么?」她早该料到了,这次的出差考察是他故意安排,目的在支开尹东,好彻底铲除她,最好能一次将她给赶走。

不过,她不会这样就低头。

为了不辜负了尹东的一片真心和努力,她也要更用心,加倍的努力去捍卫两人的爱情。

为了他们的爱情,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她只好硬着头皮迎战。

「你还有脸问为什么?」于震天的眸光是鄙视的、是讥笑的。

「我为什么不能问?我是于氏名正言顺的员工,是董事长的秘书,就算要辞退我,也该有个原因或理由。」

郁勤站了起来,强迫自己不能退缩。

「你要原因和理由?」于震天冷哼了声。「就凭我是于氏的掌权者,是大老板,我要你走,你就马上给我走,还需要什么原因理由!」

他越说越激动,越说越生气,气得已开始浑身发抖。

郁勤睇着他,加强心理建设,可千万别将他的话当一回事,否则在气势上就先输了。

「那么,请问这位先生,你的职称是什么?」她逼自己尽量装出冷硬的模样。

「我……」于震天一时被她给问祝

「我是……是……是老董事长!」对的,她不都这样唤他吗?

「喔,老董事长喔!」郁勤夸张的将喔声拉长,然后眨眨眼睫,不怕死的盯着他瞧。

宾果,她终于找到了反击的契机。

唉,她也不想变成这般牙尖嘴利。

「有件事我不大明白耶,所谓老董事长的意思,是不是指已经退休的董事长呀?既然已经退休了,就不是公司里的一员了,不是公司的一员,怎么还能大剌剌的站在这里说要辞退我?」

「你……」如果有烟雾测量器,绝对可测出于震天此刻头顶所冒出的白烟指数。「你别太得意,跟我要嘴皮是没用的,信不信现在我就按电话叫楼下的警卫上来,将你给架出去。」

郁勤懒懒的看着他,其实一颗心早就七上八下。

「我不信!」不过话说回来,这样不就将事情给闹大了吗?让整个于氏的人都看笑话,她丢脸是没关系,但是尹东……

「算了,我走!」只好让步了,到其他楼层去办公也一样,只要叫总机将电话给转过来就好了。

随意收了两下桌面,她抱起东西转身往电梯走。

「哼,狐狸精,想跟我斗,现在知道我的厉害了吧!」于震天在她的身后大笑,或许是笑得太激动,也许有可能是方才过于气愤,总之在一阵狂笑之后,他突然失去了声音。

郁勤在电梯门开启,走进去转身的刹那,见到他整个人软趴了下来,捣着心口,一脸痛苦的模样,吓得她赶紧又跑了出来。

「老董事长,你怎么了?你怎么了?」

天啊,他可别有什么事,否则她该如何向尹东交代……

www.shangxueji.com

于震天再度醒来已是两天之后,人在医院病房里,亮晃晃的白色灯光照得极为螫眼,让他缓缓抬起手来,在眼前烦躁的挥了挥。

一个护士在这时刚好推开病房的门走进来,见到他醒了,很快来到床边。

「于先生,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护士抓下他的手,为他量量脉搏,又由一旁的柜子上拿起血压器,准备帮他量血压。

「还好你们公司的马秘书处理得当,否则医生说你差一点就心肌梗塞。」护士边量着血压边说,还笑着看向一旁。「我从没看过员工这样尽责的,她不眠不休照顾你有两天两夜,就算是亲生女儿,也不过如此。」

随着她的眸光,于震天这才发觉了坐在几步外沙发上,沉睡着的马郁勤。

他的喉头有些干涩,干涩的几乎无法问话。「一直都是她在照顾我吗?」

他对她挑剔又尖酸刻薄,没想到她还……

「是呀,可能是刚刚睡着了吧,昨晚和前晚都是我当班,我看她紧张的整晚都没睡。」护士笑着说。

于震天的心里一阵激荡,有一股未知的、不解的暖流正在慢慢溢出、发酵,然后缓缓蒸发,温暖了他的心。

「通知我儿子了吗?」他缓声问。

护士仍旧笑着说:「听医生提过,是通知了,但由于飞机航班的关系,恐怕要到今天晚一点的时候,他才能赶到医院来。」

「喔。」他应了一声,眸光仍停留在歪着头,坐在沙发上斜睡着的马郁勤身上。

或许真如尹东所说,她真的跟自己的妻子不一样。

脑中回想着从前的场景,一幕他发着高烧,妻子却仍然对他不闻不问的场景。

「耶,老董事长,你醒了!」这时郁勤因为一记过猛的点头,整个人醒了过来,一见到床上的人已苏醒,她揉揉眼睛,赶紧跑过来。

于震天的眸光缓拉回到她的身上。

抿紧的唇线,无声蠕动了许久,终于吐出了声音来。

「我看你已经很累了,回去休息吧!」没有以往不善的口吻,他的声线只是沉了些。

「不累、不累,我还顶的祝」郁勤发觉了他的改变。

「我让你回去,你就回去。」万一他身体好了,换成她病了,儿子一定会责怪他。

郁勤也执拗了起来,关于这点,她死也不肯让步。

「我说,我已经很好了,我要留在这里继续陪你,不管你高不高兴看到我,除非尹东来了,否则我是不可能离开的。」

将床边的椅子拉了过来,她索性一屁股的坐了下来。

来吧,来吧,如果他想与她大眼瞪小眼也无所谓,只要他的身体赶快好起来,就算要她陪着继续玩起无知的抢儿子游戏,也都无所谓!

www.shangxueji.com

傍晚于尹东终于回到了www.ysb88.com,然后马不停蹄的先赶往了医院。

入夜之后,他终于离开了医院,拖着一身的疲 惫和风尘仆仆回到住处。

「呃,你怎么回来了?」郁勤刚洗完澡,走出浴室就见到他将身上的西装乱丢,如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的仰躺在床铺上。

她还以为他会留在医院里陪父亲,没想到……

于尹东由床上坐了起来,扭扭僵硬的脖子。

「他要我回来休息,明天一早再到医院去看他就可以。」他朝着她伸出双手,示意她走近。

乖乖地,如让人给催眠了般,她走向他,也交出了自己的双手。

「这样好吗?放老董事长一个人在医院里?」就算在健康上已无大碍,但难免会觉得寂寞吧?

于尹东握着她的手,微微使力,让她跌坐到他的双腿上。

「没关系的,据我对我父亲的了解,除了偶尔会发一点小脾气,有时也会有点小倔强。」

「啊?」她不解的仰着头看他。

于尹东笑了,笑容既亮眼且灿烂。「你该改口了。」

「呃?」又是另一句让她莫名其妙的话。

「我父亲答应了。」他的一手轻轻抚触着她的颊靥,温暖的唇在她的额上缓缓降落。「他不再反对我们两人的事。」

「耶?」郁勤惊讶得只能眨眼了。

「经历了一场突来的重病,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后,他霍然想通了许多事,也知道某些偏见不该存在。他说……是你让他想通了一切。」

「噫?」眼睫眨得更快更用力。

「还有,经过这次惊天动地的送医事件之后,我们两人的关系不仅公开,大家也都知道我们的同居关系,所以我父亲要我们尽快结婚,免得成了员工口中讨论的话题。」

「嗄?」说到哪儿了?怎么……一下子要结婚了!

「怎么,你不愿意吗?」他当然知道她不会,但就有那么一点劣根性,想逗她一下。

「没有、没有。」郁勤赶紧摇头。

天知道,她等得都快白发了,怎会不愿意嫁给他!

「就是说,你愿意?」他望着她,望人她莹亮的眼里,笑着问。

「当然、当然。」就算是半夜问她,她也会用力的点头说愿意。

不过……现在好像就是半夜喔?

「那……」他低头在她的唇上一啄,然后松手放开她,站了起来。「我肚子有点饿了,有没有什么可以吃的?」

郁勤看着他,跟着站起。「我刚刚有煮了一壶奶茶,你可以先喝一点,还有如果你想吃面的话,我可以马上煮。」

还以为他要提结婚的日期呢?没想到……

可恶,他一定是故意的,吊人胃口!

「奶茶?」提及奶茶,于尹东想起了另一件事。「那天尤光请代班的秘书帮我煮了一壶奶茶,难喝的要命,可是他却说是你交代的配方,丝毫未差,可是……为何喝起来会差那么多?」

「真有这种事?」郁勤扬扬眉,一脸疑惑,过了一会儿,她恍然大悟的啊了一声。

「你知道是什么原因了吗?」他至今想不透。

「知道、知道。」她掩嘴偷偷一笑。

他狐疑地睨着她。「是什么?」

该不是那时的她,是存心整他吧?

她双手背后,装模作样的在他的面前晃来晃去。「你先告诉我,我们什么时候结婚,我就告诉你。」

以为这样她就会被他唬咙过去,门都没有。

「好吧,好吧。」他弯身将她给抓了过来,俯在她耳边说。「就下星期的这一天,怎样?」

「嗯……好像快了点。」看来女主角好像不是很满意。

「还有一个星期准备,你还嫌快?」男主角可不认为。「我们之间一向是我说了算,所以……」

他朝着她嘿嘿笑着,摆出习以为常的霸道口吻。

「还有,快说吧,奶茶到底有何不同?」没再给她思考的机会,他抓紧时机逼问。

郁勤望着他,无奈地耸肩一叹。

算了,谁教她要爱死了这个男人,也只能再度让步了。

朝着他挥挥手,她示意他附耳过来,以着极孝极小的声音,在他的耳边说——

「爱,是爱情,因为我在奶茶里多加了一味——爱情!」


【全书完】


编注:请继续锁定《我的老公是恶魔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