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四月 > 《呆呆未婚妻》
返回书目

《呆呆未婚妻》

第三章

作者:四月

  某某大医院里,四周静悄悄的,保持最高品质,在VIP高级病房内,一张较大的病床上躺着劫后重生的男主角。

  在他右边的是一 张较小的病床,感觉是被人硬抬过来摆着的,上面躺着的自然是害怕得直发抖的女主角。

  “抖什么抖啊?”

  子圣不耐烦的大吼着,一动,全身就像是要被人拆了一样,而他会这么惨,全是身边这个胆小又可恨的狐狸精害的。

  “小狐狸!把棉被给我掀开,我要看你的脸……”

  他的话都未说完,棉被里微微探出了一张苍白的小脸,“有事吗?”

  他很想生气,因维持怒火才可以强迫自己对她表达心中强烈的不喜欢。

  本来这一点也不会有问题的,但是看到她的小脸上那个像贱狗一样的黑眼圈,他就很想笑。

  医生说她从二楼滚下来,连一根骨头都没断,全要感谢龙子圣那个又强又耐压的身体肉垫,不过在救护车来把案发现场的不明男尸……哦!不是!是受伤男主角抬上救护车时,她太不小心地撞上了他的脚,就变成现在这贱狗模样了。

  活该!恶有恶报啊……

  “你干嘛发抖啊?”他故意语气变得超凶狠的说道。

  其实他不想这样匈她的,相反的,这个时候他想要做的是好好抱她、吻她,直到彼此都缺氧才停止。

  谁会想得到呢!这个小笨蛋居然不是勾引有钱老人的狐狸精,而是他的呆呆未婚妻!

  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有这样一个指腹为婚的未婚妻,如果不是爷爷说出来,只怕他会一直误会下去。

  当他知道这个小女人是他的时,他就迫下及待的想要分分秒秒都看到她,因此不顾医院反对,硬是把她的病床抬到自己的旁边,要跟她躺在一起。

  只不过……她一副奇奇怪怪的样子,似乎在怕什么……难不成是怕他?

  也好,她是该怕他的,因为她害他摔成这个样子,他虽然知道她是自己的未婚妻,不过不表示她就可以爬到他的头顶上无法无天、胡搞乱搞。

  “你到底在干嘛?”他有些不耐烦的说。

  要是换成其他的女人,早就又是茶又是鸡汤、水果的伺候着,搞不好连本人都会送上来。但是,这个笨女人却一副忽略他到令人无法接受的地步,教他怎么吞得下这口气?!

  “没有啊!”她才不会跟他说现在很怕会见到鬼,很多人都说在医院里容易有……

  “我要喝茶!”

  “哦!”  

  大老爷下令了,小丫鬟就必须尽快去倒茶。缓缓地伸出一只脚,霏霏确定没问题时,再下另一只脚。

  子圣又好气又好笑的看着她沿路抖、沿路走的到旁边的小柜子替他倒了杯白开水。

  抖啊抖的,连杯子和杯盖也都因为她的手抖个不停而发出相互碰撞的声音。  

  “什么声音?”她马上站住脚步,屏息聆听着。

  “是杯子、杯盖碰撞的声音。”他哭笑不得的说。

  “哦!”她低头一看,果然是呢!小脸一下子从苍白泛起了一抹不好意思的红。

  “动作快点!”  

  “是。”她小声的应了一声,端了杯子到他的身边。

  他却没有动,只是用他那双充满神秘感的丹凤眼瞪着她,害她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

  “有什么问题吗?”

  “我刚刚是怎么说的?”

  “啊?”她不解的眨了眨眼,“有什么……”

  “笨蛋!”

  他的低吼差点把她的耳膜震破,这下子要是真有什么鬼啊!管他是贞子、还是林投姐的好姐妹,也全被他吼回地狱去了。

  “你……”

  “我要喝茶!”  

  “茶?”

  “对!我要喝英国伯爵红茶!”

  伯爵红茶?还要英国的?霏霏瞪大眼。

  天啊!大少爷怎么不说要喝下午茶,然后摆个欧式自助餐场面,最后再来个拉小提琴的,这样不是更好?

  她看看右边又看看左边,然后才看着他,“现在是在医院呢!而且半夜……”

  “是你害我变成这样子的,如果不是因为你的粗心大意……”

  “好、好!奴婢马上替大老爷买。”她连忙投降,一向不爱和人硬碰硬的个性令她不战而降。

  她古霏霏可是爱好和平的好女人呢!

  “站住!”  

  “老爷又有什么吩咐啊?”她有些不耐烦的说,“是不是还要奴家再煎几片法国吐司,好让您来个下午茶?”

  “少贫嘴!”他没有笑容,声音依然冰冷。

  她住口,目光依然直视着他,黑眸中闪烁着倔强。

  也许连她也不知道自己的性子很倔强,柔弱的外表绝对会让人家看她以为她是只小猫咪。

  子圣却在这短短的四目交接之下,有了深刻的了解。

  为什么她的脸好烧烫?霏霏知道自己不应该这样和他大眼瞪小眼,但是……

  他好帅喔!

  从小到大,在她所见过不多韵男人之中,他长得最迷人,最充满神秘感,最……

  “世上最多、最常出现鬼的地方是医院。”他突然冒出这一句。

  最可恶!霏霏下最后注解。

  “你少胡说八道!”

  她赌气的往外走,才一定下心神,却发现自己处在安静、无人、阴森森的医院走廊。

  呜……好可怕!医生到哪去了?护士小姐又到哪里去了?

  而VIP病房向来又在医院中最高级、最隐密、最安静的楼层,这样才好安心养病,不过这也代表她遇到那个时,是不会有人救她的。

  于是,霏霏红着脸走回病房,来到子圣身边,深吸了一口气,才刚要开口说话,便被他抢先了。

  “不敢去?”子圣好笑的说。

  不争气的,她点了点头。

  “敢向我挑战的小狐狸居然会怕鬼?”

  “别跟我说你不会怕!”再说,他再怎样可怕,也不会比鬼可怕,至少没见过这么帅的鬼,不过她也没真的见过鬼,所以她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怕鬼……

  哎呀!总之不要见到是最好的!

  “我才不怕。”他说。

  太可恶了!居然如此不给她面子!

  好!龙子圣,算你狠!霏霏在心中咒骂着。

  看她气得头顶都快冒火了,子圣此刻的心情可以说是前所未有的愉快,更可以说是十分享受着这股报复的快感。  

  “哼!笑吧、笑吧!最好笑到牙齿掉光光,反正我今天晚上绝对不会离开这间房间!”霏霏连忙跳上她的小床,用棉被将自己包得紧紧的。  

  咦……他没有阻止她呢!真是太奇怪了。

  霏霏情不自禁瞄了子圣一眼,发现他正在闭目养神,一副很疲惫的模样,这让她的罪恶感小恶魔又出现了

  “你看看、你看看!因为你一个粗心大意,害了这么一个世间少见的美男子被包得像寿司卷一样,真是太罪过了,你该反省!”

  霏霏一脸愧疚的点点头。会的、会的!下次要坠楼时要是看到他在下面,她一定会闪开他的。

  但另一方面,良心小天使也出来了。

  “霏霏,你并没错啊!这个大男人现在嫌你夯、又没有美到没天没良的地步,所以要毁约,这种现代陈世美,该用狗头铡给斩了的,你并没有错!” 

  霏霏也十分认同的点点头。对啊、对啊!他先对我不仁,休怪我踢他下去。

  霏霏的小脑袋瓜里正天人交战着,小恶魔、小天使活像蓝、绿政党两边的人在对峙,她也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哼!她睡得可真熟,怕是九一一大地震再来一次,也摇不醒她。子圣闷闷不乐的想着。

  他躺在床上静静注视着她天真无邪的睡容,头一次有女人跟他在同一间房内过夜还可以有空睡觉的,也只有她了。

  此时,她的一头长发已经放下,任意披散在她雪白的颈项及手臂上,她的五官十分精致可爱,肌肤白里透红,煞是好看。

  重点是,她宛如一朵纤弱的小花儿,需要人好好守护着。  

  他深深地注视着她,没有任何言语,也没有针锋相对,在这个宁静的空间里,她如同孩子般纯洁的睡容宛如世上最珍贵的宝物。

  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突然袭向他。

  天啊!他在做什么?居然对这呆呆的小狐狸有了欲望?!真该死!

  下!他不会轻易被她打败的,这么一个弱不禁风的女人,那样纤细的颈项,只消他一个用力,就能捏碎的弱女子,他才不怕!

  子圣闭上双眼,重新调整自己的呼吸,却无能为力的想碰触她,想亲吻她,想将她拉过来,不顾一切的进入她,占有她……

  “该死的!”

  他的一声低咒,让在睡梦中的小女人猛然惊醒。

  霏霏弹坐起来,迷迷糊糊的看着四周,然后又看看他。

  子圣原本以为她醒了,哪知她掀开棉被,下了床,然后爬上了他的床,在他身边躺下来。

  “乖乖,别怕,我陪你睡……”

  浓浓的睡意加上轻拍他的肩,证明了这小家伙绝对是在梦游。

  但是,心爱的女人就这样躺在身边,他哪里还能睡着?

  思……只要摸摸她就好了……

  他的唇吻了吻她白皙的纤细颈项,又伸手去抚摸她光洁如玉的胳膊……

  躺在她的身边,他心里涌起一种甜蜜的感觉。

  轻轻解开她的衣服钮扣,然后褪胸罩,他发现这个小女人有喜欢穿水果内衣的习惯,美好的春光缓缓呈现在他面前。

  白净的皮肤上只有两个樱红色的蓓蕾点缀出颜色,她纤细归纤细,身体却是丰满而有弹性,曲线优美。

  他伸出一只手按住了少女饱满坚挺的美丽嫩乳,只觉得触手的少女嫩乳柔软娇滑,轻轻一揉,就能感觉到那无比柔软玉嫩,掌心感觉到青涩的小红豆迅速变硬凸起。

  他用手指在雪乳的根部轻柔的画着,兜转着ru房再慢慢登上峰顶,欣赏着小小的红樱桃充血挺立着。

  他低下身子,将粉嫩蓓蕾纳入嘴里轻轻吸吮,正如这些日子来反覆梦到的景致。

  此时,她的身子动了一下,他吓了一跳,以为她醒过来了,她却只是咕哝一声,又沉沉睡去。

  子圣观望了一会儿,决定要自己克制一点,不然这样子的偷香机会就会没了,那岂不是太可惜了。

  他的唇又贪婪的含住小乳头,深深吸吮着,另一手也缓缓揉捏着另一边,触感及味道又软又香,活像刚出炉的馒头,真是美味极了。

  她又移动了一下身子,几乎有一分钟之久,然后一切又沉寂下来。

  见她没有动静后,子圣的手再度回来,而且大胆的轻轻抚摸她的玉腿,见她睡得沉,他更为大胆、柔和的抚摸她温暖平滑的玉腿。  

  他的手颤抖的爱抚向她的大腿根部,搜寻着她迷人的神秘花园,接着手指缓缓往双腿间爬行移动,隔着薄薄的内裤抚摸着湿润的花瓣。

  子圣感觉到她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他自己也是。

  紧紧地拥着她,他一手从内裤的上方滑入于她的腿间,轻逗她的花瓣。

  大手情不自禁的抚摸着那诱人的花瓣,并用着手指逗弄着小小的花he。

  他感觉到她的口中逸出急喘的气息,可见她的身体也对他的爱抚有了明显的反应。

  随着他手指的深入并且缓缓的抽送,从小x中流出更多的爱ye,让他的手指可以顺利的在她从没有被人碰触过的小x中抽送。  

  他感觉到自己的手指被她细嫩却又紧窒的小x紧紧包裹着,夹得他都有点疼了。

  天啊!真是太诱人了!

  再也无法控制自己,他伸手解开裤头,将胀硬发痛的铁棒掏出,准备用手自我解决,可是……看到她那纤细白嫩的小手时……

  他毫不迟疑的抓起她的小手,让她轻握着他的分身。

  当五指用力一握住那炽热的长形物体时,一股热烫的液体再也控制下了,像决堤的河水般喷洒出来——

  该死的!他真像个禽兽!

  没想到他居然会沦落到在一个女人面前还需要自我解决的地步!真是够狼狈了!

  不过,他不会忍耐太久的!

  子圣注视着霏霏熟睡的脸孔,像红苹果一样可爱诱人,他告诉自己:是的,他不会忍耐太久的!

  ☆ ☆ ☆

  虽然龙爷爷和外婆都要她趁这个机会好好照顾子圣,两人也借此培养夫妻之间的感情,可是……

  她似乎很难介入呢!

  霏霏看着围在病房四周的绝色美女,其中不乏模特儿,还是十分有名气的,她常在电视上看到。

  迟疑了一下,她从自己的小包包中掏出小本子及笔。不知道可不可以讨得到签名啊……

  “你在那里鬼鬼祟祟的做什么?”

  凶狠的怒吼,连带让所有人的目光全落在她的身上,霏霏从没有一下子被这么多人好奇又专注的看着。

  当然,她也没有忽略众家美人在看到她时,眼神中出现嗜血的光芒,直到觉得她的外表不是什么倾国倾城、应该吸引不了白马王子的目光时,她才得以幸免于难,免于被众女狮当场撕裂的命运。

  “过来啊!发什么呆?!”子圣凶狠的命令着。

  “是!”霏霏嘴上称是,心中可是如是想:大老爷,你可以再威风一点啊!

  最好在你众多后宫佳丽面前尽量侮辱我这个可怜的小宫女吧!

  “怎么?不甘愿?”

  他嘲讽的口气真令人讨厌,如果不是她害他变成这样……想到这里,霏霏便要自己忍耐。

  “一大早就不见你,你难道忘了要喂我吃早餐吗?”他.老大不高兴的吼着她。

  “你要吃早餐……有一堆人会喂你啊!又不一定要我。”她小声的抗议。  

  不怕、不怕!反正现场有这些大美人。

  男人啊!不喜欢在美眉面前表现出太野蛮的样子。

  他再如何蛮强,相信也不会太过分的。

  哪知霏霏想太多了,一点也不了解子圣,因为他真的会这么做——

  “还敢顶嘴?!”他龙心大大不悦。

  “不敢。”霏霏低下头,避重就轻的说。

  此时,一旁的众家美女不甘被冷落的寂寞,其中一名更忘了子圣是不可以摇动的,捱近后便撒娇的摇了他一下.不用说,下场是连个字都还没说出口就被丢出病房。

  第两个就比较聪明了,没有碰到他受伤的地方,而是直接面对霏霏。

  “你!”她伸出涂满红色指甲油的食指,毫不留情的指着她。 

  “啊……”霏霏连退了几步,直到碰到了墙壁,不得已才看向对她咄咄逼人的大美人。  

  “龙先生会摔成这样,全是你这个穷酸菜害的吗?”

  “不算是……事情的经过是……?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令现场气氛坏到不行。

  “你……你怎么可以动手打人啊?”霏霏捂着发烫的右颊,气得浑身发抖,而且她见子圣一点都没有要帮她的意思。羞愤的泪水几乎流了出来,不过她强迫自己止住。

  “你……”子圣明白霏霏误会了,她以为是他命令这些爱慕者如此欺侮她,他想开口解释时,龙祖文突然出现。

  “呵、呵、呵!这里好热闹啊……咦?小宝贝,你的脸怎么肿肿的?还有五个手指印……是谁?!是谁打你的?”龙老先生一改先前的慈祥,气呼呼的问着。

  动手打人的女人已经退到王子身边,而她脸上的洋洋得意,还真是令人生佩。

  一见到慈祥的爷爷,霏霏的委屈全化成泪水滚落下来,“爷爷……有人……有人打我……”

  “乖!乖!”龙老先生双手抱抱可怜的小女孩。她的眼泪就和小青一样,令他抗拒下了,再如何铁石心肠也全都不见了。

  一见到自己的臭孙子,龙老先生的表情活像包青天一样威严无私,他义正辞严的对子圣吼道:“你这个臭小子!你一定要派你这些不三不四的交际花来侮辱霏霏吗?你对她是有哪一点不满意的?你以为你可以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阻止婚礼吗?我告诉你,婚礼已定在下个月举行,我不允许任何一个人阻碍龙家的传宗接代。”

  子圣的表情可以说难看到了极点。

  “小宝贝,咱们走,爷爷带你去买漂亮衣服,当作你受委屈的补偿。”龙老先生安抚着霏霏。

  霏霏就这样一边哭一边被爷爷带出了病房,至于病房内其他女人则是吭都不敢吭一声。

  没有多久,子圣冰冷的目光移向刚刚替他抱不平、以为如此狗腿便可以获得王子青睐的女人。

  “你过来。”

  美女开心的凑过身子,丰满的胸都快贴在他的脸上了。本以为这下子她也可以有些什么好处或是补偿的,哪知……

  一记响亮的耳光无情的打在她上妆上得十分精致的脸上,令她及众人都不敢相信。

  “子圣……”

  “滚!我永远都不要再见到你们!”

  其他女人抗议了,“不公平!打人的又不是我们。”

  “对啊!我们才不会像某某人那样没修养,居然动手打人……”

  子圣杀人的目光扫视过来,令说话的女人想起刚刚他也赏了那位某人一巴掌,连忙改口说:“反正啊!那个……‘’

  “我不服!那个丑女人有什么了不起的?”

  “那个丑女人是很了不起,”子圣的声音冷冰冰的,隐含着令人无法忽视的杀气,“因为她是我的未婚妻。”

  这句话让现场一阵骚动。

  “滚!”

  凶狠无情的低吼令所有人马上冲出去,免得扫到台风尾。

  待屋内剩下他一个人时,他往后靠,闭上双眼,心中却不断想到霏霏现在正和爷爷在一起。

  他不希望想到她在男人怀抱里哭泣的画面,就算是自己的爷爷也不可以,她不可以这样随便就投入其他男人怀抱,不可以!

  就算要依偎,对象也只能是他!

  这个念头似刺眼的光一样穿过他的脑海,令他整个人似被定身般僵住了。

  就这样,子圣瞪着白色的天花板,脑中先是一片空白,然后突然冒出了一大堆她在他的面前笑咪咪的样子,模样好可爱,而他也色迷迷的脱下她的衣服不、不、不!她才不可能挑起他的肉欲,她那身材活像发育没完全的小女孩,不可能的……

  但是,他却控制不了自己的心思,终于在一番挣扎之后,他在脑海中把她的衣服一件件的扒开,露出雪白细嫩的少女娇躯。

  该死!他怎么会变成这么一个大变态了?子圣不禁咒骂自己,不过最终他还是将她的衣服给扒光光了,在脑海里……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