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四月 > 《呆呆未婚妻》
返回书目

《呆呆未婚妻》

第七章

作者:四月

  现在她该怎么办?

  霏霏看着桌上一堆如小山高的文件,不知所措。

  “发什么呆啊!快点把这些工作学会了!”

  一大早,暴君又拿起鞭子在鞭策她了。

  “可是我不过是个小小的会计,人家好不容易进入状况了,是你又把我调来当你的秘书的。”她嘟着嘴说。

  本来还可以偷偷摸鱼的,因为她不过是个小小小、小到一点存在感都快没有小职员,日子过得多么逍遥又自在啊!

  但是,他居然动用私权,把她从大楼最低层硬是拉到了十二楼,不知道她有惧高症吗?

  不过她可不会告诉他,免得让他有把柄笑她担小鬼。

  “你要学习如何了解公司的基本流程吧?”

  她眨了眨眼,“在下面也可以充分了解啊!”

  他又投以一记冰冷的目光,“那你也该学习如何掌控自己的未婚夫吧?一她愣了一下,“你可能搞错了,我们不是已经说过要解除婚约了?”

  “那时候我想要你,所以才会先敷衍你的。”

  她眼睛眨啊眨的,一副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

  “你怎么可以这样?”

  当初他亲口承认、亲口同意,只差亲手盖手印、打勾勾……

  该死的!早知道她就该先预防他这一招,在床上的时候,他为了逞兽欲还有什么话说不出来的。

  这个奸诈的臭男人!

  “男人想要一个女人的时候,什么荒唐的话都可以说得出来,什么不可能的承诺也都可以说,要我替你摘星星、摘月亮也都可以,只有解除婚约不行,你别想了。”

  你看看、你看看,瞧他说得脸不红气不喘的,真是够了喔! 

  “你……你这是恶意欺骗!”摘星星跟月亮一听就是在晃点人,这还不够荒唐吗?

  “反正你可以从我身上得到你想要的一切,唯独得不到的就是解除婚约。”

  那他的心呢?她也可以要吗?霏霏冲动得差点大声的问他,不过还好她有忍住了。

  龙大少大步的走到她面前,今天的他帅到可以学刘德华去拍威士忌的广告了,不然张学友的也行。

  好酒不见了……帅!

  “小狐狸,你在想什么?”

  “没有。”

  总不能说在想他吧?她可是要有少女的矜持的。

  “你……”他突然伸手捧住她的脸,一张俊脸靠得她好近。

  她……她快流鼻血了……

  “好吧!为了不让你以为我是个言而无信的人,我跟你解除婚约。”

  “什么?”

  “只不过……”他说到一半又搞神秘的说:“我跟你解除的是指腹为婚的那个古老的婚约,因为我讨厌别人替我决定我一生的幸福。”

  她吞了吞口水,点点头,“我同意。”

  “很好,所以婚礼订在十月,那时候是秋天了,你穿新娘礼服才不会太热。”

  “哦……”她还呆呆地点点头,然后又连忙摇摇头,“不是的!十月……我哪有说要嫁你?你不是不想娶我?”

  “不,我想。”

  “可是……”

  “一旦我决定了要把握自己的幸福,我就一定要尽快把你娶进门。”

  她僵住了。他说什么?

  “我……是你的幸福吗?”她的嗓音变得沙哑,一双水眸闪烁着莹莹光芒。

  他也深深注视着她,不自觉他的俊脸上泛着一丝红晕。

  “子圣?”

  “我对你有责任,如果不是我没查清楚,误会了你,也不会侵犯了你的清白,所以……”

  “你是因为我们上了床,所以才要娶我?”她空洞地瞪着他,无法置信。

  “你那么纯洁无瑕,我是你第一个男人……”

  她把他在她身上的乎拉开,用冰冷的防卫来掩饰内心受伤的痛苦。

  “少开玩笑了!” 

  这次换他瞪着她了。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不过是上上床而已,不用搞得为了负责什么一大堆的。”泪水灼痛了她的眼睛,她怎么忘了,一开始他对她的评价就有了很不好的误会,如果不是因为他发现她是第一次,也许他依然会误以为她是个拜金女吧?

  她强忍泪水,深吸了一口气对他说:“恭喜你。”

  “恭喜我什么?”

  “恭喜你不用这么委屈,强迫白马王子的你来娶我这个灰姑娘。”

  “你……你敢不嫁我?那爷爷和你外婆你要怎么交代?”他的口气太过于严厉了,反而泄漏了他的不安。

  可是她太生气了,所以没有察觉出来。

  “不用担心,爷爷说等他旅游回来,就会同意我去日本留学,我不会缠着你不放的。还有,我不会当你的秘书,如果你不让我回去我原来的位置,我马上辞职。”

  霏霏感到自己的脸因为愤怒与羞愧而似火烧,她从来不知道快乐幸福可以在一瞬间便都粉碎。

  该死的龙子圣!他以为他有多伟大吗?全世界的女人一定都要爱他吗?不!

  她古霏霏偏偏就不要爱上他。

  于圣突然伸手掐人了她的肩,令她痛叫出声,“你在威胁我?”  

  “你弄痛我了……”她想挣开他。他弄痛她了。

  子圣力道略略放松了些,依然没有放开她。

  “没有人可以威胁我,包括你,尤其是你。”他冰冷的告诉她,声音坚决似铁。

  “反正我是不会嫁给你的!” 

  “你没有选择。”

  “为什么?”

  “因为我娶我的,你要不要嫁是你的事。”

  他突然深深封住了她的唇,她想开口抗议,却反而让他炽热的舌探入了她的口中深处,逼她和他纠缠不清。

  “可是……”

  “还有可是吗?”

  “不……”

  她的理智不断逼她要反抗,却反而被他强而有力的手臂抱得更紧。

  直到她感到自己快要无法呼吸了,他才放开她甜美的唇。

  “龙子圣,你别得意……”

  他伸手轻摸她细柔的脸蛋,俊美的脸上微微扬起一抹笑,“我是很得意,因为我看穿了你这只小狐狸的假面具了,明明你就很渴望我的抚摸,也很享受,那又何必老爱用一些小事来激怒我。我的小宝贝,你明明知道你已经无处可逃了。”

  “你……你这个无赖、自大狂、强盗、暴君、王八蛋……禽兽……”

  她大声的咒骂非但没有令他生气,相反的,更加令他的脸上那抹可恶至极的笑加深。

  “禽兽吗?”他的大手缓缓落在她的胸前,握住其中一只浑圆,然后用下大不小的力道揉捏、爱抚着她。

  “啊……”听到自己的申吟,她连忙咬着牙,却止不住颤抖。

  他突然放开她,然后走回了他的位置,在豪华的大椅子上坐了下来。

  他的目光充满炽热,五官不带一丝情感。

  “你哪里也不准去,乖乖当我的秘书。”

  “如果我不要呢?”

  只见他自西装外套拿出手机。

  做什么?打电话找帮手吗?告诉你,我古霏霏可不是被吓大的。

  “手机里有你的裸照。”

  她的下巴当场掉下来,“什么?”

  “在你失去第一次的那天晚上拍的。”他手拿着手机,宛如狡猾的猫在逗弄着可怜的小老鼠。

  太恶劣了!霏霏冲到他面前,“我不相信!” 

  他老大也不慌不忙把手机转往她的方向,然后把手机内她的春光照、性感写真集,一张一张的献给她看。

  她的脸色一阵刷白。

  真是的!要拍也该先通知她,人家也好先去做脸,全身美白,去角质……

  等等!现在可不是想这种事情的时候。

  “我……我要怎么做……你才会把那些删除?”

  “如果你讨我开心的话。”

  “什么?!” 


  “不顶嘴也是讨我开心的方法之一。”

  好想狠狠地把他脸上那抹可恶的笑容打掉!怎样?牙齿白啊!那么爱笑不会去拍广告啊?

  “在心里面骂我也会令我不开心。”

  哦喔!这家伙会读心术吗?那她以后不可以胡乱想了。

  “那现在我要怎样讨社长您开心呢?”她装出甜得不能再甜的笑容及语调对他说。

  仿佛对她的投降很满意,他老大双掌还潇洒合十,放在桌上,她看见他胸前开开的衬衫露出古铜色肌肤。

  真是的!这么坏的男人,老天爷还给他那么帅的外表,老天果然是下公平的。

  “我现在要你……”

  她狠狠地倒抽了一大口气。不会吧?在这里?

  “替我煮一杯咖啡。”他继续说完,她的脸色已经红得像熟过头的苹果了。

  “哦!”

  她连忙起身,然后在他的注视下迅速逃离现场。

  他的嘴角又泛上那抹邪恶的笑容。

  ☆ ☆ ☆

  原来做大事业的大老板真的很忙碌呢!

  自从早上跟他斗嘴……他似乎每天早上都会跟她斗嘴,又被他碎碎念她煮的咖啡是世界宇宙超级难喝之后,就一直在开会。

  下班时间都到了,他还在开会呢!这么会开会,又不是要竞选开会王。

  突然发现自己居然在替他胆心,霏霏吓了一大跳,连忙摇头。 

  不、不、不!她只是担心他的手机要是被偷了,还是被人看到了,那她不就……

  敲敲自己的脑袋,霏霏告诉自己不要想太多,只要她有机会拿到他的手机,然后迅速删掉照片……嘿嘿!那她就真的自由了,不会再有把柄落在他的手中而动弹不得了。 

  “有一个女孩叫甜甜……”

  手机响罗!

  “喂!小玲啊……嗯啊!要下班了……是喔!有新的电影上演喔……好啊……一会儿见!”

  霏霏开开心心的收拾包包。今天是星期五,要出去好好逛街、看电影了喔!  

  她前脚才走,后脚一个小职员走了进来,发现办公室内空无一人。

  “古小姐?”

  没见到人,小职员把老板交代的字条放在霏霏的办公桌上,然后就走人了。 

  只见字条上写着——等我一起下班,不准先走。

  ☆ ☆ ☆ 

  “听……咳咳,海哭的声音……”

  “霏霏啊!你还要唱喔?”

  在杀猪的歌声中,小玲的声音杀敌破阵而出,对着霏霏吼着。

  “对!是不是你也想……”有话快说,第二部都快要唱完了。  

  “都唱了三个小时了耶!”

  吼!小玲,人家在唱歌不要插嘴啦!小玲以为这样子就可以卡歌换她唱了吗?

  是的,在逛完街又看了一场电影后,她和小玲及她的男朋友及男朋友的弟弟、妹妹一起来唱歌。

  “哦!”

  “哦什么哦?你要回答我啊!”

  “才三个小时而已啊!”她的声音依然是那样的清脆、优美,只不过有时候会有点破破的,但是不怕,有唱歌的秘方一彭大海!

  “真的要唱到天亮喔?”小玲问,而在霏霏回答时,手中的麦克风也被妹妹抢走了。

  呜……人家的海被听去了啦……

  小玲伸出手捧住霏霏的苹果脸,转过来面对她,“喂!你想当不回家的女人啊?”

  “反正我家里……哦!他会等我吗?”

  一向以说八卦为己任的小玲,一闻到些味道,原本迷蒙的双眼马上一亮。

  “谁在等你?男朋友吗?你不是说你和你外婆搬家了?不会是一起搬到男朋友家,开始了传说中的同居时代了吧?”

  “不是你想的那样啦!”这个女人怎么不去当狗仔队?一定会天下事都被她挖光光,为国争光。

  “不然是怎样?”小玲大姐开始学包公夜审了。

  “是……啊!我的手机响了。”霏霏连忙转移话题,手忙脚乱的从包包中拿出狂唱个不停的手机。

  哦喔!音乐停了,一看不得了,有个莫名的来电呢!打了十多通,看起来很想找她的样子,而且还一定要找到她。

  谁啊!这么坚持……

  “谁啊?”小玲问。

  “不知道,这手机号码我没印象啊……”

  是谁?是在催信用卡的银行吗?

  也不对,她只有一百零一张提款卡,因为外婆不准她办信用卡。

  那……难不成是哪个好朋友打电话来求救?

  也不对,她的一百零一个也是唯一一个会厚脸皮来求救的好友正在和她唱歌。

  那到底是谁啊?

  “哎呀!霏霏,你还在想喔!别想了,八成是打错电话的。”小玲一边啃毛豆一边说。

  就在此时,一个小小的声音传来——

  “我上次也收到这种不明的电话呢!”

  霏霏和小玲四周看看,发现是小妹开的口,连忙点头微笑。

  小玲说她男友的小妹在学校是个很乖的模范生,下太有机会出来玩,今天刚好男友当兵的弟弟回来,所以大家一起出来玩。

  沉默了一整晚,难得开口,这宛如天赐佳音啊!

  “那结果你怎么办?”小玲比霏霏更快一步开口问。

  真难为小玲了,要想办法讨好自己未来的小姑,还好她不用。霏霏庆幸的想着。

  “如果再打来,拜托哥哥就好了。”小妹指指理个阿兵哥头的二哥。

  “没问题,要是再来……”

  说时迟那时快,霏霏的手机再次响起,她都来不及打开,咱们的国军果然训练有素,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抓过手机,然后用着威风凛凛的口气对着电话的另一端大吼——

  “别再打电话来骚扰我的女朋友了!不然我就给你好看……什么?我是谁?我是古霏霏的男朋友!男、朋、友!听清楚了吧?”

  霏霏差点昏倒,“小弟……”

  她伸出手在他面前挥挥,可是来不及了,他已经十分潇洒的切断了。

  “放心,他吓得不敢说话了,以后不会再打错了。”小弟得意洋洋的说,活像做了什么保家卫国的光荣大事。

  “是啊!霏霏,不用担心了。”

  于是,大家继续开心的唱歌、吃东西,没有发现到霏霏的脸色一阵苍白。

  因为她刚刚才想起来那电话号码是谁的,是龙大少子圣先生的啊!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