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四月 > 《呆呆未婚妻》
返回书目

《呆呆未婚妻》

第九章

作者:四月

  霏霏准备要出门替子圣买个生日蛋糕。

  虽说是补送,不过还没有人替他过生日前,吃到的蛋糕也算是庆生,这样子就可以消除自己内心的罪恶感了。

  虽然昨天晚上他已经把她当成蛋糕吃了。

  当她准备好,却发现他似乎还没有醒来。

  真是太神奇了,以往他都比她浅眠,有点风吹草动,就会起来跟她大眼瞪小眼。

  是不是生病了?

  霏霏缓缓的靠近,然后站在床边,美丽的大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睡在她床上的男人。

  看他睡得好熟,仿佛好久都没有好好睡一觉。

  想到几个小时前她就是躺在这个男人的怀抱里度过的,害羞的红晕袭上她的脸颊。

  霏霏蹲了下来,和他纯真的睡容面对面,她伸出食指轻轻滑过他俊逸的脸。

  生平第一次,她认为自己可能恋爱了。

  这个想法令她又甜蜜又幸福,却又有一种既期待又怕受伤害的心情。

  这就是恋爱吗?她也下太确定,因为她还没有很了解这个男人,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他长得真的好帅。

  想起昨晚他那样灼热的唇、充满魔力的大手不断在她的身上烙印下属于他的痕迹,她又是一阵脸红。

  她知道自己已经无处可逃了,她这一生再也无法接受另一个男人的碰触和亲吻,因为她的身子已经对眼前这男人上了瘾。

  这只是肉欲之爱!霏霏心里有个小小的声音却大声的叫嚣着。不只是rou体上的,你难道对他一点也不心动吗?

  有钱、英俊又多情的白马王子,而且还是自己指腹为婚的未婚夫,说不动心可是很难的。

  她又不是圣人。

  那她到底怕什么?

  霏霏双手撑住下巴,静静注视着子圣,不知不觉中,内心对他有了种甜甜的爱恋。

  好!再给他一次机会好了。

  她去替他买个生日蛋糕好好替他庆祝,也许两个人可以重新认识,重新一个好的开始。

  对!就这么办。

  霏霏开开心心的出门去了,期待两个人可以重新互相认识与了解。

  ☆ ☆ ☆

  子圣早就醒了。

  当霏霏爬下床、离开他怀抱的那一刻,他就清醒了。

  虽然她一直轻手轻脚,像只小老鼠一样偷溜去浴室,然后又偷溜出来,背对着他穿衣服。

  也因为背对他,所以他可以肆无忌惮的欣赏她玲珑可爱的少女娇躯。

  他的目光几乎再一次把她全部吞噬,想再次把她拖回床上好好温存一下。

  占有欲!

  昨晚他才发现自己对她居然产生前所未有的占有欲。

  原以为他可以控制自己的理智及情欲,女人对他来说绝对不会影响太大,向来他都是如此认为。

  但是,经过昨夜,她的一夜未归,他的心急如焚,接着听到她手机里自称是男朋友的声音,他才明白他的占有欲有多么强烈。

  他对她的渴求程度已经足以令他抛弃所有的理智,甚至于令他差点冲出去杀人。

  但是,到底也是压抑下来了。

  他是爱她的。  

  当他终于知道自己爱上她时,喜悦的心情却不大,因为他有情敌了,而且她一大早就出门,明明是星期六,不用上班,她是要去哪里?还穿得那么漂亮,是再去赴昨天手机中的那个男朋友的约吗?

  他躺在她的床上,鼻息之中满满是她的馨香,闭上双眼,他却无法将脑海中她的一颦一笑挥去……

  该死的!他要去杀了那个跟他抢老婆的男人!

  ☆ ☆ ☆

  “阿奇,谢谢你了,不过我还有事……”

  “她怎么可以这样子对我?!我知道阿兵哥有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会被兵变,但是怎么可以发生在我身上……哇!”  

  霏霏瞪着阿奇。是的,眼前这个哭得像个小娃娃的阿兵哥,就是昨天晚上和她一起唱歌的那一个小弟,只不过他一踏出KTV就遇到比碰上混混或是黑社会还更重大十倍的打击——兵变。 

  “这个……阿奇,男儿有泪不轻弹……”更别提是在大庭广众之下了。

  算来她也是被小玲设计了,本来去丹比买蛋糕就要回家的,谁知道刚走出店,就接到小玲的紧急电话,要她来安慰这个被兵变的国军弟兄。  

  如果不是看在和他有过一夜唱歌的短暂关系份上,而且也多亏他昨天晚上的“见义勇为”,虽然吓跑的并不是他们以为的手机骚扰狂。 

  不过,她也觉得于心不忍。

  “阿奇,天涯何处无芳草……”

  “你接着是要说何必单恋一枝花吗?”

  很好,至少他还有念点书。

  “如果女方没有心了,你再强求也下太好吧?”她一向下太会安慰人呢!  

  真怕越安慰越糟糕。

  奇怪……小玲和她男朋友不是说要赶来了吗?她都撑了快二十分钟了,人家为子圣买的冰淇淋蛋糕都快融化了。  

  突然间,阿奇哭也不认真哭,双手一把捉住她的肩,然后用力抱住她,“霏霏,你当我的女朋友好不好?”

  霏霏的眼睛睁得如铜铃一般大。

  “你……”

  “在开什么玩笑”这一句话都还没来得及说出口,阿奇整个人便被狠狠拉离了她的身上。  

  一瞬间,子圣一拳便对着阿奇的下巴挥了过去,“不准碰我的女人!”

  “啊!”霏霏一声尖叫。

  阿奇也迅速站起来反击。身为护国保民的国军,他哪有光挨打的份。

  男人之间野蛮的战争开始了,而且一开始,任何人也阻止不了。

  “住手!住手!”

  哪知她越阻止,子圣却以为她是在替对方说话,原本就被妒火刺激的他,如今更像被激怒的野兽。

  他杀人的目光狠狠地扫向霏霏,其他人的目光也集中在她身上,可是令她在意的只有他。

  “子圣……”

  “你这个水性杨花的贱女人!”

  他愤怒的指控令她的脸色一阵惨白,踉跄了一步,“你说什么?”

  “我说……”

  他才向她逼近一步,阿奇马上用现在十分流行的眙拳道一脚飞踢过去,逼得他必须全心全意对付情敌。

  两人开始了媲美奥运的对战,四周的群众居然也起哄,分成两派大声加油着,热情不比真正的奥运加油团逊色。

  就在大家陷入狂热时,只有一个人的脸色苍白如纸。

  霏霏像是行尸走肉般越过人群,苍白的脸色,仿佛她随时会昏倒似的。

  耳边的吵吵闹闹都听不见了,她也顾不得两个男人会不会将彼此打死,她才不想管了。

  此时的她心中充满了伤心与绝望、愤怒及羞耻。

  龙子圣,一个她以为自己可以爱的男人,居然在一群陌生人面前那样子羞辱她。

  她又没有做出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凭什么要她承受这种过分的羞辱?

  霏霏一个人提着生日蛋糕,眼泪流个不停,骑上她的小绵羊,伤心的离开了是非地。

  “霏霏!”

  子圣发现她的离去,连忙想叫住她,但是阿奇趁这个机会,狠狠地挥上一拳,害他一个踉跄倒地。

  “起来啊!再打啊!”阿奇挑衅的说。

  “我警告你,古霏霏是我的未婚妻,你休想抢走她!”子圣用手背擦拭着嘴角的血渍,冷冷地说。

  “她有未婚夫了?怎么没听她说过?”阿奇愣了愣。

  “现在你听到了!”

  阿奇望着这个妒火中烧的男人,心中浮现一种同病相怜的心情。

  眼前这个男人也是为情所困,他为了自己的爱情来和他这个训练有素的国军弟兄对打,也不在乎会不会被他打扁。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她如果变心了,你就该放了她,祝她幸福……”

  “狗屁不通!她是我的!”

  “你太霸道了,她又不是东西,更不是你的财产,你……”

  “我爱她!”

  子圣一声低吼,说出了内心对霏霏真正的情感。一出口,他居然有了说不出来的快活。

  “是的!我爱她,她是我这辈子唯一的女人、妻子,我孩子的妈,我绝不允许任何男人来破坏。”

  阿奇被他的坚决和认真模样吓到了,同时想到自己如果也有这个男人的勇气,也许小芳就不会被半路跑出来的野男人拐走了。

  对!他要再去找小芳,看看可不可以挽回这一段爱情。

  “好小子,算你有种,敢把内心话说出来,不过你跟我犯了同样的错误,你也该像相信自己一样的相信霏霏,亏她还替你买了生日蛋糕,要帮你庆生,你……喂!我话还没说完啊!”

  阿奇说到一半,子圣已经似一阵风般急着去找霏霏。

  “没礼貌……啊!我也要快点去找小芳!”

  两个打架的男主角都跑掉了,没有好戏可以看了,现场的群众也一哄而散了,心中莫不希望这两个笨男人可以重新挽回自己的爱。

  ☆ ☆ ☆

  霏霏……

  天啊!她到底在哪里?

  子圣一身狼狈的冲回家,整间大房子空荡荡的,哪里有他想见的人儿。

  “管家!”

  管家听到少爷在叫唤,连忙把小姐吩咐的生日蛋糕端出来,用五音下全的声音唱着——

  “祝你生日快乐,祝……”

  “霏霏呢?”他狠狠地瞪着她。

  好讨厌!要人家唱歌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呢!这个大少爷居然一点也不感动!

  管家差点老泪纵横,不过还是要回答老板的话,她可不想回家吃自己。

  “小姐她……她说她出去一下,交代我把这蛋糕给……”

  “去哪?”他冷冷地打断她的话。

  “没说得很清楚……少爷,你去哪?”

  不理会管家的呼唤,子圣再次冲出去找霏霏,手中的手机拼命的按,对方却一直是关机状态。  

  “该死的!”他低咒一声,开着车像无头苍蝇般在台北街道疯狂找寻着。

  只不过……他找了一天一夜,依然是徒劳无功……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