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四月 > 《抱你好激动》
返回书目

《抱你好激动》

第七章

作者:四月

  “你想问什么?如果你是担心你小妹的病情,那不用太担心了,因为杰西亚已经接受一系列的检查,证明他的骨髓跟云秀是相合的,现在只剩下安排好开刀的时间就可以了。”

  “太好了,不过……这不是我想要问的问题。”

  “哦!那你问。”

  “男人一天到底要做多少次才会够?”

  柏千书才刚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水,被她这样一问,马上喷了出来,还好她闪得够快,才没有被波及。

  “这……这……要怎样说呢?不一定啊!如果他精力比较旺盛,又健康,又是个年轻小伙子,那有可能十多次。”

  这次换她喷水了。

  餐厅里的人及侍者全都吓住了。怎么这两个客人在店里喷来喷去的?这是最新的喝水方法吗?

  “哇!那么多?难怪那个家伙还有精力可以去乱来。”她喃喃自语着。

  “你说什么?”

  “没有,只不过……该怎样才可以让他不在外面乱来?”她小声的问,脸好红、好烫。

  “你男朋友?”他问,心中纳闷,她有男朋友了,那杰西亚要怎么办?

  她摇摇头,“没有,我只是担心,骨体会不会传染捐赠者的一些基因,又或者会变得和对方的某些习惯一样?”

  “你为什么有这种想法?”

  “我看电视上都是这样演的,而且‘见鬼’更是可怕,女主角换上捐赠者的眼角膜后,因此可以看到好兄弟。”

  “你放心,这是捐骨髓,并不是眼角膜,你的小妹不会看得到什么的。”

  柏千书觉得她真可爱,连电影的剧情也信以为真。

  她这才重重的吐了口气,“那就好。”

  “你在担心什么?”

  “我……”一定要说吗?她有些不好意思。

  “你的问题似乎不是看不看得到好兄弟,而是问到了男人……那方面的问题,你到底在担心什么?”

  她重重的叹了口气,望着眼前这个温文儒雅的男人。这个男人太过精明,什么事情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我觉得杰西亚太花心了,一个女人都满足不了他,而且他还在家里养了一大堆辣妹,虽然表面上是女佣,只怕是他yin-乱的后宫的女子,我怕小妹要是接受他的骨髓,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可怕的后遗症。”

  柏千书很想笑,但是见她如此的认真,只怕她把这件事看得很重要。不过,不怪她,因为她对自己的小妹看得比自己的命还重要。

  “他不是那种人,我认识他很久了,对女人,他不是那样的需要。”

  “是吗?我怎么都感受不到?他对我每次都一副想饿狼……”她马上止住。

  不可以再说下去了。

  他耸耸肩,喝了口咖啡;“饿狼扑羊?”

  她没有回答,只是小脸一直一直的变红。

  “你知道吗?他十六岁就继承了公爵,背负起整个家族的重任,他的父母亲为他定下一门婚约,他本来在二十岁就该娶对方过门,但是他没有。”

  “为什么?”她困感的皱眉,“对方很丑?”

  “不,她美若天仙。”柏千书见过薇安一面,对她的美印象十分深刻。

  “对方没有钱?”

  “她家很有钱。”

  “对方没有身分地位?”

  “杰西亚已经很有身分地位了,不需要靠娶老婆来锦上添花。”

  这么难搞?海眉在心中咕哝的想,“那他还在挑什么?”

  “挑什么?”柏千书的口气一副“你居然还猜不到,笨蛋”的样子。

  “对啊!”她的表情不太自在。

  “男人都希望可以挑个他想要的女人,而不是为他准备好的妻子。”

  海眉眨了眨眼,“是吗?”

  她有些明白了,原来那个冰块脸要她当他的未婚妻,是为了要逼对方退婚,要她扮演抢人家老公的第三者!

  狐狸精就是狐狸精,干嘛要说是他的来婚妻啊!搞得这样复杂,这个男人真是念书念到头壳坏了。

  “对他好一点。”柏千书突然语重心长的冒出这句话。

  “什么?”

  “他很寂寞。”

  “他哪会寂寞?他有一大堆辣妹可以供他这个大暴君临幸,不需要我对他好,也许……也许根本也轮不到我对他好。”

  她以为自己没有表现出自己的情绪,可是旁观者清,柏千书把她那酸溜溜的口气及神情全看在眼里。

  “他长得很帅,不过比我差一点。”

  “不会啊!”她脱口而出,意识到自己居然说出真心话,就好想挖个洞躲起来。

  柏千书笑得好暧昧,“你不会是犯了传说中的情人病吧?”

  “那是什么?”

  “情人眼中出西施。”

  “我跟他才不是情人。”

  “不是的话,他会不顾一切的带你回家?”

  “那是为了方便他……”泄欲。不过这两个字,她说不出口。

  “我了解他,他对你是不一样的。”

  她红了脸,摇摇头,“不,他只是想征服我,因为我不肯乖乖的听他的话,而且我之前还威胁过他好朋友的女朋友,害他们差点分手,所以基于朋友的立场及道义,他只是想羞辱我。”

  柏千书想反驳,但是又想到平常那个男人老爱用冰脸及单音跟他说话,的确是跩得有些过分。

  不如乘机报复他一下,毕竟如果等到海眉发现了对杰西亚的真正情感后,她绝对不会替别人整自己心爱的男人。

  机会难得,敬请把握。

  “小眉,我刚刚想了一下,也许你的顾虑是对的。”他用着有些忧郁的口气说。

  她的眼睛猛然睁大。

  “在他和小妹动手术之前,你必须看好他,不要让他出去乱来,尤其是去碰其他的女人。”

  “啊?为什么?”

  “要是染上什么病,听说之前在堡里的女佣有人得了梅毒,而他如果又把骨髓捐给你小妹……”

  海眉的脑袋宛如被雷打到一样,她失声大叫,“不可以!”

  “你有点失礼了。”

  她连忙垂下头,小声的低吼,“不可以,我的小妹可是纯洁无瑕又单纯,不可以染上那些乱七八糟的病。柏大哥,难不成他……他中奖了?”

  那她会不会也……

  惨了,逃不掉的,他们都做了那么多次了。

  “还没有。”

  她重重的呼出一口气,“还好。”

  “可是以后很难说。”

  可恶!这个男人是不是很喜欢说话分段啊!这样吊人家胃口很爽是不是?

  如果不是看在他是小妹的主治医生,又跟来英国照顾小妹,是她们的大恩人,她早就把他海扁一顿了。

  “以后请你一口气说完,不要考验我的心脏。”她压抑住火气的说。

  柏千书差点笑出来,可是他发挥了高超的演技,用他

  一向唬病人家属的那一套对她说:“你如果想要确保他在手术前不会染病,就必须彻底防止他去碰其他的女人。”

  “什么?这有点难。”他一屋子都是女人,防不胜防,这下子她的头大了。

  柏千书见她一副沮丧的样子,真想敲她的头,“笨,这有什么难的?”

  “很难耶!他有一整个后宫耶!”

  “你不会让他当唐明皇,你当杨贵妃。”

  “什么?”

  ”让他的三千宠爱集于你一身。”

  可能吗?海眉呆呆的想。她可没有杨贵妃那样“傲人”的身材。

  就在此时,柏千书突然小声的说:“小眉,我的眼睛进了沙,你帮我吹一下。”

  “喔!”她也没想太多,站起身倾向他,两人靠得很近……”

  “刘海眉!”

  她整个人因为杰西亚的低吼而僵住,动都动不了,连他把她扳向他时,她也不知道要说什么。

  “杰西亚,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你给我回去。”杰西亚冰冷无情的命令着,目光则一直落在柏千书的脸上。

  如果目光可以杀人,只怕柏千书已经死了几百回了。

  “你凭什么命令我?”

  “回去!”杰西亚怒吼着重复。

  她满面通红,不想在公共场所和他争吵,也没有脸和柏千书道别,只能生气的转身离开。

  杰西亚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后,目光又杀向自己的好友,咬牙切齿的说:“你刚刚想做什么?”

  “没有啊!只不过有沙子飞入眼,请她帮我吹吹而已。”柏千书一副天真又无辜的模样,令杰西亚更生气。

  “以后就算你的眼睛被沙子飞满了,也不准找她帮你吹。”杰西亚冰冷的宣布,然后拂袖离开。

  “喂!不公平,你怎么可以重色轻友?”

  杰西亚理都不理,因为他还要找某个人算帐。

  见到一向冷静、稳重的好友,也有如此失控的一面,也不枉他刚刚冒死演出一场“眼睛飞进沙”的古老戏码。

  他微微的笑,轻轻啜了一口又香又浓的咖啡。

  虽然老套,但依然可以激起情人心中最炽热的火花。

  想想,他当医生实在有些可惜,要是去演戏,一定会很“火”的。

  jjwxc         jjwxc        jjwxc

  海眉才刚冲出餐厅,还没有招到计程车,杰西亚就已经追上她,并粗鲁的捉住她,二话不说的往他的车子方向走。

  “杰西亚,你弄痛我了。”

  他没有回应她,只是用更加粗暴的动作把她塞到车子里,然后迅速的上车,发动引擎,一路上开始飙起车来。

  她被他的车速吓得脸色发白,双手连忙偷偷的拉起安全带扣上,再紧紧的捉住右上方的手把。

  他是故意的,以为他开快车就可以吓到她吗?不,他休想,她自认很有胆量的。

  可是他上高速公路后右转左扭,如一条蛇一样快速的钻来钻去,活像在表演飙车特技似的,她的心脏已经快要跳出口了。

  当她看到他超车后前方有一辆货车挡住,眼看就要撞上去了……

  “啊!”她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然后昏倒。

  jjwxc         jjwxc          jjwxc

  真是没胆的女人,亏她在校园里人称大姐头,居然会昏倒!

  杰西亚想推醒她,狠狠的报复一下,但是看着她熟睡中微微颤动的睫毛,又觉得于心不忍。

  只见她因为刚刚吓昏,脸色还很苍白,月眉儿细细弯弯的,长长的睫毛、细致光滑的脸颊……最令他神往的是她那诱人的嘴唇。

  突然,她轻轻吐出小舌湿润一下嘴唇,舌尖滑过唇缝,暖昧又动人,她略略蹙眉,嘴儿乍启,整齐洁白的门牙轻咬着下唇,如编贝一样的嵌在鲜红的果肉上。

  杰西亚看得痴迷,右手贴着椅背伸展到海眉的右侧将她搂起,心头蹦蹦乱跳,终究还是把持不住,低头贴上她的嘴唇亲吻。

  他缓慢的吸吮她的嘴,每一个地方都细心的舔了又舔,海眉被温柔的挑逗给困惑着,不自主的张开唇,香舌探出,到处寻找对手。

  杰西亚用牙齿轻轻的去咬,然后含着那舌儿用自己的舌尖问候它,海眉开始呼吸紊乱起来,舌头急急的全部伸出。

  他也不客气的出力吸着,两人舌头紧密的摩擦,他甚至觉得味蕾上传来阵阵神秘的甜意。

  “嗯!”她无意识的轻哼一声,更是撩动他体内炽热的火焰。

  只见他的绿眸一眯。反正也是要惩罚她刚刚居然跟男人那样的接近,不如就趁现在好好的惩罚她,同时,也好好的满足自己受伤的心及渴望她的身体。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