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凌淑芬 > 《十分钟的女主角》
返回书目

《十分钟的女主角》

第七章

作者:凌淑芬

  其实我们是相爱的,只是你忘记了而已。等你想起一切之后,就会明白了。

  突然之间,所有关于那段短暂婚姻的细节全涌回脑海里。

  赵紫绶没有说谎,也不是一相情愿!他们有过一段极度甜蜜的时光。

  他为什么会选择忘记?为什么会将它尘封在心底?

  租来的车在深夜的高速公路上疾驰,奔腾的心在胸腔内急怦!车首切开迎面而来的寒风,车内的人气血翻涌如火。

  章柏言想起了他们新婚的第一个周未,为了她说的一句好想念家乡菜,他陪她逛遍了伦敦大大小小的唐人商店,买一种叫做「空心菜」的东西。

  那种青菜长得怪里怪气,菜茎如中空的吸管,菜叶却是漂亮的竹叶型。当时他们找了许多家商店都找不到,最后她得回学校交论文,不得不失望的放弃。

  他嘴里不说,只耸耸肩讲:反正青菜都大同小异,超级市场里多得是。但是送她回学校之后,他自己傻傻的开车在整个大伦敦地区寻找,最后终于在一间不起眼的华人商店里找到。

  直到现在他还记得她下课回家,站在厨房里,捂着唇不敢置信的惊喜。

  后来她剥了几颗蒜,边为他炒那盘空心菜,边跟他说了一个叫做「比干」的人挖了自己的心,最后却因空心菜而死的故事。

  他也想起了有一次她感冒发烧——她是那样的怕冷,一到冬天,总是整个人包得像团棉布球。可是那阵子他忙于手下基金转投资的事而疏忽了。她本来就不喜欢看医生,竟然也忍着不说,直到烧到四十多度,整个人讲话都语无伦次了,他才被吓到,火速送她到医院去,足足住了五、六天。

  章柏言想起了当时的愠怒、自责,以及害怕失去妻子的深刻恐惧。

  另外有更多时候,他们什么也不需做。他只是在一个寻常的夜晚,深深凝望睡在自己身旁的那张容颜,第一次知道一个人的心里,竟然会因为容纳了太多感情而疼痛。

  一个无意间的反叛,换来了一个坠落。

  他前所未有的坠入爱河里,那样深,那样无法自拔。

  甜蜜的爱情让他犹如长了一双翅膀,每分每秒仿佛都飘浮在云端。他习惯的精明算计、理智现实,在有她的世界里反倒显得荒谬无比。

  然后,事情就发生了。

  父亲重病的消息传来,他们被迫回到美国!他先将妻子安置在波士顿的公寓里,回纽约处理继承家族事业的事宜。

  现实世界猝不及防地涌来!他仿佛一个长期沉浸在温泉里的男人,却突然被丢到冰冷的莲蓬头底下,所有的玫瑰色梦幻转眼间冲刷殆尽。

  章柏言想起自己「醒来」时感到多么羞愧。

  他是章柏言,骠悍的章家后代,未来香料王国的继承者!原只是一个对父亲的小小报复,他却让自己堕落至此!

  从交往到新婚才不过九个月,他竟浑若无觉地陪一个小女人玩着愚蠢的爱情游戏。

  这就是他千方百计将她抛开的原因。

  有她在身旁时,让自己变得开怀柔软是如此自然的事,以至于离开她身边,又深深觉得之前的自己愚不可及。

  他像割舍一双多余的手或多余的脚,硬生生将那双粉红色的羽翼斩断。

  章家的男人没有任何软弱的空间,他不再需要翅膀。所有飘浮的美梦全部吹破,双脚狠狠地插入现实的土壤里。

  在他以为自己已经对爱情免疫了,甚至成功地说服自己「这个女人不适合我」、「她根本无法融入我的世界里」,然后他去找她谈离婚。

  那天晚上,那种浓得化不开的情绪又吞没了他,于是隔天,他再度落荒而逃。

  他曾以为舍弃赵紫绶便代表回到现实,重新装上坚强的甲冑;现在终于明白,努力否认两人存在的爱才是真正的逃避现实,才是真正的软弱。

  他爱过。他们真的爱过。他为什么能那样决绝地将她割舍?

  车子转入寂静的车道,孤耸的宅邸在深夜中显得无比寂寥。

  但是他知道,在那座黑暗里有一个瑰丽的珍宝,她静静地枕在那里,静静放着温柔的光。

  他曾经被黑暗蒙蔽而见不到那丝光芒,现在他看到了。

  血流在耳道间隆隆震荡回响,情潮如万马奔腾般飞来。

  矫健的男子身影大步穿越厅廊,楼梯的地毯吸去所有足步声,迎迓的夜灯如一双温暖的手迎接王子进入公主的殿堂。

  他在黑暗中看见床上的微微隆起,她是如此纤巧,以至于整个人钻在蓬松的棉被堆中都像被吞噬了一般。

  「嗨。」拨开层层棉海,露出那一头青缎似的发,和一个贝壳耳朵。

  「柏特?你不是明天才要回来吗?」被中的人娇憨的揉揉眼睛,努力想醒过来。

  「现在已经是明天了。」他钻进她身旁的空位,拂开她的发,吸进她清雅的体香。

  「我以为……嗯……好。」口齿仍缠绵着。

  她迷迷糊糊的模样可爱透了,一股强烈的爱怜冲刷过四肢百骸,他从不知道自己的心可以为一个女人这样柔软。

  「紫。」他轻啄着她的玉颊。

  「嗯?」

  「我爱你。」

  赵紫绶清醒了一些,她怔怔望着半覆在自己身上的男人,他的眸在长夜中闪闪生光。

  「谢谢你。」她温柔一笑,轻抚他的颊。

  这不是章柏言期望的答案。

  「妳呢?」

  他言下的不满让她浅笑起来。

  「我想我也还爱着你。」偏头想了一想,她轻笑道:「如果不是因为事后你会把这一切都遗忘,我一定不会告诉你。」

  「为什么?」章柏言微怔。

  她摇摇头,不再说话了。

  不妨,他不会再逃避这段感情。他曾经不够勇敢到足以承负她,现在一切都不同了。她和戴伦都是他的生命,他们还有无穷无尽的未来可以讨论爱情的问题。

  「我想起了一件事。」他轻语,执起被角搔搔她的鼻头。

  她皱皱鼻子,拍了他一下。

  「什么事?」

  「你还欠我一个吻。」

  眸底的睡意完全消失,跟樱唇同样张成一个圆圆的O。

  章柏言轻笑一声,吻了上去。

  赵紫绶犹然迷迷糊糊,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眼前,在她的床上,吻着她。

  但掌下的肌肉是如此坚实,男性的气息是如此沉稳好闻……就沉沦一下吧!又何妨呢?她厌倦了一生都在循规蹈矩。沉沦一下,当梦境醒来,他回去他的世界,她回去她的世界,一切都像没发生过一般。

  一朵樱红为他的唇绽开……

  记忆深处的美梦再度上演!距离上一次,真的已经是四年前了吗?旷别的感觉是如此遥远,熟悉的香甜却又是如此清晰。

  循着记忆中的线条一路摸索,碍事的棉布睡衣渐次脱离。她的曲线一如他印象中的,丝毫不曾因时间或生子而改变。她怎能如此完美?

  「柏……我……我不……」

  「嘘,我知道。」他吻着她赧红的脸蛋,顺着脖颈的曲线一路往下,吮吻在酥胸盛开的那抹嫣红。「你还是跟以前一样羞怯……」

  「柏,我……」螓首难耐地在枕间转动。

  「记得以前我得试多少方法,才能引诱你主动吻我吗?」他轻笑,拇指在另一侧娇红上揉捻。

  她颊上的红泽因回忆而透得更深。

  「我得假装敲到头或撞到脚,才能换到一个吻……」他吻她双峰间的凹陷。

  「或是把你的笔记型电脑藏起来,等你四处找不到的时候,奇迹般的在一个只有我会发现的地方将它变出来……」拇指与吻在两朵蓓蕾上交换。

  「或是做一些会让你惊喜的小事……」唇往下游移,到如钮扣般可爱的肚脐。

  「更多时候,是将你吻得神魂颠倒,然后你就会忘记害羞了。」磨人的唇继续下移……

  枕上的佳人倒抽一口气,紧紧揪住他的发。

  「柏特,柏……」

  「我在这里。」

  他回到她的唇上,深深吸吮她,在她耳畔低语一些甜蜜的话,让她探索自己;然后一点一滴地哄骗、勾引,对他施与相同的魔法。

  他毫无障碍的侵入她的深处。结合的那一刻发生时,两人同时吐出长长的一口气。

  「想飞吗?亲爱的。」

  「嗯……」

  「那就一起飞翔吧。」

  洁白巨大的羽翼从肩后舒展,随着一阵又一阵的盘旋之势,两人一起冲向天际——

  ※www.shangxueji.com※  ※www.shangxueji.com※  ※www.shangxueji.com※

  「小鬼,你在做什么?」

  「我在蹲得圆圆的。」

  「为什么要蹲得圆圆的?」

  「……就是蹲得圆圆的啊。」

  「对不起,这个问题太不上道了,爹地陪你一起蹲得圆圆的好了。」

  「好啊。这边给你蹲。」

  「戴伦,这里平时没有小朋友陪你玩,你会不会很寂寞?」

  「我有朋友啊,有很多很多朋友喔。」

  「哦?你的朋友在哪里?」

  「在家里,妈咪说以前有朋友,现在没朋友,然后回家就有很多新朋友,所以有朋友。」

  「嗯?妈咪是说回家会有新朋友?」

  「不然你问妈咪,妈——」

  「不用了,不用了。戴伦,你蹲那么久脚不会酸吗?」

  「……好像会。」

  「那要不要抱?」

  「好,大地抱。」

  「嘿,你觉得我们一边抱,一边来练习一下正确的发音如何?」

  「什么是『发晕』?」

  「来,跟我一起说:『爹地』。」

  「大地。」

  「爹——地——」

  「大——地——」

  「不是『大』,是『爹』。来,试试看,『爹』地。」

  「『滴呀』地。」

  「……如果不是你练习得真的很用力,我一定会认为你是故意的。」

  「呵呵呵。」

  「啊,我知道了。来,再来一次,跟我一起说:『大地』。」

  「爹地。」

  「大——地——」

  「爹——地——」

  「大地,大地。」

  「爹地,爹地。」

  「好极了,你以后就这样叫我『大地』,知道吗?」

  「呵呵呵。」

  「小鬼,我爱你。」

  「呵呵呵。」

  ※www.shangxueji.com※  ※www.shangxueji.com※  ※www.shangxueji.com※

  大门被砰的一声撞开来。

  章柏言从膝上的产业杂志抬起头来,一团黑压压的人影同时冲进客厅里。

  「抓到查尔斯了!」

  爱德振奋的叫喊让他眼底的安逸立刻转换为锐利。

  「何时抓到的?」章柏言放下杂志,大步走向玄关的一群人。

  「今天早上!我一接到消息就立刻赶过来,一切终于结束了!」爱德紧紧抓住他的肩膀,比当事人更激动。

  章柏言犹想问更多问题,一道温暖的香躯扑进他怀里。

  「噢,柏特!我来了!我是来接你回去的。」若妮·安德森激动的程度不亚于爱德。

  「若妮……」

  「柏特,我真是非常非常非常抱歉!警方一抓到查尔斯之后,麦特和爱德便把一切的事情告诉我了,真抱歉我竟然误会了你!」

  章柏言不及把美人儿从怀中带开,另一道严肃的身影随即闪到他面前。

  「章先生,很高兴查尔斯的问题终于解决,但是我刚发现了一个新问题,公司里有人在大笔挪用公款……」

  「好了!一个一个来!」他怒道。

  所有人登时凝住。

  章柏言一一打量,除了这三个挤成一团的人之外,外面还有两名FBI探员模样的人正等在门廊上。爱德、麦特等人各自开了自己的车来,原本冷清的车道上挤了好几台车。

  「爱德,查尔斯现在人在哪里?」他肃厉的态度让其他人暂时冷了下来,若妮顺势偎回他怀里,章柏言先不急着理她。

  「佛罗里达。警方在棕榈泉的一栋老人公寓里找到他,他的状况有点憔悴,现在纽约警方正在送公文,希望在三天内引渡他回纽约州接受审判。你可以回家了!」

  章柏言的反应没有众人期望中的热烈。

  「如果查尔斯已经被警方逮捕,你还在这里做什么?」

  爱德顿时想起章柏言承诺母亲会提供查尔斯法律援助的事。

  「我是你的律师,而你算是这宗刑案的受害人之一,在法庭上会有利益冲突的考量。不过你放心,我已经请『罗氏父子律师事务所』的首席刑案律师接手这件案子,他们已经赶往佛罗里达了解情况了。」

  章柏言点点头,转头问麦特。「你这里又查到什么问题了?」

  「之前查尔斯带了一笔公款逃逸,只是为了保险起见,我和其他会计师觉得应该顺势核查一下公司的帐目,结果我们发现,最近和加勒比海往来的资金流向似乎有一些问题……虽然这和查尔斯的事无关,但我们认为您最好回纽约处理一下。」

  「嗯,知道了。」章柏言低头望着贴在他怀中的女人。「若妮,我说过我们需要谈一谈……」

  「哦,柏特!没有关系的,一切我都明白。」若妮泫然欲泣。「之前我不知道你的生命受到威胁,还以为你变心了,你知道我的心有多痛苦吗?」

  「若妮,听我……」他把美人推出怀里,保持一臂的距离。

  「查尔斯被逮捕之后,麦特告诉我,原来你不让我陪在你身边,是为了保护我。你担心查尔斯会一路找到你,并且伤害跟你住在一起的人,才不得不把我蒙在鼓里。我听到之后心情真的好激动!」若妮轻咽一声,再度扑进他怀里。「柏特,你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保护我,我终于能确定你的心里有我,你是爱我的!噢柏特,我也好爱你!」

  「若妮……」

  「你一切都好吧?看看你,都瘦了。爱德说,他找了一个不相干的朋友来照顾你,为了不引起对方的怀疑,你住在这里养伤的期间还得伪装失忆呢!」若妮忍不住破涕为笑。「我真想看你装失忆那种傻里傻气的样子呢!我看爱德都可以到电视台当编剧了。」

  一声浅浅的推门声引起他的注意。

  赵紫绶茫然的站在门口,望着一群不速之客,和他怀里的纠纠缠缠。

  章柏言心头一紧。该死的!她听到什么?

  「紫!」

  她举起一只手阻挡他靠近自己。

  「戴伦不见了……」茫然的神色在眸底越来越浓。「什么伪装失忆?所以你从头到尾都没有失忆?」

  他紧紧扣住她的双臂,用自己的背影阻挡其他人的视线。

  「我只是想保护你。在案情未厘清之前,有许多事情你并不适合知道。」他赶紧说。

  「什么事情让我知道之后会有危险?发射核弹的密码吗?」

  她的视线仍然停留在他背后的那群人里,那种空茫的语调让章柏言感到忧心。

  「紫,看着我。」他轻摇晃她一下,「看着我。」

  她的眼光终于回到他线条紧绷的脸庞。

  「紫,我发誓,我本来就打算在一切结束之后和你谈,我有许多话必须告诉你。」

  像跟那位若妮谈一样吗?

  赵紫绶挣开他的手,「我不在乎。」

  「紫……」

  「我说过了,我不在乎!我现在只在乎一件事,戴伦不见了……」她捂着胸口,觉得自己快透不过气。

  「为什么不见了?」

  「他本来还好好的在旁边玩,我在剪花木,他一直停留在我的视线范围里。」她的眼眶浮上泪水。「然后大路上有车子来来去去的,戴伦一如以往跑到林子边缘观看,可是我仍然可以看到他的背影。我只是低下头剪一段树枝再抬起来而已,我发誓,前后不到五秒钟,然后……」她哽咽了一下。「他就不见了。」

  「嘘,我相信他没有事的,只是躲在林子里玩而已。我们都检查过附近的环境,林子里没有树洞或缝隙之类的地点,会害人跌下去。我们一起去找他。」章柏言轻声安妩她。

  「我一直在林子里叫他的名字,可没有人应声。后来我假装生气了,要他立刻出来……戴伦最怕我生气的,如果他听到我这样喊他,一定会出来的……可是林子里完全没有人影……」赵紫绶忍不住埋进他的胸口,哭出声。「我发誓我的眼睛真的只移开五秒钟而已……」

  「爱德、麦特,我需要你们的帮忙!」他紧拥着哭泣的爱人,回头叫人,「麻烦你们一起在附近找一找,外面那两位探员也请一起帮忙搜寻。戴伦是个三岁大的小男孩,黑发黑眼,今天穿一件白底蓝纹的套头毛衣和深咖啡色长裤——紫,你何时发现他不见的?」

  「大约二十分钟前。」她颤巍巍地抬起头,「你想,会不会有流浪汉带走他了?或是有什么我们没有发现的陷阱或地洞……他说不定受伤了……」

  「亲爱的,你先不要想这些事折磨自己,我相信戴伦应该是去追松鼠或野兔,不小心跑太远了,我们七、八个大人一起出动,一定很快就能找到他。」章柏言柔声安抚。

  「我们马上去!」麦特即知即行,立刻大步走向门廊,跟两位探员交头接耳。

  「他是在右边的那一块树林里不见的!我教过他不可以跟陌生人说话,所以你们如果找到他,可以用手机叫我过去,不然他可能不愿意跟你们回来。」赵紫绶吸吸鼻子,勉强自己振作起来。

  「找到戴伦的人,留在原地陪他,用手机联络。」章柏言简洁地传令下去。「我们现在立刻出发。」

  铃——铃——

  难得响过几次的电话铃在此时催响。

  「说不定附近的人捡到戴伦了。」章柏言大踏步走过去,按下免持听筒的通讯键。「哈啰?」

  先是一阵刺耳的叽喳声和空气音,没有人回话。

  「哈啰?」

  窸窸窣窣,话筒似乎移动了一下,背景杂音降低了一点。

  「哈啰?」对方若再不回答,章柏言的手指已经准备切断通话。

  「害怕吗?」一个蓄意压低嗓音的沙哑男声响起。

  「你是哪一位?」

  「担忧吗?着急吗?想要立刻找到他吗?」诡异的男音桀桀怪笑着。「失去心爱的人,感觉很痛苦吧!」

  「戴伦是你带走的吗?你究竟是谁?」章柏言沉声低喝。

  赵紫绶紧紧揪住胸口,苍白的脸色仿佛随时会晕过去。

  「和你的儿子说再见吧,章先生,你再也见不到他了。」

  喀咚一声,电话切断。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