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凌淑芬 > 《十分钟的女主角》
返回书目

《十分钟的女主角》

第八章

作者:凌淑芬

  章柏言利用了她!

  他利用了他们!

  她不介意自己被利用,但为什么要把戴伦牵扯进来?他只是一个孩子……他是他的亲生儿子……他怎么忍心……

  「他欺骗我。他一开始就知道我和戴伦来纽泽西州可能会遇到危险,但是他隐瞒了事实,欺骗我们……」赵紫绶的脸埋进双手,整个人在巨大的床垫中显得娇小无依。「如果我知道有人在追杀他,我一定不会把戴伦带来的。他怎么可以……」

  梅兰妮坐在床沿,伸手搂住她轻声安慰。

  她本来以为再度听见紫绶的消息时,应该是他们母子已经搬好家,定居下来,没想到在自己不知不觉间,发生了这许多事。

  她和紫绶相识,是因为这个www.ysb88.com女孩搬到她的老家「梅肯」。当时她刚辞掉在曼菲斯一间律师事务所的职务,搬回梅肯小镇自行开业,一面照顾刚中风的母亲,而紫绶就是在地区医院服务的一名义工,定期会来探望她母亲,三个女人因此而相识。两年后,她的母亲过世了,而她和紫绶的友谊也越来越深。

  紫绶并不会特别天真,她对人生自有一番实际的看法,偏偏她的心很软……长她六岁的梅兰妮一直认为,若有一天紫绶会惹上麻烦的话,只有可能是她的心软引来的。这下子可不应验了吗?

  「如果我知道你会先绕到纽泽西来照顾那个混蛋前夫,我说什么都会阻止你!」火性子多年不改的梅兰妮忿忿道。

  「对不起,我好笨……」赵紫绶抱住曲起的膝盖,整个人缩成一团。

  梅兰妮叹了口气。现在不是落井下石的时候!

  「警方和镇上的居民已经组织搜索队,全力在找寻小乖了。现在才过十几个小时而已,距离三天的黄金救援时间还有一阵子,我们一定能及时找到他的。」

  「我怎么会如此愚笨?我怎么会相信他呢?」她破碎地低泣。

  过去几天的恩恩爱爱,交颈缠绵,在此时看来就像一个天大的笑话!

  她只是个备胎而已!因为章柏言不打算拿自己心中如珍宝一般的未婚妻冒险,所以不惜将她和他的亲生儿子骗到纽泽西来。

  她和戴伦都是可以被牺牲的,但是那个若妮不可以!

  其实她不介意章柏言不顾惜她,她早就知道他对她没有足够深的感情;如果只是情感上的欺骗,她可以一笑置之,离开时跟来时一样,挥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但是他不能拿戴伦来涉险!

  「老天,戴伦是他的亲生儿子……一个连自己的儿子都可以牺牲的男人,他还有心吗……」她哭得声嘶力竭。

  连续十几个小时不吃不喝不睡,长期处在压力之中,梅兰妮知道她已经在精神崩溃的边缘。

  现在只要电话响一下,紫绶就像触了电一般,疯狂的跑到书房抢话筒,不准监录的警方或任何人接听。她已经近乎歇斯底里,甚至一看到章柏言就受不了,几次差点因气厥而昏了过去。

  一开始姓章的犹试着要接近她、安抚她,但是紫绶像只刺猬完全拒绝他的接近。最后为了让她的情绪平抚下来,他不得不待在紫绶看不到的房间里。

  这可一点都不是难事呢!梅兰妮扁了扁唇想。现在紫绶除了去书房之外,连自己的房门都不愿出去,倒是便宜了那个在外面作威作福的混帐前夫。

  唔,想到章柏言布满血丝的双眼,整个人像被紫绶的恨意打败了一般……好吧,或许他没有作威作福,但是一样混帐就是了。

  「紫绶,冷静点,试着睡一下好吗?你不能再强撑下去了……」

  「那个人要的是章柏言,为什么要带走戴伦?戴伦根本不应该来这里的。章柏言……我恨他!如果戴伦出了任何意外,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他!」

  章柏言静静站在走廊上,后脑贴着房门,闭上双眼。

  「柏特……」麦特轻唤。

  他从未见过这样的章柏言,看起来简直像——被打败了!

  一个被打败的章家男人,这简直是匪夷所思的事。而且,章柏言不是被绑走戴伦的那个人打败,而是,被房内那名女子的恨意……

  麦特若有所悟地看着主子。

  或许,查尔斯事件衍生出来的,不只是一段单纯的度假和养伤而已。或许,有更多复杂的情绪滋生而出。

  「什么事?」章柏言抬起头,眼神阴郁。

  「FBI这里有了重大的突破,请你来书房一趟。」

  章柏言轻嗯一声,大步迈向书房。

  所有的监听仪器都架在此处,随时等待对方再打电话进来,办案的警察也以此处为临时总部,书房里随时都有七、八个人挤在这里。

  「麦特说你们有事找我。已经有戴伦的消息了吗?」一进房内,他习惯掌握一切的霸气自然而然流露。

  「不,但是我们有了更重大的突破。」承办查尔斯杀人案的探员丢出一颗炸弹。「刚才我的同事从纽约打电话过来,有可靠的证据显示,所有的杀人事件都不是查尔斯做的,而是他的男友狄尼托。」

  「什么?」章柏言冷漠的神情若有一丝波动。

  「其实整个案子一直有一些疑点我们解不开。尽管所有证据都指向查尔斯,包括警方在他的住处搜出被害人的遗物、他和所有被害人的关系,以及他在事发第一时间立刻逃逸等等。我们的行为调查组人员提出的罪犯侧写,也和查尔斯符合度极高。」探员低头翻阅桌上的一份文件,念道:「这个罪犯本身教育程度良好,出生于中上程度的家庭,性格一丝不苟,平时与人温和的印象……」

  「请直接切入重点。」章柏言断然挥挥手。

  探员清了下喉咙。「抱歉,重点是,查尔斯几乎符合各种条件,只除了——潜在性的暴力行为。查尔斯从来不曾有过如纵火、和任何人爆发激烈冲突等等会引起警方注意的历史。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乖乖牌。」

  「这和他的男友有何关系?」章柏言的眸危险地眯了起来。

  「我的同事刚刚从纽约传真一份文件过来。」探员又低头翻开另一份资料夹。「狄尼托也是出生在极为富裕的巴西家庭里,二十岁之后来到美国求学,便一直住在这里。他拥有和查尔斯相仿的教育背景,相同的交友圈,不同的是,狄尼托的父亲在六年前破产,但是他拒绝回巴西过穷日子,所以后来在美国留置的期间,几乎都是靠查尔斯接济。」

  「狄尼托性格暴躁,曾经因为自己习惯的座位被同学抢走而打断对方的鼻梁;对查尔斯有极高的占有欲,不允许他跟任何人太接近,甚至曾经威胁一个对查尔斯示好的女同学,而且试图切断她车子的煞车线,幸而被校园警卫及时发现。所有被害人都是查尔斯来往非常密切的朋友,密切到足以引起狄尼托的妒意。至于两位道森家的被害人,我们相信他们曾经想帮助查尔斯离开狄尼托,所以才引来杀身之祸。」

  章柏言低低吐出一个F开头的字眼。

  「虽然狄尼托经济上倚赖查尔斯,但是他强势的性格是两个人关系的主导者。事实上,他或许就是担心查尔斯若离开他,自己便无法再过着同样奢华的生活,所以对查尔斯充满了控制欲。」探员把资料夹掩上,稳定地看着他。「当警方在佛罗里达逮捕查尔斯时,他的形容憔悴,警方原以为他只是不习惯逃亡生活,可是刚才医院的验伤报告传过来,查尔斯身上除了有大大小小的瘀伤,还有——被侵犯的痕迹。」

  「所以,如果一切是狄尼托干的,那就合理了……」章柏言的指关节发白。

  「是的。查尔斯只是他的禁脔而已。」探员进一步解释,「狄尼托到了后期是以恐惧来控制查尔斯。他杀了被害人之后,会一一向查尔斯描述整个过程,并且威胁要以同样的手法对待他或他的家人,至于警方会在查尔斯的公寓搜出被害人的遗物,也是狄尼托带过去示威的。他还威胁查尔斯,如果他敢报警,他会告诉警方查尔斯是他的共犯,到时候他们一起下地狱。查尔斯就这样生活在他的淫威之下,不敢声张。」

  「那么狄尼托为什么想杀我?」

  「因为查尔斯崇拜你!在狄尼托扭曲的心灵里,他们两人的关系受阻完全是因为你,查尔斯怕你会瞧不起他,才不敢将他们的恋情公开。只要除掉你,他就能和查尔斯双宿双飞了。」一个反社会人格者的逻辑不是正常人能了解的。「后来你真的出事了,查尔斯的行踪立刻被他控制,他随时在等你死亡的消息传出来,这段时间,受苦的当然是被他视为禁脔的查尔斯。」

  「那个白痴查尔斯!他根本就该在第一时间立刻来找我!」章柏言闭上眼,含在嘴里低咒。

  「他一定不敢。你知道查尔斯有多怕你……」爱德轻声道。

  失去心爱的人,感觉很痛苦吧!那个邪恶的男人认为自己害他得不到查尔斯,所以他才带走了戴伦……

  戴伦,那个永远快乐、永远笑呵呵的小家伙,比他自己生命更重要的小宝贝!

  砰!

  章柏言用力捶了桌子一下,然后额头抵在交握的手掌上,深深吸了一口气。

  他不会就这样束手待毙!

  「爱德,我要回纽约一趟!」他礼貌地起身,一一向办案人员点个头,「搜寻戴伦的工作就麻烦你们监督了。」

  直到他离开良久,房内所有人才发现自己屏着气。

  无论章柏言此刻的怒气是针对谁,在场的每个人都很庆幸,那个人不是自己。

  ※www.shangxueji.com※  ※www.shangxueji.com※  ※www.shangxueji.com※

  砰!

  「呜……柏特,我非常抱歉,请你原谅我……呜……」

  砰!

  「柏特……求求你……呜!」

  砰!

  「柏特,住手,你会摔死他的!」道森夫人惊慌失措地站在次子身前,不让大儿子再把他揪起来摔向墙壁。

  章柏言脸色铁青地盯住委顿在地上的弟弟。审讯室外面的警察有志一同,大家都当做没听见紧闭的房门内传出什么声音。

  「你这个混蛋!你为什么不一开始就告诉我?」

  查尔斯怯怯抬起头偷瞄哥哥,一和他恶魔般骇厉的眸对上,吓得再度缩成一团。

  「我很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呜……」

  「就是因为你的保护和纵容,让狄尼托演变成今天的杀人凶手!如果你一开始肯说出来,他早就被阻止了,根本不会有后来的受害者!」

  「我不敢……呜……我很害怕……我不知道你会不会答应帮我……」查尔斯呜咽地抱紧母亲的腿。

  道森女士含着泪,悄悄扶起他。

  「放屁!」章柏言大声咆哮。「哪一次你惹了麻烦不是我出面摆平的?你学校没考上,我替你打电话给校长!你没钱,我给你钱!你找不到工作,我给你工作!只要你们母子俩开了口,我没有一次不理不睬过!结果呢?你该死的最重要的那个麻烦却不敢告诉我!」

  「对不起,柏特,求求你不要生气……呜,妈,拜托你告诉他……」查尔斯埋在母亲怀里抽泣。

  「你叫妈就有用了吗?我儿子现在不知道叫了多少声『妈』,有谁在他身边帮忙?你那个变态男友带走了他!现在没有人知道他的生与死!」章柏言挥舞着拳头。若没有母亲在前面挡着,他早扑过去活生生撕裂了他!

  「我真的不晓得狄尼托会伤害你的小孩,我很抱歉……」

  「你是最了解他的人,你一定知道他还有多少巢穴!如果戴伦出了什么事,放心,你们一定不会被警察带走,因为我会亲手处置你们!」章柏言扭住弟弟的衣领,一字一句地迸出口,「我发誓,到时候你们两个人只会开始祈祷警察赶快出现!」

  「我和他不是一伙的……柏特……」查尔斯几乎无法呼吸。

  「说!狄尼托躲在哪里?」

  「我、我只知道他离开我之前,说要去找你……他身上早就没钱,又在纽约跟踪了爱德一段时间……我想他一定还在绑走你儿子的那个地区附近……求求你,这就是我所知道的了!」

  「你有没有任何联络上他的特殊管道?」章柏言一把抓住他,查尔斯吓得尖声大叫。

  「没有了,没有了!不过……不过狄尼托到了哪里都要叫义大利香肠加凤梨的披萨,而且几乎是每天都吃,我以前常笑他这种口味很恶心……我只知道这样了。」

  章柏言恶狠狠地将他掼在地上,大踏步离开。

  「你最好祈祷我儿子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www.shangxueji.com※  ※www.shangxueji.com※  ※www.shangxueji.com※

  逮捕狄尼托的过程出乎意料的顺利。

  警方以庄园方圆十五哩为基准,一一查遍所有披萨店。

  听起来虽然像不起眼的情报,但义大利香肠加凤梨毕竟不是一种常见的组合。而且买方是天天叫,外送的地点又非一般住家。最后他们过滤出三个人选,另外两名因为年纪和性别不符合被剔除,剩下的那一个住在法国镇外不远处的一间汽车旅馆里。

  据外送小弟的说法,那男人神秘兮兮的,钱都是从门缝底下递出来,而且一定等到他离开了才肯开门拿披萨。今天早上他刚送过去一个,结果对方凑不出足够的钱,他还隔着门与那家伙对骂了一阵。

  「FBI!不要动!」

  戴伦失踪的第二十六个小时,警方和联邦探员秘密包围了旅馆房间,破门而入。

  「你们来得太早了,我还没想好要怎么处置那个魔鬼的小孩!」房内的狄尼托衣衫褴褛,神情空白。

  他和其他连续杀人狂一样,在犯案后期行为已经杂乱无章,这个时期往往是他们落网的时机。

  「戴伦!戴伦!」

  FBl探员将小孩抱出来的那一刻,强烈的情绪让赵紫绶几欲晕去。

  「待会儿我们会带他去医院做进一步检查,但是他看起来没有受到太大伤害。」FBI探员小心地将孩子递进她怀里。

  距离他失踪第二十六个小时,戴伦终于回到母亲怀里。

  「戴伦乖乖!是我,妈咪在这里,老天……真的是你……」赵紫绶紧抱着失而复得的儿子,激切得语不成句。

  「咪……咪?」

  小家伙昏昏沉沉的,还不知道自己从鬼门关前绕了一趟回来。显然大部分时间,狄尼托都将他用药物迷昏,省得醒过来哭哭闹闹的。

  章柏言头一次感谢,狄尼托不是那种以凌虐受害人为乐的变态杀人狂。他的重点只是在杀死对方而已,在他喜欢的时间,用他喜欢的方式。

  「嗨,小宝贝……」章柏言紧紧环抱着母子两人,沙哑地道:「我很抱歉……现在一切都没事了。」

  章柏言先吻吻儿子消瘦下来的脸颊,再吻了吻赵紫绶的头顶。

  儿子平安在怀中,她已经哭到暂时忘了自己先前的恨意。

  一家三口紧紧搂在一起。他们都安全了!这是最重要的!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