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凌淑芬 > 《十分钟的女主角》
返回书目

《十分钟的女主角》

尾声

作者:凌淑芬

  「超、级、逊。」

  章柏言放下阅读中的公文,望着坐在他对面的那个小伙子。

  加长型房车驶下公路出口,弯进纽约的市区道路。栉次鳞比的高楼让天空显得渺小,让城市显得巨大。

  「抱歉?」他挑了下长眉。

  「超,级,逊。」对面那个十六岁的少年还是不知死活地重复。

  「上一个敢这样对你老子说话的人,FBI还在找他的尸体。你该庆幸你妈咪知道我今天要顺道到机场接你。」章柏言礼貌地说。

  「爸,我正在青春期,我理所当然应该讲话没大没小。你多久没有看统计数字了?一个家庭里有个品学兼优、乖巧懂事的青少年是不正常的。你走出去外面,其他家长会笑你跟不上时代。」十六岁的戴伦已经长得跟他父亲一般高了。

  「可不是吗,一个听话又贴心的十六岁儿子?铁定是家庭教育有问题。」

  「好,回来讲重点。」

  「原来我们的谈话主题有个重点。」

  「当然有,而且这关系到你的下半生幸福。」戴伦倾身向前,那副准备讲理的模样和他老爸像个十成十。「爸,我今年已经十六岁了,妹妹也满十岁了。」

  「是。」章柏言公文往身旁的空位一放,准备听听儿子想谈什么大道理。

  「我大部分的时间都住在寄宿学校,只有寒暑假才能回家,尽管如此,我仍然想为我敬爱的父亲尽一份心力。」

  「真高兴知道我有一个孝顺的儿子。」章柏言喃喃道。「重点,还记得吗?」

  「重点就是,你真是太逊了!」戴伦一口气爆出来。「我没有看过哪个同学把一个妹,把了十几年还把不到手的!天哪,你是我父亲呢!」

  他痛心疾首的样子让章柏言啼笑皆非。

  「如果你是在担心我和你母亲的事……」

  「我当然是在担心你们的事。你年年跟她求婚,求了十几年,你不累我都替你累了。」

  「啊,这一瞬间,我真是看到了当年那个可爱贴心的毛线娃儿呢。」章柏言圆滑地说。

  「爸,你自己想想看,你们两个人都分居十几年了!」

  「且慢,我们哪里有分居?」

  「你有你的公寓,她有她的公寓,这就叫做分居。」戴伦残酷地指出。

  「但是过去十三年我们都住在一起。」章柏言抗议道。

  「那是因为你赖在她的公寓不走。每次你们吵架,她还不是把你撵回你的公寓去?隔天还得靠查尔斯叔叔帮你求情,你才进得了家门。」

  当年的绑架案之后,狄尼托被逮捕归案。

  法律上的「心神丧失」,和医学上的「精神失常」定义并不相同。

  法律上的心神丧失是指在犯罪行为发生时,犯案人并不明了自己的行为后果,心智也无法分辨对与错。尽管狄尼托的精神状态,在医学的定义上已极度不稳定,他确实对自己的行为有意识,在犯行发生时也能分辨是非,因此他必须接受正常的法庭审判。

  至于查尔斯,某方面来说他也是受害者,再加上他和检方交换条件指证狄尼托,因此并没有受到任何刑期。

  平心而论,章柏言还是和这个软弱的弟弟很不对盘。偏偏赵紫绶搬来纽约之后,竟然和查尔斯结为「姊妹淘」,两人感情好得不得了,连他有时候都要靠查尔斯帮衬,才能在「前妻」面前讨得了好。

  风水轮流转,真正没天理。

  「……好吧,但是这样的机会极少,十三年来发生的次数不到三次,所以我们还是不算『分居』。」章柏言坚持。

  「如果你想这样说服自己的话。」戴伦抬起头向上帝祈祷。「神啊,他不只把妹很逊咖,他还逃避现实。他是我父亲。」

  章柏言啼笑皆非。「听起来你好像对我有很多不满?」

  「不不不,父亲,今天是你的幸运日,我是来拯救你的。」想了一想,戴伦的眉心忽然纠结起来,「噢,再想一下,或许我不该帮你出任何点子才对。」

  「虽然我很肯定我不需要你为我操心,但是你若不介意的话,我还是想问一下:为什么?」

  戴伦合情合理地指出,「你们的婚姻不能太完美,这样我将来作奸犯科被抓到之后,才可以将一切怪到父母头上。」

  「……很高兴知道我儿子是佛洛依德的忠实信徒。」

  「而且随时做好万全的准备。」戴伦用手肘推老爸一下,咧嘴而笑。

  「是,为父的甚是欣慰。」他拿起放在旁边的公文,准备再把鼻子埋进去。

  「嗯,再想一想,我还是帮一下忙好了。」善变的青少年又有了新的想法,「毕竟你们两个赶快结婚,才能赶快再离婚。」

  「你想凑合我跟你妈,就是为了要我们再离婚?」这下子章柏言的眉心挑进发线里了。

  戴伦翻一下白眼。

  「拜托,老爸!你和妈是我们同学里离婚次数最少的一对父母,你知道这样让我有多难堪吗?」好歹他是棒球队长,他有个形象需维持。

  「原来这年头的高中生不只比失去童贞的年纪,还比父母的离婚次数?」受教,受教。

  「当然,而我每一年都输!」戴伦扼腕地说。「你得了解,现在是二十一世纪,任何人没有离过两次婚以上,人格一定有问题。」

  「……谢谢你今天终于让我知道,我的这一生有多么失败。」

  「没关系,趁着回家的路上,我们来替你想想办法。」戴伦慨然拍拍他肩膀。

  「戴伦,亲爱的,我真的不认为,听一个十六岁小鬼的建议是挽救婚姻的良方。」

  「来嘛,我又不是爱德叔公,找我谘商不收钱的。况且要挽救婚姻,还得先有个婚姻在那里。」

  「……好吧,你说服我了。」公文再度放回旁边的空位。

  戴伦满意地点点头。

  「我说一句,你跟着说一句,待会儿回到家里,你就这么跟老妈说。」戴伦举手要老爸看着自己。「嘿,女人!」

  「嘿,女……慢着,你敢这样跟你妈说话?」

  「不是我要这样跟她说话,是『你』要这样跟她说话!」戴伦善良地提醒。

  章柏言瞪着儿子很久很久。

  「有时候,我真想知道那间昂贵的寄宿学校,到底都教了你什么。」

  「现在是buddy-buddy的时间嘛!大家不要太拘束。」戴伦挥了下手,一副没有什么好担心的表情。「你到底要不要学?」

  「……好吧。」

  「好,重头来一次。嘿,女人!」

  「嘿,女人——」

  ※www.shangxueji.com※  ※www.shangxueji.com※  ※www.shangxueji.com※

  「——我们今天就把话讲清楚,我实在受够了!」

  赵紫绶慢慢的、慢慢的,犹如电影播放定格动作那样缓慢的,抬起头。

  「……你在跟我说话吗?」她礼貌地问。

  「没错,我今天一定要让你知道,你不能再把我当成二等公民。戴伦是你儿子,瑞丝是你女儿,而我呢?我什么都不是!我坚持争取一家之主在这个家中的合法……」章柏言撑不到两句就笑场。「别怪我,这是你儿子教的。」

  「我们得把他弄出那间寄宿学校才行。」儿子的娘断然决定。

  章柏言大笑,陪她一起坐在地毯上,从后面环住她。

  「你们两个在做什么?」

  「美劳作业。」他女儿瑞丝继续在一张图画纸上涂鸦。「妈咪在帮我做明天要交的立体拼图,我们要先把图案画出来,再剪下来,贴上硬纸板。」

  章柏言揉揉她的发丝,偏着头欣赏了一会儿。

  「柏特,我是说真的,戴伦越来越诡异了,我刚才问他学校里的情况,他把话编成一段嘻哈舞曲回答我。」赵紫绶眉心揪起来。已经四十的她,看起来还是跟当年一样。

  「放心,他和所有正常的十六岁少年一样。」章柏言老神在在。

  「他是男生。」他女儿皱了皱鼻子。

  十岁的瑞丝已经开始注意到男女之别;对她而言,「男生」是地球上仅次于蟑螂的第二大怪物。

  「很抱歉,小乖,这是一个我们无法改正的缺点。」章柏言扯扯她的长辫子。

  「嘿,爹地!」女儿把辫子抢回来。

  「对不起。」他已经跟这两个大小女人道歉道成习惯了。

  「你确定现在的高中生都是用嘻哈舞曲对话的?」赵紫绶回头问他。

  「这表示他有音乐天分。」

  「我听完之后,拍拍手鼓励很久,然后告诉他,因为他的歌声和舞姿太精彩了,所以我完全没注意歌词内容,请他用『正统』的方式再告诉我一遍。」赵紫绶顿了一顿,宣布:「这一次他改唱饶舌歌。」

  章柏言叹口气,亲亲她头顶心。

  「紫,我们去参加过无数次家长会,学校的环境确实是最好的,戴伦也很受师长喜欢。相信我,如果他有任何变坏的迹象,那个铁血校长首先饶不了他。」他们学校可不是年年出个一年级就能升上队长的棒球小明星啊!

  「那就好。」赵紫绶略略放心地转回正面。「想想看,才没多久以前,他还在家里满地打滚呢。」

  「包得跟毛线球一样。」章柏言不胜唏嘘。

  「现在已经六呎了。」

  「而且还在发育之中。」

  「偏偏只长个子不长肉。」

  「不过身体健康就好。」

  父母两人对望一眼。

  「唉!」时光匆匆。

  瑞丝受不了地摇摇头。

  「我们下个星期结婚,我已经让莎拉去订餐厅,做邀请卡了。」章柏言闲聊似地开口。

  「嘿!你连问都没问过我就决定了?」赵紫绶顶他的胃一下抗议。

  「我已经问过太多次了。喏,如果你嫁我,我们就不生第三个小孩。」章柏言索性收拢双臂,将她紧紧锁在怀里,免得她做怪。

  「我们本来就不打算生第三个小孩!」赵紫绶立刻回头想注视他,无奈他抱得太紧,竟然动弹不得。

  「那就是啰!你如果不结婚,我们就生小孩。」

  「我才不要再生呢!」谁想当高龄产妇?

  「结婚与生第三个小孩,你只能选一样。你要哪一个?」

  「我不要生小孩。」

  「那好,我们就结婚。」他拍拍长裤上的毛屑。「莎拉已经把宴客名单拟好了,明天会传真过来让你筛选。」

  慢着!为什么突然之间她就答应结婚了?赵紫绶连忙转身。

  章柏言在书房门口停下来,温柔地对她微笑。「紫?」

  「做什么?」

  「我爱你。」

  ……该死的,这一点都不公平!

  「我也爱你。」她像斗败的公鸡,什么反对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章柏言吹着口哨踏进走廊,他儿子,伟大的未来爱情谘商名师,已经等在那里验收成果。

  「如何?」戴伦挺起腰杆迎上来。

  章柏言举起右拳,戴伦举起左拳,父子俩指关节互敲一下。

  「YES!」做儿子的振奋地说。「我就说吧,什么浪漫求婚那一套是骗年轻美眉的;骗老夫老妻,直接用迅雷不及掩耳那一招就好,保证比你每年规规矩矩地求婚,再规规矩矩地等着被拒绝管用。」

  「是是是,从此以后为父的会虚心受教。」章柏言勾着他的脖子,父子俩摇摇摆摆,一副得意得不得了的样子走下长廊。

  「戴伦?」

  「啥事?」

  「我和你妈应该不会再离婚了。」

  「嗯,我猜到了。」戴伦遗憾地点点头。

  「或许我们可以用每天固定吵架两次补足这个缺点?」他提议道。

  「不用了,你们两个吵架实在没什么看头,还是不要走反派路线好了。」戴伦感慨地拍拍他肩膀,「其实,以一个老爸来说,你还算OK啦。」

  「谢谢,以一个儿子来说,你也还算不错。」

  父子俩继续勾肩搭背的下楼去。

  身后两颗脑袋缩回书房里,赵紫绶深思地望着女儿。

  「这是真的吗?我刚刚被我儿子和孩子的爹联手出卖了?」

  「他们是男生。」瑞丝耸了耸肩。这就是一切问题的答案!

  「啊,女儿,我爱你。」赵紫绶笑了出来。

  「谢谢,妈咪,我也爱你。我们现在可以把我的美劳作业完成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