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雪中空灵 > 《风雨潇潇》
返回书目

《风雨潇潇》

第三章 混乱

作者:雪中空灵

  断袖居里来了个新官人,据说是建康栖凤馆里的红牌,有一个很香艳的名字,叫合欢。一大早,九娘就把断袖居里所有的人聚集到了大厅中,亲自带人出城门接人去了。

  自到得这断袖居后,青羽就没见过九娘对谁这么重视,何况还是个接过客的。如此看来就太不寻常了。任何事情太过了就令人不得不在意了。因此,青羽此刻带着与众人全然不一样的心情坐在大厅中冷眼旁观。

  在众人百无聊赖地过了半个时辰以后,门口终于传来了马车的辘轳声。紧接着,两扇朱漆大门大大地敞开来,清透的阳光铺泄进来。就在这一片金光闪耀中,九娘扶着一个袅袅的人儿走了进来。

  只见那人儿有着两撇如烟似雾的柳叶眉,以及一双似悲似喜的含情目,眼中亮光点点,说不出的娇媚可怜。真真是:十指嫩抽春笋,纤纤玉软红柔。人前欲展强娇羞,微露云衣霓袖。

  进了大堂,抬眼环视一周,看见这么多人在等他。稍微吃惊了一下,随即又恢复镇定。冷漠地站在那里,不发一言。一声招呼也没打,就被九娘带走了,住进了靠近青羽房间的另一间上房。

  “什么东西!以为自己是红牌了不起么?我最看不惯这种人!以为自个儿很光彩么!”人一不见,修潇就开始叫嚷起来。坐在他身边的青羽站起来,一把拉住他,将他拽上楼,回屋去了。

  “你干什么!凭什么不让我说!我就是看不惯他那副冷漠清高的样子!”

  “哦?”青羽一抬眉,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原来你讨厌冷漠清高的啊!唉,记得很多人说过,这断袖居里最冷漠清高的就是我!”

  “啊,你,你……”修潇的脸瞬时红了,急得不行,好半天才挤出一句:“你是不一样的。”

  青羽瞬时笑了,将修潇拉到自己身边,禁锢在自己怀中,凑过去在他耳边轻声调笑道:“我是不一样的?哪里不一样?”

  被青羽说话的气息弄得心痒难耐,修潇的脸红得快滴血了,头低得一直埋入青羽的胸前,轻声说:“你就是不一样。他们说你冷漠,是根本不了解你。你一点也不冷漠,要不然你当初不会给我送吃的。你对我好,而且只对我好,我都看在眼里的。”

  说到兴奋处,修潇脸抬了起来,满脸神采飞扬,就好似在向所有人昭示:青羽是我的。

  爱煞他那骄傲的模样,青羽抬起头,用自己的嘴堵住了修潇仍然喋喋不休的嘴,细细品尝着,流连忘返。这是心灵的交汇,心灵的感应。好一阵子后,两人才分开来。修潇闭目躺在青羽怀中,眼角点点湿润,竟显得无限妩媚。

  突然,修潇猛地睁开眼睛,坐起身子,俏眼圆瞪叫道:“哼,就知道你没安好心,用这种方法堵我的嘴,我还没说完呢,我就是看不惯别人洋洋得意的样子。还以为自己多了不起。有点羞耻心的都不会以这种事情为荣!”

  青羽敛了笑容,正色向修潇道:“听着,箫儿。我不管你有多讨厌他,多不喜欢他,但是别去惹他。他,不是那么简单地到这里来的。”

  不简单?对,不简单。

  青羽瞬间陷入沉思当中。从第一眼看见他,就知道他不是青楼中人。那种隐藏在外表下的干净气息,第一眼就引起了他的注意。还有那双眼睛中深藏的不安和恐慌,怎么都不像九娘所说的会是栖凤馆的头牌。

  既然身份不符,那么,到断袖居的目的也就不会是当相公那么简单。目标,会是谁呢?几乎立时,脑中就浮现出一张棱角分明,霸气十足的脸。青羽闭了闭眼,睁开时,一道亮光闪过,已经有了计较。

  果然不出青羽所料,当夜本该到他房中的予亲王被巧妙地引到了合欢房中,自此之后,再也没要过别的人。一个月后,予亲王破例将合欢以千两白银赎身,接进了予亲王府。

  一年后,予亲王意图谋反,满门抄靳,含恨而终。

  而合欢,则因为指证有力,被礼亲王收入了房中。

  ~f~a~n~j~i~a~n~

  时光荏苒,流水匆匆,年华逝去,转眼之间青羽己经二十二岁了,自十六岁开始接客起,他已经在断袖居里作了六年,所有的人,包括他自己,也没想到自己能在这妖娆云集的断袖居中做了六年的头牌,至今上门求见的人依旧络绎不绝。可是,这也就够了。

  青羽扣下一枚黑子,吃掉了修潇一大片白子,默默地在脑中计较着。两年时间,足够他看清楚一些事情,这冬阳,要变天了。别人他管不了,可是无论如何,他都要带着修潇脱离这个地方。危机来临既是磨难,也是机会!

  “该你啦,该你啦,想什么呢?”一声叫唤打断了他的思绪,只见棋盘上一大片黑子了无踪影,片片白子山河遍布,略微惊讶了一下,失笑道:“你刚刚下了哪儿?”

  修潇立刻开始左顾右盼,顾左右而言他。“快下啦,自己发呆,却来赖我,我才不跟你说。”

  “你啊,明明自己趁我不注意偷换了一大片子,还理直气壮,我怎么教出你这个小无赖。”

  “小无赖?你说谁小无赖。你说谁小无赖?”修潇立刻丢了棋子,扑到青羽身上,乱抓乱咬。青羽也不甘示弱,和修潇笑闹起来。幸福的笑声冲淡的心中的忧虑,无限的信心盈满心头。

  箫儿,我的宝贝,我一定将你平安带出去,然后,属于我们的,将是无忧无虑的幸福生活。

  事情就如青羽所预料的,没过多久,陛下就驾崩了。时值夜摩国大举入侵之际。陛下此时驾崩对于军心可谓不小的打击。好在新君五日之后就即位了,全国大丧,断袖居立刻就闲下来。

  趁着空闲的当,青羽开始了自己的准备工作,盘点了六年以来所得到的各种赏赐,从中挑选出最值钱的细小的宝石,装了满满一首饰盘,另外一些东西就尽量变卖了,换成了通用于各国的瑞宝祥的银票。一切准备妥当,他来到了九娘屋外,敲响了九娘的房门。

  直直站定在九娘面前,青羽那双明亮又犀利的眼睛紧盯着九娘的脸,心中一阵感叹。九娘在他的印象中,一直是美丽的女人,精心保养的面容,十几年都未曾留下岁月的痕迹,可就最近这两个月,九娘不知何故,竟迅速憔悴下来,原本光滑洁白的额头也迅速爬满皱纹。

  见到青羽的前来,九娘并不吃惊,慢慢呷了一口茶,“说吧,你要干什么?”单刀直入的谈话,对两个聪明人,是最合适的方式。

  “我要和修潇离开这里。”

  “哦?”九娘略微下垂的眼角吊了起来,眼中光芒闪烁几下后,慢慢说道:“想要离开?你待了这么久应该知道要离开这里就得花银子。我想,赎身这点银子你应该不在话下。”

  青羽笑了,沉着的走到桌旁另一张椅子上坐下,“要是真有这么简单我还用得着来找您么?请您帮帮我们。”

  九娘眼珠转了几转,脸色严肃下来,厉声问道:“青羽,你是个聪明人,但太过聪明有时会误事。你究竟知道了多少?”

  “不多,只是隐约有一点影子。事情或许不像我设想的那么坏,但是我们输不起。九娘,人心都是肉长的,你就忍心让这么多无辜的人遭受灭顶之灾?”

  “不要说了,事情没你想的那么复杂,你不要再胡思乱想了!”

  “九娘!”青羽猛地站了起来,锐利的寒光自眼中激射而出,“你是个聪明人,所以我把一切都挑明了跟你说,你如果不帮忙,那么我会自己想办法脱离这里。不只是我和修潇,我也会尽量带走其他人。可是九娘,你真以为礼亲王会留你在世上?这世上,只有死人才不会说出秘密。”

  “匡铛”一声,九娘手中的茶杯被捧得粉碎。她惊惶地抬起头,冷汗布满额头,“你是怎么知道的。”九娘失声叫道。

  青羽摇了摇头:“我所知的只是一点凤毛麟角,只是你别忘了,我也是礼亲王送来的,我在这里待了整整十二年了。十二年时间难道不够了解一些事实?

  “不过真正让我了解整个事情经过的却是合欢。合欢的出现太过古怪,予亲王死得蹊跷,他被接进礼亲王府更是令人匪夷所思。几个事情连接起来,不难猜出事情的真相。更何况合欢几次找我倾诉,早就泄漏了不少蛛丝马迹。”

  九娘颓然坐倒在椅上,叹道:“青羽啊青羽,你还真是不简单啊。虽然打小我就知道你与众不同,却没想到你会这么优秀。”

  “九娘过奖了,也多亏了九姐不惜下重金培养我,请了不少好老师啊!”

  “既然这样,我也就不瞒你了。这整个断袖居,都是礼亲王的秘密产业,为的就是便于他收集各种情报。就如你想的,礼亲王的目的就快要达成了,断袖居也就没用了。而这里知道他秘密的人太多太多了,留不得。所以他,他……”

  九娘说到这里忽然止住了声音,胸膛剧烈的起伏,好一阵才平复下来,一把拉住青羽的手低声急切地说道:“他要在起兵那日杀掉这里除我之外所有的人,以造成混乱之中无心之过的现象!而现在,已经有无数的暗探躲在外面监视,一旦有人逃出,就会被一个个暗杀掉。”

  *凡间*独家*录入*请☆保留☆制作☆信息☆

  青羽的计画很简单。起兵那天,卫忧会派一个小队的人来执行这场屠杀。而他们所需要干的,就是解决掉这批士兵,然后换上他们的衣服放火烧楼逃出去,再隐藏在民居中。因为据青羽推测,无论哪方的人马都不会干出劫掠民居返种事情。

  等到京城安静下来那天,他们再逃出去。这样,成功的机率最大。因为起兵之时,一片混乱之中,负责暗中监视的人应该会放松警惕,甚至撤走。而放火烧楼之后,他们就会“死”去,也不用担心会有被追杀的后顾之忧。

  可是,说起来容易,这满楼的娇弱之身又如何能杀掉装备精良受过训练的礼亲王的士兵呢?出了这断袖居谁又会知道还有什么变故呢?

  “下麻药。”慢慢啜一口茶。尽管已经到了生死攸关之处,青羽依旧保持着淡定自若的自信。

  “下麻药?”九娘思考了一下,摇头道:“不行。他们冲进来就直接杀人,我没法送茶水或是吃食给他们。”

  “那就将麻药混入空气中。我曾经看过一本节上有记载过一种麻药的配力。这种麻药可以撒在蜡烛中凭藉其燃烧散发在空中,闻到的人四肢会麻痹,尽管神志清醒,却没法行动。而只要事先服下解药,就会没事。

  而且这种麻药融于水,只要我们用沾湿的丝帕捂住口鼻,就能确保万无一失了。”

  听完青羽的进说,九娘立刻露出了欣喜的神情,喜上眉梢。

  “事不宜退,你立刻找出配方,我们抓紧时间配药。”

  “这就要大家帮忙了。我已经忘记了是哪本书里看到了。这两天,断袖居里所有的人都到书房中翻书,务必要找出配方。”

  之前九娘就己将这里的情况告诉了所有的人。常年身处在这个地方,各人或多或少都有心里准备,再加上之前所受的训练要求他们处变不惊,是以并未引起多大的恐慌。

  心知单独逃出去绝对没有生还的希望,他们全都开始同心协力听起了青羽的指挥,而九娘则凭藉多年积攒下来的人脉关系找好了他们逃出断袖居后隐藏的处所。

  第二日一早,整个断袖居的人都涌入了大大的书房。

  断袖居虽然是个男欢馆,但为了提高小倌的修养赚取更多的银子,配备了一个宽大的藏书房,改藏了无数的典籍。

  青羽站立在房中,向众人说道:“从现在起,所有人分成三批,轮流翻书,一定要认认真真看仔细了。这可是关系到我们的生死存亡。那边那一个柜子不用看了。”青羽指着角落里一个小书柜说道,“这些是我还没来得及看的。不在那里面。剩下的书除去我列出的书单上的书不用看,其他都要翻。”

  “好的。”“没问题。”此时此刻,整个断袖居的人不禁由衷佩服起青羽来。

  “喂,青羽!”修潇边翻书边问道,“这里面的书你都看完了?”

  “除去那一个小书架上的,其余的至少都看过一遍了。”

  “天啊,这么多书,有一千册么?”

  “我看完的总共有两千一百多册。”

  “不会吧!”

  “我在这里待了十二年。再多的书也可以看完了。更何况,很多书只是粗略浏览一下,顶多两三个时辰就看完了。”

  看着青羽,不禁又想到他那悲伤的经历。心中的爱怜满溢。四下瞅瞅,看见众人都在专注地翻书,他忽地凑上去飞快地吻了青羽一下,又迅速地抽身,整张脸都红透了。

  青羽柔柔地看着修潇。这个可爱的小孩,总是用自己的方式来抚慰自己的心。

  七天后,当书房中的书看了快一半时,终于有人在一本《奇异志》上找到了那个配方。

  九娘迅速买齐了所需要的药材,断袖居中原本家中世代为医的小倌振袖负责配起了m药与解药。经过几次试验,确认了m药药效和解药功效后,一切似乎都已准备妥当,就只能耐心地开始等待决定生死的那一天到来。

  *凡间*独家*录入*请☆保留☆制作☆信息☆

  自入秋之后,天气已经逐渐闲下来,这日却恁自闷热起来,一丝风都没有,令人心情烦躁不安。众人己经闲下来等待了十天了。等待,尤其是等待一件并不好的事情,足以令人心情烦躁,再加上整日里闭门不出,也令所有人心烦意乱。

  当日,在修潇摔破了第四只瓷器时,夜深了,四周都安静了下来。

  就在众人以为又凭白等待了一天时,寂静的夜晚被一阵骚乱搅乱了。兵戎声,马嘶声,自远处隐约飘来。青羽还在细听以判断是否是自己的幻觉时,街道上传来更夫的大喊:“不好了,起兵了,闹兵灾了,杀进来了。”

  紧接着一匹马自长街奔驰而过,马上的人大喊道:“各家各户闭门勿出。”

  断袖居中顿时忙乱起来,众人拿出解药服下后,奔走在各处将m药撒在蜡烛上,点亮燃起。久未迎客的断袖居仿佛又回到了几月前那灯火通明,歌舞升平的景象。做好了这一切,青羽拉着修潇冲回了房。

  青羽拿出早已准备好的银票一分为二,两人各自贴身藏好,那些挑选出的首饰也倒入缝好的两个口袋里,一人一个装在了怀里。

  “衣服呢?”修潇问道。

  “这些不要了,我们要穿上他们的衣服出去,背着包袱也不像。九娘应该都准备好了。”收拾妥当,来到大厅中,只见众人也都准备好了,睁着双眼严肃地盯着门外。值此危难之时,这些被隐藏在妖娆娇媚的外表下的男儿血液中隐藏的血性与冷静被彻底激发出来。

  “大家把包袱留下,否则容易露馅。只把值钱的和银票带上,都到楼上去,防止他们一进来就杀人,等不到药效发挥。”

  “好!”

  就在众人集中精神高度戒备中,一个时辰就这么过去了。耳听得厮杀声,马蹄声越来越馓烈,整个京城都仿佛陷入了兵慌之中,却只有这断袖居门前一片寂静。就在修潇忍不住开始打盹的时候,紧闭的大门一下子被撞开了。

  一队兵戌齐整的士兵神情肃穆地进了大门。

  看见整个断袖居里所有的人都在二楼坐得端端正正的,带头的校尉吃了一惊,但想到整个城中的混乱也就释然了。

  九娘看见来人,立刻站了起来喊道:“各位军爷,咱可歇业好多天了,不做生意了。”

  “我们可不是来玩乐的。”

  “那你们来干嘛?”

  “杀人!”

  “军爷说笑了,我断袖居可没跟什么乱党勾结,本本分分做生意,您不是喝醉了吧?”

  “奉命行事,不必多言。好在你们在黄泉路上结伴同行,不会寂寞的。”

  “如果我们不愿意呢?”

  “不愿意,可由不得你。这断袖居里所有的人都得死干净!”

  “所有人?那我呢?”

  “你也一样!”听完这句话,九娘虽然早有准备,也不禁心跳加速。亏了青羽,否则今天就真的得下黄泉了。

  蜡烛中的m药已经燃烧了一个多时辰,早就盈满了整个断袖居。就这么一说话的功夫,所有的士兵都大量吸入了这些m药。青羽则一直嘴角带笑看着下面的人。

  “兄弟们,上!”校尉说完,立刻拔刀向上冲去,却忽然惊恐地发现自己手脚都无法动弹,不一会儿就软倒在地。其他人也纷纷摔倒在地,露出了惊骇的表情。

  “好了,行动!”青羽一声令下,所有的人立刻冲下楼,胆子大的几个拾起那些人落下的刀狠下心闭起眼睛手起刀落将一小队的人全部解决了。剩下的人迅速扑灭放了m药的蜡烛,换上了几根新的,并剥下了那些人的衣服。

  抹黑了脸,用废布垫宽身子,待全部穿戴整齐,带好了东西,众人迅速从后院抬出准备好的油,倒在了二楼的地上栏杆上。

  一切都准备就绪了,青羽穿着那校尉的衣服,越发显得英姿勃发。看着众人,说:“现在开始一定要当心,千万别露馅。要是监视的人已经走了还好说,要是没有,一定要装得像。好了,出去吧!”

  拔起一只蜡烛,青羽看了看这个他待了十二年,痛恨了十二年的地方,一咬牙,狠狠地将蜡烛抛到了浇满了油的台阶上。火势呼啦一下子起来了,顺着油迅速蔓延上整个二楼,不一会儿就开始浓烟四起。

  眼看着火势要下来了,青羽一把推开门,带头冲了出去,修潇紧紧跟随着他,心中充满了无法言语的爱与崇拜。其他人也尽量排着整齐的队伍随着青羽冲出去。几个身体高大的小倌、几个打杂小厮和护院排在周边,咬牙平静下心中的恐惧往前冲。

  青羽只觉得心跳越来越快,快要从喉咙中跳出来了。除了礼亲王的人,他们还有一个危险,就是遇上了皇上的军队,把他们当作敌人,发起攻击。那么,他们就真的是冤死了。

  好在老天保佑,这一路上只碰上了两股军队,而且都是礼亲王的军队。看见他们穿的礼亲王亲卫军的军服,也就没在意。

  九娘选择的处所离断袖居并不远,却隐蔽在一片民居中,实在是再好不过的地方。众人跑了一刻钟后,终于来到了这个小小的四合院外。

  东方,黎明的曙光冲破了黑暗。天色,开始亮了。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